三国之男才女貌

第48章 月夜(下)

清寒皎洁的圆月高高的悬挂在漆黑的夜空中,将一片清冷的光辉洒向褪尽白日繁华与喧嚣的洛阳城。时近子时,偌大的帝都洛阳的街道上空荡萧索,几乎所有的人家都已经熄灯休息,为了明日的生计保养精神。空旷的城市中,只是不时传来打更人悠长单调的声音以及偶尔经过的城防兵士巡街的脚步声。如果说这万籁俱寂的城市中还有什么活物的话,那可能就是蜷缩在街道角落的那些可怜的叫花乞丐了。哦不,还有,还有几道倏然划过暗夜的黑影,在明月精魄的辉映下,留下些许残影。而在富豪区步广里一个角落中蜷缩着的乞丐猛地睁大了眼睛,一团与他肮脏的衣服不相称的精光在他的眼中闪现。

与此同时,太尉府通往步广里的街道上,一辆车厢奇大而豪华的马车,正在悠然前行。点点烛光从车窗中洒落出来,和它一起的,是断续传出的欢谈笑语之声。

这辆马车正是刘宇为自己设计的豪华座驾,在没有宝马奔驰的三国年代,刘宇也只能开动脑筋努力将传统的马车改造的更豪华些了,不过从改造后的效果上来看,除了速度以外,其他性能绝对当的起名车的称号!

此时的刘宇正在车内接受孙琳的蹂躏。孙琳今天心情是不错,毕竟邓盛夫妇这两个她新认的义父义母使她在此感受到了来到汉朝之后就再也没有过的父母家人的感受。不过这并不能让刘宇这个对自己瞒得死死的,害的自己今天在大庭广众之下手足无措,险些颜面大失,这个家伙,必须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不然他以后还不翻到天上去!

刘宇自知理亏,自己跟孙琳的这个惊喜似乎惊得大了一点,这小姑娘脸皮薄,刚才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当面跟她谈婚论嫁,就是放到现代,她脸上也不见得能撑得住,更不要说在男女大防的封建时代了。只怕下午在邓府的时候,这位小姐就差找条地缝钻进去了。明知自己今天难逃一劫,刘宇为了不坐以待毙,便主动讪笑着小心的和孙琳赔不是,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博得美人一笑,可孙琳就是板着脸,或者干脆扭头去和貂蝉细细私语,根本将刘宇过滤掉。倒是貂蝉,她不过是个未满十岁的小女孩,心性天真,哪里见过刘宇这来自未来世界的层出不穷的古怪招数,结果往往被逗得嬉笑不已。这样一来二去,貂蝉发现自己的这两个新主人真的很与众不同,很平易近人,在自己这样一个刚刚进府的侍女面前,居然也能言笑无忌,丝毫没有高高在上的威势,这让貂蝉心中没来由的涌出一股温暖气息,让她觉得,跟在这两个新主人身边,真的很舒服。

终于,在刘宇的百般花样的攻势下,孙琳总算是颜色稍霁,刚想敲砖定角的再敲打刘宇一通,就见刘宇脸色一变,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同时耳朵耸动两下,似乎在倾听什么。孙琳看到刘宇这个样子,心知有异,她来到三国这几年,也没少经历战阵,早就不是当初那个连鸡都不敢杀的小女生。几次战斗的磨练使她也具有了敏锐的感觉。此时孙琳对周围环境的感觉就是——静!静的有些不同寻常。但也就是因为这异样的宁静,是另一种声音突兀的显现出来。孙琳看了看刘宇,伸手做了一个十二的手势。刘宇又凝神听了一下,缓缓摇了摇头,比出一个十四的手势。两人心意相通,各自心领神会,不约而同的轻轻打开车厢底舱的盖板,两柄制作精致的佩剑正静静的躺在底舱中。这两柄剑,一名苍龙,一名飞鸿。本是郑玄用玄铁为刘宇两人打造的贴身佩剑,只不过今天两人是去赴宴,在座又都是文臣,感觉佩剑入席不太妥当,所以便将这一对剑放在车中。

不过两人最趁手的兵刃,紫金蟠龙棍和六石飞凤弓都没有带出来,毕竟是去参加宴会,再加上这里又是天子脚下,带着上阵用的武器多少有些不便。当然,刘宇觉得,对付这次的突发状况,只用这锋锐无比的宝剑就足矣了。

孙琳对貂蝉低声道:“蝉儿,一会儿你就乖乖的待在车里,不管外面有什么动静,都不可以出来,记住了吗?”

貂蝉茫然不知所措,她一个小小孩童怎么见识过这样的情况,这时听到孙琳的嘱咐,只得机械的点着头。就在这时,从马车四面传来十多道锐器划破空气的尖锐嗤鸣声。车厢外的车夫惨叫一声,滚落车下,生死不知。怎么下手这么快!?刘宇惊怒交加,电光火石的间隙内,孙琳扳动了车厢内的一个拉手。顿时,整个车厢四壁被精铁熔铸的铁板紧紧保护起来。四面顿时想起一阵密集的叮叮当当金铁碰撞的声响。

该死!刘宇心中暗暗咒骂,听这动静,暗算自己的人用的应该是大汉官军配备的上好箭簇!刘宇和孙琳刚才就察觉到静寂的空气中,传来刻意压抑着的呼吸声,孙琳听出了十二个,而刘宇听出了十四个。本以为他们会沉住气等一会再下手,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出手如此之快,可怜了那个车夫了!不过现在他们还在城卫军的巡逻范围之内,难道这些人不怕惊动官军吗?!刘宇心中疑窦重重。

四面的箭矢碰撞声逐渐停了下来,刘宇冲孙琳眨眨眼,做了个手势,便当先跨出了车厢。刚一出车厢,刘宇马上在自己身周挽出数朵剑花,将再次射向自己的箭全数挡格在外。就听车厢一声冷喝,几段小东西从车厢中向四周激射出去。顿时,四面几乎同时响起了几声惨叫,便再没了声息。不过从刚才的叫声中,刘宇已经知道,敌人有六个弓箭手已然丧命。弓箭手毕竟不是后世狙击手,他们射箭的时候必然会暴露自己的位置。而在他们转换位置前的短暂时间中,孙琳在车里及时发出暗器,解决掉了这些让人头痛的远程打击部队。至于那些暗器,是刘宇平日放在车上的镶金象牙筷子,或者应该叫箸,只是它们已经被折成六段,留在了四方弓箭手的额头中。

“朋友,出来见个面吧。”刘宇挺剑当胸,中气充沛的朗声说道。孙琳也从车厢中走出,立在他的身旁。

随着衣襟带风的声音,八个蒙面黑衣人从街道的阴影角落中纵身出来,围成一个圈,将刘宇的马车围在中间。八个,刚才解决了六个,按理说这里应该就是所有的偷袭者,但为什么自己却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不断从空气中传来?一滴冷汗从刘宇头上滑下,难道还有一个人?如果真的有的话,那这个人恐怕就是一个十分难缠的能够掩饰自身杀气的高手!

刘宇一边凝神戒备,一边用眼打量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包围自己的这八个人,人人都带有一股浓重的杀气,而且从他们站立的姿势就可以看出,这些人的身手都不弱!八个好手,再加上一个现在还没有现身的神秘高手,刘宇发现自己这边的情况有些不大乐观了。

“老公,你看那些人的眼睛!”孙琳忽然低声惊呼一声。刘宇连忙借着月光看去,就见这八个好手的眼中似乎完全没有正常人所应该有的那中代表生命的神情色彩,流露出的,都是冰凉冷漠的光华,比月光还要寒上三分的光芒。

死士!刘宇心中掠过一丝焦虑。看来事情真的是变得棘手了,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动用死士来对付自己!奇怪,自己来到京师不过两天,到的是谁会下这样的本钱来对付自己呢?刘宇现在甚至已经没有精力去仔细理顺头绪了。迟迟没有露面的那个高手带给刘宇极大的不安,真正难对付的是无法看清的对手。要想办法把他逼出来!刘宇一咬牙,对孙琳道:“你守好马车!”自己则飞身而出,挺剑向包围马车的那些死士刺去。

那八个人不愧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几乎在同一时间拔刀在手,将刘宇围在核心,双方战在一处。打了几个回合,刘宇心中暗暗吃惊,这些死士并不是简单的江湖草莽!他们进退举动之间处处显露出军人的味道,显然是经历过严格军事训练的人。可他们却应该不是从军的士卒,因为他们的刀法,不是大汉的军营能够操练出来的!论实力,刘宇甚至超过这八个人的总和,可这八人在经过严格训练之后,八人联手,竟然发挥出超常的力量,刘宇一时对他们也无可奈何,双方陷入了僵局。

这种情况对刘宇来说是好事。时间拖得越久,就越容易被城防军发现,到时这些人就插翅难飞了。想法虽然好,但对方却并不给刘宇这个机会,一阵清脆的击掌声从刘宇身后的一处院落阴影中传来,接着,一个身着黑衣,腰悬长剑,大约30上下的高瘦中年人慢慢踱了出来。一脸平静的说道:“不愧是在千军万马中纵横驰骋的猛将,刘豫州身手果然不凡!”

这人的身手打扮使刘宇的心猛地一沉,因为他想到了一个最难对付的古武术,或者说是剑术高手——王越!

獠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