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男才女貌

三国之男才女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见田丰开讲为官之路

刘宇觉的自己今天应该早起看看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来的!被人称为有“良、平之才”的田丰,那个日后袁绍的首席谋士,现在竟然在甄家这个商人家里教小女孩读书!当然,并没有那条律法说田丰不能教甄宓,但作为一个从骨子里就对商人有种鄙夷感的儒士,而且是著名儒士,到商人家教女孩,这在汉代可说是十分少见的!

田丰怎么会到甄家来呢?刘宇仔细回想着历史上关于田丰的记录。事实上关于田丰,史书上记载的很不详细。毕竟他是袁绍这个失败者的谋士,在胜利者书写的历史上,自然不会有太多他的记载!田丰是冀州巨鹿人,博览多识,权略多奇,曾在朝廷担任御史,这样一个曾在朝为官的人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嗯,记得田丰对于十常侍这些宦官掌控朝局很是不满,他又是御史,只怕在朝廷上难免会与张让等人发生冲突,史书上记载他是自动辞官回乡的,估计也就是被宦官排挤的!想到这里刘宇对于田丰来甄家作西席也就不太吃惊了。其实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认为儒生的清高自傲会使他们与商人水火不容,但却忽视了田丰辞官后的生活情况。田丰是一个有风骨的人,很难想像他会在做官期间收受贿赂!而东汉官吏的俸银又少的可怜,估计田丰这些年的官作下来也没什么积蓄!辞官之后,一家人的生计就成了问题。文人也要吃饭,也要挣钱养家!还要风花雪月!所以他只能放下架子,去教书挣钱。既然架子都放下了,那就不如直接找个大户人家,挣的还多!如此一来,本是官宦之家的甄家自然成了他的首选!甄家的上几代都是官身,虽然他们现在从了商,但仍然以书香门第自居,对于读书人也很敬重,所以当田丰这个与朝廷恶势力对抗,不惜辞官归乡以示不满的前朝廷御史,甄家更是奉若上宾!田丰也乐得在此休养生息,以待天时,再择明主!

将这些相通,田丰教甄宓读书就是一着顺理成章的好棋了!刘宇很兴奋,田丰可是个不可多得的谋主!虽然有些刚而犯上,但自己不是袁绍那种自恋倾向严重的人,他喜欢犯上就犯吧,大不了左耳进右耳出就是了!按说刘宇现在麾下的谋士团已经比较强大了,仅谋主级的人物就有郭嘉、程昱、刘晔三人,其他如陈群等也都是多智之人,似乎不差田丰这一个,但谁会嫌人才多啊!再说,刘宇还有一个计划没有实施,一旦计划成功,人才需求量马上成倍的增长!荀氏叔侄没到手,这个田丰可不能再放过,省得他以后

再委委屈屈的死在袁绍这个废柴手里!

打定了主意,刘宇便和甄宓一同来到西厢房。甄宓走到厢房门前,肃容恭谨的敲门道:“老师,学生甄宓来了!”就听屋内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是宓儿回来了?进来吧!”甄宓答应一声,打开房门。刘宇随她走进屋内,就见一个中年文士正在读书,他听见声响抬起头,见到甄宓身边的刘宇,便是一愣,随后问道:“宓儿,你身旁是何人啊?”甄宓恭敬的施礼答道:“禀老师,这位就是在二虎山救了宓儿母女的英雄。”刘宇也上前一步施礼道:“晚生谯郡刘宇刘元瞻,见过元皓先生!”“你是刘宇?”田丰听到刘宇自报家门后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可是谯郡太守刘宇?”这次轮到刘宇惊讶了,难道自己的名声已经传到这北地冀州了?真是善名传千里啊!于是应道:“正是小可。没想到先生亦知贱名,宇实在是受宠若惊啊!”却听田丰怒喝道:“呔!汝这无耻奸佞,阿谀小人!竟然还敢出现在我眼前!宓儿,速将此奸佞之徒赶出屋去!”

田丰这一通好骂,固然是把刘宇骂得晕头转向,也把甄宓惊得不知所措!刘宇心说:这老头该不会是失心疯了吧?我又没招惹过他!怎么上来就是一顿骂?他这里弄不明白,甄宓那里也手足无措,心想:哥哥这是第一次见先生啊!怎么先生这么大的火气!让我赶哥哥出去,这、这可如何是好?!甄宓左右为难,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刘宇看到甄宓惊惶的样子,忙对她摆摆手说:“宓儿,你先出去,我有些话要对田先生说!”甄宓闻言,如蒙大赦,但又怕哥哥和先生再起什么冲突,凭哥哥的身手,吃亏的肯定是老师!这个...甄宓心下踌躇,刘宇自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好笑的摸摸她的头,笑道:“宓儿信不过哥哥吗?别担心,哥哥这是要和先生谈一些大人间的话。听话,先出去吧。”甄宓只得放下心来,冲田丰施了一礼,带着丫鬟退出房间,反手把门关上。田丰见刘宇不但不消失,反而得寸进尺,将自己的徒儿也哄了出去,他何时见过如此光棍的人,一时间气的直打哆嗦,指着刘宇只会说:“你、你...”

刘宇此时倒也放开了,既然你田丰已经撕破脸皮,那我也没什么可顾虑的!刘宇自顾自的坐了下来,为自己倒了杯茶,冲田丰说:“我说元皓先生,您在哪里哆嗦个什么劲呀!来,喝杯茶消消气,不知道气大伤身吗?再说了,刚才被骂得狗血喷头的可是我啊!我这个受害人还没说什么,您这刚骂得精神爽利的怎么反倒气得说不出话来啦?快坐下做几个深呼吸,有事儿咱们可以坐下来谈嘛!”田丰的声音沉稳,可他的性子可不沉稳,他要是脾气好就不会总是刚而犯上了!田丰此时被刘宇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脑袋嗡嗡直响,要是换个文质彬彬的,他早就出言反击了,可现在刘宇摆明了是要耍无赖,动手自己又不行,他可已经听说了,这个刘宇凭四人之力就剿灭了有数百人的匪团!自己一个文士,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田丰此时倒冷静了下来,冷着脸坐下,心想:看你还有什么着!刘宇看到田丰坐下,心中暗笑:就知道你会这样!在后世就是如此,遇到无缘无故冲你发火的人,你们之间或许是有误会,或许是你在没有自觉的情况下触犯了人家,你要是拂袖而去,那这个误会就不难得到解释,心结也就越结越深,最后反目成仇也不稀罕;要是急于辩解,他在气头上,你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所以对付这种人,你就直接无视他,坐下来喝口茶,看着他骂,权当是看猴戏!

当然,这个无视也要分对象分环境,真正的实践是很复杂的。单说像田丰这样的人,他们很聪明,有智慧,有智慧就说明他们是理性高于感性的人!作为一个理性的人,他如果冲你无缘无故的发火,一般是你们之间产生了什么误会。你不用去考虑是不是在无意间的言行冒犯了他们,因为理性的人是有能力分辨你的冒犯行为,那些是有意的,那些是无意的!对于那些无心之失,他们一般不会计较到冲你发火的地步。也许你的一些行为,措施遭到了他们的误解!所以你只要将话说开了,他们要么理解你,要么见解分歧,但就算有分歧,那也不妨碍在其他的方面交朋友!在对待理性的人无故发火时,你可以做出一些使他们吃惊的事情,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等他们冷静下来,你们在好好谈!刘宇作律师的时候,经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客户,也经常会被客户用这样那样的言语手段进行刁难!所以他在应对这些突发性人际矛盾方面,还是很有一套的。现在刘宇就是看准了田丰这种士大夫性格的人无法理解自己做出的这种无赖的行为,在他的怒火被刺激到极点时,他反而会冷静下来,好奇的想知道这耍无赖的人还有什么招数!

可是,刘宇让他失望了,这厮只是露出一副陶醉的表情,一口一口的品着茶!他要搞什么鬼?田丰发现自己看不透眼前这个年轻人了!其实刘宇这么做,一来是为了再磨磨田丰的怒气,二来是因为——他的确是没什么后着了!刚才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处理表面冲突的方法,只能治表。要想治本,还是要找出冲突的症结所在!我和田丰素未谋面,我们之间会有什么交集呢?官场上,他是朝官,我是地方官,也没什么交集啊!难道是我在谯郡暗蓄私兵的事被他知道了?不对,我招募乡勇超格只是今年的事,田丰那时应该已经下野,他到哪里去搜集这些情报?再说,仅凭这点,我和奸佞、无耻也挂不上号啊!看田丰那要吃人的样子,应该是我触到了他最深的忌讳,他忌讳什么呢?他是朝庭御史,最忌讳的应该是....刘宇眼睛一亮——原来如此!

找到了症结所在,刘宇顿时放下心来,悠然的喝下一口茶,对田丰说道:“元皓先生,我今天要与先生论一论这为官之路!”

獠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