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男才女貌

三国之男才女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宴张苏得良驹名骑

清爽的秋风给谯郡送来了丰收的气息。刘宇等人一年的辛劳总算是取得了回报,毕岚主持设计施工的水利工程以及他所发明的翻车,使谯郡的收成比往年增加了三成!田野上到处都可以看到脸上洋溢着微笑的农户。刘宇的心情也不错,农业取得了丰收,商业也是蒸蒸日上,在孙琳的操作下,许氏集团的玻璃生意越做越大,现在每个月都能为刘宇提供20万贯的收益,可以说,刘宇之所以干预不计损失的去尝试一些新的科学技术和管理理念,就是因为他有许氏的支持,财大气粗的缘故!

至于军队方面,许褚、臧霸等人一直按照刘宇的特种训练法练兵,再加上郑浑的军械支持,现在的谯郡乡勇甚至比大汉禁军都要强上几分,可惜人数上少了些!想到部队人数,刘宇有忍不住有些皱眉。按计划,在秋收过后,在许家村会再次招募3000人的乡勇,在谯郡广招2000郡兵。由于大家都知道谯郡军饷待遇极为丰厚,所以消息传开后,并没有什么抵制情绪出现,青壮年们反而摩拳擦掌,都跃跃欲试!大汉都几十年不打仗了,参加军队不但待遇好,还不用干农活,每日只要参加训练打熬筋骨,就能使家中温饱,若是再努努力,保不准还能够攒点积蓄!如此美差,自然是人人争先。

等到这一批兵员补充进来,谯郡的实际兵力就达到了万人规模,精兵人数也达到了八千人!规模在其他郡县中可以说是够大了,和平年代,那个郡县愿意多花钱去养这么多的兵!不过这样的军队还是没有达到刘宇的“三军”设想!

古人常说三军如何如何,这里的三军是指前、中、后三军。但在刘宇思维中的三军可不是这么划分的。按照他的想法,三军应该是指远程打击部队,具体到现在就是刚刚组建的元戎弩兵部队;近距离攻击部队,也就是古代的步兵部队;还有就是快速打击部队,具体到古代,也就是骑兵部队。

可以说,在冷兵器时代,骑兵的机动性和破坏性是十分可怕的,所以一只健全的部队必须拥有一支强大的骑兵部队!现在问题来了,由于中国地域气候环境以及植被分布的不同,整个中原地区基本上不出产什么好马,更不用说那种要驮着百十来斤重的骑兵还能快速冲锋的良马了。

后世的历朝历代,中国的产马区一直集中在北方、西北、四川还有云南等地。宋朝就是因为这几个产马地基本都不在自己的手中,所以才被几个少数民族压着打了300余年!而在汉代,主要的良马产地只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北方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另外就是大汉凉州,也就是现在的宁夏河套平原还有河西走廊一带。至于益州的马业只是初具雏形,出产的多是驾辕之马,而云南此时尚未开化,滇马就不用想了!刘宇所在的谯郡地处中原心腹之地。听着好像地处黄金地段,但距离汉代这两大马产地都是十万八千里!刘宇不是没想过建立骑兵部队,但就是因为没有良马,所以到现在他的骑兵部队也还是空中楼阁!

孙琳曾经想通过许氏的商业网络从北地或者凉州购进一些战马,但凉州太远,买多了运送十分不便,买少了又不顶用;北地虽说要近一些,但北方的牛马生意有它自己的一套潜规则,真正的好马都被几个大的贩马集团所垄断,外人去了,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好马!草原民族对钱并不感冒,他们通常都只和跟自己部落有十几甚至几十年交情的马贩子交易!所以到北地购马的行动也是困难重重!不过孙琳已经着手联络幽、冀、并等北方各州的马行,希望能从他们手里购进一批良马!

“唉,看来我的骑兵部队还是要等上一段时间了!”刘宇在县衙里无聊的YY着。“我说你怎么大白天的在这里发傻啊?”孙琳抱着一对公文走进来,看到刘宇正在愣神便忍不住嘲笑了一句。“唉!三国时代没有电视,没有电脑,连YY小说都没有,闲暇时间我除了发愣还能干什么!”刘宇扫了眼孙琳,脸上突然露出YD的笑容,凑到孙琳面前道:“要不咱们在这里把那最后一步完成?全当是有益身心的运动!”“滚!你去死吧!”内堂里传来一阵咔嚓咔嚓的骨骼断裂的声音。一刻钟后,一只熊猫坐在公案后面,嘴里嘟囔着:“太过分了!我只是提出一个善意的玩笑而已!”

“对了,”孙琳批了两件公文,忽然想起一事:“我们派到北地各州去买马的人昨天传回消息,说是遇到了一队马商,规模好像挺大。本想买下他们手里的马,那马商的头儿却说要到谯郡来看看,才能决定是不是把马卖给我们。”“哦?”刘宇一边看公文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什么马商?这么牛,卖马前竟然还要考察政绩?他当自己是御史吗?那个头目叫什么名字?”孙琳想了一下,道:“领头的有两人,名字我倒是觉得有些耳熟,一个叫张世平,一个叫苏双!”“张世平,苏双?”刘宇愣了一下:“我好像也对这俩名字有点印象,三国演义里有提到过的。苏双,苏三...呸呸呸,想差了!张,苏,卖马....”刘宇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突然一拍脑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对了,是他们两个!怪不得言行如此古怪!”孙琳连忙问:“这俩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刘宇笑着说:“他们两个倒是没什么背景,是中山大贾,靠往北地贩马为业。黄巾起义的时候,他们把自己的马半卖半送给了刘关张三兄弟!所以三国演义上用了一段话记下了此二人的名字。嗯,这两个人很有心计,他们当时路过涿郡时,刘备还是无名之辈,但他们看到了刘玄德异于他人的气质,断定此人日后必成大器,为了自己的生意日后能有一个强势的政治、军事后台,他们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马可以说是赠送给了刘备!所以这张世平和苏双不但是马贩,还是眼光很独到的政治投机者。既然是他们两个,那么提出到此考察的要求就不是什么稀罕事了。嘿嘿,我倒要好好招待招待此二人,因为他们手里不只是有马而已!”后面这句话说得声音很低,孙琳没有听清楚,不过对刘宇知之甚深的她,听到那阵阵淫笑,就知道这家伙不知又在想什么鬼主意了!

两天后,张世平和苏双二人率马队来到谯郡,受到谯郡太守刘宇的热情款待,当晚便于太守府摆下酒宴,召集众文武一同款待二人。

第二日,又引二人前往谯县练兵场,观看郡兵训练。刘宇虽是有心拉拢,但也不至于对这两个人真的交跟交底,这次拉到校场上的只是两千坐常规训练的普通郡兵。但就是这些二线部队,也是张、苏二人惊叹不已。

张世平和苏双经常在汉匈边境走动,见过许多大汉边军,但他们觉得,即使是北地边军也不见得有如此雄壮的军容!其实倒也是两个人看走了眼。谯郡的这些二线兵员平时虽然不进行精兵的体能训练,但后世常规的军容训练可是一天都没拉下。后世的地球人都知道,中国的陆军堪称世界第一,中国是礼仪之邦,所以中国军队对于自身的军容军貌尤为重视,故而中国军队的队形队列训练也是世界有名的严格!刘宇此时用这套从几次军训上学来的训练方法来练兵,即使是这些二线部队,整体上所散发的气势也让人叹为观止。但也仅仅是气势而已,真的论起战斗力,也就比其他州郡的士卒强上那么一点,和多年在血与火中锻炼的边军比起来,还是颇有不如的。不过这些玄机哪是张、苏这样的商人能够知道的?!所以从校军场回来后,刘宇刚一暗示军中缺马时,张世平和苏双马上表示愿将此次所带500匹战马送于刘宇。刘宇则坚决表示不能白收这500良驹。最后双方达成协议,刘宇付给两人5000贯,而张世平两人将在年底之前再送骏马500匹至谯郡!

刘宇当下又摆宴酬谢张世平和苏双。席间,张世平对刘宇说道:“府尊大人,我二人此次所带之马中,颇有几匹良驹,大人可往一观!”刘宇欣然从之,宴罢,率众文武前往马场观马。得至马场,张世平先牵一马至前:“府尊观此马如何?”刘宇从小到大也就是小时候在人民公园骑过一次马,那也不过是让人牵着马绕着花坛走了两圈,他哪里知道这马如何!倒是刘晔曾游学各地,颇通相马之术,一见此马,立即赞道:“此秦之追风马也!”张世平眼中露出钦佩之色,应道:“功曹大人好眼力,此马确是追风!”此时苏双又牵过一马,刘晔上下打量之后,赞道:“此古之绝地驹也!”张世平叹道:“功曹大人果然博学!再观此马如何?”说着又牵过一匹马,却见这匹马膘肥体壮,通体黑鬃,浑身没有一根杂色,只是在马蹄之上张有一圈白色鬃毛。这马似乎脾气很暴躁,被张世平牵来时不断打着响鼻,四只马蹄不住在地上刨跺。

这次刘晔尚未出言,刘宇却先惊呼道:“此马莫非踏雪乌骓?”张世平讶然道:“府尊竟识得此马?”刘宇心说:“这马不就是当年唐朝薛仁贵的座骑嘛!此马不但日行千里,而且可渡水如履平地,薛大大就靠它才能纵马跨东海,一日双救驾,立下不世之功。至少评书上是这么说的,天知道有多少是真的!不过看这张世平的反应,这名字看来是蒙对了!”于是说道:“此马可日行千里,且有一般妙处,可于水面之上行走,渡水如履平地,不知可是如此?”张世平拜服道:“府尊真学究天人!此马乃我二人由北地而还时,于旷野之上所擒,原以为无人能知此马,没想到大人竟然连其独到之处都知道,真乃天人之资啊!”刘宇一边谦虚一边在心里暗道:“有空多听听评书也是好事啊!”

却听张世平话锋一转,略显沮丧的说:“只是此马性烈,尚无人可以将其降服!”刘宇一笑,走上前去,那乌骓马警惕的看着刘宇,刘宇脸带微笑的抚mo着它柔顺的鬃毛,乌骓马心想:“人类怎么都有这毛病,怎么都喜欢摸人家呢?靠,摸就摸吧,反正也不少一块肉。”突然间,这马就觉得背上传来一股千斤之力,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压趴下!连忙四条腿一叫劲儿,稳稳的站住身形,心说:“差点就丢人了!”可马上又发现背上一沉,转动马眼一看,刚才那个面带无害笑容的人正稳稳的骑坐在它的背上!这下乌骓可怒了:“好啊,感情你不光是摸我,你还要骑我啊!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乌骓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这马就开始上窜下跳,不停的尥蹶子,想把这可恶的人类从自己背上甩下来,然后再在他身上踏上一只马蹄!可不管它怎么折腾,那人就是稳稳的骑在它的背上!更可气的是这厮竟然在自己耳边吹气!拜托,俺可是性取向正常的公马呀!靠,既然甩不下来,就跑吧,颠死你!于是这马一下跃过马栏,向旷野处撒开欢儿的疯跑!

刘宇可不愿意了!难道能任你跑出千里之外?你是可以随便找个地方吃草,我可没带盘缠啊!于是刘宇开始在双腿双臂上加力!乌骓马就觉得自己的腹部越来越紧,呼吸越来越不通畅,大脑已经出现轻微缺氧的症状!又折腾了一会儿,乌骓总算是放弃了!算了,照这样下去,这人还没下去,我就先死了!唉,认命吧!

刘宇发现踏雪乌骓不再折腾,心里一乐,知道终于将这烈马降服了!便伏在乌骓耳边说道:“伙计,以后咱们就是搭档,有我吃得就有你吃的!我吃肉就决不让你喝汤!”乌骓一听,待遇还不错!于是打了个响鼻表示甘愿服从!

刘宇又对它说:“从今天起,你的名字是——黑风!”

獠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