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黄橘绿

第53章 惹祸的绢花

一行人半夜才回到家,一个上元节就这样热热闹闹、乱七八糟的过完了。

第二天甘刘氏看甘橘和甘平睡得晚,就谁也没叫。其他人吃完了早饭则都出去忙了,过几日甘文就要成亲了,甘瑞海和甘武甘文要去采买喜宴用的东西。

甘刘氏和小甘刘氏在新盖的房子收拾。姚桂芝嫁进来后,前院就住不开了,新房子盖好了这么久,终于有人住了。

屋子早就打扫干净了,她们就是再细细收拾收拾,擦擦桌子椅子,把被子什么叠板正了。

两个人今天都忙,把一早就醒了的甘壮壮小朋友放在了甘橘的被窝。婆媳两个办干活边聊天,都是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小甘刘氏对甘刘氏道:“娘,我要是你,睡觉都能笑醒。”

这话甘刘氏爱听,她也知道儿媳妇会说什么,大武成亲了,儿媳妇懂事又能干,今年又给她生了大胖孙子,大文马上也要成亲了。小橘又是个聪明的,自己会做小生意,还能贴补家用,现在越长越水灵,今年也能定门好亲事。就剩下小儿子甘平,家里日子越过越好,找门好亲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可她还是想从别人嘴里听到。

“有什么好事啊?你倒是说说。”

小甘刘氏笑着道:“娘你看,去年大武成亲了,还有了大孙子。大文也要成亲了,小橘一家女百家求,嫁个好人家那是一定的。小平那么聪明伶俐,以后的亲事也不用愁。咱们家人丁越来越旺,日子越来越好。等到娘六七十岁,不就是那全福老太太么。”

甘刘氏听得很是高兴,笑着道:“你也是个有福气的,进门后咱们家这日子就越来越好。”

婆媳两个你夸我我夸我,都不知道谦虚为何物。

甘橘昨天玩得很累,回来后倒头就睡。早上时候,迷迷糊糊的知道小甘刘氏进了她的屋,将甘壮壮放下了,她半睡不醒的拍了拍小侄子的屁股,就又睡着了。

她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壮儿已经睡醒了,正精神的睁大眼睛,一会儿吐吐泡泡,一会儿玩玩脚丫,一点都不吵人。

看小侄子的乖巧样子,甘橘照着他的粉嫩小脸蛋就亲了一口。壮儿转头看了他一眼,给了她一个无齿笑容,继续抱着小脚丫玩上了。

甘橘掀开窗帘,看了眼撒满阳光的院子,颇为认真的对甘壮壮道:“壮儿啊,老姑得起了,你看天都这么亮了。”

回应她的是甘壮“啊啊”两声。甘橘很认真的点点头,笑着道:“嗯,我这就起了。咱们一起起床啊。”

她正跟甘壮说得津津有味,就听见大门口有人叫门。

不一会儿人就进了正房。甘橘竖起耳朵听了半天,貌似人不少的样子。

她穿好衣服,对着镜子梳好头,将还在玩得高兴的甘壮用被子为主,就去洗脸了。

家里来客人了,她可不能蓬头垢面的见人。

刚收拾好,小甘刘氏就一脸古怪的进了她的屋子。

甘橘看着小甘刘氏的表情道:“大嫂,谁来了啊?”

小甘刘氏答非所问,叹道:“小橘啊,你这回亲事是真定下来了。”

甘橘一听这句话,心如擂鼓,颇似自己高考完了,打电话查自己成绩时,等待的那个感觉。期待着有惊喜,又怕成绩不如意。激动的直哆嗦。

她声音有些颤抖的问:“哪家啊?”赵开明和赵东城都来提过亲,朱家是不用考虑的,娘说什么都不会答应。那是这两个赵家的哪家呢?

小甘刘氏道:“是那个下姚村的赵家。”

甘橘一听这个,第一个反应是放下了心,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放下心来。第二个感觉则是困惑,上次来求亲家里还没答应,这次怎么这么轻松的就答应了呢?

小甘刘氏知道甘橘的急切心思,直接道:“咱们答应他们,是因为赵东城托媒人捎来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莫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让娘瞬间见钱眼开,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是你的一朵绢花。媒婆一拿出来,娘的脸色就变了。什么都没说就答应了。”小甘刘氏有些埋怨的道,“小橘,既然你已经与赵东城商量好了,就直接跟爹娘说,抹不开面子就跟我说,怎么能突然就这样呢,打得娘一个措手不及。”

甘橘保持着目瞪口呆的神情,大脑已经陷入了罢工状态。自己什么时候私定终身了?什么时候给过赵东城绢花啊?莫不是自己精神分裂了?

“我没有给过啊,大嫂。”

小甘刘氏却不会相信,“你还是想想一会娘要罚你,你该怎么说吧。我先出去了。”

甘橘抱着甘海壮,两人面面相觑。甘橘有苦说不出,不知道这多神转折的绢花是从哪来的,壮壮小朋友看着眉头深锁的小姑,觉得她这样的表情喜感十足。

甘刘氏送走了媒人,就坐在炕上高声喊:“甘橘,你给我过来。”

一听甘刘氏直呼自己的大名,甘橘就知道,娘亲这是气恨了。她小声跟侄子道:“小壮壮啊,一会儿你奶奶要是揍我,你可千万扯开嗓子哭啊。”

回应她的,是甘壮壮吐得两个泡泡。

甘橘抱着侄子,磨磨蹭蹭的挪到了正房,就看到甘刘氏正满脸怒容的坐在炕上,小甘刘氏则是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把壮儿给你大嫂。”甘刘氏发话了。

甘橘不情不愿的将自己的“护身符”交给了小甘刘氏,在心里默默画个十字,希望娘亲能给她留个全尸。

“跪下!”甘刘氏虽然声量不高,但却威慑力十足。

甘橘乖乖跪下,瞪大眼睛,无辜的看着甘刘氏。

甘刘氏看着甘橘水灵灵的大眼睛,心里一软。可一想到私相授受这种事,她就恨得牙痒痒。要不是赵家来提亲,而是拿着这件事到处嚷嚷,自己女儿的名声可就毁了,比朱迎春能强什么啊。

“你自己说吧。”甘刘氏一脸严肃。

可甘橘不知道说什么啊,这事她自己都不清楚啊。

甘刘氏看甘橘沉默,以为她默认了,更是生气,“什么时候的事啊?”

甘橘心里狂喊,娘亲啊,我也想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你自己看看绢花!这不是去年我给你买的么!”

甘橘看着甘刘氏手中的粉色绢花,终于知道了原委。

作者的话:周五一天的收藏快把硬糖搞疯了,涨两个,掉两个,再涨两个,再掉两个,所以到现在,两天了,硬糖一个收藏也没涨,只能叹息一声了。明天还是一更,群么!

柑橘味硬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