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黄橘绿

第25章 苏错的圣母

作者的话:今天有点事,所以更晚了。明天开始有一个蚊子腿,所以每天尽量早晚两更,绝对会有一更。剧情刚刚展开,硬糖的目标就是,我加油写,大家高兴的看,看文之余能有个推荐、收藏什么的就美翻了!

第二日,家人都去地里干活了,甘橘收拾好屋子,打发走了来找自己玩的姚景香,就急匆匆的去朱浩家了。

到了他家门口,喊了半天门,朱迎春才给她开了门。

朱迎春穿着还是像以前那样干净立整,但精神并不好,眼睛红肿,面色憔悴,本来就瘦弱的身板显得更是孱弱。甘橘本来要喷薄而出的怒气一看她的可怜样,也消了一些。

板着脸跟朱迎春进了屋,没等朱迎春开口,甘橘就面无表情道:“迎春姐,咱们别拐弯抹角,你知道我今天是为什么来。”

朱迎春看着甘橘的脸上没有出现她想象中的鄙视之色,只是冷漠,可就是这样没了往常的可爱笑意,全是仿佛带着寒气的冷意的神情,更让她难过、难堪。

朱迎春微微点了下头,甘橘接着道:“我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想的,迎春姐,但现在你要想明白了,你是要嫁给我二哥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呢,还是跟那个卖货郎颠沛流离的过一辈子啊?”

朱迎春只是默默掉眼泪,还是什么都不说。

甘橘叹了口气,接着说:“我听说那个卖货郎是个外乡人,他家在哪,以前做什么了,咱们都不知道。再说他都那么大的年纪了,成没成过亲也不清楚,怎么看都不是个良人啊。”

朱迎春还是不说话,心里却在默默反驳:“这些大成都跟我说过,我相信他。”

“迎春姐,你是个聪明人,我也就不多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甘橘觉得自己话都说清楚了,她实在是不知道再用什么话来劝她。她甚至觉得,自己今天过来是多此一举,不用自己说朱迎春也知道该怎么办。朱迎春不是什么笨人,对于跟卖货郎的事,只是年少轻狂一时糊涂,别人一劝就什么都明白了。

隔日下午朱浩来找甘橘,见着甘橘就满脸笑意的说:“我姐姐已经想明白了,她说她知道错了。”

虽然觉得所有事情都在预料之中,甘橘还是很高兴,有点得瑟的说:“这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不过咱们还得对付一下那个货郎。”

“怎么对付?揍他一顿?”朱浩早就想对那个货郎下手了。

“不用,他急眼了捅出这件事就不好了。你就去吓唬一下他,领着三哥他们。就说看他不顺眼,也别说什么事,让他别来上姚村。看他胆小怕事那样,应该不再敢来。要是还来,就砸他摊。”甘橘“运筹帷幄”,十分有洪兴十三妹的风采。

朱浩第一次发现甘橘肚子里装了这么多“坏水”,满脸敬佩之色的连连点头。

“小橘妹子,我现在才知道,你三哥肚子里那点鬼点子根本没法跟你比。”

“你这是夸我呢么?怎么味儿不对?”小橘疑惑的说。

“我这可是真心实意的赞美。”朱浩十分认真的说。

甘橘没有心思跟朱浩磨牙,送走朱浩后,就开始准备晚饭。

春耕十分辛苦,甘橘心疼家人,每天都变着法的做点好吃的。可春天没有青菜,又不像冬天有那么多肉吃,对甘橘这半个厨师的考验非常大。

家里的食材只有那几样,甘橘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创新了。看着地上的土豆,她决定奢侈一把,切一小块腊肉,做个土豆炖肉。过年办完大哥的亲事后,剩下的肉就让甘刘氏做成了腊肉挂在房梁上。

穿越前,甘橘母亲也爱做腊肉,夏天用来炖豆角吃。家里人都说这样好吃,甘橘却不喜欢,觉得腊肉有股怪味。可现在她却很喜欢。也许不管身在何处,腊肉仍然是那个味道吧,可人却是永远不见了。

放了点辣椒炒了一大盘白菜,切点腌好的咸菜,一顿饭就做好了。

晚上一家人坐在饭桌前,边吃饭边聊着种完地的安排。饭桌真是个重要的地方,不仅用来吃饭,还用来开会。

甘瑞海道:“咱们这地也快种完了,该准备着盖新房了。”

“对啊,大文也要成亲了,咱们得快点将房子盖好。”甘刘氏很是赞同。

一直在低头吃饭的甘平边往嘴里拔饭,边骨碌着眼睛看着众人,听甘刘氏提甘文的亲事,他就转着眼珠看向甘文:“快看我二哥,脸红了。”

听他这么一咋呼,大家都看向甘文,甘文刚才听到甘刘氏说道自己的婚事就脸有些红,被甘平这么一戳破,一张脸由苹果红迅速转成了茄子紫。

众人都被甘文给逗笑了。大嫂小甘刘氏比较厚道,对甘文说:“二弟不用害臊,你都多大了。我家兄弟还不到十岁,就天天念叨着娶媳妇呢。”

甘武看着媳妇开口了,也道:“就是,脸皮那么薄干什么,学学小平,脸皮厚着点。”

“我怎么脸皮厚了,我脸皮最薄了!”甘平咋咋呼呼。

看着又耍宝的甘文,甘刘氏训斥他:“快吃吧你,哪都少不了你。”

忙完春耕后,甘家开始盖房子。甘家院子很大,正房后面有个大园子,里边全是杨树,这还是甘氏夫妇成亲时种的,树龄比甘武还要大呢。请了几个邻居帮忙,将这些树都砍了,准备砖石,打地基,盖房子。

男人在外边忙碌,甘刘氏领着甘橘准备众人吃食。这几日比春耕时候还要忙碌。

这一日,终于将新房盖好了。一家人十分高兴满足。晚上时候,甘刘氏特意做了许多好菜,招待来帮忙的众人好好吃喝了一场。甘家父子也很高兴,春耕忙完了,房子也盖好了,终于可以歇一歇了。

人们吃吃喝喝一直到很晚才散。累了一段时间的甘橘洗漱了后,舒服的躺在炕上,深深舒了口气,明天终于能歇歇了。想着甘橘就陷入了香甜的梦里。

不止甘橘,整个上姚村都陷入了黑甜的梦里,偶尔一两声犬吠更是显得这个小村宁静非常。

正在梦里吃着薯片喝着可乐上着网斗地主的甘橘,被一阵大喊声吵醒了。甘橘迷迷糊糊坐起来,就听到仿佛是朱浩爹的声音在喊:“瑞海兄弟,瑞海兄弟。”满村的狗都被这突兀的喊声弄得叫了起来。

接着就是爹在答应,推开门出去了。

朱浩的父亲来干嘛?迷迷糊糊的甘橘想到一种可能,吓得一下清醒了。

柑橘味硬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