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之角色扮演

第35章 真相5

“父亲,卢姨娘这件事情就交给烟儿来处置吧,烟儿看父亲近日被一些事情弄得心烦意乱,可是烟儿是闺阁女子,没办法帮爹爹的忙,所以只能去找一些事情来帮爹爹分忧,今日的事情只有烟儿和爹爹是知道的,总算是家丑不可外扬,不如把这件事情交给女儿处理可好?”凤非烟神情真挚,好似真的像一个为父亲分忧的女儿,但是心里却还在担心他看出来。

凤凌云不出声,只是就这样看着凤非烟,似乎是要从她的神情和动作上看出来点什么,但是看了半天,发现她确实没有闪躲的神色,于是就相信了她:“这件事情不可外扬,你的人要好好管教,那父亲就把这件事情交给你了,烟儿了不要让父亲失望啊!”说要凤凌云便走了,不想再来这里呆着,那样子多着急就有多着急。而另一边的卢姨娘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只是在那里一个人笑,一个人骂骂咧咧的。

凤非烟听了这话没有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也没有其他的表情,只是淡淡的应了,凤凌云点点头,对凤非烟这样的表现很是满意。其实他不知道凤非烟虽然现在表现出来的是平静的样子,刚刚其实心里还是在担心,万一他看出点什么来,那可怎么办。不过亏的她是个脸皮厚的,就这样接受着他的打量,等到他走了,才松了一口气,暗骂一声:“老狐狸,连自己女儿也不放过。”

看着旁边的卢姨娘,凤非烟笑了笑,拍拍红叶的手,示意她放开。

“小姐,你……”红叶欲言又止。

“没关系,我只是和她说句话。

“小姐为了你的安全,你还是站在凤城的后面吧,这样也不至于伤到你。”。凤城把身体挡在了卢姨娘的前面,这样既方便凤非烟说话,也保证卢姨娘不会碰到她。

凤非烟不做声,默认了凤城这样的行为,毕竟能为你挡在身前的人可不多,这样的人要不是真心为你好,要不只是和你有血缘关系,处于责任所以才这样。对于凤城的忠心,凤非烟没有多少的怀疑。毕竟在原文中凤城和红叶最后都是为了凤非烟而死,虽然说凤非烟后来做了很多的错事,但是他们还是一直陪在凤非烟的身边,也许这就够了。

“卢姨娘可是真的已经疯了吗?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躲过去吗?”凤非烟说完,就在那里静静地等着卢姨娘说话。

卢姨娘一直在笑,嘴里还在不停的咒骂。整个人的身上已经有了一些地上的污秽。而让人以为凤非烟其实在自言自语。

“看来还是外面太冷了,要不卢姨娘我们进去偏殿说吧!这样凤家的列祖列宗也都会看着你我,这样你觉得怎么样?”凤非烟让凤城带着卢姨娘到了偏殿中,凤非烟嫌站着脚累,于是就找了一个凳子坐了下来,反正现在这里也没有其他人,凤非烟想怎么样就怎样,何人可以管的了她?

凤城就把卢姨娘用粗暴的方式扔到了地上。但是这样卢姨娘却不叫出声,反而笑了起来。

凤非烟也不管她到底听不听自己说话,自顾自地说道:“我原来不知道卢姨娘是如此的厉害,让非烟刮目相看。我记得卢姨娘好像最爱海棠,海棠是花中之王,海棠花开,富贵满堂,真是个不错的寓意,可是卢姨娘你知道吗,海棠花在四月衰败,正当所有的花都开放的时候它却已经败了。想知道为什么吗?”

卢姨娘顿了一顿,然后又很快地继续自己的表演,可是刚才的动作凤非烟已经看到了,多亏了眼睛视力的提高。凤非烟才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好像已经有了作用了。

“非烟告诉卢姨娘好了,那就是因为它不懂收敛,一直想要炫耀自己,可是最后没有一个好的结局,你说这样会不会很可笑?不过,这样说出来卢姨娘或许不懂,要不要亲身体验一下,这样就会有了这种凋零之感。”凤非烟看着卢姨娘笑着,那笑容虽然是现代标准八颗牙的微笑,但这个时候就会感觉到了慎人。就连凤非烟身旁的红叶都感觉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氛。

但是卢姨娘还是不为所动。

“既然这样都无法让卢姨娘清醒,那么非烟就只好不得已而为之了,卢姨娘见谅啊!”凤非烟虽然说出了见谅,但是却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

看来系统的简介也不一定准确,看现在的这个样子的卢姨娘还有简介中的那个一心向佛吗?所以在她每天经常呆着的地方应该会发现一些不同的线索。这是凤非烟以前在选修课上犯罪心理学知道的内容,现在自己也可以投入到了实践中去,实践出真理,就实验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理。

卢姨娘每天呆着的地方就是凤家的偏殿祠堂中,那么每天解除最多的就是这些香炉了。凤非烟也不再管那边疯疯癫癫的卢姨娘,将自己的目光放到了香炉上。然后暗中观察卢姨娘的神色变化,发现她还是那个样子,于是肯定香炉之中没有她所要找的东西。然后凤非烟继续寻找着线索,等到目光看到了祠堂下面的燃烧那些符文的火盆,里面有一些东西看起来并不像是符文那种黄色的纸张烧出来的感觉,反而是有一点白色,再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卢姨娘的神色变换。

卢姨娘看见凤非烟看着那个火盆子,心里就发紧,但是还是努力克制着自己,继续笑着继续骂着,甚至骂的越来越难听。

凤非烟有着很高的耐性,所以对卢姨娘的话就当没有听见。径直走到了那个火盆子的旁边,弯下身子,拾起了其中的一张还没有烧完的纸。轻轻拿起,拂去了上面的灰尘,把它拿到了眼前,看见一个韩字,又看见一个一半的非,还有那个烟,都被深深的写下,上面的墨迹很重,都快要把纸张划破。再往下看看,发现下面还有名字,已经被打了叉。看到这里凤非烟把这张纸拿到了卢姨娘的面前,在离开她不远地方缓身蹲下来。

吹吹那张被烧了一半的纸,像是在对着纸张说话,又像是对着卢姨娘说话:“你说,这代表着什么?你到底恨我有多深?你说些这个的人要是被爹爹看到会怎么想?可惜了那个人已经疯了,说什么也不知道了,要是这个火种在她的脸上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对了,卢姨娘你要不要试试?”

卢姨娘停了下来,看着凤非烟,又指着她说:“坏人,坏人我要去告诉别人,你们欺负我……”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么我就要想办法让你说了,就算你没有意识,我也会让你张口的。凤城,去把这个烧红了给我!”凤非烟从头上拔下来一个尖细的簪子递给了凤城,前端锋利,没有过多的装饰。如果烧成了红色,那么估计画在脸上就都毁了。

凤城看着这个簪子,没有发声,向着炭火盆子走了过去,然后用平日里烧纸用的夹子夹着那根簪子,放在了里面烧着,不大一会儿就可以看见微微有一点变红,这根簪子是凤非烟无意中找出来的,是用铁做的,在这里哪能有铁做的簪子,说出来都会有人笑话,估计也是做来玩耍的,可是凤非烟觉得就要与众不同一些,就把它戴上了,反正头上也只有这一个簪子,所以不会有多重。凤非烟还考虑到即使被别人绑架,起码还是可以用这个簪子来割破绳子,不管怎么说身上有一点防身的东西就好了,管它好看不好看。起初戴着的时候,红叶怎么都不愿意,死活不让凤非烟戴着,最后还是说不过凤非烟,同意了她戴着,可是一路上也是不停的看着那根簪子,好像和它苦大仇深似的!没想到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也不枉凤非烟的坚持。

这时卢姨娘终于说话了:“你到底想要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什么,估计卢姨娘最清楚了吧!不需要我明说,我知道女人最在乎的就是这张脸了,要是花了多不好,你说是吗?”凤非烟继续用着调侃的语气来说。

“果然是她的女儿,心肠一样的狠毒。如果我死了,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是吗?”卢姨娘也不在装了,干脆站了起来。

“你也果然是装的,还是说你要继续挑战我的耐性,再好的耐性也快被你磨光了。红叶,绑着她。”凤非烟又坐了下来,等她一坐下,红叶得了命令就叫来了护卫:“快来人啊!卢姨娘又发疯了,她又在抓小姐了,快点来人啊!要是小姐被卢姨娘弄伤了,国公不会放过你们的。”

凤家的祠堂也是有一些护卫守护的。刚开始听到还有一点的犹豫,在纠结着要不要过来,可是听到后半句话立刻跑了过来,人都是一种趋利避害的生物,要是对他们有了危害,就立刻会选择最有利于自己的事情。

青黛忘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