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农家

第39章 年饭

稀稀的满满一锅,大人小孩都吃的不满足。

原本二丫担心小龙和安子,吃多了挂面,到时吃不下小鱼炸面。就事先打了招呼,让他们少吃些面,留着肚子吃炸面。

结果,小龙还是因为实在撑不下小鱼炸面,看着大家吃的香喷喷,哭的眼泪拉花。

二丫忙着哄他:“不哭不哭!我帮你留着,等肚子空了再吃,好不好?”

小龙留着鼻涕,满是不甘的点点头,“嗯!留多多的!”

二婶在一旁看着满脸无奈的二丫,幸灾乐祸地笑着:“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小孩子不能惯,你就不听。现在领教了吧?”

二丫表示无奈,曾经的世界里,孩子就是为大,为先!这都快成了一种信念,突然之间让她改变这种不成文的信念,还真是难。

大伯娘忙说:“小龙这是跟他嫂嫂亲呢!他可聪明了,知道嫂嫂待他好着呢!要不然他也不会闹。”

二丫用装汤的小盆,装了一盆留给三小的一会玩累了再吃。

那边大伯娘,问二丫:“侄媳妇,还有的板栗是不是都拿出来,炒熟了,给孩子们拜年时抓抓手。”

二丫觉得给孩子们当零食吃了,挺可惜的。“我想着,板栗还是配菜实惠一些,来人拜年总要留饭的。

至于孩子们的拜年糖果,还是去买吧!大伯或者二叔,去镇上做糖果的人家,多买些糖果回来。要是能够买到瓜子、花生,买些回来,炒炒也能算一样。

别怕花钱,我昨天的衣服卖了不少钱。等明天守夜没什么事,我们再商量商量,好好打算怎么用这些钱。”

大伯娘一听说,衣服卖了钱回来,就松了一口气。二婶也是笑的咧快了嘴,怎么合都合不拢。

大伯忽的站起来,搓着双手,笑啊笑啊,就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来子好奇的问道:“嫂嫂!卖了多少钱?”

小虎双手揪着来子的两个腮帮子,“多少钱,也不给你娶媳妇。”

来子摆脱掉小虎的折磨,跑到院子中间,大叫:“我才不着急呢!你还是问大满哥哥吧,有一天,我见他看一个姑娘,都看直了眼。”

大满又羞又恼,站起来就去追来子。“你给我回来,我什么时候看人看直了眼。你要是不给我说清楚,你就别想安稳了。”然后两个人也不知道追到哪儿去了。

留下的人,大眼瞪小眼。好一会,二婶猛地一拍桌子大笑,二叔瞪了一眼,“你干嘛?想吓死谁?”

大伯娘责备道:“二弟真是,这大过年的,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啊!”

二婶好容易止住笑,问二丫:“小虎媳妇,你那衣服卖的钱够大满说媳妇不?”

这怎么好说?这还得看人家是什么家庭不是?二丫眨巴眨巴眼:“二婶想给大满哥介绍什么样的?就平常人家的话,应该够用了吧!”

“行!大嫂,跨过年,赶紧给大满找一个吧!”

“谁不想找呢!只是我们家一亩田地都没有,谁家姑娘愿意嫁进来哦!”

原本满满的快乐,又消沉了下去!

二丫看着没意思,便站起来:“行了!别这么沮丧,都干活去,明天新年之夜再跟大家说好事。让大家伙都乐呵乐呵!快乐一整年。现在都忙去吧!”

大伯娘眼睛一亮,充满期待的看着二丫,大伯、二叔则是满怀期望的看着小虎,希望小虎能够提前透露一点。

小虎低头笑着,跟着二丫一起出了堂屋。

大伯看他们不愿说,就不再追问,忙着分派事情:“满子,你去把谢屠夫找来,请他帮忙给这野猪除毛。

老二,你去镇上买糖果,多打几个糖包子,有小坛子酒,也给拎几坛回来。往年我们没钱只能算小,去人家不带东西,人家也不会怪我们,今年再不带可就不行了。”

大伯娘也接话道:“可不是,我这几年没有招待人来家,就给忘了新年留菜的事了。要不是侄媳妇说,板栗留着为客,我都没想起来。”

二婶扯扯大嫂的胳膊,小声的问道:“大嫂!你说小虎跟他媳妇弄得这么神秘兮兮,该会是多少呢?”

大伯娘摇摇头,“搞不清,不过看他俩的样子,好像不会少!”想想又觉得不对,“一个老虎都才卖七八十两,那兔皮做的大衣还能有多贵?”

说着,又拍拍弟媳,“等着吧!就一天的时间,很快的。再说了,现在这样的生活,已经很好了,我们也不要太过多求。”

“嗯!我晓得!”

家家都忙着过年,忙着贴门对子。看到别人家,贴门对,大伯才想起,今年仰仗二丫会写,就买了红纸回来,没有买那写现成的。

大伯看到忙着剥袍子皮的小虎,赶紧问道:“小虎!让你媳妇写的对联,都放哪了?今天就把对联贴上吧。”

小虎忽然想起,大伯让自己把红纸带回去,让媳妇写对联的事。

“哎呀!我忘了跟我媳妇说了。这怎么办?”

大伯气坏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这么不放心上?”

小虎委屈的诉到:“我媳妇那几天忙得连觉都睡不好,我就想着等她不忙了再说。哪知道,这就过年了。”

“赶紧的,让你媳妇别的事都别做了,这就去写对联子去!”

二丫听了,倒是不慌不忙。急啥!她家以前总是三十上午贴对子,人家炮仗放的啪啪响,那是吃年饭了,可她家才刚刚贴对子。

她家那个地区跟别地都不一样,信奉年饭越早越好的说法。有些人家,早饭的碗刚放下,就忙着上年饭了。

不过,她爸那人跟别人不一样,他家从来都是跟平常一样的吃饭时间摆年饭,不会提早也不会推迟。

虽然不知道这里的年饭怎么个吃法,但是一天一夜的时间,总是够用了。

这是大伯当家以来,头一次独立准备事宜,因为业务不熟,总是想起这个忘了那个。好在家里人多,匆匆忙忙的补救,倒也顺顺利利的吃上了年饭。年饭桌上,鸡鸭鱼肉酒,样样齐全。

等着大满、想子、小虎,三房长子放完年饭炮仗,大家就坐以后。

大伯站起身,端起杯子。冲着大家说道:“我们今年能够过个如此丰盛的大年,首先要谢六爷爷为我们家忙前忙后,更是为小虎张罗了一个这么能干的媳妇。来我们为六爷爷干一杯,祝他老人家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大家都站起身子嘻嘻哈哈的干杯,小龙看安子喝酒,也要喝。小虎便拿筷子蘸一点给他舔舔,他没有被辣的吐舌头,也没有再吵着要喝,很是乖乖的喝着二丫给他特制的花生奶。

大伯又倒了第二杯,冲着二丫说到:“这杯酒,要感谢小虎媳妇,没有嫌弃我们家这个穷窝,一头扎进来,自从进了我们家的门,没有说过一句怨言,上对我们这些长辈恭谨亲近,下对弟弟妹妹友好爱护。带着我们把那么多欠债还清,找到生活出路,让我们有好日子的盼头。他娘、二弟、弟妹,来,我们都来敬小虎媳妇一杯。”

二丫慌忙拉着小虎一起站起来,“大伯,都是一家人,可别这样。都说一个好汉三个帮,没有你们跟着我瞎折腾,我一个人也是无能为力。所以,我们当中少了谁都不行。大满哥、大宏、叶子、想子、来子、大家都站起来,端起杯子,敬我们自己一杯。”

“好!”“好!”“好!”“好!”“好!”

喝完这杯酒,二丫倒了一杯酒,又给小虎倒了一杯,还让小龙端起花生奶,三人端起来敬大伯大伯娘,接着又敬二叔二婶。

然后是大满带着弟弟妹妹,敬自己爹娘和叔婶。

接着是叶子带着弟弟们敬大伯大伯娘和自己爹娘。

叶子很少在家,跟二丫就见过三次,一次是小虎新婚,大家见礼;一次是回来送鸭绒鹅绒;还有就是这次。每次都没有机会说太多话。

首先,叶子跟不熟的人,话总是很少。其次,是二丫总是很忙,根本机会在一起说话。

只是叶子心里总是疑惑,这个弟媳妇,跟表姐表妹们说的那个刘家二姑娘,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她们口中的刘家二姑娘,性情内向、言语极少、跟她们一样很普通,根本没有爹娘说的那么有本事。

叶子虽然心里疑惑,但她也知道,不能说出去。

她的表姐妹们谈论这个弟媳妇的时候,她总是默默的听着,问她什么,她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也许是受爹娘和弟弟们的影响,她对小虎媳妇的印象也很好,所以,对这个堂弟媳,一直都是笑眯眯的,很是友善。

而二丫对这个小姑姐的印象也是相当的不错,叶子的岁数比二丫还小,但因着小虎的关系,二丫还得叫她姐。

叶子回到家,就帮着忙这忙那,看家里没有为她准备嫁妆,也没有生气或挂脸色给家人看。

不管叶子是不是真的一点都不指望家里,但她能够做到,不怪责不埋怨,就是一个很通情达理的姑娘!一般人都很难做到这点!

“要是我就会问:‘被子你总得准备两床吧?’”二丫之所以会在心里这么想,是因为,二婶把被子都给搬到她家藏起来了。

守着鱼的老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