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崩坏年代

第57章 双逝二

端献是中毒而亡的,在没有查出真相之前,自然也无人提及她的葬礼。可查了整整三天,府里挖地三尺都没有找到半点依兰的痕迹,倒是在余庆手下带回一具尸体上,发现一个荷包中,带有依兰的痕迹。

“主子,这荷包里是有依兰没错。”余韵一闻荷包,立刻结论。

“看看他,是怎么死的。”三天三夜不眠不休,丰离的声音嘶哑,撩了一眼躺在低下,明显死去多时的尸体,这正是端献所爱的男人,燕回。

余韵点头检查了燕回的尸体,从头到尾看了好几次,“主子,他的身上没有新的伤痕,可他脸色发青,明显是吞毒自杀。”

“为什么,你会认为他是吞毒自杀?”丰离轻声地问,余韵解释道:“因为他身上没有挣扎过的痕迹,而且以他的武功,想要逼迫他自己服毒自杀,完全没有可能。再者,他的手中还残留着毒粉,显然是他服毒时,留在手上的。咦,主子,他的衣服里,好像有封信。”

对着丰离解释着,余韵也一直没错开眼检查燕回的尸体,摸到他的衣服凸起之处,用力一扯,看到里面有一封信,这真是惊喜的发现。

连忙将信奉上,丰离拆开了一看,看完之后,递给了余韵,余韵惊叹地看完,“竟然,真的是他给大长公主下的毒。他为了几十年不见的表妹,辜负了大长公主的信任,要置大长公主于死地,也太狠了吧!”

丰离没有说话,只围着燕回的尸体来回地走动。“主子,有了这封信,即可证明了他是杀害大长公主的凶手,我们,把他千刀万剐,给大长公主报仇吧!”

余庆也从余韵的手里拿了信看完,附和地点点头,“对,把他千刀万剐,以慰大长公主在天之灵。”

可丰离却不作声,不管是余庆还是余韵,自然不会认为丰离不想为端献报仇,可她没有说话,就是觉得事情还有不对。“主子,无论杀人动机,杀人机会,燕回都有了,主子还觉得就燕回杀害大长公主一事,其中还有隐情?”

“明明证据确凿,但我总觉得不对!”丰离半闭着眼睛,额头的伤口抽痛,多日不曾休息,脑袋似乎有些转不过弯来,她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她本是怀疑燕回,只是看到燕回的尸体,这些本该判定燕回的证据,她却总觉得不对,无论是动机还是机会,一直在端献身边的燕回都有,为什么会不对呢?

丰离只觉得万千头绪,隐隐有什么东西被她疏忽了,可她却想不到,究竟疏忽了什么。

“阿离,找到,找到杀害祖母的凶手了吗?”流舞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她眼睛哭得红肿,端献的死对她的打击很大,可她没有阿离有本事,帮不了祖母找到凶手报仇。

丰离待要说话,“皇贵妃,舞格格,王爷,王爷和福晋到京了!”刘总管喘着大气跑进来说话,流舞听得再次落泪,“阿玛,额娘,阿玛额娘来京城了!”

站在门口,看着那迎面走来伟岸的男子与秀丽的女子,刚失了最疼爱她的祖母的流舞,所有的痛苦再次涌上心头,立刻扑上去,“额娘,额娘,祖母,祖母不在了,不在了!”

泽福晋听着流舞的哭声,目光更看向站在堂前不动的丰离,回抱了流舞,眼泪也落了下来。端献,那是她敬爱的婆母,谁能想到,多年前流舞出嫁那一面,竟是他们相见的最后一面。

“阿玛!”丰离上前见礼福身,苍泽连忙避之,“娘娘使不得。”

丰离怔怔地看向苍泽,苍泽深吸一口气,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能忍住上前抱住他的小女儿,问问她过得可好,这额头的伤又是怎么来的。可这是京城,不是科尔沁,他的母亲刚刚中毒身亡,在这座京城里,他的小女儿是皇帝的皇贵妃,而他,并不能成为小女儿在京城好好活着的依靠。

“带我去瞧瞧你祖母吧!”

“好,阿玛随我来!”引着苍泽入了正堂,泽福晋亦哄好了流舞跟上,端献的棺木放在中间,真正看到端献的尸体时,苍泽才知道,路中听到的消息是真的,怀胎十月生下他,把他抚养长大,教育成才的额娘是真真不在了,不在了。

“额娘,儿子不孝,没能赶回见你最后一面,儿子在这儿,给你嗑头赔罪了。”苍泽跪下,一个又一个地嗑着头,满屋子的人,除了丰离,也全都跟着跪下了。

苍泽满脑子都是幼时母亲带着他躲过一次又一次的算计,甚至于生父的杀手的场面,人言男儿有泪不轻弹,却是未到伤心处罢了。而今,苍泽泪水如洪,他深悔自己没能早来几日,没能见到额娘的最后一面。流舞见苍泽哭得伤心,跪着行至他的身旁,“阿玛,你别自责,祖母从来没有怪过你,只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谁也没有想到,祖母会被人所害,这么突然地就去了。”

“是啊,王爷,额娘在天有灵,知你心中一直挂念着她,断然不会怪罪于你。当务之急,应当是迅速查出杀害额娘的凶手,以慰额娘在天之灵才是。”泽福晋也是劝着。苍泽跪近了端献的灵棺,擦了脸上的泪,转头看向丰离,“娘娘为何会在大长公主府逗留?”

丰离眼睛涩得厉害,“祖母被人毒杀,皇上特许我留在大长公主府查明凶手。”

君臣有别,哪怕是她的生身父母,在她入宫之后,他们之间,在外人面前,只有君臣,再无父女。不论是苍泽夫妻还是丰离,都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看到丰离在大长公主府时,虽喜能见到女儿,他们心中亦是忧愁,莫不是端献刚故,京城的风向就变了。

“你祖母不在了,你身居高位,多少人想揪着你的把柄,阿玛护不住你,只能尽量地不给你添乱!”苍泽深吸一口气地说,算是对刚刚所做所为的解释。丰离岂是不知,既然苍泽不能与她论骨肉亲情,那便不论吧。这样,对苍泽也好!

苍泽见丰离神情虽然苦涩,总归还是认了,心头大石,落了一半。想到刚刚看到地上燕回的尸体,“他为何也死了?也是中毒?”

不必说,父女俩都知道指的人是谁。哪怕燕回是端献公开所爱的人,但端献与燕回在一起的时候,苍泽已经成人,是以对端献的事并不过多参与,生父已故,照蒙古人的规矩,断没有让端献守一辈子寡的道理。端献也只与苍泽说了一下,却没有逼着苍泽认可燕回的意思,是以不管是苍泽还是底下的几个孩子,都只是与燕回关系平平。

“是中毒不错,却不是与祖母中一样的毒,祖母临终前与我说起,似是被他伤得不轻,他这信中说明了自己正是那杀害祖母的凶手,可得知祖母的死讯后,却又深觉愧疚,是以服毒自杀。这是信!”丰离将信给了苍泽,苍泽一览,“我曾见过他的笔迹,却是他亲笔所写不错。”

“为了当年相恋的表妹,是以想与祖母分开,不想祖母不肯,硬是挽留,是以他起了杀意,对祖母下毒,以绝后患。这样的理由,确实是很充足,可是,我总觉得不对。”丰离直接说出自己的观点。苍泽握着信纸的手一紧,眼中闪过狠厉,“哪里不对?”

“祖母绝不是死缠烂打的人,君既无情我便休,这才是祖母。”丰离铿锵有力地说,苍泽抬眼看了丰离,“这只是你的猜测,并不足以取信,而且,除了燕回,没有人有杀害你祖母的机会,对吗?”

“是!”哪怕不愿意承认,丰离也不得不如实回答,翻查了整个大长公主府,都没有找到半点依兰,只有燕回,这封信,燕回的尸体,无不在诉说着,燕回是杀害端献的凶手。

丰离深深吸了口气,“阿玛觉得,祖母当真是死在燕回的手里?”

“凡事皆要证据!”苍泽一句话作了定论,丰离深深吸了一口气,泽福晋也看了信,她看到丰离那连包扎都不曾的伤口,已从流舞的嘴中问出丰离伤口的由来。想丰离几乎是端献一手带大的,与端献的感情自是无比亲厚,她要如何接受,端献竟为了留住一个男人而被一个男人杀害。

“阿玛,我相信证据,更相信自己的直觉,燕回信中所说因祖母不肯放手而对祖母下毒的原由,我一个字都不信。”丰离坚定自己的看法,泽福晋想要劝一劝她,却又不知该如何劝起。

“阿玛,阿离说得对!”流舞对丰离向来是盲目的崇拜的,是以也附和着丰离的话,泽福晋无奈地刮了流舞一眼,流舞挺着小胸膛道:“本来就是,阿离不管说什么做什么,从来都是对的。而且这件事还是关系着祖母的生死大仇,岂能如此轻率地认定,还让祖母死后蒙羞。”

可不是,大清的大长公主,不肯放过一个男人,所以这个男人为了心爱的表妹,下毒杀害了大长公主,还成功了,这样的消息一经传出去,不说端献的名声,整个大清皇室都要受累。

丰离神色一凝,即刻吩咐,“余庆,燕回已死的消息,给我封死了!”

至于她手中的信,留在手中,尚有用处,暂时不能毁。

“皇贵妃,皇贵妃,太皇太后,太皇太后薨了,皇上要你即刻回京!”

三月的天,清明未过,天空昏昏沉沉的,一声声钟声因荡在京城,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云洛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