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手札

第23章 树宗来客

鸟大爷的战斗结束了,一个人逼得东海法会俊杰战头特设无双席,鸟大爷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如今的鸟大爷高坐无双席,唯有法会俊杰战打进前三的天才少年,才有资格去挑战他。

不过,面对连明台剑仙都战败寒鸦轩少主,东海天才们的宗门长辈可不会任由自家的好苗子就这样撞上去,出手不知轻重的寒鸦轩少主要是把自家天才打死打残了怎么办?

明台剑仙与寒鸦轩少主一战,已经确定明台剑仙回去至少要躺三个月才能缓过劲来。

妖族中人,一向疯狂。

谁也不能保证鸟大爷在下来的战斗中会不会收手。

为此,宝贝着自家天才弟子的各宗长辈们出马了,他们可不认为自家天才能比明台剑仙转生还要来的耐揍,所以一个个好说歹说将天才们的请战压了下去。

经过各宗门高手的推测,在东海,二十五岁这个年龄范围内,除非明台剑仙突破到金丹,否则寒鸦轩的那位少主便是无敌!

青州人杰榜第十八名,寒鸦轩少主赵平,外号更替“疯禽异鸟”。筑基中期,修身流妖修。评价:寒鸦轩少主肉身力量极其可怕,酷爱使用舍身流招式,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筑基期内罕有敌手。功绩:于凌云城击败狂风枪王栋,于东海法会击败洗剑阁明台剑仙转生。(注:此妖可能怀有生命类异宝)

“所以说,疯禽异鸟是什么鬼!紫阳王府的人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信不信本座招来十万截教徒灭了紫阳王府!”对于新的绰号,鸟大爷是相当的不满,尼玛异鸟还算凑活,加个疯禽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以后每个被自己弄伤的苦逼都要去打一针狂鸟病疫苗啊。

躲在一旁的小林子脸颊抽搐着,尽可能的躲到鸟大爷的视野盲区,暗爽不已。

你这丫也有今天,叫你随便给别人取绰号,也尝到苦果了吧,果然风水轮流转啊。

不过说实话,对于鸟大爷新的外号林涛还是相当赞同的,这绰号取得够贴切,无论是平时还是战斗,赵平这厮确实是个神经病。

“笑笑笑!小林子一周内你不能小雨剑阵初窥门径,你丫就做好跟本座对练的准备吧。”

听到鸟大爷气急败坏的话语,林涛面皮一僵,顿时变作了一副“卧槽,关我什么事,我怎么躺着也中枪啊”的模样。

“好了,小林子你做好心理准备,现在先看青青的比试吧。青木宗弟子对树宗弟子,嘿嘿,青青这手气确实没得说。本座早就说过了,开宝箱、摸奖的时候一定要焚香祷告,多洗脸勤洗脸,否则脸黑不溜秋的一看就是蛮夷人士,手气肯定差啊。”

对于鸟大爷一口让人听不懂的吐槽,林涛直接把它当成了耳旁风,回想那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小雨剑阵,林涛悲愤的望向丙组擂台,看情况,一个礼拜后自己是逃不了鸟大爷的一顿殴打了。

生长!

大地颤动,数根褐色木根从吕青青前方破土而出,褐色的木根宛若鞭子一般,带着一阵疾风,狠狠地抽向与吕青青对峙的淡青长裙少女。

与吕青青对峙的女孩眼中闪过一丝讶然,脸上浮现出了莫名诡异的淡笑,在树宗弟子面前卖弄控植术法,这跟关公面前耍大刀有什么区别?

“萝藤界!”树宗女弟子柳茹洒出一把种子,手中桃木剑指地,一声轻喝,数十根漆黑如墨,带着锋利尖刺的荆棘猛地从柳茹的脚下窜出。

柳茹桃木剑遥指吕青青,卖相狰狞的荆棘得令,猛地缠上了吕青青招来的几根木根,顷刻间将这几根木根剿的粉碎!

见到自己招来的树根被撕得粉碎,吕青青并没有惊慌,她右手提着长剑,左手从容不迫地连掐法诀,一丛丛草木从大地上升起,遮挡了视线。

借着自己制造的地利,吕青青不断地向着柳茹靠近,几番交手,吕青青深深地明白到,只有进行短兵交接的白刃战,自己才有获胜的可能。

吕青青,似是寒鸦轩少主随从,善使一手问心剑,是明悟了问心剑一式剑意的剑道天才。不过,从吕青青今天的表现来看,吕青青的评价应该改一改,她应该是术剑双绝,这一手控植术法使得柳茹这位树宗弟子都忍不住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在和同门师兄妹切磋。

“以草丛来遮蔽视线给自己提供近身便利么?”柳茹嘴角扬起,忽的将桃木剑插入地面,淡绿色的灵气从桃木剑上涌出,灌注到擂台上,那数十根狰狞的荆棘再次生长,眨眼间柳茹身边二十米地表被荆棘覆盖。

不能让她自由展开荆棘。

经过鸟大爷近期的实战教导,吕青青的战斗经验提升良多,眼力自然也是大有提升。

吕青青抬手掐了一个法诀,挥手间,四根巨木破土而出袭向柳茹。

吕青青提剑从一簇草丛中扑出,踩着巨木,冲向柳茹。

乱我心!

一剑斩出,带起剑意,愁绪烦忧笼上心头,朦胧中柳茹好似看到了自己的凡人父母望着自己踏上仙云离乡而去时的模样,满是不舍,浓浓亲情使得柳茹心神俱震,难以自拔。

一时间法会失声,靠近丙组擂台的围观人员更是有一大半着了吕青青的道,陷入了愁绪烦闷之中。

九州三大流、氓剑法之一的蜀山问心剑的能耐可见一斑!

吕青青的战斗还在继续,鸟大爷这边倒是来了几位不请自来的客人,树宗六长老带着两个徒弟,出现在了寒鸦轩的遮阳棚中。

嗑着瓜子的鸟大爷瞥了眼树宗六长老,这位长老一身青色长袍,腰间挂着一杆碧绿玉箫,身形高大,有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见到此人第一印象便是此人定是行事干练之人。

“可算来了,还以为你们懒得理这事。”

随意挥了挥手让自己两个徒弟到外头站岗,六长老向着桌上的蓝色异鸟微微一笑,“听这话,寒鸦少主是早已猜到我们树宗会来,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寒鸦少主,您这功法还有场上那位女孩的功法好像有些类似我树宗功法?”

“北岭事,你可知?”

“北岭?有些了解,北岭近期风云变化,据说成阳散人的水府现世,到如今已经引出了数位元婴期高手,我宗门下三长老也已前往北岭勘察此事。等等,说到北岭,前段时传来消息,我宗门下下级宗派青木宗被魔道攻破山门,呃,台上那位吕青青是青木宗逃出来的弟子?”

六长老说着说着,诧异的抬头看向赵平。

赵平平静的点了点头,抬起翅膀指了指自己身边沉默不语,如同一个侍童模样的林涛:“没错,除了台上的吕青青,本座身边的这个小林子也是侥幸躲过青木之变的青木宗弟子。”

望了眼站在赵平身侧的林涛,林涛谪仙般的气质让六长老暗暗点头:“吕青青、林涛么?两个好苗子,青木宗气运不绝……”

(求推荐票,感谢书友冷夜无谓的20000起点币打赏,感谢胡大白的100起点币打赏,谢谢。说实话吓得我一愣……)

妖梦使十御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