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扬三国

鹰扬三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8章 卷一 鹰飞汉末 两处战场

众人护定天子继续向前方行去,速度却比之前快了很多,虽然有南鹰在后阻击,但谁也不知道他到底能拖多久,连高顺、贾诩等人心中也升出一丝阴霾。

灵帝在卫士们的搀扶下,勉力奔行,却不住回头相望。

丹尘子心中暗叹,口中却道:“陛下放心,南先生必定无恙归来!”

灵帝心不在焉道:“道长何必拿话宽慰于朕?南弟自己都说了,对方有数十人,而且都是高手,南弟只怕是,只怕是…….”

说到此处,话音竟有些发抖。

高顺既惊诧于灵帝对南鹰的重视,心中也很有些感动,开口道:“陛下多虑了,别的不敢说,若是说到夜战、林战,南鹰可说是天下无双,他不会有事的!”

灵帝对沉稳干练的高顺倒是十分放心,闻言不由松了口气,随即又惊讶道:“高先生,南弟到底是修习什么的?为何朕感觉他对任何事无一不通,无一不精!”

高顺一滞,差点无言以对。

幸好贾诩及时解围道:“陛下,要说南先生,那确是一位奇人,自小家学渊博,又在西域学得各种奇术异能,若非遇上陛下,一身的才华怕是终生也没有机会施展了!此可谓是陛下之幸,我大汉之幸啊!”

灵帝心中大悦,浑然没有察觉贾诩此话仍是没有说清南鹰的路数,连声道:“先生言之有理!”

丹尘子趁机道:“我虽对南先生不甚了解,但宜阳一战,他亲手格毙八名太平道渠帅,其身手之高,我却是亲眼所见,难道陛下还不放心吗?”

灵帝心中更是一宽,正欲开口。

后方突然远远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呼。

众人一惊,同时止步。

灵帝颤声道:“这不会是!这不会是!”

高顺沉声道:“这是敌人的惨呼,南弟已经得手了!”

淳于琼迟疑道:“可是,可是以南先生身手之高,为何会让敌人惨叫出声,夜间行事讲究的不就是悄无声息,一击必杀吗?这样岂不是让别的杀手有所警惕!”

众人闻言均是心中一沉,难道敌人个个强横至此,连南鹰也无法在不出声的情况下一击毙敌!

只有贾诩长叹一声道:“各位,还不明白吗?南先生是故意让敌人出声惨呼的!”

淳于琼惊道:“故意?这是为何?”

灵帝醒悟过来,叹息道:“他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敌人去对付他!好让我们更加安全!”

众人这才明白,一齐露出感佩之色。

此时,又是一声惨呼传来,声音却比之前近了不少。

高顺突然浑身剧震道:“不好!这也是南弟给我们的一个信号!敌人定是太多,他无法全部截下,要不然就是敌人分兵直扑我们而来了!否则南弟只须一一暗中狙杀即可,又何必弄出这么多花样!”

他扫视一眼面色转白的众人,缓缓道:“各位,我们也要分兵了!”

两名黑衣首领从一具手下尸体旁缓缓立起,相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震骇,背弓人吐出一口长气道:“好厉害!竟然都是同一个人下的手!”

“不错!”另一人冷笑道,“确是一个可怕的杀手,但也暴露出他们的致命弱点!”

“哦?”

“你没有发现吗?从杀人手法来瞧,他完全可以不发出一点声音的,但我们听到每一位兄弟遇害前都发出了惨呼!”

“不错!这说明他是故意吸引我们的注意!”

“正是,这也说明皇帝身边已经没有象样的高手了!不然何至于只出动他一人!”

“以你之意,应该如何?”

那人微笑道:“好办!我们先将全部人手集中,然后兵分两路,一路在此干掉那个杀手,另一路直取皇帝!你先挑吧!”

背弓人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的残酷,阴声道:“你不要试探我,既然以你为主,自然由你去追赶皇帝。你放心,我有此处的对手试箭,已经十分满足了!”

那首领双掌一拍,轻笑道:“很好!那么此处便交由秦兄了,我也请你放心,若是此次功成,我定会为你请得首功,众多兄弟均可为证!”

背弓人嘴边露出一丝狞笑,翻手将背上的长弓取在手中道:“哼!你尽可交给我,我秦阳盯上的目标,从没有一个可以活着!”

那首领正想还说点什么,左侧远处又是一声惨呼,不由眉头一皱道:“这么快又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了!你速速去吧!”

南鹰正隐在一处树后,努力的平复因剧烈运动而加速的心跳,这倒并非是敌人太过厉害,而是他每杀一人后,便迅速运动到另一处极远的地方继续下手,所以消耗的体力十分惊人。

这么做是必要的,不仅使敌人难以辨明他的方位,同时也是要尽可能的将大多数敌人拉扯进他的活动范围,以确保减轻大部队的阻力。

他已经成功击杀了四人,心中却殊无喜意,这些黑衣杀手在他看来,虽然并不算顶尖杀手,但是如此一个庞大的杀手群体却不能不让人感到可怕。试想一下,任何一个权势滔天的人如果被这样一个精于杀人、训练有素的杀手集团盯上了,只怕都会寝食难安。

南鹰突然感觉有些不对,附近再也没有一丝动静,原本分散行动的杀手似乎都后撤了,他当然不会认为杀手们是真的撤退了,蓦的他想到一种可能,猛然趴伏于地,侧耳倾听。

良久,南鹰才面色沉重的直起身体,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敌人真的分兵了,一路人马直接绕开他的视线,向灵帝退走的方向直扑而去,另一路则是又散开围了上来,目标正是他现在的位置。

南鹰扭头遥望,暗暗道,大哥啊,那边全靠你了!一咬牙,迎着敌人的包围圈潜了过去,真正的搏杀现在才算开始!

高顺、枣祗、淳于琼、高清儿、郑莲和何真等五名卫士面色凝重的立于一片空地,前方是南鹰和众杀手方向的密林,后方则是一片半人多高的菖蒲丛。

高顺沉声道:“各位,敌人不久将至,人不会很多,大家只管放手杀敌!”

他话向来不多,说完竟闭目不语,只余众人面面相觑。

高清儿吐吐舌头,向枣祗小声道:“小枣子,你说南哥不会有事吧?”

枣祗怒道:“呸!第一,我说了,不要再叫我小枣子。第二,主公绝不会有事的,他是何等样人?岂会阴沟里翻船?你没听你哥说,敌人不会很多,这就是说,主公他至少可消灭一半敌人!”

说着,他不由长长叹了一口气:“现在,我倒是真有点想阿风和阿铁那几个小子了!”

高清儿也点了点头。

郑莲从高清儿口中早就听过鹰巢的一些情况,好奇道:“你是说高风和高铁吧?为何竟会想到他们?”

枣祗瞧了瞧淳于琼等人,才压低声音道:“你是不知道,如果他们在,就不会任由主公一人去冒险了!因为我们都不善夜战、林战,所以高帅才会让我们在此处坚守,逼暗处的敌人现身一战!”

郑莲好奇更甚道:“这是为什么!”

枣祗叹息道:“虽然我的武艺略高于他们,但要是说到夜间行动,杀人于无形,他们可就强过我太多了!毕竟他们都是由主公亲自训练出来的!”

高清儿也接口道:“若是黑牛和朴虎那几个野小子在,可就更妙了,只怕一通乱打,就能将那些个杀手打得落花流水!”

郑莲神往道:“看来不但你们主公厉害,连你们鹰巢也是人才济济啊!真想见识一下!”

枣祗斜她一眼,没好气道:“什么你们你们的,是我们,你不要忘记了,我主公就是你老板,鹰巢也是你今后的家!你日后慢慢见识不迟!”

郑莲耸肩道:“人家尚未去过嘛!当然还没有归属感!”

突然又奇道:“既然鹰巢尚有这许多强过你们的高手,为什么老板此次出来却只带了你们几个?”

枣祗:“………….”

高清儿撇嘴道:“还不是有些人会闹腾!常常跑到南哥那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南哥敢不带他吗?”

枣祗不禁七窍生烟,怒道:“你说什么!我何时………”

高顺睁开眼睛,喝道:“都给我闭嘴!来了!大家准备!”

众人一齐噤声,将手中兵器抽在手中。

远处的密林中,一条条黑影有若鬼魅般悄然掩至。

南鹰静静的趴在一处草中已经很久了,自从他听到一行细细的足音向这里走来后,他便放弃了主动转移的想法,丛林战术有时是很考验耐心的,曾经有一次,他为了消灭另一个丛林战老手,在满是蚊蝇、水蛭叮咬的沼泽中,一动不动的整整潜伏了一天,终于等到对手放松了警戒,这才一击得手。如今,面对一群装备原始,不懂战术的古代杀手,他更加有的是耐心。

他干脆闭上双眼,纯粹以双耳锁定那个可怜的敌人,那人似乎有些紧张,犹豫着前行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回头又行几步,终于又下定决心,朝南鹰处行来。

南鹰心中默数,一步,两步,三步……..突然双手一撑,向前一个虎扑,右手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

那杀手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瞪大一双难以相信的眼睛,颈间慢慢显出一条血线,人也渐渐软倒。

南鹰不待他鲜血喷涌,轻轻托住他双腋,将他拖至一棵树后,将尸体立成一个站姿,再迅速用一条细绳将尸体固定住,然后悄无声息的窜上树去,静待下一个目标的上钩。

不多时,又一个杀手悄然而至,他谨慎的踱着细步,一步一步向前搜索,突然全身一震,前方一棵树后,月光的映照下,显出一条极短的黑影。

那杀手伏低身体,长刀隐于身后,无声的欺身而上,浑然不知,真正的死亡即将从上方降临。

高顺冷冷的瞧着缓缓从林间现身而出的黑衣杀手,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果然如同自己猜测的一般,最多只有二十余人,这样的话,自己和南鹰两边都应该可以应付的来。

他向前一步,低喝道:“止步!再敢上前一步者,死!”

一名黑衣人越众而出,正是那首领,他长笑道:“好大的口气!可敢报上名来!”

他追踪良久,一直没有发现灵帝等人的踪影,心中颇为急躁,好不容易追出林外,却发现对手正养精蓄锐的严阵以待,不由一阵惊疑不定。

在他想来,灵帝等人既然派出高手施以阻击,其他人定是护着灵帝一路仓皇而逃,只要追上必会大胜,说不定还会不战而胜。可如今这截然不同的形势,却让一向谨慎的他犹豫起来了。

高顺一开口,他更是有些心慌,很显然,这又是一个高手,可此人是谁?他还有没有同党?为什么上头提供的情报里面,并没有提到一丝一毫。

不明情况下,他只有硬着头皮上前接话,至于动手嘛?没关系,拖延时间才是主要任务,犯不着亲身犯险。

高顺双手铁尺一交,淡淡道:“将死之人,又何必知道我是谁?放马过来吧!”

那首领心中更加忌惮,口中却爆发出一阵粗豪大笑:“原来却是藏头露尾之辈!怎么?怕说出姓名辱没家门吗?”

高顺冷笑道:“比起你们拿块遮羞布挡在脸上,我应该还算是光明磊落之人吧?”

高清儿亦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我知道了,他们是不要脸吧!”

淳于琼等人一齐发出震天狂笑。

只有郑莲皱眉道:“跟他们废什么话!上去宰了他们不就完了?”

那首领见对面2个女人都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愈发心中嘀咕,突然眼神一滞,脱口道:“咦!你们怎么?你们保护的那个人呢!”

高顺和淳于琼相视一眼,均暗中道:果然如此。

高顺冷笑道:“让你失望了,你要找那位贵人早已走了,只怕现在已经到了洛阳!”

那首领惊怒交加道:“不可能!”

突然狂笑道:“想要骗我没那么容易!你们一共才多少人?你们敢只派几人就护送那个人独自上路?”

他眼中寒光一闪:“若我没有猜错,其他人就在你们身后的菖蒲丛中吧!”

高顺心中一凛,口中却仍是一派风轻云淡道:“是吗?那就请诸位上前一观吧!”

那首领抬手止住意欲一拥而上的手下,冷然道:“怎么?想引我入伏吗?”

高顺洒然一笑道:“你既然不敢过来,就休要怪我不奉陪了!”说罢竟然转身就走。

那首领一阵心悸,却搞不清问题出在哪里,见高顺转身,连忙追上几步道:“且慢,我……….”

高顺突然狂喝一声道:“动手!”

菖蒲丛中,马均和其他五名卫士一齐立起,六支寒光闪闪的弩箭直取众杀手,淳于琼等人也一齐怒吼杀上。

南鹰蹲下身体,轻轻将短刃上的血迹在一名杀手的尸体上拭去,心中一阵暗自庆幸。

他几乎已经施展出全身的本事,设下了所有能够在此布置的陷井、圈套,虽然成功除去了十五人,却迭遇险情,好几次差点失手。若非对手在明,他在暗,使他有机会一一击破,否则纵然能够取得这样的战果,也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这批杀手确是高明的令人难以置信,他们究竟是什么来路呢?

南鹰心中默算,依刚刚伏地听声取得的信息来看,对方应该不会超过五人,虽然这几人现在全部潜伏下来,再也无法听到一点动静,但论形势,自己已然占了上风,只要再成功击杀二、三人,自己便可放弃这里的战场,去追寻高顺等人,正好可以从后入手,杀另一批追兵一个措手不及。

他缓缓起身,心中警兆突现。

一支漆黑的羽箭仿如从地狱射出,毫无征兆的骤然发出尖锐的破风之声,转瞬已将至南鹰面门。

PS:白雪的成绩依然很不理想,急需各位书友的收藏,若有多余的推荐,白雪也很期待,谢谢大家!

天上白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