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扬三国

鹰扬三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5章 卷二 黄巾之殇 转战青州

经过颖阳大战之后,大军一连休整了五日,这是南鹰征讨黄巾两个多月以来最为惬意的日子。同时,在休整的五日中又连逢喜事,令他的心情更加舒畅起来。

第一件喜事是,在补充了四千匹战马后,南鹰属下六千部下又恢复了五千骑兵的建制,再次具备了高速机动作战的能力。南鹰终于松了一口气,不仅可以向卢植和北军将领们有所交待,更令原本失去战马,士气浮动的骑兵们重新爆发出昂扬的战意。

第二个喜讯是,原先滞留在下曲阳的杨昆已经收到飞鹰传书,正日夜兼程的向颖川赶来。他的任务不是参战,而是准备在郏县附近的山中建立据点,准备驯化山中野象。为此,南鹰专门挑选了一支五十人的游骑兵小队配合他。这些人全是鹰巢的老兄弟,又熟悉这一带地形,正是最佳人选。

其实南鹰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让他们就近保护,或者说是监视隐居山中的胡昭,还有那与他关系密切的郭嘉。

第三件事倒是颇出南鹰的意料之外,就在他们驻军颖阳城外的第五日,突然迎来了一支汉军兵马,领兵之将竟然是曹性。原来卢植已经攻破下曲阳,却遍寻不见张角、张梁的去向,登时想起南鹰说过张梁意欲潜逃南方之事,便令曹性引一千射声校尉属下弓兵急赴颖川增援南鹰。

南鹰不由感激涕零,这卢植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长者,从他故意挑选与自己亲近的曹性领兵,援兵又正是目前最缺乏的弓兵,便可以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深切关怀之意。

“不过,本将之前便带走了大半骑兵!卢将军又派出一千精锐弓兵来援!”南鹰有些担心道:“北路军主力会不会实力过于空虚了?”

“请将军放心!”曹性的心情显然也不错,微笑道:“卢将军此刻已经收编了数千黄巾军降卒,又得到了附近各郡的兵员补充,最少也有三万五千大军!且冀州黄巾已经全部肃清,卢将军正准备向朝庭建议,兵发幽州!”

“好!听说荆州和扬州方面也是捷报频传!黄巾军仍然负隅顽抗之地,不过是幽州、豫州和青州几地罢了!”南鹰大喜道:“如果卢将军再扫清幽州黄巾,黄巾军掌控的地盘更将急剧缩水,他们全面败亡的日子已是指日可待!”

曹性躬身道:“末将此来的最大心愿,便是追随将军荡平豫州黄巾,建功立业!”

“哈哈哈!那么你可能要失望了!”南鹰大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豫州黄巾也是风中残烛,挣扎不了几天了!你可算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曹性淡然道:“末将相信,只要跟着将军,就一定会有仗打!”

“说得好!”南鹰双目一亮,再次大力一拍他肩头道:“怪不得是个神箭手!你小子绝对是好眼力!”

“禀报将军!”大帐外传来恭敬的声音:“天使驾临,正在前往皇甫将军大帐,皇甫将军请将军速速前往!”

“又是天使啊!”南鹰小声嘀咕了一句:“不知来的又是哪路牛鬼蛇神?真是令人恶心!走吧!咱们去瞧瞧!”

“牛鬼蛇神?”皇甫嵩的大帐外,孙坚的表情十分精彩,一副想笑却又不敢笑的神色,他压低声音道:“难怪传言说,南鹰扬一向对天使不太友善,上次还将天使打了一记耳光!不知是真是假?”

五日来,南鹰和孙坚是一见如故,二人颇有惺惺相惜之意,彼此交谈愈加随意。反而是那曹操,似乎一直在刻意回避南鹰,连见面都没有两次,令南鹰更加疑窦丛生。

“哈哈!谣传,完全是谣传!”南鹰尴尬一笑道:“本将怎么可能如此放肆?不过嘛!”

他亦小声道:“本将确是看不惯那些狐假虎威的小人!且看这次来的王八蛋是谁吧?兄弟们在此也闷得久了,不妨戏弄一番,找点乐子!”

二人不由同声狂笑,引得过往的将士一齐望来。

“南鹰!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辱骂天使!”一个尖细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厉声道。

唬得南鹰和孙坚一齐面无人色的转过身来,难道两人如此低语也被天使听到了?

“老天!怎么是你!”南鹰转惊为喜,脱口大叫道:“竟然是张兄!难道你便是此次的天使!”

来人竟然是张让之子,太医令张奉。

他哈哈大笑着走上前来,欣然与南鹰双手相握,笑道:“好小子,本来是想躲在一旁给你一个惊喜!却偷听到你正在大骂本官,真是欺人太甚!”

南鹰哭笑不得道:“若知道天使是你,我怎敢如此出言无状?”

孙坚在一旁暗抹一把冷汗,幸好南鹰扬和天使是如此亲密的关系,否则只怕两人都要被扣上一个大不敬之罪了。

南鹰陪着张奉笑了一会儿,才醒悟道:“正要为二位引荐,这位是佐军司马孙坚孙文台,这位是当朝太医令……..”

“嘿嘿!好教贤弟得知,愚兄现任少府丞!那太医令一职已经由你的好友张机接任了!”张奉微笑着打断道。

“唉呀!恭喜张兄!也遥祝仲景兄了!”南鹰一愣,立即大喜。这少府丞是九卿之一少府的副官,秩比一千石。比起同为少府属官的六百石太医令,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升了一级。

几人正在重新见过,恰好碰上闻讯而来的高顺,这可又是张奉的熟人,几人有说有笑的行入帐中,这才分尊卑之位站定。

很快诸将齐聚,张奉展开手中黄帛,开始宣读圣谕。圣谕中,首先对皇甫嵩和朱儁的长社之败进行了批判,言辞颇为严厉,但随即话风一变,又对颖阳大捷给予了充分肯定,并拨出大量钱粮奖励有功将士,对皇甫嵩、朱儁、孙坚、曹操,甚至是强仝、赵明等将都予以了口头褒奖,却只字不提所有参战的北路军将士。

这番圣谕,听得皇甫嵩、朱儁面面相觑,不明所以。虽然南鹰坚持在捷报中不提到北路军的存在,但是人在做,天在看,皇甫嵩、朱儁岂能毫无顾虑?最终仍将北路军的功绩有所淡化之后报了上去。

在皇甫嵩、朱儁想来,就算他们厚着脸皮占了首功,但北路军千里驰援之功是抹杀不掉的,朝庭总会有所表示,这也算是他二人对南鹰的一点补偿。岂知事情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天子对南鹰和北路军竟然视若无睹,这令宦海沉浮多年的皇甫嵩、朱儁同时生出高深莫测的感觉。

终于,圣谕提到了南鹰,天子对他的擅动兵马之罪仅以一句“下不为例”便轻轻带过,跟着命令南鹰从皇甫嵩所部“择其精锐”,并令张奉为随行监军,立即开赴青州战场,扫平太平道青州大渠帅卜已的贼军。至于皇甫嵩、朱儁的兵马,天子则命其“镇守豫州,肃清余贼”。

众人一齐领旨谢恩后,皇甫嵩沉吟良久,才开口道:“既然圣谕命本将继续剿灭豫州波才残部,而令南鹰扬选调精锐平定青州,那么兵力上的部署,便须从长计议一番!”

他沉声道:“本将前日接报,张曼成的五千残兵并未与波才的三万大军会合,而是直奔青州而去,想必是去投了卜已,如此一来,卜已的军力至少达到了六万。仅凭南鹰扬的七千兵马将难有胜算,本将决定,从骑都尉和佐军司马两部人马中抽出一部,随南鹰扬开赴青州!”

他瞧了一眼孙坚、曹操,征询道:“不知两位将军,谁愿意前往?”

南鹰冷眼旁观,却发现曹操微微垂下头来,沉默不语。孙坚则是立即站了出来,朗声道:“末将不才,愿随鹰扬中郎将同赴青州!”

南鹰不由心中微怒,这曹阿瞒甚是可恶,自己几次主动示好,他全不领情不说,如此共赴国难之时,他竟然也龟缩不出,到底是全无大局意识,还是完全瞧不起自己呢?

不过他看到孙坚毫不犹豫便挺身而出,心中却是颇有几分激动,不由拱手道:“能与孙文台并肩作战,本将的胜算又大了几分!有劳文台兄!”

南鹰说着,冷眼瞧了一眼曹操,禁不住指桑骂槐道:“如今大汉危急,也只有孙文台这般英雄人物,才能上报朝庭,下拯黎民啊!”

众将一齐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暗中一齐向曹操望去,却见他仍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事不关己之像,均是心中鄙夷,连皇甫嵩、朱儁也生出一丝不满。

皇甫嵩的目光再次扫过无动于衷的曹操,鼻中冷哼了一声,淡淡道:“好!本将便准孙坚所请,由你随行出战!”

孙坚却是目不斜视,他大步来到南鹰面前,躬身一礼道:“末将佐军司马孙坚,所部二千五百丹扬精兵,随时候命!”

宣旨之后,诸将纷纷散去。

南鹰和高顺并肩而行,恰好见曹操低着头匆匆而过,不由脱口叫道:“孟德留步!”

曹操愕然抬头,看到是南鹰,面上不由闪过一阵羞愧之色,低声道:“将军,适才在帐中非是末将不肯随行效力,而是属下将士伤者甚多,急于…….”

“贵部的伤者难道比佐军司马部还多?”南鹰毫不客气的打断道:“孟德是瞧不上我南鹰吧!”

“末将不敢!”曹操白净的面上,惊慌之色一闪而过:“实在是担心战力不济,影响了将军的大计!请将军原宥!”

他匆匆一礼,转身而去。

南鹰在背后叫道:“孟德,临敌怯战岂是乱世英雄之所为?望你好自为之!”

曹操身躯一顿,随即加快步伐离去。

南鹰怔怔的望着他的背影,摇头叹息道:“原来曹操竟是这么一个人,真是令人失望!”

高顺却皱眉道:“我却总是感觉在哪里见过他,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怎么?高兄也有同感吗?”张奉的声音传来,“竟然与我有些不谋而合!”

“哦?”两人一齐转身,讶然道:“难道张兄对此人也有似曾相识之感?”

“不错!”张奉缓缓走来,他凝视着曹操的背影道:“虽然这曹阿瞒名气不小,又长期在京为官,但是始终与我缘悭一见。”

“可是不知为何!”他眯起了眼睛道:“今日一见,却总觉好似在哪里见过一般,真是奇怪!”

张奉突然面色一正道:“闲话休提,你们两位立即整顿兵马,准备奔赴青州,路上我仍有一道天子密诏给你们!”

说罢急急去了。

“天子密诏?”两人面面相觑,南鹰苦笑道:“我就知道,怎么天子竟会派张奉做天使,定然是隐藏着什么玄机!”

他见高顺又向曹操离去的方向瞧去,讶然道:“大哥,还有什么不妥吗?”

“那倒不是!”高顺深锁的双眉一直未开:“既然你说过,这曹操会是我们日后最大的劲敌,那么为何不趁他此时羽翼未丰之时,及时除去呢!”

南鹰目瞪口呆的望着高顺,突然一圈笑意在唇边扩散开来,他哑然失笑道:“这可不象是大哥说出的话啊!”

他目光炯炯道:“不错!我是想要改变历史,尤其是要改变一些我认为错误的历史!因为,我的存在便是与历史的对立,可是这并不代表我不尊重历史!”

“如果是董卓那种残暴不仁的人,我会毫不犹豫的将其寻机除去!可是他!”南鹰信手一指曹操的方向:“他不同,他是一个奸雄,是一个枭雄,更是一个英雄!历史赋予了他生命,更是给予了他青史留名的舞台!这是他的气运,更是他的责任!即使有了我的出现,他仍然会是这时代的主角之一!”

“所以我绝对不会做这种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南鹰叹息道:“或者你可以认为是一种逆天而行的行为。无论是我所说的违背自然,还是你们所说的逆天行事,都是一种徒劳的抗争,还会大大增加将来的变数,令我再也把握不到历史的走向!这对我来说,和瞎了也没有太多的区别!”

“明白了!你是对的!”高顺点了点头道:“你是要通过全力拼搏,再不着痕迹的改变历史,以此夺得这时代的气运,对吧?”

“虽然好象很玄幻!”南鹰苦笑道:“可是我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你一点都不担心吗?”高顺反问道:“从你的描绘来看,这个曹操可是极端强大的对手!会不会?”

“不会!要有信心嘛!”南鹰伸出双手按住高顺的肩头:“难道大哥也这么信不过我?”

“我们已经胜在了起点上,你我现在已是战功赫赫的名将!而他,只是一个初出豪门的新手!只要我们一直强大下去,便会始终领先他一步!他凭什么和我们斗?”南鹰傲然道:“就算在我所经历的历史中,他能雄踞天下又如何?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天上白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