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无凭

第30章 峰回路转

这场比斗打到一人重伤,宋青云看得清楚,眼中光芒一闪,何雨泉口中的“误伤”也就能蒙骗一下低辈弟子,如何逃得过昆仑掌门的法眼?宋青云心中暗叹一声:玉虚峰隐伏多年,终于不甘寂寞,这个何雨泉,论武力,同龄人中只逊于晚晴孩儿,观其心术,也和他父母一脉相承,看来这昆仑山上,又要不大太平了。

虽然心中雪亮,但是比武失手的事很难说得清楚,何雨泉既然自辩为失手,宋青云也只得宣布他取代于云鹏的位置,成为晋升荟英堂三位弟子之一。

眼见昨日大显神威的于师兄都明显不敌这何雨泉,其他弟子更没人去触这个霉头,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陆湛身上。

说这陆湛,确实是基本功扎实,虽然一天之内连续经历数场挑战,却始终坚持不败,直到无人再来上场。

“宋晚晴,陆湛,何雨泉三人,暂居荟英堂晋升赛的胜者组,还有挑战者否?”这次宋青云连宣三次,换来的都是一片寂静。

宋青云沉声道:“既然如此,暂定此三人今年晋升荟英堂,接下来,继续进行荟英堂晋升太虚殿的比试……”

于云鹏浑浑噩噩,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伤口被交好的几个弟子很快包扎妥当,竟也似是浑然不觉。三年的努力,一朝化为泡影,强烈的失落感在他心里反复萦绕,挥之不去。

悄悄地,一个娇小的身影分开众人,挤到于云鹏身边,犹豫一下,还是把娇嫩的小手伸进于云鹏掌心,轻声道:

“于大哥,不要太难过,若不是最后意外负伤,这荟英堂的名额跑不了你的!虽然这次失败了要晚些年修习巽风剑式,但内力修练不受影响,夯实基础,厚积薄发,来日一样可以大放异彩,你说对吗?”

感受到手中的温润滑腻,于云鹏心中一荡。玉儿……,听到这样安慰的话,他鼻子一酸,几乎要垂泪下来,赶忙深吸一口气,心想比武输了就是输了,再搞得哭鼻子可丢人到家!

“玉儿,我没事,这个何雨泉武功确实在我之上,没什么不服气的,只是毕竟落榜,心里不好受罢了。”

“没关系呀,我师从玉仙峰主,此次试剑峰会之后,也要去演武厅学基础功夫,这下于大哥可以就近指导我啦,你就当是浪费点时间帮助我入门嘛!”唐玉倒是会说话,虽然明里是求于云鹏指点武功,但此言一出,于云鹏心中一动:留在演武厅,可以和玉儿朝夕相处,还真的算好事吧?

一念及此,于云鹏眼中略见神彩,由玉儿搀扶着坐正身子,凝神观摩试剑峰会太虚殿弟子的选拔。

同样是先从测试内力修为开始,荟英堂的诸位师兄师姐平均修为远高于演武厅弟子,孟飞雪担任测试考官,口中不断报出令场上惊呼连连的数字:

“田永明,昆仑玉阳诀第五重中后期。”

“徐天龙,玉阳诀第五重巅峰。”

“陆不凡,第六重初期。”

……

十一人的测试很快结束,荟英堂入选弟子的平均修为大致在昆仑玉阳诀第六重左右,这个结果并不出人意料,有趣的是,随着测试的进行,不时有弟子用看怪物的眼光投射到一旁休息的宋晚晴身上。年仅十六岁,演武厅修炼,已经达到了荟英堂内精英弟子的平均水准,除了妖孽之外,实在没其他话好说。

内力测试过后,便是论剑比武,于云鹏的二师兄徐天龙抽签手气不坏,一路坚持,留在胜者组三人之内。

“陆不凡,许君越,徐天龙,暂居太虚殿晋升赛的胜者组,败者组挑战赛开始。”

悲催的是,徐天龙明显是胜者组三人中最好欺负的一个,因此受到了败者组的轮番轰炸,苦战三场之后,最终惜败于田永明剑下,无缘太虚殿。

尘埃落定,宋青云朗声道:“本届试剑峰会,诸位入选弟子内力深湛,剑法精奇,不愧我昆仑来日的希望。请大家稍等,一个时辰后,宣布最终的晋升名单。”

这也是惯例,由上辈师尊内部会议讨论,研究比剑取得最终胜利的弟子是否有品行不端、来历不明等问题。不过按照在座弟子的经验,通常并不会轻易修改名单。

眼见着试剑峰上试剑阁的大门缓缓关闭,宋青云和雨雪风霜四位师兄入内议会。没了压力的众弟子们更加活跃起来,场上的声音愈发大了起来。

“来来来!按照刚才的下注,输钱的赶紧清账,我这里有名单的,可别想抵赖!”人群中,一个兴高采烈的声音格外高亢,却是那个消息灵通,很爱显摆的赵磊。适才太虚殿晋升赛开始之前,他不去仔细揣摩武学,倒趁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开了个赌局,赌的便是最终入选的三人名单。

这赵磊武功修为着实不怎么样,但是眼光倒是不差,比剑开始前,他赌的胜者三人,正是陆不凡,许君越,田永明。

不服气的弟子数量不少,纷纷解囊下注,如今结果落定,赵磊赚了个盆满钵满,高兴得脸上笑开了花。

“于师弟!刀枪无眼,刚才实在是我功力低微收招不及,累得师弟如此重伤,心中愧疚。这是我师门秘药“玉虚生肌粉”,对这种外伤极为灵验,请师弟务必收下,略微弥补一下我内心的不安。”

于云鹏和唐玉不喜嘈杂,寻了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小声说话,唐玉巧笑倩兮,妙语解颐,倒有办法逗得心中失落的于云鹏暂时忘却烦恼。两人正有说有笑时,却见那何雨泉不知怎么的找上前来,言辞恳切地要送伤药。

于云鹏输了比试,却并不怨恨,见状忙拱手谢道:“何师兄有心了,习武之人,胜负伤亡都是常事,这点伤势并无大碍,倒要感谢师兄挂念。”

何雨泉嘿嘿赔笑,眼珠一转,向唐玉问道:“这位师妹似乎才入门不久,不知可曾正式拜师?我玉虚峰人才凋零,若师妹不弃,我请我母亲收你为亲传弟子如何?”

唐玉有些意外,婉拒道:“小妹已经拜入玉仙峰陈师门下,师兄好意心领了。”

何雨泉微微一愣,笑道:“‘玄霜侠女’武学深湛,不想师妹竟有此福缘,既如此倒是我玉虚峰无缘了。练武空闲时,不妨常来坐坐,玉虚峰上下,扫榻相迎。”

这就未免有些客气得过头了,别说何雨泉如今即将步入荟英堂,是唐玉名正言顺的师兄,就算反过来唐玉是师姐,也总低着何雷姚电一辈,“扫榻相迎”的用词,有些过分殷勤。

于云鹏眉头微皱,插口道:“玉儿年幼无知不懂礼数,岂敢贸然打扰何师伯清修,何师兄真是太客气啦!”

玉儿……何雨泉听到如此称呼,再看到两人举止间不经意流露的亲昵,强自压制心中冲动,又问询了几句于云鹏的伤势,留下伤药飘然而去。

试剑峰上喧哗纷乱,试剑阁内,却是一派庄严肃穆的气氛。

“我再说一遍,这姓何的小子心术不正,看他爹娘就知道,能有什么好东西了?为这么个家伙挤掉云鹏那孩子的名额,秦天风不服!”

“云鹏的确不错,但是你说何雨泉恶意伤人,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证据,虽然他爹娘昔年犯过大错,总不好因此坏了规矩。你把试剑峰会的威严置于何处?”陈玄霜声音不大,却是另一番说辞。

牵涉到自己弟子的事,萧夜雨不便发话,轻捻长须,看着宋青云,等掌门人裁定。

宋青云叹了口气:“何雨泉出手狠毒,不是侠义道所为,我等都看得清楚明白。待入了荟英堂,严加约束便是,我所虑的和陈师姐一样,毕竟咱们拿不出证据,不能乱了规矩……”

“放屁!”

秦天风其人最是嫉恶如仇,宋青云虽是掌门,却是他看着长大的,辈分上是师兄弟,情感上仿佛两代人一般,在这内室中也丢下客套,跳脚吼道:“都知道那小子有毛病,还硬要为此耽误了好人,这是什么鸟道理?宋青云你早些年可没这么古板!”

宋青云苦笑,身居掌门之位,处事处处考虑大局,岂能如年轻人一般快意恩仇,随心所欲。

孟飞雪久未发话,一直在思索什么,见到秦天风发怒,终于沉吟道:“各位,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想法,说出来大家一起参详参详如何?”

映雪剑地位尊崇,他有话说,众人自然停了争论,看他有何妙招。

“宋师弟,你十六岁那年,昆仑玉阳诀练到了第几重境界?”

宋青云不明所以,微微回忆思索一下,答道:“大概是第四重中后期吧。师兄何出此问?”

“晚晴这丫头年仅十六,昆仑玉阳诀竟修至第五重巅峰,‘风起云涌’一招可以连刺七朵剑花,试炼中表现出的智勇双全,更是难能可贵。其天资之高,昆仑百年来绝无仅有。我在想,是否还有必要让她在荟英堂内,耽搁三年。”

众人眼前一亮,隐约都明白了孟飞雪的意思。宋青云迟疑道:“小女虽然天赋不错,但是跳过荟英堂直升太虚殿的先例,寂灭祖师之后,从未听闻,这个……”

“好!”秦天风率先拍手道:“我看好得很!我看晚晴侄女现在就不比陆不凡那三人差劲,孟师兄说得‘耽搁时间’真是不错,让晚晴直升太虚殿,云鹏递补进荟英堂,一举两得的好主意啊!”

……

火箭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