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无凭

仙道无凭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轮回灵丹

此言一出,满场沉默。非独是鬼城一方的三大阎王哭笑不得,就连昆仑所属的秦天风和陈玄霜明明听到有人褒扬本门武学,却也高兴不起来,只觉笑谈一般。

纠结殿主任颖哈哈一笑:“老兄若要架这梁子,说不得咱们在手底下见真章,鬼城屹立江湖数百年,却也不曾怕了什么人!何必找这种无聊的由头?”

那老头怪眼一翻:“如此说来你定是不信我老人家的话了?好好好!不想百年之后,我昆仑拳宗仍是如此被人看轻。既然如此,我只好活动活动这身老骨头,看看鬼城欧阳天之后,又出了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言语中自信懒散,却又透着一股深深的怨愤。

昆仑拳宗?秦天风和陈玄霜对视一眼,均是满腹疑惑:江湖中人谁不知道昆仑以剑法立派,从流云,巽风直至镇派绝学【寂灭七式】。论及手上的功夫,只有一套供新人弟子入门时习练的【碎玉拳法】。这怪人架子端得极大,却从何处搬来一个“昆仑拳宗”出来?

他二人都搞不清状况,鬼城一方更只当是对方有意戏耍。任颖眉头紧皱,虽然昆仑拳宗什么的完全不知所云,但从之前对方惊鸿一瞥的可怖身法来看,己方可真是殊无胜算。城主严令,不惜一切代价,带回欧阳天的两个小儿,重任在身,且先激他一将。

“老兄既然对昆仑拳法如此自负,任颖不自量力,便以鬼城【怨灵爪】领教阁下【碎玉拳】的高招如何?”

任老鬼打得好算盘,真动起手来,己方三人齐上,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只得借对方话题将其僵住,逼迫他不得使用【碎玉拳】之外的招式,还可有几分胜算。

那怪老头哼了一声,却是把名震江湖的纠结殿主晾在一边,转向苏思语,苏冰二人问道:“两个小娃娃学了多少【碎玉拳】,打来我看看!”

情势危急,强敌环饲,这怪人却似是要考校两个末学后辈的武功了。秦天风等昆仑弟子心中忐忑,不知这突如其来的变数能否扭转今日的危局。鬼城三大殿主却实在不愿意招惹这来历不明,却武艺惊人的家伙。任颖开口邀战被无视,虽然心下恚怒,却也隐忍下来,静观其变。

苏家二小陡然间成为全场注目的焦点,也不怯场,以二人的聪明,自也知道今日局面的走向,主要取决于面前这位衣着邋遢,其貌不扬的老头。当下便依其吩咐,从第一式【抛砖引玉】开始,一板一眼地演练起所学的碎玉拳法来。

怪老头眯着眼,看苏家二小从【抛砖引玉】开始,演练到第十三式【玉碎瓦全】,之后苏思语收招道:“前辈,我二人便只学到这里了。”

“徒具其表!学了多久?”

“十来天……”

怪老头听说二人只学了十来天,容色稍霁,转向昆仑诸人道:“哪个废物教的?”他的眼光跳过秦天风和陈玄霜两人,却是盯在于云鹏,宋晚晴等几个小辈身上。

于云鹏心道此人好毒的眼力!越众而出,应声道:“是我代师授艺,教了他俩一点基础的功夫。”

怪老头把脸一翻,骂道:“自己都学得如此废物,还代的什么师,授的什么艺?”

于云鹏不敢顶撞,低下头去。他是昆仑年青一代的佼佼者,自学艺以来,就没人将“废物”的头衔加诸于他,不然也不会在试炼时有影卫相随。秦天风最是护短,听得如此评价心中不服,正待措辞开言,那老头却不理他们的反应,目光一转,盯着任颖道:“我老人家便以刚才这两个娃娃演练的十三式【碎玉拳】,教训教训你如何?”

任颖不怒反笑,昆仑派【碎玉拳】流传甚广,纵然不是派中弟子,只要有些江湖阅历,多半也对这路拳法有所了解,更何况是任颖这种成名人物。更何况,刚才苏家二小一招一式的演练,大家全都看得清楚,全无秘密可言,又如何能以此克敌制胜?

“老兄武学通神,任某远远不及,可是打算以力破巧?阁下内功修为就算只有适才表现出来的身法一半,任某只怕是接不了三招两式。”

“放屁!就凭你那几下鬼爪子划拉,也敢自称“巧”?我也不用内功欺你,咱们就来比划比划招式罢了!”

任颖煞费苦心,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再不多言,双掌一错,摆开了晚辈讨教的架势。

怪老头嘿嘿一笑,欺身上前,左掌虚引,右手沉于腰际,正是标准的一式【抛砖引玉】。

任颖微微一哂,心道你左掌诱敌,攻势隐在右手,我如何不知?怨灵爪一摆,封住来势。

见任颖身形刚动,怪老头右掌猛然探出!连演【金风玉露】、【玉柱擎天】、【玉碎瓦全】三式杀招,尤其是最后一式【玉碎瓦全】,气势一往无前,大有毕其功于一役的意味。

任颖被这兔起鹘落的三招抢攻逼得手忙脚乱,幸好早有准备,两只莹白如玉的手爪连封带架,险之有险地将攻势化解在外门。刚要长出一口气,却觉得胸口“膻中穴”微微一麻,大惊失色间,对手已然飘身后退三步,面露讥讽地看着他。

左掌!人皆道【抛砖引玉】一式,左掌诱敌而杀招在右,怪老头开始的表现完美诠释了这一思路,而且右掌的攻势凌厉无比,虽然是【碎玉拳】中的常规路数,但在他施展之下,招式衔接和出招角度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这才逼得纠结殿主手忙脚乱见招拆招。

可谁能想到如此犀利的攻势,才是真正的虚招,最后克敌制胜的,不是“玉”,而是最初抛出的“砖”。怪老头的左掌趁对方防守空虚,轻快地点中胸口大穴,也不发力,点到即止。

满打满算,四招,仿佛只是一瞬间,成名数十年的鬼城殿主便已落败。任颖面如死灰,垂手涩声道:“阁下艺业惊人,任某远远不及,既然有你老兄在此,我们今日的使命注定是无法完成。但不知可否赐教名号,好让我等可以回城覆命,也让任某知道是栽在了哪位前辈高人的手下?”

“昆仑拳宗,寂明老人座下弟子,何千叶。”怪老头慢悠悠说道,眼光却是望向空中,目光中似有追忆之色。

鬼城三大殿主知事不可为,不再多话,几个起落之间,已然消失不见。

剩下昆仑一干人等,还沉浸在刚才一战的震撼当中。半晌,秦天风回过神来,试探着说道:“前辈……”

何千叶轻轻一叹,打断道:“你师父是哪个?”

秦天风恭声答道:“弟子师从焚心真人,家师名讳上陆下风。”

“陆风?这小子也混成真人了……这样算来,你得叫我一声师伯了。”

秦天风哭笑不得,师父九十五岁高龄,居然被人称作“小子”,真不知从何说起。却是不敢怠慢,改口道:“何师伯,不回昆仑山很多年了罢?”

“自20岁离山,已有80余年了……”何千叶神情落寞,不愿多谈,目光投向生死不知的孟飞雪,“还是看看这小家伙怎么样了吧。”

“啊!”秦天风如梦初醒,急忙道:“孟师兄伤势沉重,还请师伯看在昆仑一脉,出手相救!”

“屁话!”何千叶没好气地答应一声,便伸手搭住孟飞雪脉搏,少顷,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怎么样?”秦天风,陈玄霜还有昆仑一众小辈都围拢过来,紧张地看着何千叶的脸色。

何千叶放下手,望着秦天风和陈玄霜两人,问道:“不知你二人的【昆仑玉阳诀】练到了第几重境界?”

秦天风看了师妹一眼,知道牵涉师兄治伤的大事,不敢隐瞒,如实道:“弟子愚钝,十三层【昆仑玉阳诀】,至今仍在第九层的关口,难以寸进。陈师妹或许略低于我,在第八层左右”

何千叶叹了口气,又问:“昆仑疗伤圣药【玉灵散】可曾携带下山?”

“【玉灵散】存量太少,炼制方法又早已失传,此次下山本没料到如此境况,不曾带有。”陈玄霜心中隐隐觉得不妙,语气愈见紧张。

何千叶抓了把乱糟糟的胡子,叹息道:“我老人家可以以一道真气激发他最后生命潜力,有什么遗言,就好好交代了罢!”

秦,陈二人虽早有心理预期,听得说得如此坚决,仍不免大惊,催问道:“何师伯!孟师兄是如今昆仑派的中流砥柱,万万不能有事,难道您就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何千叶瞪眼道:“虽然昆仑剑宗都是些不明事理的混球,好歹香火之情还在,我老人家既然伸手,就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如果你二人有十层以上的【昆仑玉阳诀】,我三人配合以真气护住心脉,再用【玉灵散】的药力吊住性命,或许能够拖延时日,再寻名医。如今情况,这小辈性命已在一时三刻之间,我一己之力,也只能让他最后说几句话罢了。”

昆仑自秦天风以下,闻言大恸,几个年轻的弟子瞬间红了眼眶。孟飞雪侠骨铮铮,平易近人,难道真的要命绝于这荒山之上?

何千叶见状也心生不忍,自弱冠之年离开昆仑山,跟随师父几乎走遍天下。师父虽然对昆仑剑宗颇有怨念,却一直以身为昆仑弟子为荣。自己刚遇到几位昆仑嫡传的后辈,却只能眼看着有人逝去。看着仍满怀希冀望着他的一干晚辈,他的语气也不自觉温和了几分:

“别愣着了,想想有什么离别的话要说,都准备准备,我竭尽全力,大概也只能让他清醒片刻。”

“不知……【轮回丹】对这伤势有用没有?”众人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弱弱的,怯怯的声音传来,显得格外突兀。

【轮回丹】三字一出,懒懒散散的何千叶双目中猛然精光大放,直盯住那个声音的来源——苏冰。

“娃娃胡闹!从哪里听来的名字?这是可以开玩笑的场合么?”

苏冰一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这才省起,从路遇三大阎王到大家血战一场,若不是有这位何师伯适逢其会,昆仑“雨雪风霜”中的三位,恐怕都要战死在这荒郊野岭。而这一切的导火索,正是眼前的两个小孩,他俩又有何蹊跷,能够引得鬼城千里搜捕,天下武林震动。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什么……【轮回丹】?

除开何千叶之外,在场的人再没人听过这个名字,难道这东西真的能够压制住孟飞雪的伤势?何千叶之前说得明白,须得三位内功精湛的高手,配合昆仑圣药【玉灵散】,才能够暂时缓解危局,另寻名医救治。这【轮回丹】又是什么东西?功效如此灵验!

苏冰犹豫一下,不知是否该把实情说出。苏思语心道:我兄弟二人早已决定托身昆仑,今日又亲见这位孟前辈豪情仁义,况且鬼城三大殿主全身而退,消息终归无法保密。便不再保留,把从欧阳天力敌锁魂大阵,到兄弟二人被千里追捕的情况和盘托出。

一番话下来,听得众人目眩神驰,不想在这两个娃娃身上,能得知如此惊人的秘辛。叶随风当年阴谋篡位,欧阳天藏身龙隐小镇,眼前这两人,就是昔年鬼城城主,鬼王欧阳天的两个遗孤!

何千叶喃喃自语道:“欧阳天的遗物么……倒有几分可能了……难道竟是真的?”把手一伸:“【轮回丹】何在?拿来我看!”

苏冰既然决定救人,这时也毫无犹豫,取出装有轮回丹的“白石头瓶子”,交给何千叶。

何千叶见丹药瓶子的材质非凡,瓶口也用蜜蜡紧紧封住,更有几分像是真的,脸上的表情越发凝重起来。

右手拇指贴住瓶口,潜运内力,少顷便将封口的蜜蜡融开。很快地,场内诸人都闻到一股扑鼻的恶臭!

顿时,秦天风和陈玄霜大失所望。但凡灵丹妙药,无不散发药物自有的清香,个别药效神奇的,香气便能令人神清气爽。如今这不知来路的所谓【轮回丹】臭不可闻,哪有一点灵药的样子?只怕是五谷轮回之所里才能闻到这等味道!

等等……五谷轮回之所……轮回丹!众人错愕之下,又猛然发现另一个不合常理之处:这等难当的臭气,嗅到之后第一反应都会是回避,练武之人以控制气息为根本,更会下意识地闭住呼吸。但这轮回丹散发出来的臭气,尽管明明是臭的,但是身体如何没有兴起这种回避的念头,更没有中人欲呕的感觉?

还不待众人回过神来,何千叶却猛然大叫一声,手里紧紧攥着丹药瓶子,双目垂下泪来,状若癫狂。

“恩师啊恩师,弟子今日终于得见【轮回丹】真容!若早得二十年寻得此物,如今仍能聆听恩师教诲,那该有多好!”

何千叶仰天大哭,倒把秦天风等人吓了一跳。这位何师伯自称20岁离开昆仑山,至今超过80年,那算来早该过了百岁高龄,他的师父,算来和昆仑寂灭老人同辈,说年轻点,也该是一百五十岁上下,天道有常,昔年武当开山祖师张三丰张真人,也不过百十来岁的寿元。难道仅凭眼前这枚【轮回丹】,就能让他的师父活到如今?此事未免太过荒诞离奇。

何千叶哭得十分伤心,捶胸顿足抓胡子,在场的辈分都比他低,一时也无人敢上前劝解。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稍收悲声,老泪模糊地向不知所措的苏家二小问道:“丹药是你们的,我老人家多问一句,你们真的愿意浪费这枚灵丹在这姓孟的小子身上?”

虽是长辈,这话还是引得昆仑众弟子怫然不悦。孟飞雪身列昆仑【雨雪风霜】第二位,于昆仑派鼎足轻重,今日更是表现出令人心折的豪侠正气。如此人物,如何能说是浪费?

何千叶眼神一扫,便知众人想法,嘿嘿一笑,自顾自地说道:

“三百多年前,当时鬼城城主,鬼王任逍遥偶得一颗轮回丹,消息泄露出去,江湖中人虽然艳羡,却如何能从鬼王手里夺宝。岂料消息传出不过三天,任逍遥在鬼城鬼王殿中离奇死亡,轮回丹不知去向。据说,出手的是江湖中最为神秘的杀手组织——【天眼】。”

“近二百年前,为了一枚只有模糊踪迹的轮回丹,血杀堡自堡主以下全员出动,血洗西北武林大小八十三个帮派,也因此遭到武林正派人士联手围剿,元气大伤,那枚丹药却最终不知所踪。”

“现在,你们还觉得这孟小子,有足够的资格享用【轮回丹】么?”

众人被这两条重量级的武林旧事震惊,一时无话,还是苏冰清脆的声音先响起:“我们愿意,丹药再好,也是用来救人的,算不得浪费!”

火箭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