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无凭

仙道无凭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7章 斗力斗智

一看要动手,毒龙寨群贼呼啦啦一下闪开一旁,空出老大一片场地,都是目光灼灼地盯着秦风,只要这胡吹大气的小子败在自家老大手下,免不了两个人都是斩成肉酱的下场。

秦风演技高超,满脸都是不屑一顾的表情,袍袖一拂,便要下场与这田飞龙放对。

可若真是这两个人对上,一个照面之间便见分晓,毕竟秦风不过是跟着苏思语练了几天拳脚而已。

苏思语当然不会坐视这种穿帮的事情发生,把手一拦,凑在秦风旁边说道:“秦堂主,这等小地方的蛮人,还用您亲自动手?不如给小的一个锻炼的机会,如何?”

他声音控制得恰到好处,看似是压低了声音对秦风说的,却偏偏让整个聚义厅中的人都能够隐约听到,一时之间鼓噪声响起。

“什么?这什么神剑堂堂主的小跟班也要和咱们老大动手?”

“疯了吧!真拿咱们毒龙寨当过家家的地方了不成?”

“看着吧,这回咱大当家的要动真火了……”

毒龙寨众贼一时间都是群情激奋,这种话不啻于当面侮辱,堂堂毒龙寨头把交椅的田飞龙,论起来在这远近数百里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被这两个年不及弱冠的少年如此轻视?竟然连正主都不出手,派个小兵就要打发自己的样子。

秦风却是哈哈一笑,理所应当地点头道:“也好,想来这大寨主也该有几分本事,你正好把我最近教你的拳法好好磨练磨练。”

田飞龙连嘴都气歪了,听着这两个狂妄的小辈旁若无人的对话,哪还有半点把自己放在眼里?

此人号称正道盟神剑堂堂主,不问而知,剑法才是长处。可吩咐身边这个更可恶的小子,居然要用拳法对敌。不但弃强用弱,更是弃长用短,太欺负人了!

苏思语笑嘻嘻地跨步向前,直面田飞龙:“来吧,大当家的,咱们先来走一趟拳脚?”

田飞龙气得须发直立,却还是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对敌之际最忌心浮气躁,这般老江湖当然不会犯低级失误。

你若是用兵刃我倒还忌惮三分,和我田飞龙比拳脚功夫,若还能胜我,那你们这正道盟咱们的确惹不起了!

双掌一错,摆了个龙盘虎踞的起手式。这田飞龙曾经得名师指点,学的是一套“降龙伏虎拳”,纵横绿林道十数年,少逢敌手。此刻一招龙盘虎踞使将出来,的确是法度精严气势不凡。

碎玉拳不能用,苏思语心中暗暗转着念头,昆仑山的这基础武学流传太广,被人看出家数,容易发生变数,而且光凭一套碎玉拳法,纵然能胜,也难以轻易压服这毒龙寨主。

两仪化影掌!

昆仑拳宗的至高绝学,在如今的苏思语手中使出,单论这套拳法的造诣,应当犹在鬼城城主苏冰之上,毕竟,他在何千叶身边聆听教诲的时间更长得多。

两人一动上手,吸引了聚义厅所有人的视线,数招之内,田飞龙和苏思语各展绝学难分上下,登时便是惊呼声纷纷响起。

“不是吧?这小子真能和咱老大打个平手?”一名贼人不可置信地叫起来。

“快闭嘴吧,我看好像还不知这样,老大似乎隐隐被这小子克制住了……”

“真的假的,我练武少,三哥你可别骗我!”

两仪化影掌这套拳法,恰好和田飞龙的降龙伏虎拳相反,走的是小巧腾挪、四两拨千斤的路子。所以刚开始的时候,田飞龙大开大合打得十分生猛,像是大占上风,可很快地,武功有根底的人已经可以看出,田飞龙固然是势若猛虎,可这苏思语展开身形进退趋避,仿佛是猛虎身边一只灵活的小鸟,任凭这老虎如何扑咬追击,都是显得从容不迫。

打了不到一百回合,苏思语已经把对方的拳路摸得一清二楚,不想再拖延下去,须知夜长梦多。

两仪阴阳变!

这一招是两仪化影掌中的精华所在,身形一闪欺身向前,原本攻在外门的右掌因为这突然的位置变化竟然变成守势,反而是左掌配合身法,从不可思议的角度一掌击出,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轻轻巧巧地拍在田飞龙左肩上,并不发力一触即收,随即跳开战圈,笑吟吟地看着田飞龙不说话。

一招得手,胜负已分!

田飞龙呆呆地愣在当场,自己……居然败了!毫无取巧地正面对敌,自己的的确确是技不如人,败得无话可说。只是,这小子的掌法是怎么练的,小小年纪竟然犹在自己之上。

最可怕的是,这等修为高绝的人物,居然只是人家身边的一个随行的小厮,那么,那所谓的神剑堂堂主秦风,又会是何等恐怖的剑道?

一时间,反倒是投射向秦风的眼神更多一些,大多夹杂着畏惧和震惊的神色。

秦风对这些目光恍若不知,对苏思语取胜田飞龙也好像完全意料之中,一派武学高手的气度。

田飞龙也算是拿的起放得下的人物,能硬不能软那他也不会走到今天。撇了苏思语不理,再怎么说也是个下人。遥遥向秦风一拱手:

“秦堂主,失敬了!贵属的武功果然是卓绝高妙,田某输得心服口服。这般人才在你们正道盟,竟然只是个下人?田某虽然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头,也不得不肃然起敬。既然如此,正道盟的面子不敢不给,只是十万两镖银数量不小,足有几十辆大车,我会吩咐属下帮你们收拾停当,不知秦堂主现在就走么?”

这却又是一次试探。

秦风和苏思语是过了中午才堪堪赶到侯龙峰,又是一番上山、对答、比武的忙乎,已经是日渐西沉。

若这秦风果然是成竹在胸不畏咱毒龙寨,何妨多等一天,反正镖银又不会长腿自己跑了。反之,若是这两个小子急匆匆要走,难保这里会不会有诈。

田飞龙是真的不太相信,这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秦风,武学竟然还远在苏思语之上,可是已经败了一场,又哪里敢再做试探,只好旁敲侧击从其他途径做个推测。

“罢了,已经快天黑了,也犯不上走辛苦的夜路。龙门镖局么,只是咱们盟主的一个不算近乎的朋友罢了。田寨主,让我们主仆二人在此打扰一晚如何?”

此事早在苏思语师徒两人的计议之内,料想若是急着要走恐怕会引起怀疑,索性大大方方地在这群贼环视的毒龙寨上住一夜,反而会让对方摸不清虚实不敢乱来。

果然,田飞龙一听这话,蠢蠢欲动的心思淡了许多,若不是艺高人胆大,如何敢留宿在这毒龙寨中,看起来,这正道盟当真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

按照接待最高规格贵客的标准,田飞龙亲自安排了两人住所,饮食起居、奴仆下人一应俱全,并答应第二天一早,便备好车马,连同那十万两镖银一起,送还龙门镖局。

是夜,不管是苏思语秦风两人,还是毒龙寨一方,都没能好好睡觉。

田飞龙派去几个最为机敏的弟子,以侍奉起居为名,实为监视和探听虚实。苏思语故作不知,大大方方地和秦风该吃吃该喝喝,吃完了还好一阵讨论武功。当然,是秦风指点苏思语。

“小苏。”

秦风不徐不疾的声音响起:“今天这场对阵毒龙寨主,打得不错!只是,我看你功力上还是有所欠缺,要知道,‘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你接下来的重点,我以为还是放在内力修为上,弥补自身不足。”

苏思语“恍然大悟”般地连连称是,虚心道:“秦堂主,你看我现在的掌力,可还过得去么?”

这一切都被隔墙有耳的毒龙寨探子听得一清二楚,接下来是双方演练掌力的一些过程,最为胆大的耳目悄悄探出半个脑袋,扫了几眼,似乎是苏思语先在一块石头上拍了一掌,而后秦风也依样画葫芦,像在指点对方武功。

“掌力不行?”田飞龙听到手下的汇报,皱起眉头:“没感觉掌力不行啊,功力精纯得很!是这个秦堂主要求太高了?这等年龄有这样的功力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还不满意?”

田飞龙想不通其中关窍,吩咐手下道:“明天一早这两人一走,你赶紧到他们住的地方仔细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留下。”

……

次日,田飞龙果然遵守诺言,把得自龙门镖局的十万两纹银妥妥当当装好车,看着辛辛苦苦还死了不少人才抢来的钱财,不过是过了一下手高兴了几天,便要再双手奉上,心中着实不甘。看向秦风的眼神中,渐渐又泛起一丝凶光:******!老子被两个娃娃吓破了胆?便是做了他俩又能如何!正道盟从来没听过,真就能轻易踏平我这毒龙寨?

正天人交战之际,那奉命去查看的属下匆匆跑来,在田飞龙耳边嘀嘀咕咕一番,后者脸色大变,再也不敢有任何异动。

火箭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