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世子闲凉妃

第12章 墨色小猫

“妹妹这是在怪我昨日暗中看着你的丫鬟受伤,却不出手?”拿起一个茶杯便将水满上递给纳兰汐,面含无奈的看着自家气呼呼的妹妹,低声解释到:“我回来的时候便去见过爷爷,爷爷吩咐了,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能帮忙,让你自己解决。昨日我看那丫头只是受了一些伤,如果我出去你岂不是就要功亏一篑了?纳兰天的事情,九皇子的事情,我和爷爷都不方便出手,就只能你自己去做。如今爷爷把纳兰府的家印教给你,就表示这个府归你掌管了。你想做什么便去做吧!顺便我带来了一瓶除疤的。”纳兰天这几年的小动作自己和爷爷都看在眼里,可是不能有动作,因为如果被皇家发现了,纳兰府就很有可能趁机被架空,那么离消失也就不远了,至于九皇子,自己只是一个臣子,又拿什么去反抗,到时候被有心人参上一本,纳兰府就吃不消了。

“嗯,那好吧。”纳兰汐接过做工精巧的瓶子,这才算是眉开眼笑。其实她何尝不知道?就是有点恼,翠微不过一个小丫头,纳兰府的事,九皇子的事,全都牵引到了翠微的身上,如果一不小心,翠微的下场便只有一个字。

“哥哥,我可不想当什么纳兰家主,你可不可以帮帮我啊。”琉璃般的双眼闪烁着可怜的光芒。她可不想管什么财米油盐,她只想安安静静平平淡淡的生活。

“唉,在别的府中,要是谁可以做家主,谁不开心,你却像躲臭虫一样。纳兰府的家印不过是为了你做事方便,真正的掌权依然是爷爷,你就不用担心那些了。”纳兰浠有些无奈,他和妹妹都不想做这个家主,可却又不可逃避。

“嗯,那就好。不过爷爷怎么会知道我会对纳兰天和九皇子下手?”纳兰汐挑眉问道,当初纳兰浠先去的爷爷那里,而自己当时也并未出过小院,纳兰天和九皇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老爷子又怎么会事先知道并且提醒纳兰汐?

“你这丫头怎么什么都忘了,爷爷会观星象,半月前的那一晚,天空可是出了异象……”纳兰浠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眼神快速变换了一下,随后又恢复到宠溺的眼神,虽然只有一瞬,纳兰汐还是看见了,但并未多言,既然不想说,就算是问,也不会说的。

“我什么都忘了,哪还记得爷爷会观星象!不过这可真神奇,居然还可以看出这些事情。”纳兰汐趴在桌子上嘀咕了一下,手指轻敲着桌子,看不清神色。

“小姐,九皇子的小厮来了,他说九皇子为了表示昨日伤了翠微的歉意,特地在红倚楼设宴为小姐赔罪。”纳兰汐的话刚落下,门外就传来王妈的声音。

纳兰汐轻哼一声:“不去,就说我昨日淋了雨发热起不来。”什么表示歉意,不过是为了自己昨天的表现感到疑惑,特地来试探的。

“是,小姐奴婢这就下去告诉九皇子的小厮。”

直到王妈的脚步声走远,纳兰浠才缓缓开口:“如今正好趁这个事情和九皇子说清楚,妹妹这是为何不去?”修长的眉毛一挑,有些疑问的问道。

纳兰汐揉了揉眼便直接扑到软塌上去:“红倚楼那么多人无非是想试探我,这宴是鸿门宴,既然可以不去又何必去,再说昨日我便已把话挑明了说,现在去不过是浪费时间。”

纳兰浠看着自家妹妹扑到软塌上懒洋洋的样子,宠溺的摇了摇头:“妹妹说的也是,既然你有自己的打算我也不插手了。我还有一些事,改日再来看你吧。”说罢便转身离去。

直到门合拢,纳兰汐才一跃而起,靠在软塌之上。

看着紧闭的门,纳兰汐的神色清幽如一洋潭水,将人吸入其中。过了许久叹了一口,轻声一笑:“无论是老爷子还是纳兰浠,明里暗里都提示着离九皇子远一点,离皇族远一点。看来这皇族还是真不简单,还是早点了事,早点从这染缸抽身出来吧!”

推开窗,看着外面初晴的天气。阳光洒在绿叶红花之上,蝴蝶在阳光下穿梭生机勃勃,突然间心情便好了大半。无论怎样还活着便好,还看的见暖阳,听得见心跳。

无论什么阴谋诡计,只要活着总有解开的法子。人生苦短又何必如此忧伤?顺其自然随心而走。

“喵。”突来的声音,让正在思考的纳兰汐吓了一跳。听着声音是从头顶传来的,便将头伸出窗外,朝上方望去。只见斜上方有一只墨色的小猫窝在哪里,身圆,脸宽,眼大,毛长,体胖。跟21世纪那种娇贵的波斯猫。

一模一样,让纳兰汐心身感慨,自己也曾经养过这样一只猫,只可惜母亲生的那个弟弟不喜欢最后被他淹死了。

虽然那只猫是灰色的,颜色不同,但是那样的眼神是一样的。纳兰汐对它心生动容对着小猫便招手唤到:“快些下来,那是屋顶,会摔倒的!”说完又觉得有些可笑,猫怎么会摔倒。

话罢:“喵呜。”小猫对着纳兰汐委屈的叫了一声,抬起爪子舔了舔上面的血,纳兰汐才发觉它受伤了。

正想出声叫人给它抱下来了,突然那毛茸茸的身子从房顶坠下,纳兰汐心下一急,一手抓着窗户框,用脚一垫整个身子朝外倾,小猫的身子在快要从纳兰汐的身边落下的千分之一秒,纳兰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住了小猫的脖子。

看着手上沉甸甸的肥猫气息微弱,纳兰汐为方才的惊险大喘一口气后,将身子缩回窗内双脚重新回地。然后将肥猫抱在怀里捋了捋毛,将它放在软塌之上。端来一盆水,便去寻了纱布,白酒。

正准备清理伤口的时候,纳兰汐发现肥猫的脖子上挂着一块玉佩,而且是难得一见的暖玉,被雕刻的非常精致,还是华夏古书记载过的双层镂空浮雕,而在浮雕的正中心有大大的两个字“若锦”现在这不是用利刃之类的东西雕刻出来的,而是用某种力量写上去的,因为这字大气而磅礴,秀丽而精美,笔法蜿蜒深邃,一看就知道写这两个字者技法高超。

对于一个书法迷纳兰汐突然对这刻字之人来了兴趣,不知道有没有幸可以见一下那个人,毕竟这么高的书法造诣怎么能不佩服?

一剑倾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