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顽妃

第5章 美女盛出

然后卑鄙的借机表扬自己,吹捧自己,等等,淳于香皱了皱眉看来一会儿耳朵又要起茧子了。

“怎么没有看见小美?”赫连司酒不禁好奇的问道,她不是最爱热闹了么。

“可我也没看见,司棋妹妹啊?”夏侯夕反问道。

“她呀,这会儿应该和君北呆在一处吧,怎么你们刚才从那边过来都没看到吗?”

“什么!”夏侯夕和淳于香同时惊呼。

淳于香方觉失态赶紧补充道:“我还以为司棋没来呢?”

突然夏侯夕故作想起什么终身大事一样,急促道:“我想起来,小美还在等我过去,我先走了。”说完夏侯夕转身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淳于香后,拖着长长的裙摆消失了。

夏侯夕一边走一边低下头嘀咕,真是小看那个丑八怪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居然跑去缠着我的君北哥哥,真是恬不知耻!

淳于香看了眼司酒一旁小声议论的各位官家小姐微微点了点头,打个招呼,这里面还有不少是富家小姐,现在天还不是很热,姑娘们都已经穿的比较单薄了,薄沙之后隐隐都能看到些肚兜的颜色,手里也都把玩着玲珑玉坠的檀香木扇,花红柳绿的,倒也好看,淳于香看着司酒不禁玩笑道:“司酒,你还是那么喜欢呆在花丛里,风流真是不减当年啊。”

“这话听着,香妹妹可是不高兴了?”

“我哪里就不高兴了,我还盼着你早日给我迎娶几位嫂嫂,好收收你的花花肠子,省的祸害别的大家闺秀。”

“哈哈,你说话还是那么不拘小节,我是襄王有意,神女无情啊?”说完赫连司酒玩味的看着淳于香,这话就是说给她一个人听的,就看她听不听得出来。

“这话也是你说的,当真是折煞了帝都的青年才俊。”

淳于香对他的暧昧视而不见,六根清净。

突然不知是哪个官家小姐带来的使唤丫头往这边快速跑来,然后看了一眼淳于香道:“想必淳于大小姐就是你吧,你快过去看看吧,后院有两位小姐起了争执,闹得可不小呢。”

淳于香脸色一跨,大步朝前走去,还用想,定是夏侯夕那个野蛮子又跟司棋扯起来了,每年都是这样,能不能换点新鲜的?

赫连司酒倒是不慌不忙的站起来看着刚才过来带话的小丫头问:“你怎么就知道她是淳于小姐了?”

小丫头看着赫连司酒羞红了脸道:“我家小姐告诉我,最漂亮那个就是淳于小姐了。”

赫连司酒将手中的折扇一收笑道:“很形象,很贴切!”然后大步流星的追上淳于香。

淳于香赶到后院的时候,夏侯夕身边已经围了好些人了,下人,小姐,公子,各路货色应有尽有,都是些看热闹的,有什么好看,又不是表演杂耍,还里三层外三层的,全都闲出老年痴呆了?淳于香很是郁闷。

淳于香挤进去看着拧着袖子哭哭啼啼的赫连司棋,脸在不经意间抽了抽,这家伙今天什么造型啊?

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淳于香走过去看了一眼得意的夏侯夕,然后拉开司棋遮脸的袖子,这一拉,周围的男子皆倒吸一冷气,这个状况,似乎这些个男人刚才还没注意到司棋的长相,只道是两个女子闹了些许不愉快,也没多少人过多在意司棋皮相,这一拉,无疑有种曝光死的感觉,淳于香掏出绣帕一边给浓妆艳抹的司棋擦干眼泪,一边询问发生什么事儿了,司棋抽抽噎噎的指着夏侯夕道:“她打我。”

淳于香看着已经染成五颜六色的绣帕抬起头看着夏侯夕道:“你果真打她了?”

夏侯夕早已想好了一番措词刚要为自己辩解,不料司酒接过话道:“就你这样,被打了,别人也看不出来。”

这话一说,刚才还在唏嘘的众人皆哈哈大笑,淳于香也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司酒,司酒却冷静的接过淳于香手中的绣帕道:“定是你,惹你夕姐姐不高兴了,打你,那是为你好,还哭?”

司棋不明所以,明明自己先是被夏侯夕恶语中伤,自己还口还被打了,怎么还要责怪自己,抬起委屈的眼,却看到淳于香对她摇了摇头,然后就再次委屈的嚎哭起来。

夏侯夕也觉着她自己可能太过了讪讪的走了,淳于香看着走远的夏侯夕,不难想象她又说了司棋什么,记得去年在这里的时候,她就亲耳领教过夏侯夕的毒舌,当着自己的面她都敢肆无忌惮的羞辱司棋道:“看你我还不如回家看猪,猪身上都没你这味儿熏人。”还有:“你长得突破了人类的极限,不,连动物都突破了。”

“看到旁边那个白书生没有?刚才就因为看了你一眼,转眼就跳臭水沟自尽了?”

“别老在我跟前晃,就你这样,送猪圈,猪都会排斥你。”

赫连司酒看着陷入思绪的淳于香笑道:“在想什么?”

淳于香抬头不假思索的道:“我感觉夕姐姐每次都是来砸场子的。”

司酒正要说什么,淳于香又道:“其实你也好不到哪了去。”

接着淳于香拉着满头都是鲜花的司棋头也不回的道:“我带她去洗洗脸,你自便。”

一个时辰后,淳于香把司棋总算收拾妥当了,头上的花给她撤了,瞥了一支自己喜欢的白玉簪,然后找来一方丝巾遮在她脸上,外衣也给她换成了淡雅飘逸的薄沙,还好现在司棋总算瘦了些了,不然怕是这件最大号的外衫她是穿不上了,收拾妥帖,司棋望着淳于香笑了:“谢谢你姐姐,每次都只有你帮我。”

淳于香叹了口气道:“习惯了。”

“我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和我哥哥一样。”

“你哥哥,刚才那样说,也是出于息事宁人,委屈你了。”

“不委屈,我知道,就算她打了我,也没有人会相信,只会让更多的人笑话我。”

“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她其实就是看不惯君北哥哥对我好,她嫉妒,君北哥哥看到她来了就走了,她还不知道。”

女君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