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界仙王

封界仙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8章 高人

唐允没有多说什么废话,毕竟面对两名元婴修士,他可是有很大的心理压力的。

卷轴被平放在了前方,唐允看也不看地便开口说道:“你的这张符箓绘制了一半,虽然没有完成,可是我也能猜得出来,你是想要通过在符箓上添加多重防御禁制,来抵挡烈阳对阴鬼之物的伤害。”

弦丰真人微愕,看向唐允时目光已经有了些许改变。

能够通过半张符箓,猜测出制符之人的用意,此人在制符一道必然有着不俗的造诣。

“不错,负责防御的符字我已经确定了下来,剩下的部分,我打算将聚灵符的结构融入其中。只是说来惭愧,我尝试了上千次,竟然没有一次成功的。”弦丰真人叹息道。

“哦?那你就算再试上一千次,也依旧只有失败二字!”

当谈及符法之时,唐允便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显得锋芒毕露,哪怕明知对方是元婴高手,他也敢直言呵斥。

闻言,弦丰真人呼吸一顿,神情变得有些羞恼:“道友便这么肯定?”

“你可知道,符箓也分阴阳?”唐允没有搭理,而是这般问道。

“符箓也分阴阳?”

闻言,不单单是弦丰真人陷入了沉思,就连在一旁的涟水城商会会长胡瑾,也被勾起了一丝兴趣。

而这时,弦丰真人看向唐允时,目光较之刚才,又有不同,甚至带上了几分敬意:“符箓阴阳之说,我自然也听闻过,但是这至少也得是制符宗师才会去研究的东西。说起来我也并不怎么了解,还请道友指点。”

“制符宗师?”闻言,胡瑾顿时一脸愕然地看向了立于他不远处的唐允。

“符箓分为阴阳,最根本的原因其每一枚符字的阴性与阳性所占的比例有所不同,而不同的符字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又会发生各种各样的变化,甚至极阴变为极阳,或者极阳变为极阴,都并非不可能的事情。”唐允缓缓地道:“视时辰,节气,地点,制符师的功法不同,而产生千万种变化,难以穷举清楚。”

唐允的话明显给弦丰真人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以至于其惊讶之色已经溢于言表。

“那么.道友竟然能够将每一种变化都熟记于心吗?”

闻言,唐允心中冷笑。

废话!

只不过,这话不能让旁人知道。可他依旧发出了一声轻哼:“若是我能将这些都穷举清楚的话,还会看上你这一万功绩吗?我只不过是碰巧对你使用的这几枚符字熟知,细细一推算,便知你这条路是万万行不通的。”

此时,弦丰真人已经将唐允当做了是制符造诣远在自己之上的隐士高人。而胡瑾却是不然,听完了唐允的话,当即开口道:“这么看来,道友你一定是有了解决之法?不妨说来听听。”

闻言,唐允缓缓开口道:“方法其实很简单,只需要将鬼魂还阳,他便再也不会惧怕阳光。”

“还阳?”胡瑾笑了起来:“道友你莫不是在说笑?鬼魂就是鬼魂,只要没有人身,便终究是阴物。这点道理,恐怕修仙界无人不知。”

“我又何须骗你?”唐允当即反问了一句,让胡瑾愣在了那里,说不出话来。

而这时,弦丰真人却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拱了拱手,开口道:“莫非这也和道友方才说的符箓阴阳有关?”

闻言,唐允隐藏在斗篷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讶然。对方不愧是货真价实的制符大师,元婴级别的高手,反应的确很快,自己刚才只是粗略地提了提,对方便这么快就联想到了。

“不错,这符箓画起来,说难也难,可说简单也简单,只要找准了符字,使其具备在阴阳之间转换的能力,便能成功地将鬼魂由阴躯变为阳身。”

随后,弦丰真人便在唐允的指导之下,当场取出了笔墨开始制作。

弦丰真人虽然在制符一道上,已经是真正大师级的人物,可是在唐允的传承面前,却浅薄得像一个刚刚学步的婴儿一样。尤其是当唐允解释每一个符字的用处时,这位元婴前辈的脸上便会出现豁然开朗的惊喜笑容。

而当弦丰真人最后一笔落下,天空之上霞光闪过,大道音轰鸣,一道光柱直接穿过了道盟分部的楼阁,任何阵法禁制都没能将其挡下,直直地落在了弦丰真人的身上。

“天光!”

这两人身为元婴高手,眼界见识自然不凡,几乎同时惊呼出声,而直接沐浴在天光下的弦丰真人,更是激动得全身颤抖。

天光降临,能够无形中提升人的气运,弦丰真人此时已经到达了一个瓶颈,而这道天光很可能便是一个契机。

一个能让他窥及化神,或者制符宗师的契机!

看着弦丰真人,胡瑾的眼中满是羡慕,只是可惜这份机缘并不属于他。

天光能够提升人的气运,可是这其中的道理究竟是什么,至今也没有人能够说得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一个人,一生只能沐浴一次天光,在此之后,不论他做了什么事情,都不可能再次引动天光降临。

不然的话,唐允早就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天天等着天光来给他洗脑了。

这时,因为天光的降临,外面早就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所有人都在谈论,究竟是谁,能够引来天光。

“道.道友.”此时,饶是以弦丰真人的元婴修为,也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自己能够侥幸引来天光,完全都是因为唐允在一旁指导啊。

不过,他也似乎有些过意不去,觉得是自己抢了本该属于唐允的机缘,而唐允却表示天光什么的,他早就体验过了,这才让弦丰真人不再愧疚,但也唏嘘了好一阵。

而胡瑾这个时候,终于确信,原来这个不愿意露面,甚至连姓名也不愿意透露的黑袍人,才是真正的前辈高人!

听他的口气,这竟然是他引来的第二次天光!

我的乖乖。

胡瑾的脑子已经有些转不过弯来了。

“胡会长,”终于,还是唐允轻笑着将胡瑾叫得缓过了神来。

“是是,道友你有什么吩咐?”胡瑾一个激灵,连忙说道。若是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要拉拢唐允的话,他这个商会的会长,可就是白当了。

“如今我任务完成,那二十枚灿阳果,胡会长是不是.”

闻言,胡瑾顿时拍了拍胸脯:“道友这是哪里话?既然道友需要灿阳果,直说就是了。我马上派人去取,要多少都可以,这笔账算我的。”

唐允没有想到这位堂堂的元婴修士,竟然翻脸和翻书一样,先前还对他有些不冷不热,可现在却是拍胸脯打包票,这个变化实在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唐允却也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两位元婴修士,多半是因为看不透他的修为,把他当成了隐士高人,这才起了拉拢了念头。而若是他不做这一番打扮,结局显然又有不同。

接下来,胡瑾自然又说了一些想要拉拢唐允进入道盟的言语,然而却被唐允果断地拒绝了。

这种事情,来一次体验体验还可以,但要是让他一直装下去,那可真是要了命了。

“唉,真是可惜了。”胡瑾叹息了一声,随后取出了一枚令牌,递给了唐允:“这是我道盟商会的贵宾令牌,只要有了这枚令牌,无论是在哪一分部,都能享受最好的待遇。”

唐允干咳了一声,他这个时候如果伸手去拿,或者放出神识去接,一定会被这两位元婴高手看穿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令牌,待会和那灿阳果,一起帮我送到王家府上吧。”唐允开口说道。

“王家?”胡瑾眼睛一亮,“莫非道友现在竟然在王家居住吗?”

闻言,唐允当即摇头,心思一转,便开口道:“我有一名徒儿现在在王家,我找这些东西,本就是为他准备的。你们若是能够代我将东西交给他,倒也省了我一些事情,正好我现在有要紧的事情要办。”

“要紧的事?莫非是.”

胡瑾和弦丰真人都是不自觉地看向了远处的人魔裂隙。

唐允此时不语,其实是担心自己说错什么话,而在胡瑾和弦丰真人看来,却显得高深莫测。

“也好,我马上就派人将东西送去王家。”胡瑾当即说道:“敢问道友的哪位弟子,叫什么名字?”

“唐允。”

既三又四

作家的话
不好意思.写得有些慢,发晚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