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瓦岗

第21章 单雄信!

单雄信被称义薄云天小关羽,这是指他铁血豪义的一面,还有一个绰号叫赤发灵官,也称小灵官,这则是从他的样貌而来,在两鬓间耳朵前方各有一绺头发呈现出赤红色斜插入鬓,衬着他那张国字脸上的一双精亮雄目,真的是气魄万钧,不怒自威,看的宇文霸心里立刻便给出了一个赞去!

这个就是白衣神箭王勇王伯当了么?

看着旁边一个儒雅的白衣模样汉子,宇文霸不禁在心里面一笑,虽然后世电视剧里的那些狗血剧情改编的太过离谱,不过对于这王伯当的造型方面来说还都给弄的八九不离十。

“宇文兄,我们可又见面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快请入座!”谢映登异常热情,见宇文霸进来即刻起身快步拉住宇文霸的手就往自己身边拽,此时单伯正小声的给单雄信说着什么,不用听宇文霸也知道单伯是在说刚才连点三人之名却全是自己这事无疑了。

已经见过一面的尤俊达跟王君可朝着宇文霸点头一笑,算是见了礼,王伯当则被谢映登介绍给了宇文霸。

“哈哈!竟有如此妙事!”单雄信听了单伯的话放声大笑起来,长身而起,宇文霸这一见心中更是微微一怔,怕离书上所说的身长丈余也真差不了多少了。

不过奇怪,如此高大雄壮的一个人是如何得来‘飞将’之称的呢?据说可是因为单雄信善于在马上挺枪驰骋杀敌,疾如闪电才被军士们冠以这样一个称号的!

旁边诸位一见单雄信竟然主动起身来给宇文霸见礼皆是微感诧异,虽然单雄信义薄云天好结交江湖好汉,可是自个身份在那儿摆着,还有就是天下好汉中真能被自己二哥看进眼里去的并不太多!

单雄信简单的将演武厅三呼其名皆为一人的事说了一遍,几人也是纷感吃惊,更是惊叹,纷纷端起酒碗来给宇文霸敬酒,宇文霸连称不敢,一口气喝下五碗酒又引来五人的大声喝彩。

“不知道宇文兄的好汉酒可曾被那些好汉们喝完了否?”尤俊达放下酒碗直舔口皮,王君可一听尤俊达提起,立时也是连吞两口口水,惹的几人同时将目光望了去。

“自然还给几位哥哥备着。”宇文霸起身要出去拿酒,单伯早已迎了上来按住宇文霸道:

“宇文寨主自此安坐,老奴去叫人抬酒进来即可。”

“不可整坛全都抬来,取一小酒坛,装满即可,其余的就给外面众好汉分吃了吧。”单雄信说后半句话时望向宇文霸,宇文霸自是明白,朝着单雄信一点头道:

“自听哥哥安排。”

喝的越少越好,这样你们才会越加的回味,才会越加的想念,嘿嘿。

单伯欣赏的望了宇文霸一眼转身去了,片刻便听的外面传来欢呼声,想必是众人早已对那好汉酒垂涎欲滴的了。

“宇文兄可不实诚,小弟在山上时可是没听闻过什么好汉酒,小弟这一下山这好汉酒便传了个遍。”谢映登拉着宇文霸的手半开玩笑的道:

“莫非宇文兄是认为小弟不配做个好汉么?”

谢映登的话一出,众人立刻放声大笑,宇文霸明白谢映登这是在和自己说笑,也是大笑了一番才道:

“哥哥这可真是冤小弟了,那好汉酒可是在哥哥下山后才被山上一个酿酒的老人家给弄出来的,这样,待小弟回到山寨后,立刻命人给几位哥哥各捎一坛来算是赔罪,可好。”

“宇文兄一坛酒可就小气了。”一向少言的王伯当此时也不禁出言调·戏起宇文霸来。

宇文霸一听王伯当对自己的称呼不由微楞,旋即明白过来,定是因同是少华山的谢映登一直都在称呼自己宇文兄,而王伯当和谢映登两人乃是一个山头的生死兄弟,此时自然是随着兄弟称呼自己了。

“三郎不知,宇文寨主这一坛酒可不比一般酒家的一坛酒,足足胜过其十坛怕还有多余!”还没等宇文霸出声王君可接过了话头去,不过他没有像谢王二人那样称呼,毕竟自己跟宇文霸还没怎么有交集,要是就称兄道弟的话,多少还是有些别扭。

“这单伯怎么还没将酒拿进来。”尤俊达的酒虫已经被彻底勾了起来,连连回头朝外望去,突然见一个人影如风一般的跑来,不由怔了一下,道:

“那是单伯么?”

几人循声望去,只见单伯抱着一个小酒坛正快速的奔来,脸上神情异常兴奋,甚至还泛起了少见的红晕,看来这单伯是没有经受住好汉酒的诱·惑,在外已经喝过一碗了吧,要不然应该不至于这样的亢奋!

“好酒!好酒哇!!”单伯声音激动无比:

“二庄主,来,我给你倒满!”

单雄信也早已闻到了酒香,此时酒从坛口溢出,更是香气四溢,顿时喉咙一动,也不自主的吞咽了口口水:

“替几位当家的也都倒上。”

“我的自己来!”尤俊达一把从单伯手中抢过酒坛,他早已亟不可待了,刚才又见单伯给单雄信倒酒竟然因为激动洒了一些心中更是心疼,心说这么妙的酒怎么可以这样白白的浪费掉!

王伯当跟谢映登等的更是猫爪挠心一般的痒······

夜。

窗前,一张玉脸仰望着挂了一弯勾月的夜空,那星儿一样的双眼此时填满了思念的情愫,随着目光中那思念越浓,眉梢上的一对蛾眉也微微蹙起,映衬着那俏挺的小鼻子小红唇,是一副令人一望爱怜的模样。

“姐姐还没睡。”床上吐出一个慵懒的声音来,显然这个声音是刚从梦中醒来,见自家姐姐正守在窗外出神,她便知晓,姐姐又是想家了。

“吵醒妹妹了。”少女回头望了一眼单盈盈,轻启朱唇,声若幽兰,仿似这声音都带着一点的清香。

“姐姐倒没吵醒我。”单盈盈从床上起来也走到窗前,女汉子般的将一只手搭在少女肩上也望向夜空一撇嘴,道:

“姐姐从前日接了伯父的书信后心早就没在二贤庄了吧,真羡慕姐姐从此便可以踏足江湖驰骋沙场,可是人家却出不得这二贤庄,尤其是这几日,二哥连这后院都不准人家踏出一步去,这日子过的都快成囚犯了!”

“你是二庄主的宝贝疙瘩,他不疼你谁疼你。”少女伸手轻轻刮了刮单盈盈皱起的鼻子呵呵一笑,道:

“你呀,身在福中不知福,像姐姐这样颠沛流离的生活难道你喜欢吗?家父生死未卜,亲人离散未聚,其中悲苦,妹妹又怎知。”

少女本是一个女中英杰,虽然才十五岁,可却早已经历了大风大浪,把她那原本性如烈火的性子也都给磨了不少,如今的她已不再求什么别人的称颂欢呼,她只希望能够陪在父亲身边一切就都知足了。

“我的好姐姐。”单盈盈被少女感染,也想起了自己刚去世的大哥来,心中也是一沉,抱着少女撒起娇来,少女爱怜的抚着单盈盈一头黑发,不由微微一叹。

只求家父派来的人早日到来,自己便可以早日与家父相聚了。

以此同时,在另一道门前,单伯敲响了宇文霸的客房门,宇文霸早就在等着,他知晓夜里单雄信定会请自己过去说翟让的事,白天人多嘴杂,且时间紧凑,哪有空闲。

到的内厅,单雄信早已倒好了酒,见了宇文霸进来首当其中便是一拜在地,吓得单伯都呆住了,宇文霸更是慌忙的奔近,一把拉起单雄信来然后也就要拜下去还礼,却被单雄信一把拽住,道:

“二哥拜谢你是因为兄弟你全了我义,救出了我翟让兄弟,兄弟你这若要拜二哥,可也得说出一个道理来。”

“我与翟兄长情同手足,二哥既是我翟兄长的哥哥,那宇文霸拜二哥自是应该。”既然你都自称二哥了,那么我自然也不扭捏了,宇文霸明白,能够让单雄信准备称自己二哥这就说明这个人已经完全的接受并认可了你!

宇文霸说完就矮身一拜在地,单雄信连忙也扶起了宇文霸来,两人忽然相视着一笑。

单伯在一旁总算是弄明白二庄主为何偏偏对这个宇文寨主如此喜欢了,原来是救了翟家后人的好汉!

“宇文兄弟在韦城可曾见过我金甲银环两位兄弟?”单雄信突然的一句话令宇文霸略微一惊,单雄信已经又接着道:

“大哥初丧,雄心不敢分身,于是派了金甲银环两位兄弟前往韦城探听翟让兄弟消息,可是至今未见两人归来。”

宇文霸就知道单雄信是不会撇下翟让不管不顾的,不过自己从决定救翟让到救出翟让上山为止这么长段时间还真没有关于翟让的其他事发生过,唯一要说的便也只是谢映登跟牛盖两人的半路杀出了。

宇文霸简单的将救出翟让上山的经过说了一遍,单雄信深深的叹了口气道:

“也罢,此事暂不提,我翟让兄弟在信中说宇文兄弟有场富贵要与愚兄,还请宇文兄弟道来。”

“我这场富贵可大得惊人。”宇文霸嘴角一翘,显出一丝的笑意来。

甜城有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