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如血

金枝如血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4章 解禁

涨收涨推荐最开心,谢谢大家的支持,当然也希望大家多投几票,冒泡更好。我好像在许愿哎……————

秋华的考虑不无道理。

闵府……

苏容死在那里,嫁过去的那些年过着那样的日子,最后却还要让苏府值着闵家一个天大的人情,就算不扯这些两家姻亲的关系,本来两家在此后就不再有什么关联了,但若是因着这件事,闵家本就现在在庙堂上正是风声水起的时候,要是再有苏家的人暗中推波助澜,闵家的将来岂不是要扶摇直上了吗?

她生出这个心思来并非想阻止别人家的前景,而且她也不觉得自己的几句话就会真的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不过是自己顺着多想了些,她不由的想到闵家上下的家风……

以闵家的家风来看,还是苏家欠着他们家的人情好些,毕竟前提是苏府的确需要闵家吃个亏落个发丧迟了的名,现在是建立在她和闵老夫人有个合作交易的前提下闵家才这般甘愿,若是把事情捅出来让苏家的人知道了这其中是这样一门道道,到时苏家的人到了闵家的人面前没有得人恩的模样,那闵家抓着苏家这个把柄,未必就会饶过苏家。

苏叶至今还记得闵安和闵老夫人在苏容尚还未死时就开始掐算着以苏容的死该怎么拿捏苏家,让苏家不敢生乱生事,还得敬着他们家。

闵家这样的家族,但凡出手如果沾不着便宜就算是吃亏了。还有闵安那个妾氏,人前日夜见到都是泪眼婆娑逢人便哭诉苏容命苦心疼的不行,恨不得替苏容生了病代苏容去了,可你若定睛一看,她那眼角哪里扯出过半点哀意,除了苏叶她们进到闵府的那几天,没有一天不是装扮的雍容华贵的。

苏叶越想越远,也实在不愿去想闵家的事,摇了摇头断了秋华的念想。蓝嬷嬷在一旁听了见了,抿了口茶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唤苏叶进了屋练字抄经。

过了些日子,秋华告诉给苏叶一个消息:苏亦文参加的乡试结果下来了,竟中了举人。

这让苏叶噌的一下子从懒懒的春乏中激醒坐起:“大哥竟中了举人?!”

蓝嬷嬷的小教棍啪的一下打在苏叶的胳膊上,苏叶猛的收手安坐好,面容也收了瞬间平和下来,看得秋华在一边都替苏叶疼,却不能说什么,谁让苏叶有了这么大的动作,有失了仪态。

“你大哥中了举人怎么了?这是好事!看你刚才那有惊无喜的样子,你这个反应要是让你父亲母亲瞧见了,你的禁闭还得再加几个月!”蓝嬷嬷冷冷道。

秋华的嘴张了张,最后还是合上,表情有点古怪,像是不说出来就把她憋坏了似的。

苏叶看了看蓝嬷嬷,先是在心里默默数了三下,待情绪稳当了才面色平和的道:“我大哥真是给我们苏家争光,光耀门楣了。”

蓝嬷嬷的表情这才好看了些。

或许是实在太清楚自家大哥苏亦文的水平,对于这个‘举人’的水份和来历,苏叶还没来得及深想,蓝嬷嬷就已经开了口问秋华:“这信儿是齐家的什么人过来传的?可送了什么贺礼?”

秋华的眼睛立即亮了,一脸钦佩的看着蓝嬷嬷直点头,有了蓝嬷嬷的这个话头,秋华憋了一肚子的话像开闸似的哗哗的吐露了出来。

“是齐家老爷的跑腿小厮过来道贺的,齐家大房也就是齐老爷的大哥在他们的家书中提的,特地提了就是想让齐家赶紧把这好消息先传过来给咱们府上高兴高兴,那送喜报的官差还在路上估计得等个七天半月的,让咱们做好准备到时候好好招待招待呢!齐家送的贺礼可是不少,还有那么多头面绸缎什么的,过不了几天整理好了,估计就该分发到咱们院了……”

这一说就有停不下来的劲头,听得苏叶在一旁都要笑了。

之前没来得及深想的话,因着蓝嬷嬷问的那一句和秋华这之后上报的信息,苏叶算是明白苏亦文这个‘举人’从何而来了。

如果不出所料,等到苏亦文摆宴庆贺的时候,齐家被列为上宾,到时两家肯定高兴,齐家主母兴头一到,稍稍一问,那接下来不久远的苏倩的及笄礼,八九不离十是要由齐家太太主理了。

齐家太太也是有二品诰命夫人的头衔的,于苏家来讲真是锦上添花了。

到苏倩及笄那天,和齐铭的婚事一定,再一看这两家,真真是门当户对。

苏家年轻这一辈儿,苏倩怎么也得有个举人大哥才更好看些。

无论这是苏家的意思,还是齐家给苏家送的礼,这都是件好事,齐家这么满意齐铭和苏倩的婚事,这让苏叶心里真的高兴了些。

春风吹过,草木新绿,好事似乎随着苏容的离去一件件的降临在苏家人身上了。

苏叶的舅舅会试二甲得了第六名,赐了进士出身。

苏家上下都很高兴,最高兴的当然是苏叶的母亲林佩云,苏家给林家送贺礼的时候,林佩云趁这个当会儿向苏立行求了情,解了苏叶的禁,带了苏叶回了趟娘家。

苏叶这是头一次感觉到人事的微妙,她大哥中了举人,家里摆了个小家宴都没让她列席,可她舅舅中了进士,她竟然被解了禁足令。

说起来就像完全不搭似的,但却又让苏立行完全挑不出理来不解苏叶的禁,纵是苏琼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踩一脚——林家势力上升,意味着林佩云在府上的地位也会多少更重一点,苏立行当然不会去得罪一个娘家有背景的妻子,而且接连的喜事的确让苏立行面上添足了光,林佩云要带苏叶回娘家拜贺太天经地义了,总不可能带着庶出的苏琼吧?

对现在的苏叶而言,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林家的人。她只知道林家人丁不旺,不然母亲也不会在苏家总是被父亲强压一头而不敢怒不敢言。

林家披红挂彩,跟过节似的,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喜意,在苏叶看来,这些古代人实在有点接地气。

连秋华都喝上了今年新采的鲜茶,秋华舍不得喝,捧在手里半天才小心翼翼的抿一小口,每抿一下子,表情都陶醉的不行,苏叶的表妹林微乔在一旁笑的捂着肚子:“哎哟秋华一会子送你一大包拿回去,这是头前镇上的赵举人家里送来的,想喝就喝别这么舍不得!这些东西,以后我要多少有多少,你想喝就送个信儿,我一准的给你送去。”

苏叶看着手里的茶叶尖儿,心里暖暖的。

但也因为秋华的动作想笑。

苏家哪里缺这样的东西,秋华喝过的好东西不知道比这个高贵了多少倍,秋华这分明是在讽刺这几个月来在栖林苑受了冷落连口好茶都没喝过,同时也在向主子宣扬喝糟心茶的日子终于过去了,以后好日子可就要随着林征这个进士的身份来临了。

苏叶看着笑的快流出眼泪的林微乔,那笑声清脆悦耳让人愉悦,让听见的人都不自禁的跟着高兴起来,想着林微乔的话,苏叶心里突然觉得有点酸酸的。

笺十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