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之炼器萌仙

星际之炼器萌仙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1章 画作震惊

司徒千霖在他大哥的眼神下,不情不愿的去内室拿。施梅仿佛已经看到慕木一脸挫败的样子,嘴角越咧越大,殊不知,这副癫狂的模样看在文一帆眼中又是另一种感受。

不一会儿,司徒千霖捧着一个长长的木盒走了出来,一向轻佻的脸上毫不掩饰的表达着对这个东西的不满。之前文一帆代表文家呈上这份贺礼的时候,大家一副见到稀世珍宝的表情,他可没觉得有什么好,不就几个字么?有什么稀罕的。

“你可小心点!”司徒浩源假意凶道。虽然之前对这副作品爱不释手,但在看到文家的作风,加上慕木后来的几件寿礼,现在对它的心思也淡了许多。

字卷约一米长,半米宽,司徒浩源将它展开,两排大字如龙蛇飞舞,遒劲生动。一些“老古董”们纷纷挤上前,嘴里念叨着,“文秋那个老家伙,书法造诣真是越来越高了。”

“一看其形,二看会意,这书法到了一定境界,果真不同!”

文秋便是文一帆的爷爷,文家的书法真传尽在他手。施梅眼睛都快笑没了,“大家随便看看,别客气。”

“噗!”司徒朗不小心笑了出来,还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女人,智商被狗啃了么?

“小木,这文老先生的字迹可轻易不得见,同样是书法的传承者,好好观摩说不定能学到些东西。”司徒浩源好心劝道。

慕木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字帖上的诗,不愧是一代书法世家,这笔法,若是放在修真界的凡间,靠卖字画也能一生无忧。慕木如是想着。

“嗤,慕小姐不会是被吓到了?”施梅好死不死的开口,如果她后面有条尾巴的话,早就翘到天上去了。“不过,慕小姐可别忘了答应过的事,这全场的人都可知道的。”

慕木将视线收回,看着这只花母猪,一笑,“知我心者,非施阿姨莫属,”这话说得施梅莫名其妙。她转向司徒浩源,“司徒爷爷,今天送您的第三件礼物,您坐好,待会儿就能看到了!”

慕木站在檀木桌前,整个人的气质突然变化,像是历经沧桑的老者,又像是看破红尘的方外之人,连早早在一旁磨墨的龙殷都察觉出周围气场的变化。

慕木对着龙殷点了点头,那眼中深藏的感激与赞许没有逃过龙殷的眼睛,龙殷突然觉得,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摆好。

司徒浩源端坐在椅子上,恨不得透过纸背看到她到底在画什么。

慕木右手执笔,看了一眼司徒老爷子,微微凝气,执笔的手似乎散发了绿色的荧光,墨汁随着毛笔在纸上欢快的跳动,众人只看到这舞蹈般优雅的动作,明明凑得很近,纸上的内容却模糊地看不清。

很快,慕木将笔一收。一气呵成。

这样就好了?来宾们对望一眼,满是不信。

罗兰的眼中像是点燃了烟火,熠熠生辉,还真是第一次有这样一个人,入了他的眼。

慕木走到了另一处,大家这才看清画上所作,原来是司徒老爷子的画像。

“让开,让开!”这些人一个个的挡着他的路,司徒浩源差点儿急的跺脚了。

司徒浩源一靠近这幅画,众人忍不住瞅瞅他,又接着看了看画,同样的一个人,怎么偏偏画上的这人觉得气势都不一样了呢?

画纸上是司徒浩源的侧面,简单的水墨勾画出的轮廓别有一番风味,画上的司徒浩源眼睛平视远方,似在思考,似在惆怅,又似在守望。神态中的沧桑与睿智被刻画的淋漓尽致。

司徒朗和司徒明看到这幅画,忍不住心中一酸,差点掉下泪来,爷爷老了,却连个守候孝敬的人都没有,这个时候,他们才觉得,自己之前是多么任性。

柴蓓娟眼眶一热,这是她相守百年的丈夫,他所有的心事和伤痛,她都懂。可却还是第一次这么直白的展示于人前。

柴蓓娟望向他,刚好司徒浩源回头看过来,两人视线相撞,司徒浩源无声的笑了。

而周围的“群众演员”们在思考着,刚刚看到这幅画那精神一震的感觉怎么回事?他们对书画没什么了解,只不过,不得不承认,这幅画比起那副字更加具有灵性,即使是书法的门外汉,这一点还是感觉的出来。

这下,所有人看向慕木的眼神都变了,本来还有些质疑的人都不得不服服帖帖。

慕木手一挥,画卷卷起,用一根细透的丝带轻轻绑住。递到司徒老爷子手中,“司徒爷爷您可要收好了,将这画中的真意加以揣摩,说不定对您有好处呢。”慕木笑的很和善,她看向这些看完一场戏打算四散的人群,向小二心灵传音,吩咐了一些事情。

一个粉红色西装的男子走了出来,一张妖娆的脸蛋让人不由多看了几眼,他大声说道,“本人是慕家管家,大家若对今天的几件物品有兴趣,可以关注慕家农产相关的商品信息,近期网站会有优惠促销活动,届时还会有各种您预想不到的好东西会出现。”

小二也不说清楚,毕竟种类太多,今天主人的表现已经让很多人暗暗记在了心理,这个时候不打广告岂不浪费资源。

“哼~”司徒千岚一甩手,气哄哄的走开了。

司徒浩源慈爱的看着这个女娃,好灵活的头脑,在他的寿宴上这么明目张胆的拉生意,不仅仅胆量大,也懂得抓住时机。这么聪明的女娃怎么就不是她家的呢。

慕木向司徒浩源微微点头致意,算是感谢刚才的默许。她心情颇好地朝龙殷走去,今天本来就打算为自己的生意打开另一扇门,没想到那个傻女人创造了这样一个机会。对了,施梅这时候应该大吵大闹才是,怎么没影儿了。

慕木将晨曦抱在手中,揉揉她肉呼呼的脸蛋,龙殷说道,“刚才文一帆便把那只花母猪打晕带回去了”。

这人真是她肚子里的蛔虫,连她在想什么都知道?慕木试探的看向他,只是那双浓墨般的眼睛里什么也看不出。

“木头,你刚才真牛逼,你没看见那个女人扭曲的嘴脸,哈哈,肯定脸都气歪了。”花子言乐呵呵的说道。

“是啊,慕姐姐,你刚才表现好棒呢。”龙楚怜眨眨大眼睛,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慕木。

蒙其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