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笑傲行

第29章 云腿

看着被捆成粽子的张巡检,和那些磕头如捣蒜的弓兵,郑国宝问道:“身为爷家官健,夤夜之间,追一个妇人,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

那苗女站在郑国宝身后道:“是喽。你们大明朝的官兵,简直就像是苍蝇见了血,追的我不放。若不是遇到大贵人,还不知道他们要把我怎样发落呢?”

郑国宝心说:待会我就让你知道怎么样发落。张巡检哭诉道:“国舅容禀,小人哪有那么大胆子,追拿良家妇人。实是这几个苗人,夤夜行舟,行迹十分可疑。我们一盘查,他们先是要塞钱,见不好使又要动刀,可是我们的人多,他们见敌不过,就朝河里扔了许多箱子,您想那肯定是阿芙蓉啊。这等犯人岂能放过,因此一路追下来,结果冲撞了国舅。”

郑国宝道:“那如此说来,我倒是成了这伙人的帮凶了?张巡检倒是一心为公,铁面无私的人物。”

孙大用是国舅老搭档,自然知道该如何接话,一旁说道:“国舅且慢,您看这妇人,耳戴金环,脚带金铃,一身衣服可不是穷人模样,怎么会亲自贩那阿芙蓉?就看她身后这几个伴当,也是耳上戴着烧饼大的金环子,这得值多少阿芙蓉啊,她们那小破船能拉多少?犯不上啊。卑职可与巡检司的人去搜检搜检,看看那船上有没有阿芙蓉。”

张巡检忙道:“可是那女子已经将箱子扔到河里,哪还能在船上找到阿芙蓉啊。”

郑国宝笑道:“如此说来,就是没有证据了。难道就全凭张巡检一张嘴,说她有阿芙蓉,她就有阿芙蓉?”

那位苗女说道:“国舅,她没有证据,我可有证据。”说着话,只见她从贴身荷包里,一阵翻找,拿出十几片金叶子,又翻出几十两散碎银子,放到国舅的临时公案上。人一靠近,一股香风扑鼻,郑国宝只觉得欲念贲张,心中生出几分旖旎念头,暗想:这才离开菁姐几天,按说不至于忍不住啊。不过也难说,这吃了几天肉了,又突然断了顿,实在是难受,看来最近得少去非烟那屋,免得**了。

有这股火烧着,他只觉得张巡检越看越是别扭,再说这些金银说明一个问题,这苗女很有钱。这个时代贩卖阿芙蓉利润一般,远不如私盐的利润高,这女子的身家,根本不可能去亲自押运阿芙蓉,做这玩命勾当啊。

因此郑国宝一拍桌子,“张巡检,你还有何说?”

张巡检道:“国舅,不如这样。今日暂且休息,明日清晨起来,咱们带上十几条快船,预备铁笊篱、长钩等物件,沿河打捞,卑职就不信,捞不出那些箱子。”

此时他身后跪着的副巡脑子却比张巡检要灵活,心道:这个蠢货不要把我们也害死。若是明天真打捞出阿芙蓉,你是准备打国舅的脸么?你直接认罪,还可能活,非要分个对错,那就是个死。你这混球,难道不知道如今宫里郑娘娘是何等权势,我们与人家斗?一根手指头下来,我们就得成渣!你自己去死,不要牵连我们啊。那副巡当下高喊道:“国舅爷爷,小的招了。”

郑国宝也被这张巡检僵住,听那副巡松口,便问道:“好!有什么话,从速招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顽抗到底,死路一条!只要你肯招供,本官自可想办法,开销你的罪过。”

那副巡检道:“实不相瞒,实是这位妇人生的貌美,我家巡检一见起了歹意,我们巡检司前几天刚查获了几箱阿芙蓉,一时未得上报。就要赖在这小妇人身上。我家巡抚实行考绩,若是我司一年可拿住五十个罪犯,便可考为上上。本司到现在拿住了四十七个,加上这小妇人一行,正好立功。这且不说,人犯押在衙门里,可以由我们摆布。张巡检许下,这妇人由我们轮流来耍,那一身金饰也可分了。我们这才猪油蒙了心,驾着船拼命追赶,方才张巡检还想着打上船来,连国舅一并杀了灭口。还是小的几人不肯与他同流合污,拿了他来见国舅。”

张巡检没想这位平日与自己关系不错的副巡突然来个背刺,不由怒骂道:“王八蛋,我几时说要与你们轮流来耍这个妇人!”

一旁那个认识字的弓兵道:“不错,你是没说过这话。你一向是吃独食,哪有我们的份?”

郑国宝摆手道:“尔等不必做口舌争端,挨个招供,待会便没你们的事了。”他又用手一指那副巡道:“从现在起,这地方的巡检,便是你了。”

正所谓重赏之下,自有勇夫。一头是断头台,一头是升官,张巡检很快就被自己人捅了个千疮百孔,他骂道:“王八羔子们,哪会爷爷少了你们的分红?”

孙大用朝郑国宝一眨眼睛道“国舅,天色不早,你也赶快去休息吧,至于这等犯人,交由我们弟兄慢慢审理便好。保证到明天天一亮,让他把什么都招了。”

郑国宝对那苗女道:“这位姑娘,我也有几句话要问问你,不如咱们换个地方聊聊?”

那几个大汉方要发作,那位苗女回身一通叽里咕噜的方言过去,那几个大汉便乖乖退下。那苗女道:“我这几个手下十分粗野,留在这里不大方便,让他们且回小船上等我吧。”

郑国宝心说:等你?那就等到明天早晨再说吧。一点头道:“请便。”

二人来到郑国宝休息的船舱,却见曲非烟站在舱中,看着郑国宝,故意露出一副羞怯的模样,“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今晚这位姐姐来了,是不是就不用我服侍了?。”那苗女见了曲非烟,脸上神色微微一变,端详的良久,忽然笑道:“我在这里,是不是有些不大方便啊,还是国舅先和小夫人休息,明日再来回您的话吧。”

郑国宝朝曲非烟一瞪眼道:“臭丫头,从哪学来的这套?快滚回自己的舱里睡,否则捏扁你的脸!”

曲非烟也恢复了本来面目,朝郑国宝做个鬼脸道:“你敢和这样不三不四的女人来往,我回头告诉姐姐去!”

话还没说完,就被郑国宝拎到了门口,一把推了出去。“臭丫头,今天没有故事听!滚回去睡觉!”

等回过头来,郑国宝一笑道:“自家姨妹,顽皮惯了,见笑见笑。”

那苗女也一笑道:“我听你们汉人有句话,小姨妹有姐夫的一半,今日一看,倒也不算错。”她又整了整衣裙,盈盈下拜道:“民女云南蓝凤凰,见过国舅爷爷虎驾。”

郑国宝也一愣,他只当这是个飞来**,没想到竟是个有名气的人物。这名号在锦衣卫内,也曾听过。一抱拳,“我当是何人,原来是五仙教教主当面,失敬失敬。”

蓝凤凰笑道:“一群江湖苦人,胡乱起的名头,让国舅见笑。”她官话说的不标准,总是带些地方口音,反倒更增了几分**力。明知道这是个江湖草莽,而且可能与日月神教有些关系,但是郑国宝还是忍不住心痒难挨,笑道:“如此说来,那张巡检说的其实没错,你果然是连夜贩运云土过境了?”

蓝凤凰道:“我的船上空空如也,哪有什么云土?连云腿都不见一条。不过么,国舅爷爷怎么说,我们就怎么认,你便是说我贩卖云土,我也认了。”

郑国宝向前走了两步,那蓝凤凰虽然胆大,却也下意识的后退几步,这船舱能有多大位置,顿时就被逼到了床边。郑国宝看着她那两条修长笔直的长腿,道:“云土的事,我不关心,至于这云腿么,眼前不就有上好的?我确实很有兴趣,想要尝尝是什么味道。”

普祥真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