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天魔帝

第71章 落金风云(二)

“那羽林校尉带来的角斗士厉害,还是第一布商陈公子带的角斗士厉害?”

“你一定是外行咯,羽林校尉那是武人,陈公子是商人,在选角斗士那方面,肯定是羽林校尉厉害啊。”

“啊,多谢兄弟指点,待会儿赢了钱,咱请客!”

落金赌场地下私斗场。

包间内。

王平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满桌的乾坤袋,里面不是他物,正是世俗钱财,金砂。

他只不过出手数次,便赚的盆满钵满,不过也有失手,唯一的一次失手,正是在那陈公子手上。

“艹,邪门!”王平心中不顺,总感觉有些地方不太对劲。这羽林军校尉与陈二已经连续赌了二把,本来王平选择了不管是卖相还是实力都胜一筹的陈公子角斗士,谁知道结果是银枪烂枪头,中看不中用。

光是这一把,就赔了王平不少,所以王平心中也有火啊,那火儿还不是一般的小。

这第三把,出场的两名角斗士,全部来自大荒奴隶。叫古虫的那位,是羽林校尉所属角斗士,叫蛮角的那名角斗士是陈二所属的角斗士。

因为是通体境级的角斗士擂台,所以两人均为通体境界,并且都是后期。

王平眼光何等毒辣,他只看一眼便看出来,那陈二所属的角斗士,那名叫蛮角的大荒强者,实力稳稳压制住了他的对手,古虫。

只是这点并不容易看的出来,得有非常惊人的眼力才行。王平之所以能看出来,完全是凭借自己的直觉。

直觉告诉他,古虫虽然拥有通体后期的实力,可是身上杀气太淡,行为紧张,并且眼神游离不定。

杀气太淡,表示搏杀经验少。行为紧张,这证明他心理素质不行,眼神游离不定,表示着他手足无措,自己的心都不知如何应付眼前的场面,自然在搏杀中,是没有胜利的基础。

反观那名叫蛮角的强者,随随便便往那里一站,如一座山般沉稳。浑身浓郁的杀气被他刻意的隐藏着,但是有心人还是能够感觉的到。

最后就是蛮角的眼神,坚定而充满暴戾,肯定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如果是正常人来选的话,肯定会选择陈二阵营的满角,而不是羽林校尉阵营的古虫。

“我买古虫赢,全部!”

王平忽然开口,指着桌面满桌子的乾坤袋,语气不容置疑。

立马就有专门负责记录的服务人员走了过来,将价值点算清晰,然后将乾坤袋全部收齐,又给了王平一张纸条。这纸条就是赌约了。

如果王平赢了,他的财富能涨数倍。如果王平输了,他将一无所有!

那为什么要选择明知必输的那边呢?如果想赢,选择蛮角不是更好?

“陈二想做稳赚不赔的买卖,好算计啊,哼哼,我也不能便宜了你。”

王平其实才刚刚看透这其中的猫腻。这陈二坑他的那把居然作假。

明明能赢,却还是输了。最大的输家名义上是陈二,丢了面子又输了钱。可是,谁能肯定陈二公子不会暗中买他的对手赢呢?

如果他买自己赢只花了一百斤金砂,买对手花了一万斤金砂,说到底他还是赚了!

失去的不过是名声和角斗士而已。

名声能吃吗?名声能喝吗?

只要有钱,你就能有一切!

商人商人,不就是买低卖高么,这陈二商贾出身,倒是对这方面了解的非常透彻。

而且王平特意把时间压到投注最后一刻,就是为了看清楚场上的投注比例。商人嘛,谁又能保证,陈二为了更多的钱,不会真的就赢呢!

到了场上投注比例,达到古虫1:5的时候,王平果断出手,将宝全部压在古虫身上。

毕竟京都藏龙卧虎无数,练家子一看就能看出来,蛮牛的素质整整高出古虫一大截。

买蛮角的买家越多,就表示买古虫赢的买家赚的也就越多。

王平扬了扬手中价值将近九万斤金砂的赌约,兴致勃勃的等待着开赛。

场上某个包间之内。

“二公子,场上形势明了,你要如何决断呢?”赌场的执事亲自过来服务,足以见陈二与赌场关系之好。

陈二长得倒是潇洒倜傥,玉树临风。他悠悠的从怀中掏出一张契约,送到执事手中,笑道:“烦恼兄弟带给话给我家蛮角,只准·····”

赌场执事有权力接触为开赛的角斗士,执事笑眯眯的收下契约,一副我懂的表情,便离开了。

“给本少爷爷说说,都买了多少?”陈二将杯中酒一口干掉,问身边的跟班。

小跟班上前,小声道:“二公子,古虫那边用了百名家丁,各自出手一万斤金砂,所以总计一百万斤。蛮角那边您一次性投入了四十万,总计一百四十万。”

陈二点了点头,淡淡的道:“有没有发现买蛮角赢的买家那里,有什么特别状况?”

跟班一笑,道:“没有。都是些散财,超过一百万的没有几家,而且都是二公子的老熟人,羽林校尉应该没有搞鬼。”

“嗯,那就好。我防着他并不是怕他搞鬼,毕竟我相赢就赢想输就输,他搞鬼又能怎么样?你记住,只要大局在握,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浮云。如果蛮角的实力不如人,我也不敢下重注的。”

“是,小的明白,多谢二公子指点。”

另一厢包间内。

几名身着甲衣,佩戴武器的兵士济济一堂,围成一桌。

其中一位兵士举杯道:“来,来,咱一起感谢我们的校尉的大人,今天带我们到落金开眼,实在是感激不尽呐。”

众人纷纷举杯,簇拥着其中一名其貌不扬的年轻人。

那人正是羽林军校尉,当今羽林军统领的亲生兄弟,包敢。

包敢举杯,众人都喝掉杯中酒后,笑道:“我也是前几天在集市买到四五个大荒奴隶,这才想起私斗场来。想不到的是,遇见一个不要脸的人,这真是倒霉透顶啊,哈哈。”

那句,遇见不要脸的人一出,大家纷纷哄笑起来,他们自然知道包敢说的是谁了。

包敢待笑声消失后,又道:这陈老二能不要脸,我包家的脸却丢不起,所以我的最后一场赌局,大家放开手脚玩,买老子赢,赚点小钱。”

“那是那是,包大人义薄云天,属下们都佩服的很。我们早看出来了,那陈老二不安好心,既然他要玩,那咱就陪着他玩。说实话,我已经买了古虫一百斤金砂,玩玩嘛。”

“哈哈,我也买了,五十斤。”

“我买了八十斤。”

“哈哈哈,我们可要多些包大人,他今天可是大出血哟。”

募然!

“哐当——!”一声锣鼓响动,随后赌场管理人员,宣布:赌局——开始!

谁也不会想到,原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赌局,居然会有人搅局,而且还将诸多不相干的人,全部都拉下了水。

王平,也是其中之一。

老者之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