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东铁骑

第30章 李如松三气王杲1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什么?吴焕那个狗才居然敢率兵攻打我?李如松也率领五千险山兵马赶来?该死!命令部落全体人员准备撤退,逃亡叶赫部方向避难!”

建州女真王杲的大本营,古勒寨:

明代在东北地区建州女真聚居地设置的三个地方军事行政机构建州卫、建州左卫、建州右卫的合称。明初,原居于牡丹江与松花江汇流处的女真人胡里改部和斡朵里部开始向东南迁移。胡里改部迁至原渤海故地,今绥芬河流域,永乐元年(1403),明政府在此置建州卫,委该部首领阿哈出(明廷赐名为李承善)为指挥使;斡朵里部迁至图们江流域,九年又迁至绥芬河流域,依附建州卫住牧。后明政府在其地置建州左卫,委该部首领猛哥帖木儿为建州左卫都指挥使。后两卫辗转迁徙。正统三年(1438),建州卫在阿哈出的孙子、袭建州卫指挥使李满住的率领下迁至浑河(辽河支流)上游的苏子河流域,以今新宾县老城镇为中心住牧。五年,建州左卫亦迁至此地。正统七年(1442),明政府从建州左卫中析出建州右卫,委猛哥帖木儿子董山掌左卫,委猛哥帖木儿异父同母弟凡察掌右卫。建州三卫由此形成。自正统年间至明末,建州三卫基本上定居于浑河上游苏子河流域。初隶属于奴儿干都司,但实际上多受辽东都指挥使司统辖。其首领受明政府册委,晋升官爵、更换敕书、迁徙住牧地区,都须呈报明政府批准;其军队听从明廷征调;各级首领每年都至京师(北京)朝贡。三卫还通过互市,以其马匹、人参、貂皮、松子等土特产换取内地的服饰、粮谷、铁锅以及耕牛、农具等。三卫首领世代承袭。嘉靖二十年(1541)前后,群雄争长。先是王杲自称建州右卫首领,以古勒寨(今辽宁新宾县古楼)为中心,统治三卫,遭到明军的攻击。

经过数年的精心经营,王杲已经将古勒寨建设成为了一座颇具规模的军事要塞,分内外两部分,百姓居住在城外的草地上,部队驻扎于外城,士兵、将领、贵族家属则居于内城被王杲控制起来。

之前明军曾经数次进攻古勒寨,均被王杲击退,那之后蒙古图门汗与朵颜董狐狸迅速崛起,成为明朝最大的劲敌。明军对于女真人就开始以守代攻,古勒寨已经四、五年没有经历战争了。

最近这几年辽东明军势力大不如前,几乎每年都会有大量的高级军官因为蒙古人的入侵而战死或革职查办,所以根本没时间和精力对付女真人。

今天忽然听到辽东总兵吴焕大举攻击自己,王杲可是惊讶万分,当听到李如松也会率兵参战,这种经验变成了一股发自心底的颤栗和恐惧。

去年年底的大溃败,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但心底里却一点生不起报仇的想法——因为害怕,从骨子里感觉到的恐惧。

黑色的骑兵,恶鬼一般的李如松,这一切经常会在梦里把他吓醒,满身冷汗。嘴上虽然怒斥那些害怕李如松的士兵,但心里王杲已经决定,坚决不与李如松交手!

“报!大首领,古勒寨东南五十里出现大队明军骑兵,举着恶狼大旗,是李如松率领的辽东铁骑!”就在王杲心烦意乱之时,一个哨兵快步跑进来,大声报告道。

“什么?敌人有多少人?”王杲顿时满身冷汗,李如松率领骑兵杀过来,自己即使想跑,也不好跑了。

“报告大首领,明军约有两千骑兵,后面五里处还有三千步兵,看盔甲应该是赤炎军团!”这时候第二波哨探回来了,带给王杲一个更大的坏消息。

“啊!李如松这个竖子!想要灭我建州女真,没那么容易,索尔图马上去点一万铁骑,随我去将明军杀个片甲不留!”王杲彻底被激怒了,毕竟之前李如松可是靠着坚城利炮,偷袭等卑鄙战术才打赢自己的。现在居然明目张胆的率军来攻,要与自己麾下的勇士在野外交战,如果这样自己还不敢出战,那面子往哪里搁?

“什么?阎罗王居然追到古勒寨来了,大首领还让咱们去跟阎罗王作战,这不是让咱们去送死吗?”可惜现在的女真士兵中却在流传着异样的声音,对李如松刻骨铭心的恐惧。

“听说没有啊?阎罗王这次带着好几千人杀过来了,光骑兵就有两千人,还有三千拿着虎蹲炮、阎王铳的士兵,咱们再不跑就死定了!大首领还要点兵去抵抗,这不是成心让咱们送死吗?”

“可不是嘛,咱们是凡人,肉体凡胎。我听萨满说:阎罗王手下的士兵根本不是人,全是从地府走出来的恶鬼和阴兵鬼将,凡人的刀剑即使伤了他们,晚上一会一个个从土里面爬出来复活的”

“哥!我被选中去跟阎罗王打仗,你照顾好我七舅老爷!”

“弟弟你安心的去死吧,你老婆就是我老婆,你儿子肯定还是你儿子,放心的走吧”

。。。。。。。。

种种声音在古勒寨中不断的传播着,无不透露出女真士兵对李如松率领的险山军的巨大恐惧。每一个被选中出战的女真士兵,再没有了往日的勇猛和,一个个胆战心惊、畏缩不前,忙着跟家人做最后的告别,活脱脱一副马上要死的样子。

“唉。。。这哪里还是完颜阿古打的后人,简直犹如明朝懦弱的书生啊!”足足花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一万人的女真骑兵才稀稀松松的集合完毕,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恐惧和愤怒的表情,仿佛王杲在故意让他们送死一般,看到这一切的王杲不禁一声长叹。

“勇士们!谁今天只要能够带回五颗明朝蛮子的人头,就可以得到五十两黄金的赏赐!十颗以上人头,每多五颗人头,本首领给他五匹马和一个最美丽的姑娘!”现在这个时候王杲也没时间慢慢整顿军心,只好靠着重赏来激发麾下战士的勇气。

接着王杲又命令亲卫,把自己收藏的金银珠宝取出来好几大箱子,全部当场打开,一个个的分给出战的士兵们。就这么耽误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一万出战的骑兵总算是提起了几分斗志,跟随着王杲出古勒寨,迎击李如松率领的大军。

本来王杲打算领兵抢先出击,占据古勒寨东南方向的一座山头,到时候明军扬攻火器的威力会被大大减弱,己方的弓箭和标枪却可以顺着山坡朝下投射,大大提高威力和精准度。

可惜之前耽误的时间太多了,等到王杲率军杀出古勒寨的时候,李如松已经命令步兵抢占了山头,同时骑兵在山下布阵,与山上遥相呼应。

“全军突击,趁敌人立足未稳夺回山头!”见到李如松已经抢占先机,王杲也只好硬着头皮发起了攻击。

“勇士们,我们现在已经被阎罗王李如松包围了!打不赢他,我们都会死,为了生存下去!随我冲锋!”王杲大声鼓噪着,所有女真士兵都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紧紧地盯着远处的明军。

这个时候女真人已经没有退路了,古勒寨里还有数万女真老弱妇孺和五千士兵,如果冒然撤退被明军骑兵衔尾追杀,整个部落都难逃灭顶之灾,唯有在此击败明军骑兵,才有一线生机。

这个时候即使再害怕,女真士兵也只好全力以赴了,努力压下心中的恐惧,一手紧握马缰绳,一手持武器,准备发动冲锋。

“杀!”眼看明军还没有完成布阵,似乎在忙着协调队形,王杲果断下令进攻,一万铁骑狂叫着抽打着马匹扑向明军。

王杲的计划就是,趁着山上的明军距离较远,虎蹲炮缺乏准星的机会,冲到明军骑兵面前。只要能够击溃明军的骑兵,山上的步兵就只有固守待援的份了,自己也能够安心的带着部落百姓撤退。

“散!”

“投!”眼看着女真骑兵就要冲过来了,明军大军中忽然传来两声命令,刚才还混乱不堪的明军士兵马上散开,排出一个一字长蛇阵,没人从怀里拿出一枚“手榴弹”,点燃引线,使用大号弹弓投向正在接近的女真骑兵!

“轰轰!”

“啊!”

“救命啊!”

。。。。。。。

伴随着雷鸣般的“手榴弹”爆炸声,是无数被炸的遍体鳞伤的女真骑兵的惨叫声,还有数百人连“哼”都没“哼”,直接被迎面扔来的“手榴弹”炸的支离破碎。女真骑兵的前锋在这次攻击中几乎全军覆没,整个大军冲锋的势头被彻底打断了。

“轰!轰!”就在女真人忙着调整队形,准备迎接明军骑兵冲锋的时候,山上的明军火炮开火了,大量的五钱左右的药子铺天盖地的倾泻而下,几乎覆盖了整个女真大军。

可怜的女真骑兵,因为刚才的攻击都挤在一起,刚开始疏散,就遭到了迎头痛击,无数人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就死了,剩下的也乱了阵脚,竭力驾驭着受惊的马匹在原地转圈茫然不知所措。

“我辽东铁骑!”

“无坚不摧!”

这时候伴随着雄壮的怒吼,辽东铁骑如一条狂怒的黑龙一般,大张着血盆大口扑向惊慌失措的女真骑兵。

双方刚一交战,女真骑兵便一触即溃,曾经勇武无双,以弓马和勇猛称雄的女真骑兵,一个个都变成了胆小鬼,拼命拍打着马匹扭头就跑。现在的他们就是一群失魂落魄的丧家犬,只希望早点离开这个可怕的战场,远离这群恶鬼般恐怖的敌人!

“啊!天亡我也!噗!”看着眼前全军溃败一泻千里的局面,王杲气的脸色通红,忽然他仰面喷出一口鲜血,摇摇晃晃的就要从马上跌下来!

仓鼠小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