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东铁骑

辽东铁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面见大舅哥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

“到底要不要嫁给我,是你自己决定的事情,不是用来交易的商品。既然我说你是我妹子,就肯定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你,自己别再做傻事了”

夜晚的烛光下,张知心托着香腮,凝视着眼前的烛火,默默的咀嚼着白天李如松说的每一句话。

“这家伙还真是狂妄,真的以为人家非他不嫁吗?哼,本姑娘貌美如花,嫁给他一个武夫,确实蛮般配的。啊呀,到底怎么回事越想越把这坏人牵挂的紧!”想到羞人处,张知心脸上顿时升起了两抹娇艳的红霞,看起来分外动人心魄。

不知怎么回事,李如松那英俊的容貌,不断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他的音容笑貌深深的吸引住了自己的内心!在险山的这三年,是自己失去义父义母之后,过的最开心的三年,一切的缔造者就是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男人。

今夜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啊。

三天之后:

“什么?让我跟你去见你义兄毛海峰,姑奶奶你到底又打什么鬼主意啊?想害我,一罐子中药汤,保证我上吐下泻,没法晚上跟秀儿那啥”解除了心结之后的二人,关系比之前融洽了许多,李如松说起话来也随意了很多。

“胡说什么!奴家是想帮你开辟财源好不好?还有你晚上跟秀儿姐姐到底做什么啊,正好李伯父一会就要过来,一起听听啊”俏脸微红,张知心眼珠一转狡黠的笑着说道。

“嘿,王八翻个了。说吧让我跟你去见咱大舅哥啥事啊?”一听到老爹的名头,李如松无奈的选择了妥协,不过嘴巴上还得占点便宜。

“啊!你这人好不知羞,奴家何事与你有婚姻之实了!再敢胡说,看我去告诉李伯父”张知心脸颊绯红,娇羞的说道。

“辽东苦寒,缺乏财源,你不欲依靠盘剥百姓升官发财,又需要养兵对付女真、蒙古,总不可能总是带人去打劫朝鲜官府吧!奴家可是大发慈悲,帮你想出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既然你不稀罕,那算了”可爱的皱了皱秀气的琼鼻,张知心居然转身要走。

“嘿嘿,妹子,刚才是哥哥我不对。来来,快快请坐”一听到赚钱,李如松马上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沏茶看座,活脱脱的一副小厮的派头。

“噗哧”捂嘴一笑,张知心看着面前的李如松,心里一阵轻松和温暖:这个冤家,已经深深的刻在了自己的心中,却总是这样喜欢逗弄自己。

“咳咳,我义兄率领的船队自义父死后,实力大损。迫不得已放弃了位于日本的基地,率领全部船员和老弱妇孺迁至远离东南沿海的偏僻之地休养生息。知心已经修书一封,约我义兄前来,如松哥哥只需跟我去一趟朝鲜咸兴府即可”努力板着脸,张知心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的,什么时候出发?我去找成毅和老爹安排一下军务就可以出发,咸兴府我也经常过去,准备一辆马车,我负责赶车就行”微微一笑,李如松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炯炯有神的眼睛凝视着张知心,直把后者看得一阵心慌意乱。

“我先走了!明早出发”红着脸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似得,张知心迈着小碎步扭头就跑。

身后某个**的声音传来:

“没准过几天秀儿就要多俩姐妹了,该怎么办呢?男人魅力实在是太大了”

“这个坏人!看奴家不叫义兄狠狠收拾你一顿”咬了咬雪白的银牙,张知心嘴角多了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又恢复了狡黠的小女儿姿态。

三天之后,一辆马车在数百骑兵的护卫下,离开了险山城,车夫身穿粗布麻衣,腰悬一把波斯弯刀,一脸懒洋洋的**模样。

在辽东这种地方,走远路若没有一定的防御力量,那就是自杀,遍布整个辽东的女真人、马匪,甚至某些官兵,都很乐意做一笔无本买卖。

不过当这些心怀叵测的家伙,远远看到这支庞大的护卫,以及马车顶部飘舞的恶狼大旗,以及护卫的着装之后。所有人都不自住的倒吸一口冷气,收起一切怀心思,老老实实的等待下一个猎物。

居然是辽东铁骑亲自出动,护卫的人,那得多了不起啊!

险山大战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伴随着的风波却愈演愈烈,女真人大败的事情迅速传遍了整个辽东:

一支人数不过一千,却可以战胜数万女真骑兵的可怕骑兵部队,一个号称阎罗王的统帅,这一切的一切都给辽东铁骑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同时也让很多人明白,绝对不能轻易招惹这些人,否则一万多战死的女真人就是自己的下场!

在辽东铁骑和李如松赫赫凶名的护佑下,一路顺风顺水,朝鲜境内的官员甚至主动跪拜迎接,设宴款待,礼数及其隆重。

“啧啧,看这群脑残棒子,这家伙是咸兴道大总管。丫的上个月还被我带人打劫了一次,居然现在还没有被罢官斩首,啧啧真是难得”看着这群被自己打劫了不知道多少次,都没有弄清楚劫匪是谁的白痴,李如松忍不住一顿评头论足。

“呵呵如松哥哥可是少年英豪,怎么做打劫这等下作之事啊?”抿嘴一笑,张知心空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为了掩饰身份,李如松一直以车夫的形象出现,所以赴宴这种事情跟他没什么关系。

倒是张知心这位被数百彪悍辽东铁骑护卫的美女,被朝鲜官员奉为上宾,一个个满眼Y邪之色,看起来若不是有铁骑护卫跟随这些家伙就要上演争夺民女的好戏了。

朝鲜这个国家很弱小,很垃圾,很白痴,但是他们有一项事情做的特别好:比自己强的人从来不惹,就算对方蹬鼻子上脸,也忍着。

现在李如松麾下数千精兵,坐镇险山,朝发夕至就可杀进朝鲜。借给朝鲜官吏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招惹这么一位被称为阎罗王的煞星,更别提对他的人有非分之想了。

咸兴府,悦来客栈:

“你就是那个号称阎罗王的李如松?怎么是个小屁孩啊?”一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满脸刀疤横肉的汉子,盯着眼前的李如松,有点不相信的说道。

“呵呵,小子正是李如松,大舅哥有何吩咐啊?”李如松呵呵一笑,行礼之后,走上前去拉着大汉的手亲热的说道。

“哈哈,原来是妹夫啊,啊!啊!怎么回事!”毛海峰忽然脸色一变气急败坏的咆哮着喊道,扭头朝后面喊道。

“这个坏人!非要奴家陪他演这种事情,惨了惨了义兄生气了,演到底吧!”后面厢房里面色绯红的张知心听到义兄毛海峰喊自己,不由得一跺脚,像负气的小女儿一般朝外面走去。

“妹子,说实话你不会真嫁给这个挫货了吧?”一看到张知心走出来,毛海峰急忙走过去劈头就问,焦急的神色就像看着自己闺女嫁给地痞**的父母似得。

“义兄,我和如松已经结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望义兄成全!”咬牙悄悄瞪了李如松一眼,张知心斩钉截铁的说道。

“咣当!”毛海峰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脸呆滞。

仓鼠小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