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东铁骑

辽东铁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4章 入朝

各位读者大大,麻烦大家在阅读本小说的时候,点击一下《加入书架》,给小肥一点鼓励,谢谢大家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

“末将,神机营参将李如松,拜见张阁老!”

京城紫禁城,首辅所在的东暖阁朝房之中,李如松双膝跪地,朝着端坐在暖炕之上的一名中年男子,恭敬行礼说道。

“呵呵,李将军多礼了。快快请起”嘴上这么说着,中年人却依旧一动不动的盘腿坐在暖炕之上,一旁的张思维朝李如松使了个眼色,后者这次站起身来,低着头弯着腰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等候张居正的训话!

“该死的,老子莫非是走啥运了?还没给张相爷上贡送礼,张相爷就召见我?还是在朝房?不会是打算把小爷就地拿下,拉出去剁了吧?”低着头,感觉到张居正端详自己的目光,李如松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被猫端详的老鼠一般。

张居正(1525年-1582年),汉族人,祖籍安徽凤阳,湖北江陵人。字叔大,少名张白圭,又称张江陵,号太岳,谥号“文忠”。

在明代嘉靖、隆庆、万历复杂的政治斗争中,张居正可以说是先败后胜,最终彻底击败高拱,得到李太后和少年万历的绝对信赖,成为明朝当之无愧的第一权臣。这样的人也是眼里不揉沙子的狠人,对于政敌和自己看不顺眼的家伙,必定毫不留情的彻底弄死。

不过李如松不一会便轻松了下来,抬起头来,炯炯有神的眼睛毫无胆怯之意的与张居正对视。

若是普通人面对大明首辅张居正这样的强势人物,只是被其盯着看也必定受不了压力,吓得跟个老鼠似得老老实实。但李如松自小混迹辽东,不是杀鞑子,就是跟马匪交际,什么尸山血海见得多了。那些惨烈的场景,可比张居正的凝视厉害一万倍,李如松经过了初期的紧张和不适应之后,很快便调整过来,不卑不亢的站在那里。

“呵呵,子维怪不得你对这孩子夸奖有加。果然一表人才,是国之栋梁啊”凝视了片刻,看到对方并没有像普通官吏那样战战兢兢不知所谓,张居正眼睛里闪过一抹赞许之色,笑呵呵的一旁的张思维说道。

闻言张思维眼睛里闪过一抹得意之色,笑呵呵的微笑不语。李如松可是他张家重要的盟友,之前虽然行事鲁莽,引起了朝廷和张居正的不满,但很明显随着李如松优秀的表现,这些不满开始逐渐消失。

“李参将,听说你在辽东杀了不少鞑子。其中可是有不少归顺我大明的女真首领,建州女真左卫督指挥觉昌安到底是不是死在你手里的?”旋即张居正忽然话锋一转,问道。

“启禀相爷,觉昌安是卑职命令其前往阿台营地劝降阿台,之后忽然发生兵乱,被乱兵所杀。卑职当时闻知此事悲痛万分,已经派人追查此事,必定给建州女真左卫一个交代”李如松弯腰行礼,恭敬的说道,语气平和不带丝毫的感情。

“那根据锦衣卫举报,你在辽东大肆豢养军队,私分田地,笼络人心,意图谋反可有此事?”张居正仿佛老僧入定了一般,闭着眼睛良久之后说道。

“刘自忠这个鳖孙子,收了老子那么多贿赂,转身就把我卖了!以后肯定要你好看”听到这话,李如松知道关键时刻到了,心里暗骂刘自忠的阴险,同时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如果朝廷真的怀疑李如松谋反,或者有割据辽东的不臣之心,张居正只需要一声令下,无数如狼似虎的锦衣卫早就把李如松五花大绑松进天牢了。根本不需要张居正大费周章的这样做,很明显只是怀疑,但不确定同时对于李家父子之前的功绩很肯定,所以才会在朝房询问此事。

“启禀相爷!”想清楚这些,李如松二话不说,直接跪倒在地,满意含泪的说道:

“我李家世代忠良,一心只想着报效国家。奈何辽东疲敝,军田被大量侵占,军士为国与鞑子舍生忘死厮杀,却连顿饱饭都吃不到。如何能够一心一意的为国效力?如松和我父亲,为了保家卫国,这才在险山开垦荒地,以供军士使用。只为了将士们能够没有后顾之忧,一心一意的报效祖国。那些诬陷如松父子的人,都是一些想要霸占军屯,用国家的血汗养肥自己的私欲蠢材!他们家财万贯、良田千顷,暗通鞑子烧杀抢掠,却不肯拿出一分钱、一粒粮食来犒劳将士。甚至于见到鞑子来犯,便龟缩坚城死守不出,鞑子一走便大肆屠杀百姓杀良冒功!”说道这里,李如松泪如泉涌,整个人多了几分悲壮的气势。

“居然有此事!”忽然朝房的屏风后面传来一阵恼怒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小孩子。

“乖乖,万历那孙子也在啊!好嘞,看哥怎么对付你们”李如松耳朵一抖,顿时明白过来,屏风后面的恐怕就是当朝皇帝明神宗万历了。

“如松父子一心为国,相爷请看”说着李如松直接站起身来,脱掉了身上的朝服,露出了满是伤痕的身体。

“如松自从跟随父亲,出任辽东军官以来,大小战役无数,没有一次临阵脱逃。相爷若是相信那些蛀虫的片面之词,如松情愿一死以证清白!请相爷赐毒酒!”扫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张居正等人,以及偷偷从屏风后台探出头的小皇帝万历,李如松满脸悲壮的说道。

“咳咳”这个时候屏风后面传来了一阵咳嗽声,张居正也缓过神来,起身走到屏风后面。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张居正迈步走了出来,表情复杂的看了李如松一眼,眼神中充满了爱惜和释然,旋即叹了口气说道:

“小家伙,不要这么激动。老夫和陛下若是不相信你,早就把你抓起来了,何须这么大费周章?你下去吧,三省你亲自跑一趟带李将军去办理一切事宜。告诉神机营的人,李将军是老夫和陛下钦点的神机营参将,谁若是还在背后胡说八道,一律一律论罪绝不容情!”话说到这个份上,不论是万历还是张居正很明显,已经彻底的相信了李家父子是国家的忠臣良将。

曾省吾,字三省,号确庵,晚年自号恪庵。明代湖广承天府钟祥县人。

先世系江西彭泽人,曾祖父曾逊,祖父曾辉。父曾璠,嘉靖四十一年壬戍科进士。曾省吾生于嘉靖十一年(1532年),嘉靖三十五年丙辰科进士。隆庆末年,以右佥都御史巡抚四川,《明史稿》称其“娴将略,善治边”,“莅事精勤,多有建白”。万历元年,四川叙州土司都掌蛮叛乱,曾省吾荐刘显率领官兵十四万出征,“克寨六十余,俘斩四千六百名,拓地四百余里,得诸葛铜鼓九十三”。万历三年六月,升兵部左侍郎。

张居正死后,曾省吾受到牵连,浙江道监察御史王国弹劾曾省吾“勾结冯保,相倚为奸”,“送冯保金银若干两,图谋升官”,户科给事中王继光疏参曾省吾“十罪”。高拱《病榻遗言》说:“隆庆六年,曾省吾授意其门生、户科给事中曹大野弹劾高拱,并许以高官厚禄。”。万历十年十二月,被勒令致仕。万历十二年四月,邱橓与锦衣卫都指挥曹应龙、司礼监太监张诚前往张家抄家,张居正长子张敬修被屈打成招,供出曾经向曾省吾、王篆、傅作舟三家转移、藏匿财产,约值银三十万两。张敬修最后自缢死,临死前写下一绝命书。丘橓派人查封曾省吾等人家产,并将曾省吾、王篆法办,“曾角巾青衣,王直囚服乞哀,中官杖之”。万历十二年三月,工科给事中唐尧钦上书要求重惩曾省吾。万历十二年十月,籍没家产,原籍为民,永不叙用。著有《千弓坝石桥记》。《明史》无传。

此时曾省吾虽然还没有就任兵部侍郎,但其卓越的军事才华,已经被张居正看重,并且着力提拔。张居正派他带李如松去兵部办理一切事宜,同时跟随李如松前往神机营,无疑是在向所有的人表明自己和皇家的态度:谁怀疑李如松,谁就是女干臣!

“末将谢相爷和陛下的信任,末将在辽东早就听说陛下乃是尧舜在世,相爷为姜太公复生,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身手抹了一把眼泪,李如松满脸崇敬的朝屏风方向行礼,恭敬的说道。

“哈哈,李将军无须多礼”这时候小皇帝万历冲屏风后面走了出来,笑眯眯的说道。

“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李如松也来不及穿上衣服,跪倒在地大声喊道。

“龟孙子,老子在辽东除了我爹,还没有给什么人下跪过,今天居然跪了这么多?来日方长,老子一定要找补回来!”一边心里暗骂万历和张居正,李如松内心也是一阵放松。

万历现在还年幼,在李如松看来依旧很依赖信任张居正,寒暄了片刻之后,便离开了。而李如松则跟随者曾省吾,前往兵部办理手续,准备入驻神机营。

“辽东的难关算是过去了,该是拉关系,准备弄死那些给老子上眼药的孙子的时候了”

仓鼠小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