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清朝当大官

第38章 美好的家乡(下)

这时,郑一宇说道:“咱们县城的张三前段时间刚从省城回来,听说,在南江省的巡抚还有几个知府都被查办了,你不会和他们有关吧?”。

这时,李序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总不能说,王天远被查办和自己有很大关系,同时,那些贪官就是他的臬司衙门里被杀的,这些都是朝廷的秘密,没办法说。

于是,他平静的说道:“巡抚王天远确实被查办了,有几个贪官确实被杀了,但这些和我没有关系,皇上这次下旨让我任命南江省的知县,主要是历练历练我。

一方面我确实还年轻,有些事情还拿的不是很稳,另一方面呢,知县这个差事也是很锻炼人的,毕竟也是一方父母官嘛,我知道,你们是为我的安危着想。

但是,你们放心吧,不管怎么说,你们的兄弟我,是绝对不会徇私枉法坏了朝廷章法的,也绝对不会给咱小南县丢脸的,为官之道,谁也做不到完美,我是有一些“过”,但绝对没有罪”。

李序然的话情真意切,他感觉没有必要在这些街坊领居面前有什么隐瞒,当然涉及朝廷机密的事情是例外,这方面的事情是真的不能说的。

郑一宇他们也听的出来,李序然确实说的很诚恳,最为关键的是他说的不给家乡丢脸,不做贪官、昏官,这句话对于这些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人来说是很有分量的,用现在的话说是很给力的。

你想想看,有谁不想自己的家乡出个好官、清官,这倒不全是因为职务,包拯当时只是个开封府的知府,可是他的家乡那个不引以为豪?

秦桧的官做到了宰相了,但估计他的家乡没有几个人对他自豪吧?恐怕是躲还来不及呢。

他的父亲早已将圣旨的事情给他们说了,他们自然知道这个钦点的知县还是很有分量的。

这时,李序然想起了自己在监狱了的时候,他继续说道:“兄弟们,官不在于大,而在于走正道,这句话是皇上给我说的,我一直铭记在心,你们想想,现在一驰和尘远还在按察使司,他们的职务还是和原先一样,这说明我们走的是正道,不然是走不到今天的,这就咱们小南县的人:既要走的远,还要走的好”。

“好,好,”,这时,其他的人大声的说道。

这时,其中的一个人说道:“既然说道了小南县,说道了咱们的家乡,那咱们就每人说几句话吧”。

于是郑一宇提议大家每人做一首诗,或者说几句话比较有纪念意义的话。

哎,也难怪,那个年代,没有什么流行的歌曲,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娱乐项目,同时,这些人也相对比较保守,所以一般都是文人之间做一些诗词之类的留个纪念。

没想到他们第一个就叫李序然先来,原因是只有他一个人离开家乡的时间最长,此刻,应该他的想法应该是最多的,所以推举他为代表,感怀家乡情谊。

这时,李序然站起来了,望着这崇山峻岭、花草树木,好一片大好山河,他的心为之一振。确切的说,他倒是真正想起了自己的家乡。

于是,他思忖片刻,说道:

四年秋夏之交,外放太仓县令,途径小南县,是为故居。探家半月之时,有幸得与众故人重圆,此乃人生一大幸事。

随作拙作,是为此:

登于小南县之小南山,山顶有巨石,石间可坐数人,石中可见姓名,皆乃小南山人。谓之:张俊、郑一宇、徐云儿、张一驰、李尘远、李序然。

其徐云儿、张一驰、李尘远皆因事务未至,但小南山之聚尤为六人。

南江有南山,林荫可连片,米香迷四方;北城有清湖,湖中可垂钓。渔者,鱼也,劳者,民也。湖中之水远方来,城中美味在眼前,朝阳于夕阳,人声皆鼎沸

山中遇故人,道中问声好,林间有高音,乃是牛儿鸣。如若他乡遇故知,今我在此宗源地,此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入仕几载,刑狱纷繁,放任地方,几番起落,为按察使至太仓县,终悟正道乃为官之道,遂于故人叙旧情,亦为真情。

十余之载未谋面,当年之情终不忘,人生匆匆几十载,思国思家思社稷,此情此景此故人,万事之首情为先,原作次赋为留念,留的真情在天地。

李序然一气呵成的说完,但这次大家没有起哄的大声的说道“好,好”之类的话,而是都静静的看着远方,或许,也是在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的未来,很远,很远的……

良久之后,郑一宇提议大家今晚回去后去他家,一醉方休。

在路上的时候,郑一宇和李序然单独的走着,比其他的人落后了一点,显然,他们是有话要说。

“序然,你就真不打算去云儿那看看?听说你回来了,她问了我好多关于你的消息,那天人那么多,她说等人少的时候,再来看你”,郑一宇说道。

其实,李序然对这件事情很不了解,不过,他正好趁这个机会向郑一宇了解一下

于是,他说道:“一宇,你把这件事情,从头到尾的给我说一遍,你也知道,这种事情当局者迷,我的心情很难保持冷静的,你就帮我整理整理吧”。

这时,郑一宇非但没有吃惊,而是很理解的说道:“这也难怪,这么多年了,我也快忘了,好在我们家和云儿家相邻,经常说起你”。

看来是问对人了,不然自己还真不知该怎么做了。

郑一宇便说道:“当年读书的时候,谁都知道你和云儿好,你还记得不,就那封信,云儿给你写的那句:我愿化作天边一片云……,不知怎么的这份信被尘远发现了,拿着在书院里到处乱跑……”。

这时李序然好像明白了,原来是发生在小时候的事情,而这个书信大概就和现在情书差不多吧。

郑一宇继续说道:“后来的几年里,大家以为你们一定会成为结发夫妻,但是,后来云儿的父亲带着云儿去了南江的省城,就再也没回来,记得你当时你几天没来书院,把我们几个都吓坏了,过了几年后,你去了京城做官,云儿的父亲反倒又回到小南县”。

李序然知道了:“也就是说,从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见了,按照郑一宇的说法,有十几年了,自己现在的年龄依旧三十多岁”。

“回到小南县后云儿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直到听到你成家的消息后,她就再也没有问你,第二年也就嫁人了,就在小南县,她一直对我说,想和你说一次话,想为当年的不辞而别表示歉意,另外,还有些话想和你说说,不然这一生都是一个缺憾”。

原来是这样,他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呢?看来是因为当年那份单纯的情感,由于一些不得已的因素,现在想把话说清楚,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就这样,他们边说边走,一会就到了郑一宇的家。

郑一宇的家离自己家不远,就在一条街上,看来他们这些人像是一个胡同里长大的似得。

这时,郑一宇的家人已经为他们准备了酒菜。

于是这些人便开始了说不完的话,喝不完的酒,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过了一会,郑一宇拉了拉李序然的手,示意他出来一下。

来到院子里后,他指着一间亮着灯的屋子对李序然说道:“云儿在那个房间里,你难得回来一次,有什么话就趁机好好说说吧”。

说完,郑一宇就又回去喝酒去了。

这时,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李序然的心突然跳的“咚咚”的,他真不知道这个云儿现在长得什么模样?更不知道见了面该怎么说?

关键是他实在没有话题,不知道从何说起。就怕自己说不对的话,会越说越乱。

但是,事已至此,非得要进去不可,不过正好能借此机会好好的了解一下自己的过去,于是,他就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只见一位女子背坐着,见他进来了,立刻转过身起来,但眼睛并不直视他,只是轻声的说道:“你来了,坐下吧,我给你倒水”。

这时,李序然也不知所措的忙说道:“没事,你,我,这,哦,你吃过饭了吗?”。

你吃过饭了吗?真是天才啊,怎能想到问这样的一句话呢?

不过,李序然这时看清了她的真容:浓眉大眼,樱桃小嘴,洁白的皮肤,头发梳的整整齐齐,长得非常秀气,就是京城大户人家的大家闺秀也不过如此。

这时,云儿也抬头看了他一眼,马上就两腮绯红。

是啊,这么多年没见,就是男人和男人之间,也会有激动的心跳,更何况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呢。

但是,毕竟这个李序然是个穿越过来的,也就是说他并不记得他和面前的这位姑娘到底有什么回忆,因此,他的尴尬还是少了很多。

于是,他开口了:“云儿,你还好吗?”。

“嗯”,云儿应了一声,然后就不说话了。

这时,李序然说道:“记得我刚到刑部的时候,第一次去审一个犯人,我问他你认罪吗,他说:嗯,我让他签字画押,他又不签,我说你不是嗯了吗?你怎么还不签?他说:我说嗯是指我没听明白你的意思”。

“呵呵”,云儿笑了一声,说道“你还是那么贫,那你就不会问他,你要是听明白了,你该怎么回答?”,显然,他们的气氛活跃了一些。

这时,云儿坐下来说道:“听说你做了京城的官,后来还到江都府做了知府,还做了什么查使”。

“按察使”,李序然说道。

“听郑一宇说那是管着咱们南江省全部的犯人,官大着呢”。云儿说道。

“那叫刑狱,其实,我也管不了一省的,就是地方上查办不了的案子,才报到我们按察使,其实,我就是个闲人,不是什么大官”,李序然也不知道怎么说。”

“那你怎么又要到太仓做个县令,县令没有你按察使大啊,你怎么降了?”云儿说道。

又是这个问题,李序然知道这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于是,他岔开话题:“这是皇上要考验考验我,考验完了将来的官要比按察使大,对了,我们去南山的那块大石头上去玩,你为什么没去?”。

这时,云儿说道:“我,我,我不好意思去,我一直不敢面对你,但,其实,当年真的不是我不辞而别……”。

李序然急忙说道:“不不不,不,云儿,这件事情真的不怪你,那个时候我们还太年轻了,有些事情我们不懂,其实,我现在的生活一点都不好,随时可能就乌纱不保,甚至命也保不住了,前段时间,差点被皇上给……”。

“啊?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当官的人不是很威风的嘛?”,云儿不解的说道。

这时,李序然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了,于是,他干脆说道:“我说的意思是,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有自己的特点,也许你现在的生活更安稳、更幸福”。

他继续说道:“不管威风不威风,但有一点,你放心,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给我说,不光是我,还有一驰和尘远,他们现在官比我还大,大哥们给你做主”。

云儿说道:“嗯,我知道”。

这时,李序然觉得再没有什么说的了,于是,他起身:“云儿,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你好好的过你的生活,我会经常回来的,回来再看你”。

这时,云儿也站起来,说道:“既然当官那么可怕,你要当心啊,你的性子比较急,千万不要和人家硬来,一定要耐得住性子啊”。

听了这句话,李序然很感动,他知道,这是来自一个家乡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最真诚的嘱咐。

他说了一句:“我知道了,这么多年了,有些事情慢慢的都会变的,对了,我还有几天才走,有时间来我家”。

说完,李序然走出去了,他抬头望着天空的月亮,不免的难受起来,感觉心里堵得慌,这时,他在想:人生如只若初见,该有多好。

但是,他知道这不可能:人和人之间产生感情的纽带,一部分来自相同的地域,一部分来自共同的兴趣,还有的来自缘分。

但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要有来自共同的经历,没有长时间在一起的经历,任何感情都会慢慢变淡的。

南宫草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