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占经

第14章 往事

落花香,雨未殇,春风化洛阳,春雨抚尘落,别了晴空,多了暮语,雨润山川,白雾起冉,云海缠绕,远山愈发清朗。

半个时辰之前,道玄门迎来了一位贵客,此人自号逍遥散人,道法高深,乃是不世出的高手,无拘无束,行事全凭喜好,其性格亦正亦邪,性情让人无法揣测。

逍遥散人之所以今日到访,并非与道玄门有所渊源,乃是道玄门有丹魂圣师之称的雷戈,炼丹手法娴熟、高超,逍遥散人不远万里来到道玄门,也是慕名而来,乃是请求雷戈炼制古方所载丹药至元丹,此丹颇为神奇,可增加结婴的成功率,乃是不可多得的珍稀丹药,别说更加珍贵的药方,逍遥散人也是从一处秘境之中,从前辈高人的介子袋中找到的。

逍遥散人为了不让道玄门吃亏,除了自备材料意外,还预付十万下品灵石作为酬劳,虽然要取回丹药,但经由道玄门炼制之后,药方其实也算是顺水人情给了道玄门,这样稳赚不赔的好事,玄念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逍遥散人的请求也很简单,便是希望道玄门,切勿将至元丹的药方泄露出去,其他别无所求。

不过玄念并未亲至,只是传音向逍遥散人告罪一声,表达对无法前来接待的歉意,玄念也同时命纪校书负责接待逍遥散人。

逍遥散人对于玄念并未出现并未在意,一门心思全集中在至元丹之上,不过纪校书博学多才,通晓古今,一来二去倒是相谈甚欢。

雷戈交了差事,急忙朝着墨雷山而去,对于雷戈来说,孔阳的成长才是最值得期待的事情,雷戈刚刚站定,便遇到摇头不已,朝外走出的谦元。

“师...师尊。”

谦元一惊急忙低头行礼。

雷戈有些恼怒,言语淡淡道:“你不在洞府中安心修炼,来此做甚!”

“我...我...”乾元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做答。

谦元本想说在督促小师弟修炼,但转而想到孔阳的境界没有丝毫提升,纠结之见不知该如何做回答。

“谦元!你立刻去思过窟面壁一年。”雷戈沉声道。

“师尊,弟子愿受惩罚,只是徒儿那些不成器的徒弟,有劳师尊了。”

雷戈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师尊,大师兄是前来教导我修炼的。”只见孔阳走了出来边说边行礼道。

雷戈心中一动,看向一边神情尴尬的谦元,雷戈呼了一口气,转而温声道:“提携师弟,乃手足之情,为师自然不会怪罪,只是切记自身修道不可放下。”

谦元逃过一劫,心中暗自庆幸,对孔阳也多了一份感激,急忙道:“谢师尊。”

雷戈看向孔阳,神识探查的同时微笑道:“修玄之道,本...”雷戈言语戛然而止,脸上表情变得阴晴不定。

雷戈全身微微发抖,明显处在爆发的边缘,谦元暗呼糟糕,果然躲不过,师尊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急忙跪地硬着头皮道:“师尊息怒,小师弟只是初涉修玄,耐不住寂寞也是常理,还望师尊开恩,再给小师弟一次机会。”

雷戈看着孔阳表情复杂,失望,无奈,愤怒交杂在一起,雷戈微微颤抖着,手臂举起又放下,重复多次,而在雷戈站立的周围气息为之一凝,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

突然周围气场为之一松,被气场隆起的草木也恢复了常态,刚才大气不敢出的谦元,孔阳二人总算暗松一口气,虽然雷戈并没有针对二人,但金丹修士的强大让二人全身冷汗直流,心跳到了嗓子眼上。

雷戈言语之中充满了疲惫道:“罢了,欲速则不达,是为师急躁了,谦元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雷戈本欲使传音之术,但谦元未至金丹,无法聚灵而聆,雷戈只能将谦元叫了过去。

雷戈小声道:“想必你师弟尘缘未尽,此去凡人界,我给你半月时间,带你师弟玩得痛快,也许就便可以收心,倒是耽误你的修炼时间,为师会为你炼制丹药,加强培元储灵的速度,丹药只是辅助,境界不足就算天天做药罐子也于事无补,成为依赖之后,再无精进的可能,你要切记。”

谦元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否则作为道玄门第一炼丹师的徒弟,天天服食丹药,实力还不跟坐火箭一般直线上升,丹药虽好,但也存在着隐患。

“弟子谨记。”谦元抱拳谦恭的应声道。

雷戈走到孔阳身边,看着低着头颅,十分委屈自责的孔阳温声道:“为师已经令你师兄带你下山游玩,等你回来以后,定完努力修炼,知道吗?”看着累戈满怀期待的眼神,孔阳微微点头,而孔阳心中五味掺杂,无法修炼的情况,此时更加说不出口。

“多谢师尊,弟子定当竭力,不弱了师尊名头。”孔阳坚定道。

“一路小心,你的徒弟,为师会代为看管。”

“有劳师尊。”

谦元脚踏飞剑,劲风迎面而来,道袍随风轻缓摆动,说不出的飘逸俊朗,临行之前,谦元从道玄门收集了一些泉水,收入介子袋中。

一边的孔阳坐在仙鹤背脊之上,紧紧抓着仙鹤的脖颈,面色发白,跟上次不同,玄念带着三人时动用御灵之法将三人平托,孔阳三人那时是如履平地,何况玄念彩云密而不透,孔阳看不到下面风景,自然也少了畏惧。

而此时却不同,虽然仙鹤阻挡了大量的劲风,但背脊之地并非宽阔,而孔阳好奇之下向下看去,顿时手心冒汗,头晕目眩,孔阳很快意识到自己居然恐高。

好在谦元心思细密,很快发现孔阳的情况,带着仙鹤开刀云层之上,孔阳的脸色才好了很多,谦元颇有些无奈,要知道玄士恐高虽然并非没有,但在修玄之士之中的确少见,修玄之士纵横天地,总不能走着去,不过好在恐高可以克服,只是需要契机,虽然孔阳天资不凡,但终究还是普通人。

孔阳见谦元沉默不语主动开口问道:“师兄前番收集的那些泉水,不知有何妙用?”

其实谦元并非怪罪孔阳,只是操纵飞剑穿梭于云海之中颇为费力,谦元不得不小心控制,见孔阳发问,微笑着道:“这些水自然要送给皇家帝王,师弟可别小看这些道玄门的泉水,古来讲究认气尝水,水分三类,其色碧,其味甘,其气香,主上贵,其色白,其味清,其气温,主中天,其色谈,其味辛,其气烈,主下贵,若酸涩,装之气味惟腥,有加热汤又沸腾,混浊赤红皆不吉,而我道玄门之水自然是第一类,而且过之而无不及,人间帝王最喜此物,此去需要凡人界帝王的协助,自然要送上礼物。”

孔阳见谦元并未生气,也算放下心来,接着问道:“大师兄,不知今日为何师尊怒而未发,本以为死定了。”孔阳暗自唏嘘。

谦神色一黯,叹气道:“师弟有所不知,其实当年师尊还有一亲传弟子,乃是大师兄,大师兄才智卓绝,天赋异秉,乃是人中龙凤,加上大师兄性格坚韧,短短数年便筑基成功,更是在宗门比斗大会之上技压众人,获得第一。”

谦元苦笑一下接着道:“师尊对大师兄期望极大,管教极为严苛,也许物极必反,完美的大师兄在一次下山中,爱上了一凡人女子,师尊震怒之下,在大婚之上将大师兄擒回,带回山上一关就是数年,那女子看似柔弱,但性格贞烈,在宗门之前连跪一年之久,就在师尊犹豫之时,那女子不幸被附近路过的野兽吞食,道玄门玄士发现已经救之不急,师尊得知此事也是后悔莫及,只能将大师兄放了出来。”

谦元眼神愈发黯然,孔阳可以清晰的看到眼眶之中泪光闪动。

“大师兄听闻此事性情大变,毅然投入魔道,大师兄本就实力强悍,抱着愤恨之心修炼魔功之后愈发强横,连屠众多道门玄士,而且在与道门玄士斗法之时毫无顾忌,波及周遭普通百姓,战场之凄惨,就是现在为兄还历历在目,师尊含怒出手,与大师兄决战于太行之巅,风云变色,地动山摇,当大战之后,受了重伤的师尊亲手击杀垂死的大师兄,到现在我还是忘不了当时大师兄不甘的眼神,自此以后师尊消沉了很久,墨雷山弟子大多都由玄念师叔讲解修道之法,师弟,你不可再让师尊失望,为兄拜托你了。”谦元说着向孔阳作揖请求。

孔阳急忙道:“大师兄,孔阳定然全力以赴,为我墨雷山争一口气。”

谦虚欣然道:“只要我二人拿下道门前三,也许师尊定然会心中快慰,还有一年,我们一同努力。”

孔阳硬着头皮坚定点头。

谦元的话让孔阳愈发内疚,但想要为父母报仇,唯有在道门之中修炼,孔阳虽然年龄不大,但十分清楚自己的弱小,想要报仇并不是不怕死就能做到,可惜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恐高倒也罢了,不能修玄对于孔阳来说如遭雷击,几乎让孔阳心灰意冷,失望之余,更多的乃是愤怒,愤怒命运的不公。

孔阳沉默了下来,看着周围云海翻腾,澎湃激昂,心中不觉患得患失。

南云岛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