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科学的养龙法

第72章 金顶宫

金顶宫是一座城中城,几乎占据了大半个青屿山。它的外围是坚固结实的双层城墙,墙垛之上可以并排跑六匹马,这也是迪尔兰多敢让马车直接开上城墙的原因。

在外围的城墙里面,还有两层建筑,这些依山而建的诺曼风格城堡彼此间以回廊相连构成完整的两个环形建筑群,是金顶宫中大量神职人员居住和工作的地方。每一层建筑之间都有大片的绿地和花园,奇花异草遍植与此,珍禽异兽行走于其间,说这里是人间乐土也不为过。

在三层建筑的核心地段,众星拱绕的就是巍峨壮观的金顶宫神殿主体,也就是所谓的“大祈祷堂”。能够担当如此称呼的祈祷堂在全国只有两个,在圣光天枢宫毁灭后,这已经是世间仅存的一个了。

这座拔地而起直指蓝天的宗教圣殿高达六百多尺,遍布精美的雕塑和装饰,随着历代信徒的捐赠供奉不断扩建翻新。因其所有的屋顶都用华丽的金瓦铺就,才得到那个闻名全国的名字——金顶宫。

赫雷·伯明尔顿站在金顶宫主殿的顶层阳台上,俯视着那个闪闪发光的身影骑着白马疾驰而来。他的视线也同时反馈到藏身在另外一个地方的费凯伦的魔镜之上。

赞纳亚要是走得动,现在一定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来回回走个不停,他焦躁的拍着躺椅把手,口中絮絮叨叨抱怨个不停。

“哎呀,这个混账小子怎么每次都不安牌理出牌,居然就这么直接杀过来了!费凯伦先生啊,我们的新神龙还没完工,这可怎么好?赫雷能不能硬抗的过他啊?”

原来自从塔塔的袭击行动失败以后,费凯伦就换了其他方式监视迪尔兰多他们的踪迹。在知道了整个马戏团都不好惹以后,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一方面费凯伦和赞纳亚调查那个神秘马戏团的背景,看是不是国王雷顿请来的救兵,另一方面在城内积极部署,希望能够把所有人引到自己的势力范围再想办法逐个击破。

马戏团在那天之后突然加快了行进的速度,硬是把需要五六天的行程在三天之内走完了。原本赞纳亚还不是很着急,因为他的探子回报鲁伊丹的皇家船队还在多庞江上游三百多里的地方。不管迪尔兰多怎么快,他的大队人马要赶到最少还有两天。而这两天的时间已经足够费凯伦建好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个灵魂熔炉了。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那个看上去很识时务的娘娘腔图腾骑士居然主动出城迎接了迪尔兰多。而那个总是会搞出突然状况的迪尔兰多居然进城以后吃了个午饭就直接杀了过来,把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

费凯伦十指交叉抵着下巴,眼下金顶宫大殿后面的巨型灵魂熔炉已经组装完毕,正在进行最后的魔法粘连,等到天黑就可以投入使用。沉睡在神殿后身的镜湖里的新白龙只需要再接受一次献祭就能完成。这一次的作品,添加了更多的星光巨龙的血液和魔力,提高了防御力,应该可以面对龙幼仔的支撑更多的时间,以便完成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祭品早早的就准备好了,这座巨大的城市里面充满了流浪者、乞丐、酒鬼,三天的时间已经抓到了不下一千人。他们被妥当的下了药,安置在灵魂熔炉下方的石室里面,时候一到就可以立刻进行转化提炼。

时间,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赞纳亚大人,让你的佣兵们想办法拖住那个人的脚步吧。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费凯伦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细长的手指,缓缓的插入座位旁边的一个黑色细长坛子中。手指穿过封的好好的盖子,直至没入了半个手臂,片刻后他抓出了一把黑沙。

“我也会给你的手下们增加一点力量。”说完,费凯伦喃喃的念了几句咒语,把手中的沙子洒向了魔镜。黑沙在镜面上发出点点暗紫色的火花,接着就穿透了镜面消失的无影无踪。

迪尔兰多没有受到任何阻挡的穿过了圣光庭院——也就是从大门到第一层建筑之间的这块空地。所有的窗户后面、走廊上面都是听到警报出来查看的神职人员。

刚才马车突然降落在城墙之上,守门卫士敲响了警钟,此刻所有人都知道出事了,但是里面人并没有听到迪尔兰多的演讲,所以根本搞不清状况。

图兰达的国家神官体系是对官方培养的牧师、法师、教士加以整合的一个系统,对于白默迪这样的商业城市,他们的祭堂里面最多的是牧师性质的痊愈神官和担任宗教活动进行精神指引的祈祷神官。看神官的制服颜色花纹就可以对他们的分类一目了然,绿袍和蓝袍都不具有进攻性,但是衣服上带有红色加纳莲花饰纹的可就要小心提防了。

从敞开的中轴大门直接穿过了第一层建筑菲舍尔楼,前面就是一段长长的三阶段台阶,台阶通向第二层的赛更迪搂。那里是高阶神官们居住和做研究的场所,保存有大量的典籍和物资,平时并不对外界开放。

台阶的两边都是掩映的参天大树,收到警讯召集而来的红衣神官和神殿骑士们已经在台阶之上恭候着闯宫的人马了。他们并不清楚前门发生了什么,但是任何人没有得到允许擅闯塞更迪楼,就活该受到制裁。

迪尔兰多的坐骑一踏上台阶,迎面就飞来一大片亮闪闪的魔法飞弹。那些极具攻击性的执法神官们,看到人影也不询问直接就进入了战斗。反正这些光震弹释放的是震荡力,不会致人死亡,打晕了再审问,是他们一向的处理方式。

瑞塞斯看着漫天飞来的纯纯的光明能量,开心的飞了出去。大嘴一张,巨大的吸力形成了一个漩涡,让那些覆盖了整个台阶范围的飞弹全部改变了轨迹,集中到一起聚成了一个有南瓜那么大的浓缩能量球,然后一口吞下。

执法神官们眼前一花,手上投出去的魔力就没了踪影,还来不及第二次吟唱,迪尔兰多的快马已经冲上了一半的台阶。

负责保护施法神官们的骑士拔剑冲向迪尔兰多,站在后排的弓弩手也开始放箭。迪尔兰多立刻把魔剑变成了巨型的长刀,借助马力狠狠的劈向了面前的台阶。

长刀上附着的魔力瞬间轰塌了一大段台阶,那些站在台阶上的骑士们立足不稳咕噜咕噜的滚了下来,激起的石块和烟尘挡住了弓弩手的视线,少数射出的箭矢也被迪尔兰多轻松的挥舞着长刀给磕飞了。

灵巧的操控着跨下的白马,丝毫不停顿的从破碎的台阶继续往上冲,迪尔兰多扫了一眼周围的人问瑞塞斯。

“好的坏的?”

“好的!好吃~咕”瑞赛斯满意的舔了舔嘴巴,这么久以来,这是吃过的最美味的能量了。

“交给你了,法伊尔!”迪尔兰多用刀背抽晕几个反应快,爬起来还想再战的骑士,大声的下了命令。

神官们和跌做一团的骑士们莫名其妙的听着这段对话,不明白这个衣着华丽闪闪发光的年轻人和那头会飞的白色大蜥蜴在讲什么。他们刚想做点什么阻止这个人继续穿过自己的防线,就被一片沉默术和昏睡术击中了。

因为衣服过于低调,颜色也不起眼而被众人忽视的法伊尔不紧不慢的跟在迪尔兰多后面,听到迪尔兰多的命令就对着人群大放范围魔法。他一手抓着青铜骨杖,一手抓满即用卷轴,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偷袭一下子放到了差不多三十几个神官和士兵。

继续往上,上一层的台阶还有一个方阵的神殿守卫,迪尔兰多正打算如法炮制,但是这一次神殿的防御者们并没有立刻进攻。

领头的中年神官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马上的年轻骑士,突然举起了自己的法杖,高声大喊,命令所有人都放下武器。然后他推开身前护卫的骑士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迎向迪尔兰多,激动的开口:“迪尔兰多殿下!真的是您?您这衣服反光太强差点没认出来。”

原来金顶宫之中毕竟还有原来的高阶神官,也不乏见过迪尔兰多的。这一位就是原来的助理主持神官,算是金顶宫里面的三把手,曾经在三年前见过来访的迪尔兰多。赞纳亚的人事调动没有涉及到身负外围防御之责的他,所以才让这场乌龙的内讧提前中止。

“你是……德罗神官?”迪尔兰多纵马驶到这个管事的人面前,仔细的看了看,似乎还有点印象。

“对啊!殿下您的记性真好,当年就见过一面,没想到您这么久了还没有忘。”德罗神官感动了一会,但随即想起了自己站在这里的原因。他看了看正在小心让马绕过破碎台阶的偷袭法师,迟疑的问:“殿下,您怎么这样闯进来了?还好我们没有伤到您,那位法师又是谁?看他施法的手段似乎不是我国人士。”

“哦,那是我新收的仆人。我是来找赫雷的,他假冒巨龙契约者,杀害罗达骑士,我们有些旧帐要算。你和你的手下最好离远一点,免得被我们待会的大战波及了。”迪尔兰多懒的解释法伊尔的复杂身份,干脆的糊弄了过去。眼下不用在自己人中杀出血路上山,真是再好也不过的了。

红胡子的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