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界贵公子

妖界贵公子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4章 本大爷的头发

新研发的小术居然拿来对付蒲晓生?我的心情很是郁闷,心里对李晨的做法有些怀疑,紧皱眉头道:“你知道那次被鼠精包围我差点没命?你跟莲都是串通好的吗?”还有那个在梦里追杀我的女人,现今我都不敢再靠近窗外,唯恐那个女人会突然破除结界。

而且那个女人貌似懂得如何将自己隐藏起来,甚至于蒲哥哥都无法读取我脑中的记忆。实在是诡异到家了。什么叫四面楚歌?这就叫四面楚歌。有家不能回,有街不能逛,有友不能聚,一下子几乎就跟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世界断了联系。

我不是个好战的人,从小到大也没有什么阴暗的童年,如果一切安好该多好?

只要变强,变强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生存在各界的夹缝中,这就是身为金体的命运吗?

李晨摇摇头,轻声道:“不要想了,天涯。”他伸出大手抚摸我的头发,明灿的眼眸里有着宠溺,我心里有些纳闷。他定定地看着我,眼睛里是坚定和无边的温柔,对我说道:“不管什么时候,你想离开这里,我都会带你走。”

我的眼睛跟他对视着,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如此明白的跟我表露心迹。心里晃出一个身影,我低下了头,双手紧紧攥起。

周围出现的这些人就像是命运的安排,一个又一个强大的人在我的人生舞台登场,我的世界被整个颠覆,没有人告诉我将来会发生什么,没有人告诉我是否应该退出这个危险的怪圈。

我皱着眉头努力想,想看出些端倪来。“学长,为什么?为什么好像只有我被蒙在鼓里一样?”这感觉就像进了一个黑暗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漩涡,无论我怎么找寻怎么无法呼吸,都有一个力量在牵动着我继续在这里待下去。

李晨看到我紧皱的眉心,伸出手指替我抚平,我微闭着眼睛,听到他在说:“不管是谁,都不可以伤害你。”不管是谁吗?虽然我傻乎乎的不怎么动脑子,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大学里闲着没事儿时看的那些个小说人物一个个都出现在记忆里。

总归一句话,弱肉强食。

不管有多少人争当护花使者,女主都会在被伤的遍体鳞伤的时候才有人去救,去陪,去安慰。也许在大学里李晨帮我赶走不少妖的觊觎,让我无知无觉地生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这么多年,可是我现在已经苏醒,妖界已经都知道人间有个难得一见的金体,甚至连妖王的弟弟都忍耐不住要来凑热闹。

已经骑虎难下了。

我睁开眼睛揉揉眉心,稳定一下心思,不管怎么样,我都还是那个风雨不怕的任天涯。只要有变强的机会,我就要争取,不管是手上戴的戒指还是脖颈里的血玲珑,只要能让我有能力迎来我的人生注定要有的那些不同寻常的命运,保护我爱的人,不管多辛苦,我都愿意。

瞪着李晨道:“你们都怎么回事儿,我任天涯是那种一碰就碎的人吗?我哪里弱到天天让你们保护?”李晨沉默不语。看到他这种反应更是让我一阵气恼,本姑娘真的弱到这种程度吗?

“如果我不来,你就是死也要救他吗?”李晨的双眸似乎变得暗沉起来,周身有着与蒲晓生同样浓郁的黑暗阴冷气息。我的身子不受控制的一颤,冷静下来,呆呆地笑道:“(*^__^*)嘻嘻……我现在不是没事儿吗?”

李晨的脸色变来变去,到最后都变成嗔怒和无奈,揉揉我的脑袋,哀叹道:“跟你说的话从来都当成耳边风……”

我吐吐舌,李晨终归还是了解我,毕竟四年相处下来,他总是离我最近……那四年我真的没有发现过他的好?还是一直刻意回避他的感情?相处的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身边的朋友并不多,可是总有他陪我,不管遇到多大的难事受了多大的委屈,自己首先想到的肯定就是点儿和他。一直在没心没肺地享受着他给的关怀,他给的温暖,却看不到他给的心。任天涯,其实你也很自私不是吗?

“学长……对不起……”我嗫嚅着。也许是为自己的自私才对他抱歉,也许是担心他陪我一起呆在妖界会让我内疚,让我觉得拉他下了水,也许是因为自己的错过,一而再再而三地错过。

李晨的身子顿了顿,眸子里有些不一样的东西在流动,他看着我,嘴巴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什么来,嘴角带着一抹苦笑,摇了摇头。

入夜,餐桌。

今晚的月亮很圆,蒲晓生、蒲哥哥还有李晨静静地坐在餐桌上。我抬起眼睛看着这三个绝美非凡的人。似乎从生下来开始他们就是上天的宠儿,这么高雅的气质连我这个女人都有点羡慕。

看他们一眼,我就芳心乱颤,迷了眼。虽然蒲哥哥脸上挂着的邪魅的笑让我有种被看透的感觉,但是他那精致俊美的容颜,斜斜勾起的唇角,妖冶的眼睛看着就已经深陷在这股魅惑里。相反的蒲晓生和李晨就显得低调了很多。

两个人穿着两种不同风格的衣服,一个清冷高贵,一个温柔优雅,一举手一投足都让我心思迷离。

“凯瑟琳,看得这么投入,不如你蒲哥哥就将就一下将你收了可好?”蒲哥哥又开始他的长篇大论。不知道这个人怎么那么大精力没事儿就想找我骂他。心思一动,“蒲哥哥~”我甜甜的叫了一声,声音要多嗲有多嗲。

蒲哥哥正喝着蒲罗给他调配的颜色鲜艳的鸡尾酒,听到我这么一喊,一个忍不住居然喷了出来。我没好气地看他一眼,小子,至于吗?姑凉温柔的时候多了去了。

“凯瑟琳,我觉得你还是没事儿骂骂我比较好。”他抽出纸巾擦擦身子,米飒瞬间将所有的东西都收走,又重新上来了食物,还没完全摆齐,一个暗沉的黑影席卷而来,都不用看就知道这个人是谁。

“金体,本大爷这次可是光明正大的出来的!”灵月一袭紫色风衣,嘴角挂着戏谑的笑,大喇喇地坐在我身旁,凤眸流转,看到李晨也在,拽着我咕哝道:“金体,为什么你的老情人还在?”

我一听这个就炸了毛!李晨扬扬右眉,淡淡一笑,看起来心情愉悦的不得了。我看向蒲晓生,他没什么反应。“灵月,你想死啊!”

“呜哇!生气了!”灵月夸张地叫道。

我没好气地看这桌子上坐着的四个人,各个都是美男子,蒲晓生穿的一身合体的黑色西装,冰冷的眸子像是没有惹一点世间尘埃,那眉峰与深邃的眼睛好像能将人的思绪吞噬。明明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却几次三番地跟我有了交集。

如果对蒲晓生的冷漠高傲还算有些了解的话,那对蒲哥哥简直就是一无所知。除了知道这个人很欠揍,总是说些让我面红耳赤的混话外,我跟这个天生就带着魅惑微笑的男人之间貌似也没有什么,除了那次在甬道里他追出来说的那句话,还不知道是不是恶作剧。

本来以为自己四年相处的学长会一直是记忆里那个阳光的大男孩,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给自己关心和照顾,却不知道如今坐在这张餐桌上,依旧笑得亲和温暖的人心里在想些什么。也许,去掉眼前这张面具,他跟蒲晓生骨子里也是一样的人吧。

至于这个紫头发的灵月,更是奇怪,我不过是个金体,而且看他那样子也不想吃掉我。却老是逃跑,躲开妖王,来到梦吧,只为了给我添堵。虽然之前将我从蒲晓生的手里救下来,但是夺了我保存这么久的初吻实在是太可恶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在心里狠狠地鄙视自己一下,即使这样你丫的还是没地方可去不是吗?瞎想这些干什么?

“小生生,我也要跟你们一起去!”灵月一点都不客气的将我的晚餐端到他跟前,米飒又立刻给我上了一份,我心里不爽怒道:“喂!你干嘛跟我抢嘛!”

灵月嘴里嚼着牛排,对着我道:“本大爷从走了后就一点东西都没吃,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好不容易才出来,金体你好残忍,我就吃你个牛排而已……”说着眼睛居然还在我身上乱看。尼玛!当我吃素的?

我想使劲儿揪他的头发,灵月却一个闪身瞬间出现在我身后,嘴巴贴着我的耳朵道:“金体,本大爷的头发可是很高贵的,不能随便乱摸~”我冷冷地说道:“那就不要随便惹我,不然就是再高贵的头发,都不够我揪的。”

我不知道妖的头发对他们而言是什么存在,但是我说完这句话后,蒲晓生和蒲哥哥甚至李晨都同情的看着我,果然。

灵月身上那股第一次见面时的强压力席卷而来,我才不怕呢,有本事杀了我好了,省得我天天担心自己有天会被分尸然后被不知道什么妖吃掉。就在灵月的那股杀气到我耳边的时候,蝴蝶姬和四号抵住灵月的攻击。我被二号三号瞬间移动到另一张椅子上。

月影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