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界贵公子

妖界贵公子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章 李晨和蝴蝶姬

灵月也嗤嗤的笑着,看着他放荡不羁地躺在我的床上,我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揪着他

的头发问道:“你刚刚说的

热吻是怎么回事?”嘴巴现在还有些疼痛,这个人是接吻还是吃人啊!灵月戏谑地笑着,像是偷了腥的猫,紫色的眼眸变得深邃起来,让人猛然间就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深吸一口气。

灵月单手撑着脑袋,看着我道:“想吻你就吻咯~”尼玛!我一个螺旋拳使足力气砸在他身上,他来不及躲闪,惊呼一声道:“啊——!”

“你个变态,你个色坯!谁让你夺我初吻的!谁让你进我房间的!谁让你穿我衣服的!”我还在努力的追着他打,他却已经迅速的起身,故意在我快打到他的时候跑开,嘴里还说着:“是你啊,你啊!你忘了啊!笨蛋金体!”

我气喘吁吁地站在原地,怎么回事,失血过多吗?才这么两步就这德行了?

灵月将我扶着坐下,对我道:“要不是我,你就死翘翘了!”

“那也不是你夺我初吻的

理由!”

灵月挠挠头道:“喂喂,还不是你做噩梦老不醒,我是给你输气好不好?你又没有多绝色,吻了你是本大爷吃亏!”说着还认真地看着我,脸上一副嫌弃的表情。

我深吸了口气,稳定情绪后笑眯眯地看着他道:“灵月。”

灵月脸上带着温柔地笑,轻轻地嗯了一声,我大声对他吼道:“去死——!”

灵月捂住耳朵,趁我不注意又在我嘴巴上亲了一口,远远跳开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生气地出了房间。李晨在客厅坐着,眼睛却是盯着我这里。蒲晓生大概送回了他的卧室,我刚想走过去,却发现蝴蝶姬躲在一个角落里偷偷看着李晨。这个人不会就是……

蝴蝶姬看我过来,就一个闪身变得消失了,声音却传到我的耳朵里道:“怎么会是他?他又变得年轻了?”我靠(#‵′),要不要这么穿越?蝴蝶姬的心情很激动,我双目发白,妖都分不清人类的生命周期吗?这个不是你的那个Man好不好?

对了,正好问下他上次怎么知道蝴蝶姬的下落。我是个藏不住疑问的

人,能如此近距离采访到本人再好不过。

“学长!”我笑笑走过去,现在蒲晓生不在,喊学长没关系吧?可是身上的无力感传来,果然血流的有点多,得恢复一阵子。李晨一直盯着我,锐利的目光像是能缴获人心,嘴巴微抿,双手却交叉紧紧地握着,等我坐定,就先给我把脉,摸头,念咒,完成了一切之后,才呼一口气道:“还好,再晚一会就见不到你了。”

我低下头,静默了一会儿,还是担心蒲晓生问道:“他怎么样了?”

李晨的身子顿住,眼睛不看我,身子有些僵硬,蒲晓生中的术不好解?

“他已经没事了,可是,天涯……跟我走吧……”李晨静静地看向我,眼睛里是坚持和不容商量。他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我觉得有点疼,看是轻咬着下唇又不知道该说些神马。

“天涯,这里不适合你,你是个人类,为什么要在一个陌生的充满危险的异界活着?他……他保护不了你……”李晨情绪有些激动,他的手攥的很紧,有点担心和害怕,其实我喜欢过他的。大学里头接触最多的男生就是他,没有其他人。

我的初吻,本来是给他的。

可是我太理性,他的感情不明显,我们错过了……李晨,我们……不,倒带倒带,李晨只是让我脱离这个妖界而已,没说要我和他一起生活。

我大学没有谈恋爱,多少也和你有关吧。哦!灵月〒_〒你还我初吻!!!

对于一个已经奔三的女青年来说,保留着自己的初吻这事说出去多少人都不信,可是,那些上了新闻的都是极少数的,你以为我上个大学出来就所有的第一次都没有了?瞎扯!哎,我的世界太单一了,连回忆里的人都不超过十个人,这是什么概念。

“你喜欢我吗?”我忽然很想问。李晨愣了一下,看着我。一猜你就是对我没感觉的

人,打电话的时候还在跟嗲的女人同床共枕,现在这双手居然握着我的手,我越想心里越嫌恶,抽出手指,李晨的双手松开,却又忽然握住我还未完全抽离的手。

“我好像告诉过你,我喜欢你啊!”李晨一脸的郁闷,我的脑袋里却全是浆糊,正在这个时刻,蝴蝶姬现形出来,脸上满是泪水,对李晨说道:“你……你是个骗子!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李晨看到这个半路杀来的程咬金,居然恭敬地站起身子,对她鞠了一躬,笑得阳光和煦,一脸无害道:“蝴蝶阿姨,初次见面!我是李彦峰的儿子李晨。”蝴蝶姬愣了一下。要说这个时间点倒也能对的上。李晨虽然比我早一届毕业,但他的年龄并不比我大。

我看向蝴蝶姬,蝴蝶姬看看我,我对他说:“人的寿命只有百年之久,你的他是不是跟他长得很像?”蝴蝶姬点点头。也难怪她不知道,从裂缝出来没多久就遇到了李晨父亲,然后被误伤就成了我家守护神。

那倒是有缘了。

“最开始我的父亲以为遇到你是梦境,但是这个……”他从脖颈里拿出一个闪着温润的光的蝶形玉坠道:“我的父亲一直在找您。”蝴蝶姬看到那个玉坠颤抖着声音说:“他......他还留着?”

我相信她说去和李叔叔了结的时候看到他拥有了新的家庭很可能只是在远处静静看着,不曾打搅。善良美丽如她,也难怪李叔叔一直牵挂了。

“他……好吗?”蝴蝶姬颤抖着双手,嘴唇哆嗦道。

“他很好。”李晨说道,“为了找到你,几乎找遍了所有的江湖术士,甚至把我送去寺庙。”他隐隐地有一丝苦笑,然后看到我说:“没想到她就在你家。”这......这倒让我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蝴蝶姬,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走的......”我想起她跟我结下的契约,觉得如果蝴蝶姬和李叔叔真的互相思念了这么多年,她若是愿意去守护叔叔,我不会阻拦的。

蝴蝶姬听到我说这话却是立刻单膝跪下,我皱皱眉对她说道:“有话好好说,不要老是跪下。”最重要的是让我折寿啊有木有?蝴蝶姬站立起来,神情严肃地对我说道:“主人,你不要赶我走,蝴蝶姬的命是喝了你的血才救下来的,求你让我留下来......”

我有些迷蒙,为什么这么执着?李晨跟我说道:“妖界有妖界的规矩,一旦与你结成契约,必定会守护你一生一世。妖有时候比人类更执着更守信。”我本来也无所谓,只是心疼蝴蝶姬已经守护我这么多年报答救命之恩,有些过意不去。

李晨对蝴蝶姬感激道:“谢谢你,对不起。不能让你去见他。”

“金体!”灵月叫了我一声,看到了李晨和蝴蝶姬。蝴蝶姬依旧对他行了礼,灵月的注意力则完全集中在李晨身上,死死地盯着他,我看向李晨,他也不甘示弱地回瞪着,空气中有着无形的电流在攒动。我横身挡在他们俩的视线中间。

一个是不知道什么神秘身份的捉妖高手,一个是妖界妖王的亲弟弟,这样的两个人要是对打起来,蒲晓生就是有一百栋这样的别墅也不够用。

李晨牵住我的手往他身后拉我,我一个趔趄跌倒在他怀里,灵月一看这阵势怒道:“你干嘛碰她!”说着就过来拉我的另一只手,我靠,你们是小孩子吗?我又不是玩具,让你们这么拉拉扯扯的!眉头紧皱,挣脱了李晨的怀抱,把自己的双手抽了回来,沉声怒道:“有完没完!姑奶奶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呆着了!”

李晨看向我,不在言语,灵月也嘟着嘴坐到我身边,我一个嫌恶地看着他,好好的一个有着王者之相的公子居然冲我撒起娇来。我满脸黑线。

“学长,你怎么解的蒲晓生的术?”我不想拐弯抹角跟学长说话,他比我精明地多,我把所有的以为都抛了出来:“为什么你会知道术的解法?”

这话听着有些带刺,但我还是想直接问个清楚明白。李晨看了我一会儿,没有什么表情,对我道:“我以为你会问我其他的事......”我疑惑了,除了这事我还会问你什么事?李晨顿了顿,乌黑明亮的眸子恢复了已往的亲和力与柔情,对我道:“我师从一个无人知晓的清水寺的和尚法号入海。他交给我的所有法术里有这个锁妖煞及解法。”

我从没听过什么清水寺,不过既然李叔叔一心想让自己的儿子帮忙找到蝴蝶姬,肯定是去了很多秘密之地寻学。“那你有没有师兄弟啊?”

李晨摇摇头,对我道:“说来也奇怪,我师父入海已经圆寂,清水寺除了他还有那么多的和尚,我去拜学十八年他却从没有说过我有其他师兄弟,但是锁妖煞是失传已久的捉妖术,对妖体绝不留情,应该没有流传给外人才对。”

月影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