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世界任我行

电影世界任我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1章 【领悟法眼神诀】

众人见唐浪与陈二狗两个人双掌相抵,都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有巫山帮的帮主金度庐,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冷笑。此时的他,还以为陈二狗正在用他的北冥神功狂吸唐浪体内的真气。

而事实的情况却是,唐浪正在运用无上禅功,旋转着体内丹田之中的那颗内丹,强力地吸收着陈二狗体内的北冥真气。

这陈二狗人虽然痴傻不堪,但是,他的体内却是一个大宝库,藏着汪洋大海一般的北冥真气。

也不知道陈二狗跟随着金度庐,曾经击败了当世的多少高手,又吸取了多少的内力、真气,尽数化入他的体内,融为北冥真气。

唐浪私心猜测这陈二狗的北冥神功,已经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他刚才所打出了那一记直拳之中,暴击而出的气劲,竟然也全部被陈二狗身上的穴道给吸收了。

这些异种真气,进入了陈二狗的体内之后,很快就被融为北冥真气,转化为自己所用了。这自然表明,陈二狗的北冥神功深不可测。

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北冥真气,正在不停地狂泻而出,陈二狗大急,脸上也微现痛苦之色,便想要收回右掌。

唐浪早就感应到陈二狗的心思,他抵着的右掌一错,五根手指正好插进了陈二狗的指弯里,成爪型,牢牢地抓住了陈二狗的右手,仍然狂吸他体内的北冥真气。

陈二狗大急,身子后退,想要从唐浪的抓握中,抽出自己的右手。

但是,他越是心烦气躁,体内的北冥真气流失得越快。

“呃呃呃……”

陈二狗大急,口中乱叫了起来,但是,他又是一个哑巴,因此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只是以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金度庐,希望金度庐能够给他解围。

唐浪的内心,已经决定要将陈二狗的丹田之中的所有北冥真气尽数吸光了。

他的心中是这样想的:这陈二狗的智力似乎只是与六七岁小孩相仿,根本就不懂什么人情世故,空具有一身的北冥神功,却只是为巫山帮这样的江湖小帮派利用,成为他们的鹰犬。陈二狗又与一件危险的兵器有什么区别?

唐浪甚至还想废掉了陈二狗的武功,让他变成一个平常人,他也就不会被人利用了。——陈二狗做一个平常人,为人佣工做活,自然也不会饿着肚子,却强似跟着这些江湖人物在刀头上舔血,况且一旦遇到真正的大高手,必然死于非命。

想到了这里,他的心意已决——要废掉陈二狗的北冥神功。

唐浪的手上加紧运功。

陈二狗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惨白了。

唐浪是默诵到了一气禅总诀篇中的“真如法眼,理事圆融”这句话时,方才在冥冥之中,催动丹田之中的那颗内丹旋转起来的。

很显然,他又领悟到了一种神秘的功法心诀。

唐浪将之称为“法眼神诀”!

“真如法眼,理事圆融。”

催动法眼神诀,便可吸人内力、真气,并将之转化为己所用。

身在一旁的巫山帮的帮主金度庐,原本对唐浪充满了蔑视的眼神,此时,他的眼神也不由自主地变得畏惧起来。

他看着狼狈不堪的陈二狗,有心帮手,却又自知已经没有了那个能力了。

——他的武功已经被唐浪废掉了。

金度庐的云雨功至少经过了四五十年的修炼方才达到了那种高深的境界,现在,一旦被唐浪废掉,他又得从头练起,只恐怕还得花个四五十年的时间。到时候,他恐怕都已经垂垂老矣,还说什么笑傲江湖?

因此,虽然陈二狗向金度庐发出了求救的眼神,但是,金度庐并不敢出手相救。

而金度庐身后的巫山帮帮众,也都面面相觑。

虽然巫山帮中,也有十几个好手。但是,他们处在了明教教徒的包围之中,根本就不敢轻举妄动。

就这样,在陈二狗痛苦的挣扎中,唐浪吸光了他丹田之中所有的北冥真气!

紧接着,唐浪又运起八瓣莲花的不动心印,以右掌暗暗地发出了一股气劲,从陈二狗右掌的劳宫穴灌入了他的体内。

那一股气劲在陈二狗的诸大经脉之中,任意游走,到处冲荡,到了最后,又袭向了丹田之中,一阵鼓荡。

陈二狗体内的内力尽数被唐浪发出的气劲,冲荡一空。他的北冥神功至此也变得有名无实了,再也没有什么威力了。

“好好下山去吧……唉……”

唐浪看着陈二狗的眼神里,充满了怜惜之意。

“呃呃呃……”

陈二狗坐在地上,突然间嚎啕大哭了起来,就像是一个孩子被人欺负,抢了他的玩具。

金度庐浑身剧震,他没有想到唐浪具有这么深厚的内功。

“姓唐的,真有你的……”

金度庐恨声说。

“金帮主,你手下的这个陈二狗练得是逍遥派的北冥神功吧。现在,他的北冥神功已经被我完全废掉了,成为了一个普通人。万望金帮主不要认为陈二狗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便弃之如敝屣,还望你好生照顾他的生活。他本无心机,这些年来,也肯定为你扫荡了不少的江湖高手,你照顾他一下,也是应该的。”

唐浪对于陈二狗这样的一个人,也只有这般处置了。

金度庐冷声冷气地说:“不用你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要是真的怜惜陈二狗,就不应废了他的北冥神功。至于陈二狗以后的生活,我想就不用劳你大驾提醒了。我们巫山帮怎么做事,还不用外人来教。”

“金帮主也是江湖上的好汉。我自然信得过你。以后,大家还要戮力同心,反抗暴元,恢复中原。大家还是不要内斗的好。”唐浪说,“至于陈二狗,我废了他的北冥神功,自然也是为了他好……做一个平常人,是不是要好过在刀头上舔血呢?”

“哼!”

金帮主鼻子里冷冷地出了一阵气。

他并不回答唐浪的话,只是以一种威严的语气对巫山帮的帮众说:“我们走!”

那六名押着兰蒂斯、鬼力赤、秃不鲁的巫山帮帮众,尚且不敢乱动,以愕然的眼神看着他们的帮主金度庐,似乎是在征求他的命令。

金度庐向着那六个人一挥手,“放开他们!”

那六名巫山帮帮众,这才松开了兰蒂斯、鬼力赤、秃不鲁三人。

“好!金帮主果然是一个响当当的汉子!——说话算话!”

徐寿辉看着向多云山庄外面疾走的金度庐,大声地说了一句。

金度庐并没有回应徐寿辉,他自带着巫山帮的帮众出了多云山庄,下山去了。而陈二狗也被两名巫山帮的帮众横拖倒拽地拉走了。

徐寿辉看着金度庐的背影,不由地发出了一声的冷笑。

明教中人纷纷解开了绑缚在兰蒂斯、鬼力赤、秃不鲁三个人身上的绳索。

兰蒂斯笑靥如花,对着徐寿辉等人说:“谢谢明教的兄弟们。”

群雄见兰蒂斯的汉话说得并不流利,而且语调怪异,都不禁微笑了起来。

接着,兰蒂斯又专门走到了唐浪的身边,巧笑倩兮地说:“唐大哥,多谢你再次救了兰蒂斯。”

唐浪见兰蒂斯情深款款的模样,心中一动,脸上微笑着说:“兰姑娘……”

他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到全身巨震,气血翻涌,暗叫:“不好。”

却原来,他将陈二狗的北冥真气尽数吸入了自己的丹田之中,和自己本身所炼化的真如之气产生了冲突。

唐浪感觉到强横的北冥真气和真如之气在他的诸大经脉以及丹田之中互相冲撞,对抗,似乎是很难融合到一块去。

他不由地心下大惊。

紧跟着,他的全身突然没有了力气,直挺挺地歪倒在了地上。

众人大惊失色,不知道唐浪到底是怎么了。

徐寿辉脸上变色,口中喃喃地说:“难道唐兄弟刚才跟陈二狗比武,受了内伤了吗?”接着,他又大声的说:“赶快!把唐兄弟抬到山庄里的卧室之中去。”

朱元璋和胡大海从人群中抢了出来,他们一个人抱住了唐浪的上身,一个人抬起了唐浪的双腿,便在徐寿辉的带领下,往山庄内疾奔。

这多云山庄原本就是根据多云寺改建而成的,因此,山庄内的布局依然还与多云寺的布局相仿。

朱元璋和胡大海抬着唐浪来到了多云山庄的一处卧房之中,将他放在了床榻之上。

而众人也都紧跟着来到了卧房之中探视。

现在,所有的明教教徒都已经拿唐浪当作一位英雄看待,当作一位绝世高手看待了。他们都十分担心唐浪的安危。

兰蒂斯、鬼力赤、秃不鲁三个人,也都跟了过来。

见唐浪突然直挺挺地歪倒在地,兰蒂斯更是惊吓得花容失色。

唐浪躺在床上,气息微弱,他看着众人紧张的表情,不由地惨然一笑,说:“大家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

看到人群中的兰蒂斯,眼睛之中似乎有泪珠在打转,唐浪的内心甚是感动。

李文玄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