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缨记

第126章 追踪

正在策马奔驰的阿飞,自然不知道小伙伴们第一时间已经把他给卖了。他沿着那用枪汉子的脚印一路追去,但是沿着海岛走了良久依旧不见那人,路上的脚印深浅不一,浅的时候甚至都看不到了,好在几个较深的脚印还能够让阿飞找到方向。

狐狸未成精说自己会一点追踪术,这倒不是假的。她坐在马上看了看脚印,一指一个方向,阿飞迅速追了上去,不多久之后又看到了深浅不一的脚印,便是知道他们追对了方向。

“可是这么追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那人的轻功太厉害了,说不定比我们还快呢!”,阿飞道。

狐狸未成精却是在他身后道:“不一定,这个人可能受伤了,我们有机会!”

阿飞吓了一跳,道:“受伤了?你如何得知?”

“你看他的脚印,深浅不一,这是无法控制内力的缘故。你想想看,倘若他的轻功真的很厉害,脚印一定都会很浅,怎么会有踩得这么用力的情况呢?他一定是再和袁飞日月的比试中受伤了”,狐狸未成精分析道。

听狐狸精这么一说,阿飞忽然间明白了一些事情。这人为什么在听到东方不败的消息之后就立马退去了,怎么不留下来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假?感情是他已经被袁飞日月所伤,深恐留下来之后被袁飞日月所乘,原来这才是根本的原因啊!当然东方不败的大名也有一定的因素,任谁听了这个名字都不会无动于衷。天下间能够比肩东方不败的高手屈指可数,或许只有扫地僧、晚年的三丰真人这等大高手能够与之一战了,即便是五绝这等人物都膛乎其后。

又策马奔驰了一段时间,脚印忽然消失了。阿飞大急,他下马之后左看看又看看,数十米的范围内竟然都找不到脚印了。而他的任务牌子,那个刻着“厉”的玉牌也没有丝毫的提醒,显然这里还不足以找到厉若海。

“应该是上树了!”,狐狸未成精仔细看了看最后一个脚印,皱了皱眉。

“这可怎么办?”,阿飞大急,树上可没有脚印啊,这家伙真是不走寻常路,受伤了还上树,就不怕掉下来摔着。

狐狸未成精笑道:“看来这一次我是来对了。要是你一个人来岂不是铩羽而归了?”

说着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些灰白色的粉末在掌心。小心翼翼的收起了瓶子之后,狐狸未成精顺着风吹得方向,将那粉末小心的散了出去,空中顿时弥漫着一种淡淡的香气,仿佛是郁金香的味道。阿飞情不自禁想要多吸两口,狐狸精提醒这东西有毒他才吓了一跳,赶紧避了开去。

狐狸精在粉末撒的区域东搞搞西搞搞,半响之后抬起头朝一个方向一指,道:“那里!”

阿飞大奇,道:“这么神奇?”

“这药物能够检测空中中残留的内力,这个方向显示有人经过。一定是他了!”,狐狸未成精道。

阿飞大喜,再度骑上马带着狐狸未成精朝那里狂奔而去。路上阿飞感慨道:“狐狸啊,想不到你除了炼药之外还有这一手追踪的技术,是从哪学来的?”

狐狸未成精笑道:“这不过是旁门左道。我在华山的时候也做了一些任务,有一次做任务帮了华山劳德诺,他传了我这个辅助技能。”

“劳德诺,原来是这个华山叛徒!原来他擅长追踪啊,哦,这也不奇怪。他卧底华山,每天要偷窥岳不群,这一门手段自然是不错了。你在华山就没有其他收获了,我从来没看到你施展什么武功,是不是华山剑法都没有学?”,阿飞道。

“也不是啊”,狐狸精呵呵一笑,“除了炼药,我经常做岳灵珊的任务,她传了我几招冲灵剑法呢!”

“冲灵剑法,哈哈,这等武功没有一点杀伤力,只是令狐冲当初泡妞的时候泡出来的。哎,冲灵剑法是什么级别的武功?”,阿飞奇道。

“初级”,狐狸精笑道。阿飞叹了口气,道:“我就知道。“

令狐冲剑法精绝,他独孤九剑大成之后,随手都可以创立几招绝世的剑术,这冲灵剑法算是他所创的最差武功了。不过这个冲灵剑法却是令狐冲一生的痴恋,即便是后来岳灵珊最终死去,令狐冲也常常一人施展这个初级的武功缅怀初恋情人。当然这是要避开任盈盈的,否则少不了一顿家庭暴力。

“也不知他们三个怎样了,葵花宝典任务,哎,真是可惜!“,阿飞道。

狐狸未成精笑道:“即便是得到了葵花宝典又怎样,他们难道真的会练吗?哦对了,阿飞,你要是得到了葵花宝典,你会不会修炼?“

阿飞听着身后狐狸精的声音有些玩笑之意,便是哈哈大笑道:“这玩意据说游戏里面只有一本。我若是得了就把它藏起来,这样游戏中就再也没有这般绝学了,你说好不好玩?“

狐狸精想不到阿飞会这么做,愣了一会道:“你的想法还真是独特啊,不过系统应该不会允许你这么做吧,要是一直藏起来不用,这个游戏岂不是少了一大特色?“

阿飞笑而不语。他还真是有这个想法,若是他有一天得了葵花宝典,一定要挖个洞藏起来,不知道那些那些系统设计师们会怎么想,吐血吗?想到这里阿飞就很开心,游戏设计师们的淫荡他已经领教的多了,这么做也算是玩家的反击吧!当然这也只是阿飞无聊之中的幻想罢了,天下第一武学哪里有这么容易得到的。

两人骑马走了一会,狐狸精忽然虚了一声,然后低声道:“找到了!”

阿飞顺着她的手指方向看去,但见不远处的大树后面有一个小小的土坡,土坡的背面背对阳光,似乎有一个凹下去的地方。阿飞和狐狸精下了马,小心的朝那里走去。他们俩趴在大树后面抬眼望去,却见一个人坐在土坡下面,长枪却是横放在身前,赫然便是之前那人。不过他的状态显然有点不太好,因为他前面的草地上,几片树叶上面带着殷红的血迹,似乎是他吐出来的。

内伤啊!

阿飞心中暗道。这个人看似和袁飞日月打了个平手,其实却是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当初他走之前可以向阿飞出手,想来也是故意做给袁飞日月看的,以示其还有一战之力。否则他打上门去,一旦不敌袁飞日月,那袁飞日月恐怕也会起了杀心。扶桑浪人也都不是善茬,亦属于心狠手辣之辈。

阿飞犹豫了一下,还在想着要不要就此现身,这样的情况下现身送点疗伤药,说不定就能争取一些好感。便在此时,那人忽然一睁眼,大声喝道:“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阿飞大惊,伸手握住了长枪便是要走出去。但是狐狸未成精却是拉住他,示意他不要动。阿飞呆了一会,那人又喊了一声:“再不出来,就不要怪我出手了!”,说着那人已经将长枪握在了手中。阿飞心中忐忑不已,那狐狸未成精也是十分惊讶,两人都有些犹豫该不该出面。

便在此时,另一个方向却是传来一声轻响,一个人咳嗽了一声,道:“邪异门的十三夜骑各个不凡,我在这里出了口大气就被你听到了,嘿嘿!”

说着此人便从一棵大树后缓缓走了出来,他手中拎着一柄普通的长剑,身材高大,一双眸子却是精光四射。他的装束很普通,远算不上华丽,他的长剑也很普通,远算不上锋锐,但是阿飞和狐狸未成精见了那人,心中都是惊骇莫名。

怎么会是他?

阿飞万万想不到,自己和此人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却是在这个诡异的场景下发生了。

东郊林公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