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虎臣

第40章 敌军来援

被骚扰了一夜,尽管都很疲劳,可图洛无论如何都不敢耽搁,他用最快的速度督促手下人吃过早饭,睁着一双熊猫眼,图洛继续启程了。

而周遇吉同样做的中规中矩,他率领手下果断的尾随而上,不久之后,他带领自己的手下奔向建奴大部队的北端。同样尽职尽责的库思赖也带人开始堵截,周遇吉尝试性的进行了几次攻击,库思赖没有露出任何漏洞,周遇吉的骑兵几次攻击无效后,库思赖对自己的防御信心越来越足。

风越来越大,本来就有些昏暗的天空越来越黑,就仿佛蒙上了一层浓雾。

接近午时,寒风愈盛,随后,横飞的雪粒子三三两两的落下来,今冬的第一场雪就这样不合时宜的来了。

“父亲,我看还是暂时休整,看样子这是要下雪,天气太冷了!”久攻无果,看到天气又不给力,周虎臣开始拿出建议:

“那就先减慢速度,看看情况!”

对于周虎成的建议,周遇吉显然也有同感,天气过于寒冷虽对敌人不利,对自己来说同样有不利的地方。可想一想,周遇吉虽有些不甘心,可是,一旦雪下得越来越大,攻击不得不就此终止,周遇吉真的不愿意就这样放过建奴,可惜现在的情况他不得不暂时休战。

周虎臣仰起头,转着脖颈看看四周的天空:“这场雪应该不会太大,但可能会下很长时间,我们也许可以继续等机会。”

风依旧凛冽,横飞的雪粒子越来越密集,吹在脸上就如同小刀划过,对于依靠飞奔作战的骑兵来说,这样的天气很不利,寒冷可以坚持,但在同时,雪粒子会让骑士的视线受到严重影响,这是周遇吉想要暂时休战的最主要原因。

“再跟是上一段,然后再休息。”周遇吉做出了决定:

仅仅一刻钟之后,周遇吉不得不下令进行休整了,因为,不断落下的雪粒子变成了白毛风。

白毛风很好理解,就是风刮起象白毛一样细密的雪花,它上下翻飞,无孔不入,这种雪不大,但是,它却有一个致命点;十几步之外,你根本看不到人。

这样的风刮起来往往时间很长,周遇吉不用再有什么作战的念想了,现在进入休息时间,还要想办法躲避白毛风。

————————

一夜之后,风停雪住,大地银装素裹,太阳懒洋洋的露了出来。

半天一夜的白毛风过后,雪并不深,刚刚没过马蹄,这样的雪不会影响战斗,于是,出了帐篷,快捷的吃些东西之后,周遇吉带领着手下骑兵再次出动。

前进了约四里左右,眼前出现了一个扎营留下的痕迹,看来建奴的大部队就在前方。现在,距离蓟州越来越近了,周遇吉知道,一旦建奴进入蓟州,距离出关就越来越近,估计建奴的接应部队也会出现,敌人出了关,周遇吉就再也没有机会。

战马继续慢跑了不到一个时辰,一片巨大的黑影终于出现在白雪皑皑的旷野中。

随着周遇吉的出现,库思赖的骑兵斥候发现了他们,库思赖再次出动。在进行了几次强力迂回之后,周遇吉没有找到好的机会,无奈之下,周遇吉命令他的手下士兵们开始休息。

就在周遇吉下马不久,正准备吃点东西补充体力的时候,在不远处紧紧盯住周遇吉等人的建奴骑兵发出了一阵巨大的欢呼。

周遇吉看向建奴,就在周遇吉的视野中,如银毯般的北面荒野中出现了一支长长的黑影,随后,在他们越来越近,在即将融入建奴骑兵的同时,周遇吉明白了,自己的这次作战结束了。

“还是算了!我们已经做得足够多了,撤吧,父亲!”所有的人都在沉默,都在不甘心,就在这沉默中,传来周虎臣的声音:

尽管再不情愿,周遇吉也知道自己已经做得足够好,建奴的部队还是太过庞大,加上关外的援军,他已经不可能再有所作为,无谓的牺牲并不可取,这些勇敢地战士可是他最忠实的追随者,是以后强军的种子,他无论如何也损失不起。

“全体都有,上马!做好迎敌准备!”

根据目测,敌人的援军足足有五千骑,加上原来的骑兵,足足近自己的十倍,已经不可能有胜的希望,所谓迎敌只是周遇吉做做样子而已。

在周虎臣等人的注视下,庞大的敌军骑兵汇合在一起。约一刻钟的时间后,银色世界中的敌人骑兵军团出动了,近万骑兵一起出动,气势是如此惊人,大地发出震颤之音,银色的旷野中,敌人如同排山倒海般而来。

“走吧!我们可以骄傲的回去了!”

退却并不可耻,尤其是已经战胜了百倍的敌人之后,周遇吉的脑子可没进水,他不会让自己的手下去白白送死,于是,周遇吉很明智,也很骄傲的下令开始撤退。

虽然气势惊人,但敌人的追击速度不快,这是一种明显的驱赶战术,寒冷加上恶劣的天气,一路狂奔而来的建奴援军看来也不轻松,连日奔波,他们的马力并不充足,不可能追的上周遇吉的骑兵。

随着周遇吉那些人数不多的骑兵缓缓离去,终于可以摆脱这些梦寐了!固山额真图洛大人激动地留下了热泪,内流满面啊!这些该死的明狗终于走了!

————————————

太阳正在西沉,白雪开始融化,大地上好似抹上了一层淡淡的暗灰色,就在杨柳青的树林边,于海,还有那些刚刚加入的新丁,他们搀扶着那些受伤的勇士,用他们最真挚的情感来表达,来迎接这些归来的勇士——他们高高举起了自己的手臂,还有手中武器。

“七叔,是七天时间吗?”

“我们的确与建奴周旋了七天!绝对是七天,不会错的!”

柳七的回答让周虎臣很难理解,历史惊人的重复了,在他的记忆中,历史记载的也是七天,这是巧合?还是天意?至于是不是夸大了时间,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这些建奴的数量与历史的记载完全相符合。

历史变了,战果不同啊!

在历史记载中,周遇吉的斩获是几千,没有详细数字,更没有缴获财物的记载。可是这一次,对建奴的斩获应该有两万人!而且,还有那些被解救的约两万大明青壮,还应该有眼前这些堆成山一样的各种物资,当然,对于这些物资,周虎臣也希望不要记载于史册,起码现在他不希望。

热乎乎的一顿晚餐,一簇簇篝火在夜风中摇摆,士兵们不用再忍受寒冷了,因为,缴获物中有大量的帐篷,士兵们可以睡在帐篷里了,周遇吉父子当然也不例外。

虽然不如家中的热炕头,但有了这些帐篷,寒冷的夜晚好过了很多,最起码比露宿野外好过了很多。

“还要熬三天,我们就可以派人去京师报捷了!”

周虎臣惬意的笑着,父子二人在一座巨大的帐篷中席地而坐,当然,地上铺着厚厚的毛毡,父子身旁不远,一个很大很大的铜盆中,盆中的炭火“啪啪”的冒着火星,带来阵阵暖意。

三天时间,三天时间什么意思——三天之后,周遇吉在紫荆关的步兵就会到来,会有五千人前来接应,这五千人会把这些物资一次性的带走,带到山西。所以,周虎臣才会说,还要等三天,三天后才可以派人去京师报捷。

“建奴还是很强!聊尽人意而已!不过...这些财物的确很有用途,留下就留下吧!我们...可以招募更多的士兵,可以让我们的士兵吃饱,将来在山西可以有一番作为了!为父...”作为大明的太子少保、左都督、一省的正印总兵官,说起这些“阿堵之物”,周遇吉有些不适应:

但...他能理解儿子的用心良苦。儿子是自己的好,士兵当然也是自己的好,物资留给自己的士兵无以伦比的好!

“父亲您也明白,上交朝廷没什么用!杯水车薪而已!这个大窟窿谁也补不上!再说,这些物资交给了朝廷,有用吗?那些得到物资的废物敢与建奴作战吗?!还不如我们自己留着...朝廷现在还欠着我们的粮饷呢!就当朝廷给我们做了补偿!算是两清了!”

周虎臣可没有周遇吉这些顾虑,大明就要变天了,天下大势都在周虎臣的脑海里,将来一切都要靠自己,靠便宜老爸手下这些人。历史说明,那些江南的抗清势力都不靠谱,投降的投降,斗嘴的斗嘴,内斗的内斗,总体来说,他们的战斗值太低太低。这些人没有团结与凝聚力,所以,周虎臣要自己变强,越强越好,这个历史上敢于与任何敌人作战的便宜老爸才是他最忠实的靠山,将来...好吧!将来,周虎臣就靠周遇吉的名头逆天了,他要让这个世界在自己脚下颤抖。

废物就废物吧!反正那些人...真的是废物,周遇吉的心小小跳动着:“要回京师了!也许...”

周遇吉满脸的期待和憧憬,他那拱卫京师的愿望能够实现吗?

曾经淡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