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虎臣

第28章 勇敢者的游戏

一会还有一章!!!!

简单的吃过早餐,留下五十名士兵给酣睡中的士兵警戒,周遇吉再次行动。

果然如杜玛勒所料,这些讨厌的明军在己方大军开始行动后不久,他们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视野。

“迎上去!”就在昨天晚上,图洛的怒火已经杜玛勒狼狈不堪,今天,杜玛勒决定先下手为强,他要用进攻来应对敌人的挑衅,要让这些明军知道他的愤怒,知道建州勇士的厉害。

知道根本无法阻止建奴去武清湖取得饮水,但周遇吉必须做出一种强硬的攻击姿态,这是此次战斗的战术必要手段。

“出击!”

周遇吉是一个寡言的人,随着简短的一声令下,他率先冲出了树林,而他身后的骑士也紧跟着开始行动,周字大旗瞬间扬起,以周遇吉为首,这些勇敢的骑兵再一次排成线型开始狂奔。

狂暴的铁骑在大地飞驰,随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周遇吉伸出了一只手指向天空,这是一个既定的战术指令,随后,正在奔驰的一个个明军骑兵都伸出一只手,这个手势是告诉后面的战友如何进行这次作战。

终于要正面作战了!

血在慢慢沸腾,冲击开始,沉重的马蹄震动着大地。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杜玛勒发出了一声怒吼,他知道面对的是谁,那身铠甲已经说明,即将与自己对阵的,就是指挥这次作战的对方主帅周遇吉。

双方都在拼命的给战马加速,马刺的撞击让战马明白这次冲击非常重要。杜玛勒要争取干掉周遇吉,他明白,只要他干掉了周遇吉,这次的战斗就算结束了,自己就是首功。

已经可以看清对方的面容,谁也无法退缩,生死只在一线之间。

几乎就在相撞击的同时,双方一声暴喝,战刀挥出,一次狠狠地撞击,沉重的战刀迸出一串火星。

杜玛勒与周遇吉一样,他使用的也是刀,一柄重刀,重达八斤的重刀。在双方战刀相交的瞬间,杜玛勒知道自己败了,周遇吉的力量太大了,而那把挥向自己的战刀也要比他的刀更加的锋利。

巨大的力量让战刀几乎脱手,虽然败了,但杜玛勒经验老道,他用最快的速度俯身,随后带动自己的战马,周遇吉身后骑士的刀锋距离他是如此之近,杜玛勒堪堪躲过了这次攻击。

嘶吼声,武器的碰撞声、惨叫声、马蹄声交汇在一起。

撞击,不停的撞击,这就是骑兵的对撞。

这是勇敢者的游戏,除了血肉横飞就是生命的消失。

双方谁都不知道有多少自己的战友被斩落马下,一刻多钟的时间,在周遇吉的带领下,他的骑兵开始向北转向。

前方就是杨柳青镇,杜玛勒的骑兵在他带领下开始回头,他必须追击,因为他不能周遇吉的骑兵绕过杨柳青镇,那样的话,他就要再次判断周遇吉的攻击方向,而步卒大部队被再次的攻击,图洛肯定无法接受,杜玛勒无法承受图洛的怒火。

周遇吉的骑兵在飞驰,杜玛勒的骑兵在后面紧紧追赶,

杜玛勒不敢放弃,而周遇吉现在需要的是执行预定的作战方略:“向西迂回!”

战马带起无数的尘烟,周遇吉的骑兵队伍开始转向,因为他已经隐隐看到了那片提供补给的树林。杜玛勒需要为自己的大部队争取时间,他要做的是驱赶,把这些明军驱赶的越远越好,只有这样,自己的大部队才会取得饮水。

周遇吉做的迂回半径非常大,这个距离太远了,杜玛勒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他缓缓停止了追击。

“下马休整!”

一次硬碰硬的攻击之后,为了节省马力,周遇吉开始让这些勇敢的骑士下马休整,统计战损,这次的损失很大,竟然带来了五十余人的损失,这让周遇吉心痛不已。

不用叹息,更不需要悲伤,这就是战士的命运,无论活着还是死去,他们不能失去自己的尊严。

停止追击的杜玛勒也不好过,他终于彻底了解了这支明军的战斗力。重甲骑兵,周遇吉带领的全部是重甲骑兵,重甲骑兵的冲击力异常强大,同时,防护力同样强大,普通的弓箭根本不会对身穿重甲的骑士造成有效伤害,就是破甲追,没有合适的距离,它同时无效的。战比说明了重甲骑兵的强大,五比一,也就是说,杜玛勒损失了近三百彪悍的骑兵。

这是耻辱,杜玛勒从未经受过的耻辱!

杜玛勒非常清楚,重甲骑兵的缺陷是体力,战马和人的体力,可是,这个机会他没办法利用。他只有不停地攻击才会耗尽重甲骑兵的体力,可是这种作战方法他无法实行,杜玛勒只能眼看着周遇吉的骑兵开始休整。眼看着敌人,却不能出击,让他非常痛苦,杜玛勒也知道,要完全消耗掉这些明军骑兵的体力,可能需要几个时辰的时间,这是他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紧紧盯住这些明军,这才是杜玛勒现在需要做的,估计,大部队应该已经靠近了武清湖,杜玛勒的第一个任务就要完成了。

明军休整了一小段时间,远远地,杜玛勒可以看到,一名明军的骑手上马扬起了旗帜,随后这名骑手耀武扬威的开始飞奔,他围绕着自己正在休息的战友来回奔驰,甚至用战旗指向杜玛勒的骑兵开始挑衅。

这是再次攻击的前奏,根据判断,杜玛勒这样认为。

周遇吉应该再次展开攻击了,如果再不进行攻击,己方的大部队取得充足的饮水后就会再次启程。如果那样,周遇吉的攻击效果就会减弱,所以,这次攻击会很快到来。

“我的勇士们!休息够了吗!”周遇吉判断着时间,也估计着建奴大部队的位置,现在出击正是时候:

“休息够了!请大帅发令!”

“小小的建奴而已,请大帅发令,让我们去杀奴...”

“杀奴!杀奴!......”

已经不需要周遇吉再去鼓舞什么士气,战士们已经迫不及待,残酷的战斗与仇恨已经让他们热血沸腾。

“出发!目标建奴的骑兵!”周遇吉扬起战刀指向敌人:

“所有人听令,准备迎击!”明军的骑兵的休整结束了,在他们上马的同时,杜玛勒果断做出了回应:

凛冽的寒风吹拂着周字大旗,它指向东方,指向入侵的敌人,周遇吉的再一次强硬攻击就要来了......

曾经淡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