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闺秀

第4章 004.姐夫

那些人也不防竟是个少女,一时间也呆住了。这时一个穿蓝色锦服的青年道:“你是哪家的姑娘?”陆宝菱捂着眼睛哭道:“我是显国公陆家的人。”

另一个绿色锦袍的人笑起来:“文宁,那就是你的亲戚了。”那个蓝色锦服青年便是镇国公世子陈文宁,闻言也有些诧异,陆宝菱更是大吃一惊,脱口而出:“你就是大姐夫么?”

众人一愣,俱都大笑起来,陈文宁也有些尴尬,讪讪道:“正是正是,你是?”陆宝菱喜笑颜开:“大姐夫,我是宝菱,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呢,不过我可知道你。”

又撇嘴道:“我摘了好长时间的杏子呢,都弄脏了,你赔我的。”陈文宁见陆宝菱娇憨可爱,面上也带了笑,道:“你怎么一个人往这边来了?跟着你的丫头呢?要不我送你回去?”

陆宝菱有些畏惧的看了看另外几个面上带笑,可明显不是善主儿的人,连忙点头:“多谢大姐夫。”又悄悄道:“我会在大姐姐面前替你说好话的。”

众人都笑起来,陈文宁越发的不好意思,吩咐小厮将那些杏子捡了起来:“这些你先拿回去,回头我再叫人送些上好的给你。”陆宝菱忙应了,陈文宁朝余下的人拱拱手:“我先行一步,待会再过来相陪。”

两个人的身影渐渐隐没在树林中,诚郡王笑了起来:“没想到陆家的姑娘这么有意思,只不知是哪一位。”诚郡王是皇上的幼弟,今年才十八岁,很受太后喜欢,另一个乃是先皇的幼弟端王爷,今年三十多岁了,可看着年轻,虽是诚郡王的叔叔,站在一起却跟亲兄弟似的,闻言笑道:“你没听她说她叫宝菱么?这丫头也有意思,看来定是陆家三小姐了。”

诚郡王笑道:“早就听说陆家四个姐妹个个与众不同,偏生显国公捂得严实,竟一个也没见过,如今看这三小姐,想来其余的也不会差,文宁有福气了。”

端王爷笑起来:“今儿是来请我吃酒还是谈论陆家姑娘的?好酒再不端上来我可就走了。”另一个乃是定国公世子程怀玉,闻言忙吩咐小厮上酒,笑道:“是新酿的杏子酒,知道王爷对各色酒都有心得,请王爷尝尝,指点一二……”

出了杏子林,陈文宁便道:“你现在认识路了吧?赶紧回去吧?别叫你家里人担心。”陆宝菱道:“二伯母也在呢,你不去请安么?”

陈文宁道:“今儿这事还是不要惊动旁人了,对你的名声也不好,你快些回去吧,以后出去要带个丫头才成。”陆宝菱点点头:“大姐夫,谢谢你,你的好我会记住的。”

陈文宁微微一笑,看着陆宝菱的身影消失在寺里的屋舍后,这才按原路折了回去,回去后自然又受了一番取笑,陈文宁也不在意,只是一笑置之。

青荇和绿榕已经找人快找疯了,见了陆宝菱回来俱是松了一口气,陆宝菱把布囊递给她们:“回去交给大姐姐,请她酿酒给祖父喝。”

青荇有些惊讶:“小姐是去摘杏子了,我们只当您是去山门外看热闹去了,难怪怎么找也找不到。”陆宝菱白了一眼,嘟哝道:“跑到山门外去?那我还不被拐子拐走了?”

又去找陆靖柔和陆宛君,两个人正在禅房下棋打发时间,一旁桌子上放了一篓子杏子,陆宝菱惊讶道:“这么快就送来了。”陆靖柔敏锐的抓住了这个破绽,道:“什么这么快?你去哪儿了?”

陆宝菱想起陈文宁的嘱咐立刻闭紧了嘴巴不说话,陆靖柔还不把她这点道行放在眼里,直接道:“不说的话回去做八珍糕可没有你的份。”陆宝菱忙道:“我说我说,我遇见大姐夫了。”

说着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陆靖柔不禁扶额:“你丢不丢人,我还没嫁过去呢,你瞎叫什么,叫人看笑话,看我回去告诉祖父打你。”

陆宝菱委屈极了:“我也是想摘杏子给祖父酿酒,没想到会遇上人,叫大姐夫也没错,反正姐姐会嫁过去嘛。”陆宛君笑道:“这篓子杏是住持送与我们尝鲜的,可不是你的大姐夫送来的。”

陆宝菱道:“我倒觉得大姐夫温文尔雅,是个很好的人。”陆靖柔叹了口气,道:“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这件事陆靖柔和陆宛君自然不会告诉二夫人,等回去后,陆靖柔果真叫人将那些杏子洗干净了,亲自动手一部分用来酿酒,一部分用来做八珍糕,一部分做成了果脯,只高兴了陆宝菱,整日围着跟着转悠,到把那日在庆云寺的尴尬全都忘却了。

过了观音会,七月初七又是乞巧节,陆家姐妹四个聚在一处乞巧,陆靖柔对这些东西不怎么感兴趣,陆宛君也不甚在意,倒是陆宝菱和陆如玉互相不服气。

陆宝菱十三岁,陆如玉也才十一岁,平日里两个人互相看不顺眼,经常吵架,不过因年龄相近,两个人也爱一处玩,此时你一句我一句争吵起来,清脆的声音飘荡在寂静的院子上空。

陆靖柔吃着杏脯和陆宛君对有关月亮的诗句,陆宛君看着陆靖柔漫不经心的样子,又看她很是喜欢杏脯,不由得一笑,主持送的那篓杏子吃完了,如今的杏脯便是用陈文宁送来的做的。

陈文宁也很会来事,送来的俱是上好的,陈文宁忽不喇的来送东西,旁人都说是看重陆靖柔的缘故,都羡慕的不得了,倒是阴差阳错了。

过两日便是中元节,陆万林带着儿子孙女去给去世的两对儿子媳妇放河灯,回来的路上正好遇见了宁远伯沈家的人,沈家是陆靖柔的外祖家,陆靖柔的母亲又是宁远伯家的嫡长女,因此两家关系一向亲近。

今儿又是宁远伯沈照亲自带着子女出门放河灯,见了陆万林赶忙下车行礼,两下寒暄了,沈照看了陆靖柔笑道:“老太太这两日念叨你呢,你什么时候去看看。”

陆靖柔笑道:“舅舅,我也很想念外祖母,只是这两天太忙了,舅舅既这么说了,我明日就去。”沈照知道她这是忙婚事呢,也不说破,只是私下里和陆万林说:“老太太想着我那去世的姐姐,就心疼起靖柔起来了,她又快要出嫁了,不是我说失礼的话,有些事情到底老太太说更妥当些。”

陆万林点头:“我也知道,过两天我就叫靖柔过去住一阵子。”沈照自然十分感激。

陆靖柔去了宁远伯家,身后还跟着陆宝菱这个小拖油瓶,沈家只有四个儿子,没有女儿,沈老太太特别喜欢陆靖柔和陆宝菱,就是沈夫人见了也是亲亲热热的。

沈家四个儿子,长子沈青已经娶亲,又封为世子,妻子林氏是翰林院林翰林的长女,温婉贤淑,次子沈白,已经十八岁了,正在说亲事,谦恭有礼,温润如玉,三子沈朱只有十五岁,爱好武艺,四子沈墨,比陆宝菱大一岁,十四岁,因是幼子,格外娇宠些,很是活泼,和陆宝菱的关系也很好。

听说表妹来了,除了忙着府里庶务的沈青,其余三个都赶来相见,沈墨见了陆宝菱就挤眉弄眼的,悄悄道:“我都听说了,你在庆云寺杏子林的事。”

陆宝菱很是惊讶:“你怎么知道的?”沈墨道:“那日我原也要去的,只是临时有事去晚了,听诚郡王说的。”又笑道:“真是丢人。”

陆宝菱嘟着嘴瞪她,向沈夫人告状:“沈伯母,四哥哥欺负我,说我的坏话。”沈夫人笑吟吟的:“你等我打他,不要和他一般见识,我这儿有新鲜的荔枝,单给你留的。”

陆宝菱喜欢吃甜的点心,水果也最爱吃荔枝,闻言眼前一亮,欢快的跑过去吃荔枝。

徐如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