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的幸福生活

汉末的幸福生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6章 名声

对于王石要出去行商游历这件事,老村正持反对态度。

用他的话讲,这是吃饱了没事干。

“好好的为啥偏偏要出去游历?游历个啥呀,啊?”老村正口水都喷如雨下:“哪儿都缺少人手,缺少劳力,你小子偏偏还把阿大它们带走,成心与俺老头子过不去是不是?”

王石绞尽脑汁,费尽口舌,也仍然说服不了老村正。

“石头啊,不是俺老头话多。”老村正语重心长:“这年头,不说是兵荒马乱,但哪个山头没几伙山贼?你这一出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咋办?”

王石苦笑,心头却暖暖的,道:“老叔,咱这不是为咱村子的长远计嘛。”

“咱王家村不需要长远计。”老村正不可理喻道:“够吃够喝就行,没人饿死便罢。要啥长远?”

“这...”王石无法了。

第二天,王石却得到了老村正的同意!

真出人意料!

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过看看面无表情的老村正身旁微笑的胡远山,王石就大致明白了。

说起来,老村正脾气虽然倔,但他就信读书人。先前是李老,现在是胡远山。他总是觉得,读书人见多识广,说的话一定没错。

王石心里虽然有些哭笑不得,但却是这个时代的现实。

这年头,有知识有文化,有见识的,至少也是寒门出身,没有几个是贫农家的。所以老村正有这样的认知,也不足为奇。

得到了老村正的同意,王石总算松了口气。

说实话,如果老村正不同意的话,王石还真会打消行商游历的决定。并非他没有主见,只是因为老村正。可以说王石已经把这小老头当做了自己的父亲,是绝对不会忤逆的。

再说了,老村正不也是为他好嘛。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石都在准备货物。

村里谁家要卖些什么,王石都收下,做好记录,便于回来给村人分润利润。

这家的土豆,那家的肉干,还有麦芽糖什么的,啥玩意儿都有。

当然,玉米土豆和番薯还是占多数。

王石甚至搞了几个大木桶,装满了大黄鳝等一些水产。王石不怕这些水产半路死亡,他有灵泉,完全可以避免。到了中原,到了雒阳,这些东西肯定都还活蹦乱跳,甚至还能长大一些。

十九辆大房车,一辆装的水产,两辆装了杂货,五辆装的是西瓜和西红柿,剩下的十一辆都是玉米、土豆和番薯。

五十羌族精骑一旁护卫,十八个村人负责驾车,还有两个最机灵,最会说话的,就充当掌柜一类的角色和人交流。王石自己骑在阿大背上,一龙当先,还有大黄和二黑,游走在一旁。

庞大的车队缓缓向村外而去,全村数百人都汇集在村口,跟着车队缓缓前行。

出了村,得了老村正再三的嘱咐,王石和全村人挥了挥手,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前进。

......

车队的速度很快。

虽然货物量大,十分沉重。但恐龙们可不是花架子,力量大得很。从阿大它们的眼中就可以看出来,它们没有一点疲惫,相反,还很好奇。

一路前行,在渡口处乘上北宫熊早就准备好的大船度过黄河。

当天晚上,王石的车队在富平歇息了一夜,并让北宫熊召集了几位重要首领商量了一些事儿。次日一早,天不亮就开始出发了。

第一站,泥阳。

自前年北宫伯玉反汉,朝廷与之大战几场之后,北地郡就被撕成了两半。

整个北地郡呈西北——东南走向,西北大部分都被湟中羌控制,只剩下东南一角,还在大汉朝的实际控制中。

而泥阳,就是朝廷控制的这一部分北地郡的中心。

譬如原先北地北部灵州的大族傅家,就迁到了泥阳落户。对于这种大家族而言,安全第一,所以泥阳肯定囤集着朝廷的重兵。

王石的车队一路走来,经过两天跋涉,通过了羌人的实际控制区域,进入了无人区。

无人区是王石的叫法。

怎么说呢,可能是战争的原因,北地郡中东部,位于湟中羌控制区和大汉控制区的这一大片,几乎杳无人烟。除了随处可见的废墟,完全是一片荒凉,连野狗都不曾见到一条。

王石骑在阿大背上,眺望着荒凉的前方好一会儿,挥手招来五十个羌人护卫的头领。

这家伙是北宫熊的侍卫,算得上是羌人中对王石最了解的人之一。王石的种种神奇他都知道,所以他比任何羌人更加尊敬王石。

“王小毛,过来一下。”

王小毛是他的汉名,至于他原本的名字,王石是不知道的。

说起这名字,王石还时常心里发笑。这小子的汉名还是最近才起的,原因就是因为王石。因为王石姓王,所以他就取了王姓,至于名字,是北宫熊给他起的。

王石当时一听介绍,差点笑出来,连叹自己的徒弟也是个恶搞的角色。

一个魁梧的大汉,居然取了这么个名字,王小毛,太别扭了。

“王师傅。”王小毛策马小跑过来。

“我们到哪儿了?还有多久能到泥阳?”王石问道。

王小毛道:“快到郁郅了,”说着,他指着右方的大山,道:“这座山就是射姑山。过了郁郅,再一天,就能到泥阳。”

“哦。”王石点了点头。

“王师傅,郁郅在汉人军队的控制中,你看是不是绕道...”王小毛又道。

王石闻言,沉吟了片刻,道:“无妨,正要去郁郅看看。”

王小毛闻言,就不再说什么了。

又一个时辰,在午时来临之前,郁郅县城就模糊的出现在视线里。

王石眺望了片刻,发现从郁郅城里冲出来一队人马,正向这边过来。

“郁郅城中有军队出来了,”王石提醒道,见大家都有些紧张,护卫队的还握紧的兵器,不由笑道:“放松点,咱是商队,又不是马贼,怕什么。”

不片刻,在大黄二黑的汪汪声中,在隆隆的马蹄声里,一队百人骑兵拦在了车队前。

“你们是什么人?”

百人队中策马走出一骑,却不敢靠近。再听百人队中嗡嗡的交谈声和时不时传来的惊叹,想必是被阿大它们给吓住了。

“我们是西边来的商队,我是首领。”王石翻身从阿大背上跳下里,扬声道。

“商队?”那人道:“你过来,我有事要问。”

王石不以为忤。这些人是怕了阿大它们,所以不敢近前,但王石却不怕他们,所以大步流星走了过去。

接近一看,这人铁盔黑甲,腰间配着一把缳首刀,模样不算英俊,但很年轻。看其装束,应该是这百余人的将领。

“这位将军,我们是西边来的商队。”王石拱了拱手,笑道。

“你是汉人?”这百人将问道。

王石点头:“不错,我是汉人。”

“你们从哪里来?”百人将又问道。

王石有些犹豫。如果实话实说,恐怕不太好,毕竟湟中羌现在还与朝廷对峙,如果说出来,指不定会发生冲突。这不利于王石行商。

但要撒谎也不行。

王石对凉州的了解还局限在北地,其他的地方根本不清楚,如果随便说一个,万一牛头不对马嘴露了馅,又是个麻烦。

“我们是从廉县来的。”

想来想去,王石还是实话实说。

“廉县?!”

果然,这百人将一听,顿时按住了腰间的刀柄,喝道:“你们是从湟中羌控制区来的!?”

“不错。”王石坦然道。

百人将目光闪烁的盯着王石半天,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王石。”王石道。

“王石?!”

哪知这百人将忽然脸色大变,继而激动万分,道:“难道你就是那个宰了反贼韩遂的王石?!廉县的王石?!”

“不错,”王石摸不着头脑:“这位将军,我从没到过此地,你咋知道我?”

百人将翻身下马,大笑着走近前,郑重向王石行了一礼,道:“我叫徐林,子伯玉,王先生可以叫我小林,也可以叫我伯玉。”

“伯玉,”王石有些不习惯,道:“那你是怎么知道...”

“呵呵,”徐林笑道:“整个北地,不,整个凉州,也不对,可以说整个天下都已经知道了先生的大名。没想到先生自己还蒙在鼓里。”

见王石仍然满脸迷惑,徐林解释道:“先生宰了韩遂的事儿,已经传遍的天下。在下对先生十分仰慕,所以...呵呵。”

“不至于吧?”王石惊讶万分:“不就是宰了个韩遂嘛,用得着这夸张?”

王石却不知道,韩遂在朝廷心目中过的地位。

韩遂此人,首先,他是个名士。这时代,名士就是金字招牌。至少许多人,或者说许多比较有地位的人都知道韩遂的大名。

然后他是反贼。以一介名士的身份,眨眼间变成反贼,其名声简直响彻天下,当然,是臭名。

接着,他和朝廷大战数场,曾一度还占据上风,兵锋直指关中!

是名副其实的凉州霸主。

朝廷还被迫给他封了官!

由此可见,韩遂在当权者心目中的位置,是多么重要。

所以,当韩遂的死传出的时候,多少人心里轻松的同时都惊讶万分。细细一查,却愕然。

那韩遂领数万大军攻打富平,居然在万军从中,被单人独骑杀死!

这还不算什么。再厉害也就是个独夫。

但王石能让湟中羌顺利换代,这就不简单了。说明他在湟中羌心目中的地位十分的高,在一定程度上,能影响湟中羌。

再深入细查,又得到了王石是现任湟中羌首领的师父,这就更不得了了。

所以,王石才被许多人重视,甚至把他的地位放到了一个比较高的政治层次。

所以,王石的名声才这般响亮。以至于连一个百人将,都成了王石的粉丝。

玄黄复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