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保姆

第76章 伤离别

“孩子,准备什么时候带走。”就在屋子里陷入一片沉静的时候,箫舞开口了。秦清清脸上露出一个惊喜和如释重负的笑容,“你同意了。谢谢你!”秦清清坐到箫舞旁边,拉着她的手连声道谢。“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就是这两天了。这几天,我一直有不好的预感,吕素心被拘禁起来了,但是她这么偏执,一定不会就此甘心。我怕她到时候……孩子还是尽快离开这里比较好。如果孩子的身份暴露了,皇家是不允许有这样的丑闻出现的。尤其是安呈逸,我了解他,他是不会放过这个孩子的。”秦清清说出了她心中的顾虑。

“还有,容容那边,还需要你去跟他说,我怕他不肯离去。”秦清清一脸期盼地看着箫舞。箫舞点了点头,秦清清说的确实是现在的实情,送走孩子,即使孩子的身份暴露了,凭着青云派的实力,也能保全孩子的性命。“我,我会去跟容容好好谈谈。”箫舞站起身,“我先过去看看他。”

“萧姨,姨父。”在客房焦急等待的小博容看见箫舞和云飞扬相携回来,两人脸上的脸色都算不上好看,当然,带着面具的云飞扬是看不出来,不过还是能从他的眼神中感觉出来,两人的心情都有些低落。“你们谈谈?我先出去。”云飞扬望着箫舞说道,这个时候,箫舞需要的是跟这个孩子两个人的空间。“嗯。”箫舞点点头。云飞扬有些担心的地看了看她,在心中叹了口气,转身出门去,关上屋门,守在了屋外。

“萧姨,怎么了?”孩子总是敏感地,小博容自然是注意到了箫舞这时候有些混乱的情绪,而且隐隐也知道可能是跟自己有关。

“容容。”箫舞拉着小博容的手,看着这个几乎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是这个孩子陪着自己度过了在这个世界最煎熬的日子。“要是我们没有走出山谷,现在也不会这么痛苦。”箫舞幽幽说道,没有走出山谷,最起码现在,两个孩子都会陪在她的身边。看着眼前的男孩正用担心的目光看着她,箫舞不知道如何开口,一开口,就将是离别。

“容容,你不是一直想要成为大侠,成为武功高强的人,将来好保护萧姨跟妹妹。现在有个大门派要收你为弟子,你愿意去吗?”箫舞艰难地开口,脸上是硬挤出来的笑容。小博容听了,并没有回答,而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很多人都想去这个门派习武。是青云派,你应该也听说的,在武林中是享有盛誉的大门派。你看你纪寒舅舅武功好不好,他就是青云派的,还有安王妃……”箫舞有些语无伦次了,孩子一直低着头,显然箫舞说的话已经刺痛了孩子。这么几年的相处,她不是不知道这孩子是如何重视她们这个小家庭,如何害怕被抛弃。

“是安王妃么?是她要我离开?”小博容抬起头,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泪水。箫舞愣了一下,“安王妃是前任掌门的亲女,有她的引荐,你回事现任掌门的弟子。容容,她是为你着想的。”箫舞有些看不透此时小博容的想法,他怎么知道是这件事情跟秦清清有关。

“她有什么权利这么做,有什么权利为我好。”小博容突然大声吼出来,泪水簌簌流下。这是箫舞第一次见到小博容发火,“容容。”

云飞扬在屋外听见了里面的声响,手抬起又落了下去,这孩子视箫舞为母亲,这件事情上,自己也没有干涉的权利。

“她既然已经抛弃了我,就没有权利再来管我。”小博容抹了抹自己的眼泪,强忍着板起脸。“容容,你,你……”箫舞大吃一惊,这么说孩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萧姨,她是我的娘,对吗?”小博容轻轻说道。“你知道了?”箫舞问道,自己知道后都没有来得及和云飞扬说,小博容怎么知道的?

许是看出了箫舞脸上的疑惑,小博容垂着头,“我第一天来安王府的时候就知道了。”“是她说的?”“不是,是我自己看出来的。她我其实对她,还是有点模糊的记忆。”小博容两眼看着地面,“那天见到她,她的表现很奇怪,眼中总是有着愧疚。她虽然跟那时候穿着打扮不一样,但是面容和嗓音是没有变化的。我那时候心中有了猜测,但是不敢确定。直到那天,吕王妃过来,她们两个人的对话,我才证实了这件事情。”

箫舞神色复杂,到最后,伤害的还是孩子。“萧姨,我的父亲不是安王爷?那他是谁?”小博容抬起头,直看入箫舞的眼中。看着孩子恳求的目光,箫舞怎么也不忍心说自己不知道,“是,是纪寒。”果然,这个答案却不比是任何陌生人要好,“容容,纪寒他不知道的,他不知道有你的存在。”为了不让孩子对自己的父亲产生憎恨,箫舞忙替纪寒解释。大哥已然失踪,她也不希望他惟一的孩子恨他。

箫舞简单讲了一下长辈们的往事,“纪寒他这次匆忙出去,可能就是知道了你的存在,去找你了,可惜,告诉他讯息的那个人居心叵测,他……唉!”

小博容显然也被这个讯息镇住了,这几天,他不仅只打了自己的父母是谁,更是曾经和自己的父亲相处而不知。“容容,你的身世如果暴露,对你是很危险的。不若听从你,听从你娘的安排,去青云派。等你长大了学成归来,这些人也就没法伤你分毫。”箫舞拉住小博容的手劝说他。

“可是,妹妹还没有找回来。妹妹回来不见我,她会哭的。”小博容又垂下了头,语气中满是凄凉,短短几日,虽然他知道自己有了父母,却转瞬又失去了,现在又要自己离开这个有萧姨、姨父和妹妹存在的家庭,他……

“末末我跟你姨父会接着找的,不管有什么消息,影阁的通讯这么方便快速,我们一定会及时告诉你。”箫舞也有些哽咽,如果不是种种考虑,她又何尝愿意让孩子离开她。

“萧姨你别哭。”小博容抬起头,“我,我跟他们走。”小家伙咬咬嘴唇,“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学武,将来,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分开我们一家人。”

箫舞摸摸孩子的头,忍着泪水点点头,屋子里弥漫着一股离别的伤情。

融清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