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记

第17章 诊金【一更】

自打穿越过来以后,兰花儿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茅草窝棚一样的房子有了点儿家的味道。

看着家里边上上下下摆满了她以后会用到的东西,她就觉得一阵兴奋。

——只是,太兴奋了。

以至于那日夜里兰花儿一直就没能睡着,抱着自己的钱罐子,总是想不到应该藏到什么地方去才是最安全的。

她都甚至想要挖个地洞将罐子给埋起来了。就是怕自己也会忘记罐子的位子,这才作罢。

第二日早晨兰花儿挂着个黑眼圈到村头打了水,丝毫不曾发现旁人看向她的目光里边带上了探究和不明的笑意。

兰花儿今天的心情非常好。

她现在手上终于有了一笔钱。虽然不多,但至少她终于可以不用担心哪天改花晚了几天回家,她和狗蛋就会被活活饿死。

除去置办东西的钱以后,她现在手上仍握有四百三十文,按照村里头的粮价,几乎可以买两石粟谷了。

一石等于现代的六十公斤,她和狗蛋两个小孩子,一年下来吃得好一些,大概也就只吃三石左右粮食,这还算是吃得比较好的了。

就是算上改花,两石粮食也将够吃个半年的。

她甚至觉得这里边的人都太奇怪了。

来得毫不费力的松鼠皮子就值这样多的钱,怎么这村里边的都是傻子吗,也没有人愿意去打个秋风。

后来她才知道,不是大家太笨,只是这大冬天的,要不是活不下去,实在没有人愿意挨着冻地去爬树掏窝的——就是猎户也不乐意。

平日里捕松鼠的也都少,因为实在太灵活。

倒是野鸡,卖的反而比较便宜,一只也就十五到二十五文这样的价格。平常不习惯打猎的,也难得捉得到。

兰花儿便想,趁着冬日里边松鼠都藏着不动弹的时候多捉一些。

她也算是想明白了。

也就是趁着冬日里边冬眠的冬眠、急着着食的急着找食,她才能有些儿机会将那些机灵鬼一样的小生物捉起来。真要是食物丰盛又万物生机勃勃的时候,她也只能看着松鼠在面前跑过,估计都好反应不过来吧。

——她就想起了当初那只从她面前飞驰过去的小松鼠,可不是就只留了个尾巴影给她。

她毕竟不是真正的猎户。这个小身板,也完全经不起折腾。

不过等过了二月,她也就不用担心家里再饿着。

到时候满山的野菜野果、蘑菇木耳的,连以前的那个兰花儿都能活得好好的,她自然是更不在话下的。

等将屋里都擦拭一遍,太阳也升上来了。

兰花儿这才从家里头藏钱的罐子里边数出来了十个。想了想,她又摸了十个。

她这是给杨郎中送诊金的。

杨郎中出一次诊五文,药钱另算。

她不知道杨郎中当初在她身上到底花了多少药,生怕拿少了。

一共二十文,拿在手里有点儿显眼。

她就左右看了看,将钱都拢到袖子里边藏着,紧紧握起衣袖,甩了甩,觉得外头看不到钱了,也不会落下,自己才满意地笑了笑。

然后用另一只手牵着狗蛋,出门。

狗蛋难得出门,一脸欢欣地看着她问:

“姐,去哪?”

“带你到先生那儿去。你乖乖的,不要生病,不然先生给你打——呃、给你吃很苦的药哦。”

兰花儿想起以前在现代的时候,每个小朋友要去医院看医生以前都要被这样吓唬,但现在这个时候没有打针这东西,她只能随口说了个别的理由。

狗蛋果然露出了个畏缩的表情,也不知道是被那句话吓到了,还是被她脸上明显作出来的表情吓得一缩。

“先生?”

“就是杨郎中,以后要喊先生。狗蛋喜欢先生不?”

没想到狗蛋竟然摇了摇头:

“不喜欢。”

这个答案完全出乎兰花儿意料之外,她就问狗蛋:

“为什么?”

狗蛋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像暂时理不顺这个关系。想了好久,他才慢慢地开口讲:

“先生……坏。不让狗蛋看姐……”

这个弟弟是真心欢喜着她的呀。

兰花儿便觉得心都要化了,更用力地握了握狗蛋的手。

“不是先生的错。姐病了,怕对你不好。你看,先生把姐给治好啦。”

狗蛋又想了想,这才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明白了。

兰花儿带着狗蛋一路走,一路指着树啊房子啊地教。偶尔遇到路过的乡里乡亲,她就引着狗蛋喊人。

狗蛋还是有点儿怯怯的,但非常乖。兰花儿让他叫,他就跟着都叫了。

惹得路边的人都笑呵呵的。

只是等兰花儿拖着狗剩走了过去以后,那些被他们落在身后的人便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块儿就议论了起来。

兰花儿忙着跟狗蛋讲话,也没有在意后边那些人异样的表现。

杨郎中家里住在村头那边。

兰花儿领着狗蛋几乎夸过了半个村子,这才到了杨郎中家门前。

她特地挑了个打早的时候过去,杨郎中正好在家里。打了个招呼,杨郎中就将她迎了进门。

“谢谢先生,我来送诊金。”

狗蛋被她叮嘱了一路,也跟着懵懵懂懂地说谢。一边说,还一边偷偷打量杨郎中。

杨郎中是知道兰花儿家里头晾着几张松鼠皮的,也知道松鼠皮的价格,也就没有推拒诊金。

但他还是提出,只收诊金,免掉药费。

兰花儿就抿了抿唇,笑着摇头:

“这样……要被大哥骂的。”

她本来想讲些大道理,但是想着自己小小的一立子人,按理哪里能说得出来什么道理,又不是书香门第的人家。何况就算讲了,那又怎样。杨郎中能听进去多少呢。

干脆借了改花的由头。

改花是个典型的老实人,和这村里大多数朴实的庄稼汉子一样,憨厚。不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他是绝对不会碰的。要有人硬塞给他,他都要觉得浑身不舒服。

跟着这样的大哥自然不能过太多好日子。

却也不会招祸。

果然她这样一讲,连杨郎中都笑了起来,讲:

“也是。改花该不高兴的。诊金连药,一共十八文。药是我自采的,不比镇上卖的贵。原本我亲自帮忙煎药,也是要收两文的,这就免了吧?”

兰花儿抿着嘴笑,点了点头,数了十八个铜钱递了过去。

这杨郎中可真有意思。

杨郎中把钱接了过去,又来回打量了兰花儿一回:

“你都会数数了?能数到几?”

“大哥教的。会数到二十。”

兰花儿摊开手让杨郎中看剩下的两文钱。

“还想着不够要回家取呢。”

【甩着尾巴希翼地望着:求推荐求收藏】

游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