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记

耕耘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结怨【一更】

兰花儿不认得桃婆子,只得呆呆站在门前,装出一副怯生生的模样来。

实际上她内力可是郁闷得很。

那老婆子皱着脸喊一声“花儿呀”,里头赤裸裸明晃晃地都是不友好和算计的味道。不说是她现在这个兰花儿,就是狗蛋这样货真价实的小娃娃,都随着她那声喊躲得更里边了一些。

来者不善。

兰花儿心里头想到。

既然是欺负上门来的,她倒不介意让对方先过来踩上两脚。

然后她才好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也好装可怜不是。

她于是咬着下唇点点头算是招呼,在面上显得愈发的怯弱起来。

桃婆子扭着腰往兰花儿面前走过去。

“花儿这是拎的什么呀,要到什么地方去?听杨郎中讲你是大病,可是好了,瞧着可不像。”

说话间,桃婆子已经走到了兰花儿面前,一手捉住了她的手,眼睛就往那小竹篮里边看。

“我瞧瞧。嚯,这好有一大把子米了吧,还有菘菜,往谁家里送礼去么?”

兰花儿人小力气单,手掌又小,哪里跟桃婆子一样。桃婆子一点没注意手上力气,她被桃婆子这样一捏一提,痛得都好要哭出来。

她生生忍了忍,勉强将自己忍了个眼眶通红。

“没有……”

隔壁邻居富贵叔家里头有谈话活动的声音。

这会儿她好感谢坳子村村民淳朴的生活习惯。这大冬天的,人都要冬眠似的,净窝在家里。

“这是给林大娘的……林大娘……”

她故意提高了点儿嗓子说话。

围墙那边声音果然停了停,马上就有人喊:

“兰花儿妹妹?”

先推门出来的是铁生。

一见桃婆子跟拎鸡仔一样拎着兰花儿,铁生就有些着急了,喊了一句:

“桃婆子你提着兰花儿妹妹做什么,快放开。”

他跟改花一直是邻居,打小一块看着兰花儿长大。他一直将改花当兄弟,将兰花儿当亲妹。自然有些焦急。

桃婆子看隔壁屋出来人了,不甘不愿地嘀咕了一句,倒是将兰花儿给放开了。

兰花儿低头一看,手腕竟然都红了一大片!

要换了是一般小娃子,早就哭出来了。

她却知道,现在哭出来了还不那样有好处。

“桃、桃婆子……是要抢东西么……”

声音带着小萝莉的黏糯,又因为使劲憋住哭而染上了浓浓的鼻音,连她自己听着都觉得是叫人心窝子发软的。

铁生一看兰花儿都要哭了,便有些发怒:

“你一个老婆子,也好意思抢人家娃子的东西啊!”

他是个憨厚老实的,也不大会骂人的话,只是赶紧走过去将兰花儿护在了身边。

桃婆子的脸上就有些挂不住,剐了铁生一眼,讲:

“你小子讲的什么话,我哪里要抢东西了。小小年纪的,听了女娃子的话就迷了魂,以后可要怎么办哟。”

“你这婆娘,说的什么混话!”

林娘子正好推门出来,听到这句话,连脸色都气得青白。

这话兰花儿听着还没什么。

她年纪小,又不像古人一样严守些什么闺誉、大防之类的,这话换到她耳里就轻飘飘的了。林娘子这样一发怒,她才觉得桃婆子这话讲得不厚道。

兰花儿虽是个小丫头,铁生却是将要说亲的年纪。被人这样说一嘴,就是乡下人也不爱流传出这种话的。

到时候谁说得清铁生护的是妹妹,还是妹子?

铁生是个憨实的,他娘林娘子却凌厉得很,一张嘴就噼里啪啦的。

“你个泼婆娘,村里边谁不知道你爱招事,昨儿给杨郎中惹事的也是你吧。整天就没个安生。管不好自己的娃,倒好来外边颠三倒四!赵家二郎去了两年,过节也不见你上个门,这会儿知道来瞧瞧了?不是想搬点儿什么走吧?”

桃婆子脸上一红,硬梗着脖子就道:

“嚯,这村里边的,还不许窜个门呐。我找的是赵家小妹,可不是你徐家大娘。我这听说兰花儿病了,这不是懒探望探望的吗。怎么,这么着急的,是有啥见不得人的啊?让我也瞧瞧?”

兰花儿这时尚不知道桃婆子最里边的“见不得人”指的是她,只是觉得桃婆子那滴溜滴溜朝她身上转悠的眼神份外让她觉得不舒服。

她便故作惊慌地站在铁生后头,小心地护着狗蛋并手上挽着的竹篮子,小心翼翼地开口:

“谢、谢谢桃婆子……我……不……不打紧……”

兰花儿恨恨。

这身子原本被她调教得好好的,口齿都伶俐了。没想成一遇到这个桃婆子,马上就又打回了原型。她就觉得纳闷,这小身子以前不会曾经被桃婆子欺负过吧。

她想辩解的那些话,结结巴巴的就都说不出口来了。

越是这样,桃婆子就越觉得这里边有猫腻子。

桃婆子眼珠子在铁生和兰花儿身上来回转了转,顿时觉得自己心里头亮堂了,连脸上的笑容都跟着意味深长了起来。

兰花儿被那个斗鸡一样的眼神看的浑身发冷,忍不住在铁生背后小小地抖了抖。

总觉得像是粘上了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一样。

瞧那个桃婆子一脸的志得意满。

说是来探病的,她才不相信咧,真当她是小娃子哄么。

桃婆子却好像没有兴致再纠缠下去。又跟林大娘对了几句嘴,傲慢地“哼”了一声,扭头就走了。那样子看上去还真有些像自觉斗胜了的公鸡。

兰花儿看她那样,总觉得事情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

可她哪里知道她背地里都已经被人给盯上了,挠着小脑袋想了好久,也没将这事理明白。

她能感觉到桃婆子的不怀好意,但她自打穿越,甚至就没见过这桃婆子一面,也不知道桃婆子跟那徐有裕家里有亲戚关系,可当真是两眼一抹黑。

等桃婆子走了,林大娘这才静下来。

安抚了兰花儿几句,又推了推那篮子东西。

不过因为狗蛋的确是在他们家里边吃住了两天,林大娘也并没有太矫情,很快就讲东西都收了过去。

兰花儿原本的意思是将篮子和松鼠皮子都一块儿送过去,以还那个鸡蛋的情——虽说用林大娘家送的篮子当谢礼回送林大娘似乎奇怪了些,奈何兰花儿是真的身无长物。

林大娘还是只要了糙米并那个菘菜。

“你家里边缺篮子用呢,拿回去用。”

林大娘讲。

【继续求推荐和收藏。TAT】

游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