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为九尾狐

第32章 教导

朱洪照听了云天德的话沉吟许久,说道:“青云阁里有一部古书倒是提到过类似的情况。那已经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也是世上妖物横行,没多久就出了一个法力惊人的大妖怪。后面就没有再继续写下去,也不知道那妖怪到底是何种妖怪,更不知那妖怪何去何从。”

“想来是被人类修行者除掉了吧?”云天德问。

“不太像。”朱洪照摇摇头:“介绍谁谁除了什么妖的书籍笔记不知凡几,但从未有一本书像这本一样对这些重要的地方都是语焉不详草草带过。”

云天德听了朱洪照的话之后顿时面带期翼的追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说……?”

朱洪照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有推测过是不是成了妖仙或者是去哪里隐居了,在外游历时也打听过,一点蛛丝马迹也寻不到。后来年纪渐渐大了,我逐渐也休了那成仙的心了。”顿了顿,不欲再多谈下去,转移话题说道:“说起来,我只是觉得你说的山下的情况与当年拿本书里有些类似,说不定是又要出什么大妖怪了。只盼这只妖怪不是那种要为祸人间的才好。”

云天德笑道:“就算会出大妖怪,想来也没那么快,妖类的修行要比人类多用上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哪有那么快就出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妖怪?我看洪照兄也不必杞人忧天。”

朱洪照闻言也笑了:“的确,等到那大妖怪出来的时候,说不定我都投胎转世了好几回了,我现在忧心这些,实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云天德听了朱洪照的话却只笑而不语,只拿眼觑着张晓。

朱洪照见状,想到张晓本身就是狐妖,就算不加紧修炼,也有几百年的寿命。现在各修仙门派以没落如斯,说不得到时那斩妖除魔的任务就落在自己这个妖怪徒弟身上了。

张晓对二人的眉来眼去完全没注意,她听云天德说外面多了许多吃人的妖怪之后已是动了心思。上次除掉蜘蛛精救了人的那种激动兴奋犹在心头,不过那时她尚未化成人形,会的法术也不过就来来去去那么三五个,此刻捏着口袋里朱洪照给的两本册子不由心底有些跃跃欲试。

朱洪照本想让张晓就此下山去除妖,但想想她也不过修炼不到一年,虽然有些奇遇,但在外面又要对付妖魔又要防着人类修行者。要是再次遇上吕正,恐怕就没前两次那样幸运了,想罢只得暗暗下定决心督促她勤加修炼,也要多给她讲一些实战的经验。

抬头见日已西斜,朱洪照与云天德一人一妖约好如果云天德在外游历时如果再遇到什么特别的事一定要先传书告知,这才互相告别。朱洪照拎了张晓就要回青云阁,张晓却不依,说道:“师傅,我外表现在已经不是狐狸了,您也别老拎来拎去的,我自己飞回去。”

朱洪照只得作罢,自行飞回了青云阁不提。张晓却是直接寻到了周醉山处,见周醉山并未像往常一样在修炼,而是在地上四处走动,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周醉山见到张晓先是行了个礼,这才说道:“师傅,我修炼这许多天,感觉进境甚微,不知道何时才能如师傅一般化成人形。”

“原来是这个呀!”张晓其实也不知道黑狗需要多久才能化成人形,却不想打击她这个唯一的徒弟,更不想在徒弟面前失了威严,于是只得打混说道:“这个每个妖都不同,自己有自己的缘法,也许明天,也许明年,说不准的。但是有一点是前提,就是一定要努力修炼!”

周醉山低头想想师傅说的也有道理,它的确是有些好高骛远了,刚学会爬就想跑起了,也难怪师傅叫它努力修炼。于是坐到地上又准备开始吐纳修炼。

张晓见它又坐了回去,突然想起自己的来意,忙伸手去推它:“修炼也不是光在这打坐的,也要出门去游历见识一下。”

周醉山有些茫然,“如何游历?”

“这个嘛我早就想好了!”张晓狡黠一笑,“我听说山下最近很是有些妖怪在作乱害人,咱们去山下先打探一下,有哪些比较弱的就先除掉,第一呢算是做了行善积德的好事,第二呢,也有利于自身的修行。”顿了下,想想又说:“不过和我一样吃妖丹变成人这种事就不要想了,已经结成妖丹的妖怪根本不是你我二人就能对付的了的。”

周醉山先只是点着口头称是,末了又突然想到它根本完全不会任何法术的,忙道:“可是师傅,我并不会任何法术,会不会拖您的后腿?”

张晓这才想起了,她自己也不过就会那么几个,更不用说教周醉山了,当下从口袋中取出那写有法术咒语的册子,对着周醉山说:“这本就是就是介绍法术咒语的,今天已经晚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们一起学习。”说罢踩着如意回房中休息去了。

但第二日张晓并没有去找周醉山,而是一早就被朱洪照揪起来练习法术。先是问她都学会了哪些,张晓只得如实回答,只会疾风咒,覆土咒,火箭水箭与冰剑。朱洪照闻言不禁吹胡子瞪眼地说:“怎么就会这么几种?这些都是青云阁是个弟子就会的基本法术,你这样日后如何下山斩妖除魔?”

“那你也没教我别的呀!”张晓嘟嘟囔囔的抱怨着。

朱洪照闻言想想自己的确是没教张晓什么,不由有些下不来台,只得恨恨说道:“那就从今天开始教!”

听朱洪照说要正式教自己法术,张晓不由有种瞌睡时有人送了个枕头的感觉,忙把袋子里的法术那本册子拿出来,作出一副好学的样子问道:“那我们从哪开始学起?”

朱洪照想了想,“先学逐风箭吧。”

张晓闻言将册子翻到逐风箭那页,很有种前世上课时老师叫把课本翻到第几页的那种感觉。待找到了写有逐风箭那页,见上面介绍说:放出一排风箭攻击多个敌人——敢情这还是个群攻的法术!

“逐风箭的基础就是疾风咒,这个你已经学会了,你先放个疾风咒给我看看。”

张晓乖乖的对着朱洪照放了个疾风咒,结果连朱洪照的衣角都没碰到,不由有些气馁。

“也还可以。”朱洪照并不知妖类的化成人形之后修为应该到何种程度,但以人类弟子来说,才学了没多久就能有这种效果已是惊人了。虽然张晓自己并不知道,但朱洪照明显感觉的到张晓放出疾风咒时一阵狂风如利刃一般向自己袭来,及时放出护体罡气才勉强维持住自己做师傅的颜面。见张晓浑然不知,这才缓缓继续说道:“疾风咒你已经用的很不错了,其实只要学会了疾风咒,逐风箭就很简单,相当于同时放出几个疾风咒,只是每个的威力比单独施放小了一些,但加在一起就变得厉害了。”

张晓点点头:“群众的力量大。”

朱洪照听到张晓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继而说道:“这么说虽然怪异,却也没错。”接着讲起了逐风箭的施放要诀。见张晓连连点头,这才满意的说:“今天就先练习这个咒语,下午再学剑术。”

上午学法术下午学剑术,要在平时张晓早就叫起苦来,然今日她尚沉浸在有望成为侠女的兴奋里,也不计较起辛苦来,只回到自己的院子不停地练习着新学的法术。

如此几日,张晓开始倦怠起来,法术倒算了,反正不费什么力气,而且还挺好玩的,学这劳什子剑术却着实辛苦。所谓的学习剑术,其实朱洪照一直在叫她蹲马步。几日下来已是腰酸背痛,却无论如何也达不到朱洪照的要求,只得整日对着朱洪照抱怨。

这天朱洪照终于不叫她蹲马步了,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把木剑叫她拿着。

“怎么是木头的?”张晓手上接过木剑,嘴上却又抱怨了起来。

朱洪照眼一瞪:“你是初学者,用真剑割伤了自己怎么办?”

张晓想想也是,只得住了口等朱洪照吩咐,自那日起才算是真正开始学了剑招。

时光飞逝,又是一个月过去了,张晓的剑招已经学的有模有样,反而法术只学了逐风箭、旋风斩、青风罩、荡云阵等几样风系的法术。张晓本想再学些火雨冰雨一类的,但不知为何他系法术只能学会最基本的那些。直到朱洪照说一般人都是只学一系法术的,其他类型的法术只要了解就好,张晓想想这几样也够用了,这才作罢。

反倒朱洪照又教了她一些治疗类型的法术,只是风系法术用于治疗恢复到底不如水系法术见效快。但每个人适合学哪系法术本是天生的,并不能强求,张晓也不以为意,不管快慢,总归是有用的,大不了到时候找师傅呗!她现在已经知道朱洪照修习的是水系法术了。

茶麦青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