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为九尾狐

第19章 报复

黑狗虽口不能言,对张晓师徒二人的对话却听的一清二楚,这才知道这位“狐仙大人”原来是青云阁弟子,而这位恩人则是张晓的师傅,本不欲随二人走,奈何身体动弹不得,只得由着朱洪照将它装入袖中向着后山走去。

不说张晓师徒二人如何给黑狗在后山找了个山洞,如何每日由张晓给黑狗送吃送喝而黑狗又是如何逐渐康复,只说山下村子在黑狗与狐狸离开后人人戒备了几日之后也渐渐放松了警惕,突然有一日,黑狗原来的主家打开大门后发现门口放了一篮鸡蛋,正是当日女主人送与狐仙大人的那一篮,数一数不但篮中鸡蛋数量未少,连篮子也没破损一块,两口子又惊又怕,担心是狐仙大人与那狗妖终于要来报复了,然两人大门不出在家等了整整一天一夜不敢合眼也不见有何动静,只第二天门口又整整齐齐摆了村长送给狐仙大人的数幅字画。

二人不敢就这样直接还到村长家去,更不敢将字画摆在明处,鸡蛋还可以说是家中母鸡最近下蛋较多,这字画要是入了别人的眼可就不好交代来历了,说是狐仙大人给送回来的?那还不被人说成是与妖物勾结?

两口子面面相觑中觉得自己总算体会到小黑当日的苦楚,只得将字画收入内室柜中的最底部。待到陆续收到诸如肉干鱼干衣服鞋袜,家中一个柜子已完全塞满,只得趁着天黑到后院去想将所得之物埋掉,寻寻觅觅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院子里的土翻了新,也是会引起邻居的注意的。

最终无奈之下将小黑的窝棚推掉,将下面的土挖开,把所得之物用一个木箱装好埋了进去,多出来的土就堆在窝棚的废料下,待找个合适的时机运到村外荒地丢掉。

然而好好的窝棚被推倒终是被邻居发现,隔壁的婶子责备二人不会过日子,好好的窝棚,就算不养狗了,用来堆放些枯枝木柴也是好的。两口子只得讪讪然说不出一个字。

这一幕被躲在草丛里的张晓看到,回到后山当做笑话讲给黑狗听,然而黑狗听到自己的窝被拆掉后只是不说话,更不会笑,张晓倒觉得自己此刻表情肯定是和那两人被邻居责备时一样。

原来当日朱洪照在后山寻到一处洞穴后就回去了,张晓想想觉得气不过,但又真的没法对这些村民下什么手,思来想去不知道该怎么出这口气,于是借着送饭跑到朝露洞,将当日发生的事情跟李思忠一说,问他有没有什么主意能让她既不会害了凡人又能出气的,于是李思忠就给她出了这么个办法。

“这样你一天放一点一天放一点,既不用与他们见面又还了东西,吓一吓他们出出气就好了。”李思忠如是说。

张晓听了对这个主意很是赞同。让那村子里的人担心一下也好,但真的到了山下又懒得多走,只把东西都放在把头一户,也就是黑狗原来的主人家门口。当日送东西的人那么多,她哪分得清哪件是谁送的,更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反正只要放在村子里就行了。她却没想到人类心思之复杂——前世虽然也是个人,但离开学校后一年倒有半年在医院里住着,另外半年也多是在家休养,哪晓得那些弯弯绕绕。等看到黑狗主人将东XZ起来的样子,反倒觉得更好玩了,便每日去他家门外留下一两样东西,然后躲在一边等着看二人受惊的表情回头再讲给李思忠和黑狗听——反正最可恨的就是他们家,不然其他村民怎么会知道黑狗的事?

李思忠每次总是如她所愿的捶地大笑,两人边笑边说还编排出许多好笑的段子,而黑狗却愈加沉默。

“小黑,你怎么了嘛?难道不高兴吗?”张晓小心翼翼的窥着黑狗的脸色问道。

“没怎么。”黑狗想了想,还是吞吞吐吐的说道:“狐仙大人,你能不能不要再为难我的主人了?”

“什么主人啊?”张晓翻了个白眼,“他们那样对你,你还认他们做主人!”说完,见黑狗一脸为难,只得叹道:“好了好了,我不去找他们了,反正我已经把东西都还回去了,怎么处理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还有,不要再叫我狐仙大人了,我有名字的,我叫张晓!”

其实这些日子里张晓早就无数次纠正黑狗对于“狐仙大人”这个称呼的执念,然而黑狗依然这样称呼她,对此她也无可奈何,正如她无法让黑狗对原来的主人改变态度一样。对于张晓的一番话,黑狗只是沉默以对,然后依然我行我素。也许狗这种生物的忠诚换在另一个角度看就变成了固执。她也没办法再多说些什么,只得换了欢快的语气说道:“你休养了这些天,感觉怎么样了?”

“我很好。”黑狗这些日子被张晓硬塞了许多食物药材,并美其名曰为修炼,她以为她自己只要吃吃喝喝就能增加法力,这世上的妖怪就都是这样修炼的,每被黑狗拒绝便说“蜘蛛精也是要那些活牲和童男童女来修炼的”。

这怎么能一样?黑狗疑惑,那蜘蛛精的做法肯定是有违天道,不然也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所以我们吃的是煮熟的食物和药材呀!”张晓挥着爪子不以为意的说,“人类也都是这样吃东西的。”见黑狗无语望天,又略带诱惑的说:“只有好好修炼才能增加法力,增加法力才能化成人形,难道你真的想一辈子只做一只狗吗?”

“化成人形”这四个字对许多未成气候的小妖怪来说就像一个美梦一样,以妖怪的寿命来说守着原身在深山老林里修炼委实太过寂寞。黑狗自从离了村子之后也憧憬过化成人形到山下行走,这样如果村里人再遇到什么危险,它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上前提供帮助和保护了。于是说道:“说是修炼,可是到底该怎么修炼呢?我照你说的吃了许多东西,也从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吃了之后会犯困呀,然后睡醒了就觉得身体里有许多法力,再炼化一下将这些法力收为己用。对,就是这样!我就是这样修炼的。虽然不睡觉也可以直接炼化,但是我感觉总没有睡过之后的效果好。”张晓一边回忆自身修炼的过程,一边对黑狗讲解。

“对了!”张晓突然想到之前看过的卷轴上被自己忽略掉的内容,“也有些人是通过晒太阳晒月亮增加法力的,还有些人是靠采补。”

黑狗想到自己变化成妖的莫名经历,觉得摸到了些头绪。“我好像就是那天夜里在院子里散步之后就能说话了。”边回忆边说“我记得那天月亮很圆,月光照在身上像是实质性的东西拢在身上一样,就和那天朱师傅给我疗伤的感觉很像。”

“那就对了!”张晓闻言高兴起来,“既然这样你就多晒晒太阳月亮吧。”说完见洞外阳光正好,急忙忙就拖着黑狗将它揪到洞外晒太阳。

茶麦青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