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无用

第50章 【花样美男班】

要说这两个男生的外表,若在中三高中的高一五班看来,那真不算是什么大帅哥,然而,若撇开高一五班来看,保守的说是中等偏上水平,而照实了来说,那就是两帅哥。

可他们命不好,进入了高一五班。

这个班级的男生,若是去参加中三高中的校草评选,不说前10名,大部分都可以进入全校前50名。也是因此,在很久之后,这个班的男生也一直都是中三中学的传奇。

就和花样美男一样一样的。

而对于吴小忆而言,由于本身就是和毛狗他们打架长大的,在内心深处,对于男生和女生的概念其实分的还不是很清楚,或者应该说,她知道男女有别,但却并没有在真正意义上理解男女到底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在她心中,一直都只觉得,男生只不过比女生多了一条小JJ而已,其他的,无论是智力还是体能上,女生未必不能比男生强大。

然而,在一段时间之后,当高中男生的身高开始普遍甩女生半个头之后,吴小忆才开始意识到,原来这一条小JJ,可以带来这么多的差距。

言归正传,说到吴小忆第一次见到坐在她身后的那个男生的时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身后的男生却不如外面的天空那样的开朗,反而有些害羞。对于吴小忆这种从小混在一群整天打架的男生中的女孩子来说,她从根本上一直都觉得,男生就应该是比较野的。

因此当她见到这样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表情腼腆的时候,她只觉得一个词,那就是“娘”。

可是,其实这位同学并不是真娘,而只是并没有像吴小忆认识的那些混混那样man。

而在这之后,那位腼腆的男生的同桌出现的时候,吴小忆甚至有种崩溃的感觉:为什么这个班里的男生没一个像男的的?!老天!

其实,并不是这个班里的男生都是伪娘,而只是和吴小忆所认识的那些混混和根本就考不上高中的男生比,能进中三高中的男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整天在外面打架或者抽烟那样充满混混色彩的。

只是在这个时候,吴小忆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只是觉得,男生就应该是那种狂放豪迈型的,觉得不爽,那就可以马上拉出去打一架,回来还是好兄弟。

可当吴小忆意识到这种以暴力解决问题的手段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男人”,而是幼稚的时候,她却已经和那个以小混混组成的世界离了很远了。

因此,当她刚一开始接触那个白面小生模样的腼腆男生时,她就很“尖锐”的“调侃”过他了,说是,作为男生,怎么可以是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身上的肌肉都没有几块,怎么当男生的。

而这个男生也许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直接”“豪放”的女生,一时间整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因为在这个时候,吴小忆已经很“不害臊”的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重重的在他身上拍了两下:“你是不是没吃饱饭啊,怎么那么软。”

腼腆男生带着些许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外表看起来还算可爱带些秀气的女生,他甚至都在怀疑自己的眼睛。

这个女生,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么?她为什么见到自己的第一眼就“动手”?而且,还好痛!真的好痛!作为女生,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

没等这位腼腆的男生怎么开口。

吴小忆就自顾自的给他取了一个外号。

因为这位同学姓王,单名一个煜字,又是这么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像,因此,吴小忆叫他“王公子”。

而其实,在吴小忆给王煜起完这个绰号之后,她就遇到了另外一个很让她纠结的问题。

那就是王煜的同桌,是一个你和他说半天话都得不到他一个回应的男生,虽然他的外表可以在高一五班排前十,但是,只要遇到女生和他说话,他就会脸红,不仅脸红,甚至都说不出话来。

面对这样“更娘”的模样,吴小忆真的无语了。

难道这些男生都不会打架吗?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连打架都不会的男生吗?

事实证明,是的。

而且,在这个世界上,只是真的只有少数男生整天在外面和人打架的。剩下的人并不是不会打架,而是,在遇到问题的时候,他们更多的是选择思考怎么解决,而不是动用暴力。

只是,在这个时候,吴小忆还根本没法理解这些,虽然她可以预知这个世界的未来,可是她却依然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

在继“王公子”之后,另一位很容易脸红的男生被她称之为“闷哥哥”。

而这个时候,回答阿莹那个问题的却正是这个平时从来都不爱说话的“闷哥哥”。

“这个题目,老师没有给范围,其实还是一道很老的题目。”闷哥哥继续说道,“说是徐文长帮王大爷卖鸡,其实这个题目有很多种解法,所以,老师应该少给了我们一个范围。”

说着,闷哥哥拿出了一直黑色水笔,然后在纸上边划边说:“我们这里要有一个确定的量,比如公鸡一共有多少只等等,否则答案就不唯一。比如要8只公鸡,那剩下的就是11只母鸡,81只小鸡。而如果是12只公鸡,那剩下的就是4只母鸡,84只小鸡。这样。”

说着,闷哥哥又在纸上算了起来,最后给了大家一个可以填空的公式,“把公鸡数带到这里面去之后,就可以知道小鸡和母鸡的个数了。”

闷哥哥的话说完,在场的另外三个人完全就傻在了边上。

这个家伙,他是数学天才吗?

见到吴小忆三人就这么看着自己,闷哥哥有些不解的眨巴了一下眼睛也傻不愣登的看向了他们。

“你数学好好!以后有不会的题目可以问你吧。”

阿莹的话说完,闷哥哥照例又脸红了。

他之前原本对题目“滔滔不绝”的解释,此刻只化成了一个细弱纹足的:“也,不是,很好……”

叫偶爬爬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