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娘

元娘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0章 柳暗花明——慕容慧(二)

元止终究是在飞云堡留了下来。

只因为云凡说要一场公平竞争。

慕容慧不愿陪他们折腾,她的心累了,只想要安安稳稳地度过下半辈子。

一个人。

慕容慧要走,可她知道云凡不会放她离她,所以她决定不辞而别。

夜,深了。

一轮皓月高悬,从天际洒下银白月光。

一个黑影从屋内悄然而出,而后轻手轻脚地往外走去。

一路顺遂,她正准备推开院子的大门,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质问。

“你在干什么?”这声音比夜色还要冰凉,甚至还带着滔天的愤怒。

慕容慧不用转身就知道是谁。

她身子一僵,而后淡淡道:“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你要去哪儿?回京么!”那声音有些急促地问道。

慕容慧冷笑了声,“我要去哪儿似乎与元少爷你无关吧!”

元止就几步上前,一把扳正慕容慧的身子,盯着她质问道:“怎么会与我无关?慕容慧,你说说怎么会与我无关?!我整整找了你一年,结果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么?!”

慕容慧简直想笑,“一年?可真长啊!”

她毫不示弱地回视元止,一字一句道:“元止,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没有脾气?你是不是以为我爱你爱到什么都无所谓,哪怕你把我伤到遍体鳞伤,只要你勾勾手指头我依旧会跟在你身后摇尾乞怜?!”

元止怔住了,一时无法言语。

慕容慧突然又示软,“元止,我求你放了我吧。我累了,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热情冲动的小丫头了,我陪你耗不起了,你就当做善事,发发慈悲,饶了我吧!”

元止突然心生恐惧。

慕容慧从来没有这样对他说过话,他宁愿她歇斯底里地骂他,宁愿她毫不留情地打他,也不希望看到她这样哀求着让他放了她。

他怎么能放了她呢?他怎么可能放了她呢?

他等了她整整三年,为她在敌军手里坚持了整整三年。

每当被折磨得想去死的时候,只要想到她的音容笑貌,想到她紧紧抱着他,在他耳边喃喃低语:“好,我等你,你一定要平安回来,我会一直等着你。”他就咬牙逼自己坚持下去。

他不能死,他坚决不能死。她还在等他,还在等着他回来,等着他娶她。

于是他一日日地熬,纵然遍体鳞伤,也强逼自己清醒。

三年,整整一千零九十六个日夜,他都在熬日子。

终于,敌国发生内乱,他布置在敌国的人助他逃了出来。

当时他连伤都没来得及养好,就日夜兼程地赶往大燕京城,只为了能够尽快见到她,兑现当初他对她的承诺。

可是,他等到的是什么?

他日夜兼程、快马加鞭,期间伤口一次次地复发,在鬼门关徘徊了无数次的结果是什么?

是一室冷清。

空荡荡的屋内,只有寒风不断呼啸,根本没有她的身影。

他找到红枫。

红枫看到他很吃惊,说:“公子,我们都以为您已经死了,慕容姑娘也早已经离开了,也不知去往了何处。”

当时心中的滋味难以形容。

他为她拼死坚持了三年,结果是她早已经离开。

她明明说过的,“我会一直等你”!

可结果呢?!她根本没有!

但他并不恨她,曾经是他一次次让她失望,让她恐惧、害怕、不安,所以她等不到他而选择离开,无可厚非。

他明白漫无目的等待的心情。

他决定去找她,找到她,跟她解释,跟她诉说他这三年里如何在想念她的情绪中度过了一日又一日暗无天日的日子。

他毫无头绪地找她,从草长莺飞的江南一路找到白雪皑皑的北国,从细雨绵绵的东海又一路找到大漠黄沙的西北。

他终于有了一点她的消息,

说是有人看到过相似的女子在飞云堡出入。

一年间漫无目的的寻找终于有了一点头绪。

他是真的很高兴,不顾地一切飞奔而去找她。

飞云堡的下人说止念姑娘不在。

止念……

念止……

他就笑了,真的是她!

她终究没有忘了他!

可等到的,却是她跟别的男子相依相偎。

本该是很愤怒的,可看到四年未见的那张脸,他一时间空白一片,灵魂好似都被抽走。

然后那个与她相依偎的男人突然走上前,很傲慢地看着他,“你就是念儿心里的那个人?好,我们公平竞争!”

他觉得可笑。

慕容慧爱的人是他,他有什么资格跟他公平竞争?他来,是为了带慕容慧回去的!

可他的这些自负骄傲,在看到她如一潭死水般波澜不惊的眼眸时,一时间没了底气。

所以他答应了。

可现在,她却说她要离开。

她要他放过她……

怎么可以?!

“慧儿!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让你毫无希望地等下去是我的不对,可我是有苦衷的,我是有苦衷的!”他紧紧抱着慕容慧,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这样她就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他。

慕容慧从来没见过他这样慌乱无措的样子,好像天要塌下来一般。

如果真这么在乎她,又为什么要她等那么久,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她?

她不会再给他机会了。

“苦衷?”慕容慧轻轻地推开他,笑了笑,“什么苦衷?元公子不妨说来听一听。”

她这幅样子轻佻不屑,是根本不信他有什么苦衷,只怕就算他将实情说出来,她也不会相信,以为他是胡编乱造。

她打心眼里不肯原谅他。

慕容慧见元止不说话,嗤笑一声,“果然是没有什么苦衷的吧?元少爷,我慕容慧不会是任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对象,你若是还有一丝丝顾念我们旧日的情谊,就请你自动离开。否则,我不会再留下来。”

元止看着她冷漠如冰的脸,心里泛起一阵阵的悲哀。

“赵亦萱生了一个儿子,叫顾言欢。”他突然道。

听他牛头不对马嘴的一句,慕容慧蹙了蹙眉,不过事关亦萱,她终究还是道:“这样啊,那很好,离开了我哥哥,她也终于可以收获自己的幸福了。”

她的话有些苦涩,其实不是不遗憾的,她多希望亦萱能跟慕容轩在一起,他们年少时曾经那样爱过,却被现实击得溃不成军。

但,只要她幸福就好。

“赵亦萱以为你死了,时常还会去你的长生牌位替你祈福,她说你们曾经有个约定,要替你们的孩子定娃娃亲,如今你还活着,你忍心让她失望吗?”元止又道。

慕容慧终于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要利用她对亦萱的感情来打动她。

她冷笑,“我没说我不会生孩子,可那个人未必是你。”

元止脸色青了,“你不要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慕容慧毫不示弱,“我与你清清白白,就算从前有那些过往也是发乎情止乎礼,难道还怕嫁不出去吗?!”

元止知道她在赌气,他突然松了口气。

能赌气就好,能赌气,证明她还是爱着他的,不爱,哪来的怨恨?

于是他放低了姿态,“慧儿,到底要怎样你才肯原谅我?”

慕容慧本来想说“怎样我都不会原谅你”,可看着他隐含恳切的眼眸,心不知为何一软,在她尚未反应的时候,就脱口道:“那就要看你能怎么做了!”

话说完,她就懊悔了。

慕容慧,你活该一辈子要栽在他手上!

可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是期待的。

☆★☆★☆★

元止开始追她。

用了以前她对他用过的那些招数,围追堵截、撒泼耍赖,无所不用其极。

慕容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顾形象的元止。

她看着他一次次被她的冷脸的拒绝,却依旧不气不馁,坚持不懈,就好像从他身上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她以前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那么追元止有什么不对,也没想过会对他造成什么困扰。

如今看来,原来她以前那么烦。

也原来,元止能那样包容她。

她甚至以为他对她的冷漠是因为他对她厌恶至极。

原来,他其实在一点一点接受她。

否则怎么会给她机会缠着他?

就譬如现在她对元止,虽然她不理不睬,但却从来没有真正拒绝他的示好,甚至在期待他下一次会用什么样的招数。

而不像云凡,她找了个机会跟他长谈了一次,终究叫他彻底打消了对她的心思,甚至扬言会帮她和元止复合。

她笑着拒绝了,心里却对这个如太阳般温暖的少年充满了愧疚。

如果没有元止,云凡的确是一个好归宿。

日子就这样在元止毫不气馁的追求中一天天而过。

慕容慧想看看,元止能不能有她当年的毅力,也想要让元止明白,当年她为了他,付出了怎样的努力。

终于有一次,元止为了替她找走丢的马,被埋伏的狼群袭击,身受重伤。

当慕容慧看着血淋淋被人抬进来的元止,心都吓得停止了跳动。

她不知所措,蹲在床边看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

他脸色惨白,迷迷糊糊中,紧紧抓住她的手,艰难道:“慧儿,慧儿,你别怨我,我一直都很爱你,你等了我三年,我又何尝不是念了你三年?那时候,我被敌军抓住,严刑拷打,我硬着拼着要娶你的念头熬了过去,三年啊,整整三年,我无时无刻不再想你。慧儿,你能不能答应我,别再怨我了……”他渐渐喘不过气来。

慕容慧震惊不已。

这,这就是他迟迟未归的实情么?

“那你,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她放声大哭,心中的悔意一波又一波。

原来她一直都错怪了他,她甚至自以为是自己才是受伤最重,付出最多的那个!

原来,他这样爱她!

“元止,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是我错了!”她紧紧抓着他的手,一遍遍地哀求,“我原谅你了,我求求你好起来好不好?我求求你快点好起来,我还在等着你娶我,我还要我们的孩子跟欢哥儿定娃娃亲,你快点好起来,我求你了!”

云影忍不住落下泪来。

云凡都为之动容,他轻轻扶住慕容慧的肩膀,“大夫会治好他的,你别激动,先出去吧,不要打扰大夫的救治。”

“我要陪着他!”慕容慧简直不敢想象要是见不到元止的后果。

她已经失去过他一次,不能再失去第二次!

元止轻轻地笑,呢喃道:“慧儿,我答应你,我都答应你……”

☆★☆★☆★

三个月后。

慕容慧断了个药碗,风风火火地一路闯进了一间屋子,大喊道:“喝药了!这可是我亲手熬得药!”

躺在床榻上的元止一听,脸色立刻就变了。

药已经够苦了,慕容慧亲手熬得……那简直,比砒霜还毒!

“我已经好了,不需要了,谢谢慧儿。”可这些话是不能当着慕容慧的面说的,否则,会比喝“毒药”还惨。

慕容慧笑眯眯地蹭到床前,“元止乖,我问过大夫了,你的伤口还没有好全,还需要再喝一个礼拜的药哦!”这笑容怎么看怎么阴险。

元止打了个寒颤,讪笑道:“怎,怎么会?一定是大夫弄错了。”说着,动了几下身子,无辜地看着慕容慧,“你看,我好全了,一点事都没有!”

慕容慧的笑容就变了,“让你喝你就喝,哪来那么多废话!”

“哦。”元止弱弱地应了一声。

自从他追到了慕容慧,两人的地位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总是慕容慧追着他,看他的脸色行事。现在她笃定了他有多爱她,就有恃无恐,想干嘛干嘛了。

不过,他竟是一点都不排斥,甚至是甜蜜的。

只有幸福的女人,才会有小性子。

元止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慕容慧赶忙掏出帕子擦了擦他的嘴角,笑眯眯道:“这才乖嘛,一定要认真吃药,才能好的更快一些,我们才能早日去京城找萱儿啊!”

说着,又不知从哪儿变出一颗话梅递到他嘴边,“啊,张嘴,吃了这个就不苦了,我小时候娘总这么喂我。”

元止嫌弃地偏转了头,“不爱吃这个。”他又不是女子。

“不吃拉倒,我好不容易帮你从云影那儿弄到的!”慕容慧也不介意,往自己嘴里一丢,满足地眯起了眼睛,“真好吃!”

看她这样,元止突然道:“真那么好吃?那我也要吃。”

“没了,就一颗!”慕容慧瞪了他一眼,“让你吃你不吃,现在没了又要!”

“谁说没有的?”元止突然笑了笑,目光“阴险”。

“什么?”慕容慧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手臂就被元止一拉,身子瞬间朝他倒过去。

随后,唇上就覆了一层柔软的东西,还带着淡淡的药香。

“唔,好苦。”慕容慧忍不住推开他。

“你才知道你熬得药是什么味道?”元止微微松开了她,抵住她的额头,暧昧道:“不过你好甜。”说完,又低头覆盖了上去,缱绻纠缠。

慕容慧被吻得云里雾里,脑袋晕乎乎的,直到被他压在身下才猛地反应过来。

“你,你要干什么?”她有些慌,不过底气不足。

元止罩在她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见她双颊嫣红,似透染的菡萏,嗓子口就有些干涩,声音沙哑道:“干什么?你不是要同赵亦萱结娃娃亲么?没有孩子怎么结?”

“啊?”慕容慧依旧晕乎乎的。

孩子,怎么才有孩子啊?

于是,慕容慧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元止吃干抹净了。

所以说,元止你的地位其实是可以在特殊时期上升的。(完)

☆★☆★☆★

抱歉,这个番外拖了那么久,实在是最近有点忙,工作新书神马的,不过终究是完成了,也要谢谢亲们的理解和支持。

慕容慧虽然受了那么多的苦难,但终究是收获了幸福,以后,她也会一直幸福下去哦!

还有,小安的新书《闺暖》元旦上架了,到时候还烦请大家首订支持一下,不胜感激。

书名:《闺暖》

简介:穿越成了不受宠的侯府小姐。

处境艰难,前路坎坷。

林昭言却表示乐观淡定。

生活嘛,无非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一世,她只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闺阁暖暖无冷意!

可惜,天偏不遂人愿。

有个坑爹的金手指也就算了,为什么连男主的设定都那么悲催?!

她说:执子之手

他说:将子拖走

安瑾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