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样年华

第39章 相邀

天紫酒楼掌柜的长得肥头大耳,面相看上去还算慈善。当听到朱会长说他因搞不定几个新学员,就置问他这个掌柜的怎么当的时,让他心情还真是有些不爽,这两者有关系吗?我又不是学院的院长或教官,凭什么去搞定这几个新学员?那可是我的客人,我没事吃饱撑的上赶着撵客人走?我嫌银子挣得多了没地方花?

见掌柜的默不作声,但脸色不太好看,朱会长也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随即摇了摇头:“算了,还是我上去给他们说说吧。”

青衣四人正吃着喝着聊着之时,包间的门被人砰的一声推开了。一位狗熊般的大胖子走了进来,嚷嚷道:“你们几个是那个班的?我是高级班的学员兼任学院诗词协会的会长朱文艺,一会儿我要这里宴请一个重要的客人,请你们换个地方如何?”

朱文艺感觉他说的话够客气的了,但听在青衣几个人耳中却很刺耳,凭什么你宴请客人要我们换地方,这酒楼地方多了,去那儿不成,非要在这个包间宴请啊。

“这位前辈,你这话说得就有些不对了,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吧,凭什么你们一来就叫我们让地方?如果是你们先来,我们叫你们让地方,你们肯不肯?何况我们的菜还没上完呢。”青衣当仁不让,再尊贵的客人也是他们的客人,和他们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朱文艺一看对方不仅驳了自己的面子,还变相指责自己,有些恼羞成怒,如果不是学院有规定,不得擅自在学院内动手,凭他筑基期大修士的修为,早就出手教训这个不开眼的小丫头了。

“我看你们还是识相点,我请的可是帅无期,宗主的亲传弟子,谅你们也得罪不起。”出不了手,朱文艺只好拿出宗主的亲传弟子帅无期的身份来压青衣几人。

彭子恒一听,果然被吓住了,那可是宗主的亲传弟子啊,以后自己进紫云宗要千方百计结交的对象,可不能因为这一顿饭就与对方的关系搞僵了。正想要说服其他三人先换一个地方,大不了以后自己再补请一顿,没料到小颜这个花痴一听这大胖子说宴请的人是帅无期,立即兴高采烈地道:“那不如大家坐在一起吃好了,反正这里地方也够大。”

朱文艺瞪了小颜一眼,冷冷地说道:“和你们一起吃?你们也配?”

青衣一听就不乐意了,这个死胖子戴有色眼镜看人,不就是吃顿饭吗?有什么配不配的。心中着恼,说出来的话也不太好听:“既然你说我们不配,那你就下去吧,你们也不配和我们一起吃饭。”

“我……我们不配,你……你……你以为你是谁呀!”胖子气得有些说不成话了。

“朱会长,你在干什么呢?位置还没找好啊!”进来的是一位年轻英俊的小伙,后面跟着一位漂亮的女孩。

“帅公子,实在不好意思,本来和你约好在二楼这个包间的,没想到我来到了这里之后,这个包间已经被他们占用……”

进来的帅小伙正是帅无期。新学员入学典礼结束之后,朱文艺就约他一起吃个饭,帅无期和朱文艺本就是老相识,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只是他受师父所托要和袁院长交待一些事情,就让朱文艺先来,他随后才到。

当时他们两个约好的地方就是这里,所以,帅无期带着小师妹苗雨烟来到天紫酒楼后,直接就上了二楼,来到这个包间。

“既然被占用了,那我们换个地方不就行了。”尽管每次来天紫酒楼他都是用的这个包间,但现在被人抢先一步占用了,他也只好退而求其次,另找一间。

“换个地方,那……”朱文艺感觉今天颜面尽失,这几个不开眼的东西真不识抬举,换成别人一听说是帅无期来吃饭要用这个包间,那还不得屁颠屁颠讨好,然后恭恭敬敬让出包间来。

看出朱文艺的尴尬,彭子恒本来想说自己几人让出包间就是了,但看青衣坐在那里安如磐石一动不动,知道这小傻妞虎劲上来了天王老子都不怕,想让她让出位置简直难于上青天。再瞅瞅林孤云,看到帅无期进来也是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根本就不在乎,恐怕也不是相好与之辈。

让出包间看来行不通,但也不能因为这事得罪了帅无期,想到此,彭子恒立即站起来打圆场:“这位就是宗主的亲传弟子帅公子吧,既然相见就是缘分,不如坐下来喝几杯如何?”

彭子恒本来说的也是场面客套话,好给朱文艺个台阶下,顺便与帅无期套个近乎,增加点印象。

“既然这位学弟如此盛情,帅某却之不恭,就讨扰了。”帅无期此话一说出口,令在场的几位均感到大出意外。

朱文艺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句话真是出自帅无期之口吗?是不是他听错了。

彭子恒一听大喜过望,想不到自己的一句客套话,竟然真的能让帅无期留下来,这是他事先想都想不到的事,本来一直想方设法要与这位宗主的亲传弟子拉上关系的,机会就在眼前,他岂能错过。于是,他喊来跑堂的,让他们重新再上一桌酒菜,餐具也一概换上新的。

由于房间够大,桌子也够大,再添加三个人地方还是绰绰有余。当然这次帅无期被彭子恒安排在贵宾主席的位置上,朱文艺在左边次席相陪,帅无期的小师妹花雨烟在右面而坐。

彭子恒这样安排,青衣也没有说什么,本来就是彭子恒请客,她客随主便,彭子恒要请谁便请好了,反正花的又不是她的钱。这次彭子恒这个冤大头就当得大了,不过,看彭子恒一副欣喜若狂刻意巴结讨好帅无期的样子,估计这厮虽然被宰得血肉淋淋也是心甘情愿。

朱文艺一看大局已定,虽然心里有些不痛快,但看到帅无期似乎心情不错,往日总是冷冰冰的那张脸,竟然若隐若现的闪现出几丝笑意,这令他心中很是纳闷,不就是几个新入学的学员吗?有什么值得高兴的。难道是看上了这两位美女?想到此,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向青衣和小颜扫了扫,也不对啊,以帅无期的身份,平时也没少见过美女,比这两位漂亮的多得是,也从见他上过心,从来都是美女向他靠拢,而他很少主动过。万花丛中过,他向来是片叶不沾身,也没有出现过他与那个美女传出过绯闻。比如他带来的这位小师妹花雨烟,长得也并不比眼前这两位美女差,也不知向帅无期抛过多少媚眼,献过多少殷勤,但帅无期向来是中规中局,从未越雷池半步。

大家坐好后,相互之间彼此介绍一番,当彭子恒介绍到青衣之时,也没有说破她的真实身份,而是按照当初青衣交待过的,把她的姓名说成苏青衣。

在帅无期听到这个让他感觉印象深刻的女孩叫苏青衣时,心里很是纳闷,怎么会和紫衣长得如此相像呢,不由脱口问道:“不知这位青衣学妹是否认识紫衣?”

看来这个帅无期认识她姐姐,不然也不会见两次面提到紫衣两次。但她现在却是说什么都不能承认,随即对着帅无期摇了摇头。

“像,长得太像了。”青衣和紫衣本就是双胞胎姐妹,长得能不像吗?

“帅公子认识故布紫衣?”帅无期客气地叫彭子恒一声学弟,但彭子恒却不敢叫他一声学长,毕竟帅无期不是学院的学员,人家可是真正的紫云宗内门弟子,而且还是宗主的亲传弟子。他彭子恒再想攀高枝,也不能越礼。

只是在帅无期提到紫衣的时候,彭子恒心里就是一沉,不知帅无期口中的紫衣会不会是故布紫衣,毕竟叫紫衣的多了去了。如果真是故布紫衣,就凭这帅无期的魅力,再加上他的身份,紫衣就算是块冰山,迟早也会被这厮融化。

“怎么?学弟也认识故布紫衣?”听到彭子恒说出紫衣的姓氏,帅无期就确定彭子恒肯定认识紫衣。

“哦,我和紫衣本来就是一个地方的,小时候就认识了。不知帅公子是如何认识紫衣的?”当听到帅无期说到的紫衣的确是故布紫衣时,彭子恒心里拔凉拔凉的,看帅无期对紫衣如此关注,两人关系肯定有些暧昧。他本想着今天攀个高枝,没想到攀出一个情敌来。

“我上个月同师门几个长辈一起去霜剑门办事,很荣幸地认识了紫衣师妹。见到青衣学妹时,看她和紫衣师妹长得如此相像,以为她们之间应该认识的,所以感到好奇,才问了问。”

“不知那故布紫衣修为如何?”青衣对这个捡来的姐姐印象很不错,所以也很想得到她的消息,只是现在天各一方,音信隔绝,想要得到她的音信的确很难。又不像前世之时,通讯网络那么发达,千里万里只要号码一拨随时就能联系上。来到异世,也曾听说过什么千里传音之类的异能异术,但这些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还遥不可及。如今从帅无期口中说出上个月他见到过紫衣,这个消息她岂能错过。

听到青衣这样问,帅无期感觉到有些想笑,长像相似,年龄相似,这修为的差别为什么这么大呢?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鹰飞倦客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