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玉在傍

第41章 九仙糕

玥娘应声答道:“另一个方子的用料比起这个来就有些繁多了。”说着已开始掰着指头言道:“一共有九样有莲子、山药、白茯苓、薏米、炒麦芽、炒白扁豆、芡实、柿霜、白糖。”

“还真是九样,这个方子又是糯米、又是白糖的应该是个糕饼之类的吃食吧?”那旁的鲁大娘已是看向玥娘追了一句问道。

点了点头接着道:“大娘说的不错,确实是个糕点,叫做九仙糕。你们别看这方子听着用药不少,一气就是好几味药材,其实却不然。其中前面的四种各需四两;而中间三味便只要二两;其中柿霜最小仅需一两即可;因为是要制成糕点反倒是最后那样用的多,单是白糖就得二十两之多。还有就是成糕必须的糯米更是足足得五升。”

说着又特意压低声音笑道:“若是生意好,咱们再按这个比例加量就是了。”

此言才出,就叫一旁的鲁家妹子打断道:“单听这名字就定能卖的好。转而又朝身边的娘亲望向过去,鲁大娘更是一脸认同的点头附和着,就连那边正忙着滤枣泥的丫鬟们都跟着使劲点着头。

玥娘也笑着将备下的食材一并摆了出来,才边讲边指给她们认得:“这是莲子大家都应当识得的,九仙糕里要先用温水泡了去其皮与心待用;山药得是炒制过;白茯苓需去皮;芡实也要去壳。然后将这些药材一并投入锅中先用武火,待煮沸后再改为文火熬煮一刻便好。取用药汁与磨成细末的糯米粉揉成面团,制成糕最后上笼屉再用武火蒸制一刻钟就能食用了。”

“煮制起来倒还不麻烦,反倒是备料时有些繁琐,不过好在咱们丫鬟们可不少,做这等最讲耐心的活计更是适合不过的。”才接了句,鲁大娘便已招呼着那旁的丫鬟们收拾干净桌面,就要开始按着方子料理这些药材了。

也正象鲁大娘所说的那般,如今这小院中有丫鬟们帮忙厨活后确实比往日快了不少,还未出一个半时辰前面开始忙活的两样有食疗功效的糕点便已盛上了桌面。

屋里几人才要坐下却不见了玥娘的身影,鲁大娘忙起身要往厨房,就见到玥娘正端着个砂锅朝这旁过来。抢两步稳稳将那锅接了过来便道:“这又是什么,刚才就见你一个人躲旁边忙活了半日。”

笑着忙接道:“哪里是什么特别的,只是锅普通的米汤罢了。”

鲁大娘尚有些不信,前面就见他一人在另个灶台细心的样子,怎么会只为了熬米汤。但当揭了锅盖后,一望便知锅内的米汤很是浓酽的样子。

“怎么还真是浓米汤?”鲁大娘倒是一时愣住了。

“我都说就是米汤,不过大娘你可莫要小瞧了这米汤。在咱们南方一带若是贫家患了虚症便用这个替代参汤的,而且还能每每见效,穷人家雇不起奶娘也会用这个喂养婴儿。”

“喂养婴儿倒是晓得,可居然还能替代人参汤却是头回听说。”鲁大娘已是缓缓跟着坐定,才又接着问道。

此时那旁的陆子奇已是欣然点头应道:“这个我师弟说在没错,这米汤又被唤作米油,是熬粥时锅面上的一层粥油。医书上也早有过解释,这米油最是肥人,若黑瘦者食之百日便可是肥白,以其滋阴之功,都能比得过熟地。”

说着接过玥娘盛好一碗来,又继续言道:“熟地便是大夫常用来补血的药材,都更甚那熟地了,可见最是养人了。米汤性味甘平,有益气、养阴、润燥的功效,而且还能助消化。我师弟想的好,配以米汤送下,这补益脾胃的九仙糕更是相得益彰。”

“居然还有这般说道在里面,还真叫大娘我长见识了。”说着忙叮嘱了身旁的女儿一句:“那日你说要跟着他们师兄弟两个学这医术,娘我也没怎么当回事,如今看来真是有用的很。往后咱们家也象诸小哥前次提起的那般,男子学医术,女儿家也好歹学上一样同医术相关的才好。哪个又能料到什么时候就能顶上大用的!”

听得娘亲今日这般说道,鲁二娘不由微笑着连连颔首。

而这旁的玥娘却正想着明日是否要往内城,那仁德堂的总号亲自跑一趟咯。想到此处有是忙起身,随口唤了一声还在厨房收拾的丫鬟丁香来,寻了个双层食盒将两样点心各摆了一大盘装盛整齐后,命她往仁德堂分号走一回,给他们家掌柜送些才刚蒸好的点心去。

“怎么今日就往药堂送,你不是说这两张食方是要等中元节后才把冰镇乌梅汤给换下来的吗?”此刻难得听到一项不怎么过问摊子诸事的陆师兄,却颇为不解的问道。

玥娘却是不以为然的,笑着摆手解释起来:“既然已是同他们合作过几次,本来这两样糕点也没再准备与他们方子,可咱们好歹也是多亏当初有仁德堂的帮村才走到如今。就是不讲生意咱们也得论个人情不是;再来嘛,我还预备了个备用的方子想卖与他们药堂。”

这下到把屋中的几人都给说愣了,要说银子不是够使了,就是丫鬟都已买了三个回来,还卖方子做什么?

看了一眼大家俱是满脸的疑惑之色,玥娘便接着告诉道:“原我也想着若非不得已便不再卖方子了,可那日叫鲁大娘提了一句要留出银两在城外置地的事,到时把我给点醒了。”

言语间,已是转向师兄问道:“若是师兄此试考上了,那势必往后就要去太医院用功习医术了,而师弟我本就是陪着上京长见识的。到时候,师兄还哪得空闲时日忙活这些杂事,但这京中的日子也不轻松,何况入了太医院也定是有些应酬是推脱不掉的,我可是听那些掌柜们提了,可不能小看这些应酬之事。”

才说到此处,那旁的鲁大娘忙接口直点头:“这话,诸家小哥说的在理,我们家大儿也为此犯难哪。要说来京起扔在这上头的银子可是不少,大娘我是每每一想到这些也跟着心痛的很,所以才想着在城外置办几亩田地,好歹省着点也就够一家子过活的。”

那头的陆子奇听到这里,也不由愣了一下,抬头问道:“师弟的意思咱们也置上几亩种粮食?可那卖方子都是你家祖传的怎么能为了……?”

还未说完,便被玥娘拦道:“师兄,那银子这可不是白送你的,知道你最厌恶那些贪小之背,所以这银两只当是借的便成。再者,你师弟我也实在没处用它,不过我的利钱可要比那钱庄少一半就好,好歹咱们也是师兄弟一场,不是。”

“你这小……咳,咳。”猛然被对面的玥娘瞪大了双眼,麻利的塞了一块糕点到自己面前的小碗中,已是警觉到差点就说漏了嘴,忙咳嗽了两声,忙不迭的掩饰着一个劲的直点头将此事应下。

玥娘也赶紧帮着再圆了一下:“不但是帮你,怎么也得给我大师兄留一半,等过两日他沐休了再与他也提一提便好,不过想来他总比咱们俩趁银子。”

转回头便又与鲁大娘商量起,待到秋后就结伴往出城看地一事了。那头的陆子奇才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些日子在一个院子住着越发亲近起来,差点将师弟的身份给暴露了,好险!往后,可得多多注意些才好,这里可是京城万不能出纰漏的。

于此同时,那边厢正试着品尝了,那诸小哥家的丫鬟送来的食疗糕点后,那位分号掌柜的再一次坐不住了。今年自己这是要转运了!才刚帮着东家得了个好方子,如今才刚过了几日,那家的小哥又接茬出新食单了?

也不唤人去请了,便已是亲自提着食蓝往外去,才刚要跨过门槛却突然顿住了脚步。也对,还是先去同那诸家小哥商定好了,回头再给总号的大掌柜报听此事为好。惯就是个谨慎的性子,退回屋里叫上了个小厮便直奔小杂院而来。

也亏得他这般小心才没办错差事,要不然还真得吃挂落。听着对面的小哥连连摆手说是不卖这两个食方子,那掌柜的才算真的信了,敢情人家确实只想借自家药铺门前空地罢了。

也是啊,若是自己手上存着那般的好方子,也断断是不肯轻易出让的。虽说为了药堂的面子怎么还是得劝上一二回的,要是让东家听着了,也能说的过去不是,好歹自己也算是尽力了。

可再听那小哥一提醒,自己也是灵光一闪,没错!前些日子他们家的摊子摆在总号门前,不是也帮着给药堂带来了不少生意吗?等到后天那摊子挪到自己掌管的外城分号来,指不定也能再见奇效!

其实玥娘早有腹案,本还想着待到明日便可用上,可却没料到这位掌柜的已是亲自寻来小院中了。借此机会便将明日要往总号之事与他明言了。

前一刻还有些蔫蔫的,后面又闻听此言,不由心念一动,看来好似还有戏!

夏慕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