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玉在傍

第29章 清凉好饮(下)

看着李家婆子那麻利的手脚,玥娘就知道自己没找错人。不愧是在家帮着摆了三十年铺子的,这一气呵成的出摊动作,有她一个在,足可以顶上两三个生手用的。

还不及玥娘帮着搭把手,那旁靠着巷子口的棚子就在李家婆子的一通指挥下架好了,就连摊子上的一切锅碗全都摆放到位了。看得玥娘不由一阵感叹,到底是术业有专攻啊!

不过更为惊讶之事还在后头,此次与仁德堂合作与玥娘而言本就有多方面考量的。一来,这设摊售卖的原就是打着他们药堂之名;何况既然说是冰镇乌梅汤,当然这碎冰入饮自然是必需的,自己才刚来京几日莫说寻碎冰了,就是落脚地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这边是其二;再来自己这般投桃报李之举,也是想到即使此次真能成功打听到消息,从而与兄长将自己身份言明,也绝不可能马上入府。

所以在将一切可能都想通后,她玥娘才一定要将仁德堂这块此刻在京城中还不怎么有名的牌子立在最前头。早在与药铺签订合约之时,便以事先明白告知过对方,自己之所以在要在摊子旁驻守上一段时日,也只为了能在此听取尝过之人的意见罢了。

本来这卖吃食茶饮就与普通单为治病的汤剂不同,仁德堂中的主事人不论是否曾卖过吃食,但对于玥娘提出的南北口味差异之说,却很是深以为然的。

所以,玥娘留给自己的时日也并不是无限期的,经由这段日子来的打听与观察,也算是有了几分把握,少则三五日,多则八九天就应当足够自己寻到线索了。

要知道,诸葛这个姓氏在大呈朝开国以来就可算得大族,自己虽没敢大张旗鼓的四处打听,但也在平日所见所闻中也有了大致的判断。如今这京城为官之辈中定是有不少同族人,想要在他们中找出自家府邸所在可以说是既难也不难。

难的是,自己毕竟离家之时尚小,只记得家中兄长之名,而自家应当还是由祖母做主才对,想当初自己尚在襁褓中就被送离京城时,家中便凡事都由祖母主事,而且自己隐约还记得祖父似乎还有个先皇所受的世袭爵位。

但眼下自己是既不知这爵位具体为何等,又是否要降等承袭,再或者只是个死后免爵的终身爵位而已,玥娘更是一无所知。仔细想来,即便是能承袭下来,如今怕是也落不到自家兄长身上,毕竟家中还有叔父在。

要说着新奇的事物总是格外的抢眼,才摆出没过多久,就已有好些人被这搭在药铺旁的摊子吸引了过来。可就是瞧的人多,真上前来问的人却是寥寥,见此情形那李家婆子不由低声对玥娘道:“要不小哥给编个上口的词,我也好吆呼两声啊。”

“这个……。”才一出口,玥娘却想到与其吆呼不如让大家尝尝才更有说服力,一会儿只要有人掏银子买了去,反倒比起你用词吆呼更管用。

转头朝李家婆子招手示意道:“你去用小碗盛上一些出来,咱们先送与人尝两口,若他们觉得好再另买就是了。”

“哦…啊?不要钱,先给喝?”听着这诸家小哥的提议,愣了小半会儿,才回过神来。还真正是个只会捣鼓药材的小后生,哪有做这舍本生意的,不过到底是他家的摊子自己也只是来帮着出摊的,劝多了人家也未必会听,还是按他说的办就是了。

想通了,也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便开始忙活起来。要说这李婆子家中毕竟是做生意,知道自己劝不住玥娘还未开张就白送出去,可也不免心疼银子本钱。这李婆子一惦记着本钱,手中的大勺子自然就更为小心了起来,哪里敢真的盛满一碗的,不过浅浅将碗底没过而已。

看着一旁的玥娘也是暗笑不已,要说自己本还想她能盛出半碗让过路之人试吃的,这会儿看来是绝无可能,不过倒是更放心往后将这摊子整个托付与她。

这旁盛妥了一排出来,忙转回头给玥娘说道:“本来这就是小本生意哪里敢多送人白尝的,能叫他们试个滋味出来就不错了。”只见李婆子说完这句后,才将身上的围裙整了整,拔高嗓子一声吆呼道:“清凉爽口的冰镇乌梅汤,今日头回开张,大家都来尝尝。”

说着已是拿起两碗,冲着那边站得最近的两个结伴来的小丫鬟递了过去:“尝尝吧,咱们当家的小东家说先叫大家伙尝尝,若是吃的好了再正经给银子买也就是了。”

“真不要钱,叫我们先尝?”其中一个小丫鬟已是抬眼又望了一眼,正坐在摊子一旁的玥娘,前面看着婆子与他讲话,又得了指示分才赶紧盛好了一排来与大家尝,就知道那旁的俊俏生后便是这婆子口中的小东家。

见自己身旁的姐妹正犹豫着,再瞥见那碗里晶莹剔透的琥珀色汤饮,又想到刚才这婆子往里搁的碎冰碴子。其中另一个丫鬟已是伸手接过了李婆子的小碗来:“怕什么,就他们一个摆茶水摊子的还敢哄了咱们姐妹去,小姑奶奶我就不信了。”

还未及身后几个同来的言语,这丫鬟已是一口将碗底那点冰饮倒入了嘴里。见她接过碗来就直接下肚,先前的那丫鬟也将面前的小碗送到了嘴边轻轻抿了一口。

“呀,这滋味……你刚才说这是冰镇什么茶来着?”

李家婆子已是笑着摆手道:“哪里是什么茶哟,是冰镇乌梅汤,可是咱们京城里的独一份,几位姑娘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曾听说过这个吗?”众人皆是相视对望了几眼,齐齐摇起头来。

而此刻刚才那个小口尝过的丫鬟,已是一脸笑意的掏出抱散钱的帕子数了十个大子给对面的婆子道:“大娘可是五个子一碗,给我再盛两碗来,多搁些冰。”

一听生意开张,李婆子哪还顾得上同旁人唠嗑,应了一声已是忙不迭的转回那旁,满满的给两个丫鬟重新端过这边的小木桌来:“两位姑娘快坐下歇息,慢慢尝。”

后面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本看着前面这两个丫鬟尝过后,眼睛都不由一亮便知那碗里的汤饮定是好喝的很,再听她们俩又自己掏出钱来买了两碗吃,就更是坚信这摊子上的清凉好饮确实特别。

别瞧着这些丫鬟、小厮们俱是各府的仆役下人而已,但大多的主人家可不并非一般官宦之家,要说她们的口味虽是不敢跟自家东家主子们比,要说可比起一般的小门小户来定是高出几头去都不为过。

眼见着方才摆成一排的试饮碗,不肖半刻就叫后面众人分了精光。但凡试过之后,十之有九便已然同刚才那两个丫鬟一般,纷纷在小摊子前坐定下来,一时间便把本就不大的摊子坐了个满满当当。

“大娘,再给我来一碗,这个真好喝,酸酸甜甜的还不腻味,再加上那冰碴儿反倒是爽利的很,一碗下肚整个人都舒坦多了。”一旁的小厮忙又掏了铜钱再要添上一碗。

却叫玥娘笑着拦道:“这位大哥,东西虽是不错,可也不能这般猛灌。这汤饮虽有消食合中、生津止渴、收敛肺气、除烦安神之效,但也莫要贪凉多饮的好。由这汤饮的名字便知其中一味主料就是乌梅,多食会损齿。”

听着这一桌上的丫鬟、小厮们都纷纷点头。更有人已是小声在下面议论起来:“到底是有些讲究的。”

“哪是,要不怎么敢在药堂门前摆摊子,没有真本事可是不成的。”说着,那人便又抬头问起玥娘道:“这汤饮可还有旁的禁忌吗?我还想着给我家老娘捎带些回去尝尝。”

“嗯,小儿少食为好;孕妇则不能饮,因为其中有一味是她们吃不得的;有实邪者忌食;还有那……。”说道此处玥娘便停了口,因为后面的禁忌词汇不免有些涉及到女儿家的私房之事,哪里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开口的,往后哪个丫鬟敢来买自家的汤剂。

一旁药铺中的两个小伙计,忙不迭将早已分抄好的那几张禁忌单子分了给为首那几个丫鬟道:“姐姐们,将这单子带了回去仔细瞧瞧,便就都晓得了。”

见此一幕就连玥娘都不由暗赞一声,这仁德堂的管事们会办事。怪道这家并无太多过人之处的仁德堂,却能在皇城之中尚留有一席之地,原来不但是经营有道,而且这极小的细微之处也是拿捏的极其到位,想来往后即便自己退居幕后也不必担忧了。

而后这仁德堂前冰镇乌梅汤摊子的名声,便在各府丫鬟、小厮们的首耳相传下变的一法不可收拾。不出三日就已是传入了各家的内宅中去了。

如今小杂院中每日的首要活计反倒转成了熬制乌梅汤一项了,就连仁德堂的主理此事的那位韩掌柜都特意拨了两个伙计来,打吃过午饭后就不停的往内城中运两回新鲜的去。

夏慕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