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女相夫

第9章 阖府的生计

抵达京城那一天,空中正飘着零星小雪,凌云一行的到来吸引了不少当地居民。在满大街行人的注视下,凌云抱着凌子峰的牌位走在最前面,迎接众人的打量探视。那牌位上“先考凌公子峰之神位”已然说明了亡者的身份,即便皇帝不一定公告天下他的四品戍边将军病故,但家里有人在朝中为官的或者年长些的人还是记起了凌子峰这号人物。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没两日时间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听说了凌子峰病故,其妻女扶灵返京的消息。

不管京城诸人是何反应,凌云暂时是管不了,因为她正忙着凌子峰的出殡事宜。再加上这一路劳顿,凌夫人的心境虽然好了许多,但柔弱的身子依然承受不了如此辛苦,病情显然又加重了。

萧景为凌夫人请了两位京中有名的大夫来瞧了几次,皆说以静养为宜。凌云也明白,凌夫人的体质虚弱,从小没有调养过来,受过生育重创之后就更难调养了。如今又出了凌子峰一事,凌夫人心境就算再开阔,这身体也难恢复了。

凌云虽然心疼,短时间内也没有好办法,如今的医疗技术太过落后,即便是在现代,这种长久积攒下来的病也不好治,唯有先顾着眼下。

通过管家的指引,凌云去见了凌家的族长,那族长见凌云的时候仅仅是瞥了她一眼,便一言不发收下了管家带来的礼物,挥手让他们回去,意思是他知道了。

凌云也仅是抬头看了那老头一眼,知道他是同意了,便同管家一起走出了那家大门。她们想要将凌子峰葬入祖坟,把牌位供入祠堂,是需要这位老族长主持的。族中其他人他们可以不管,但是这位老族长他们不得不先来打声招呼。不过还好,凌云庆幸,果然就像管家所说的那样,人家对他们那是看一眼就嫌多,只恨不得早早了事。对此,凌云十分满意,对于这些名义上的家人,她实在陌生得紧,暗道永远没有关系才好。

秉着尽快的原则,出殡的日子定在了两日后,当时二十年没怎么住过人的凌府还陷在一团忙乱之中。尽管黄副官提前出发,快马加鞭早到了半个多月,但这么大的宅子,又已经入冬,休整起来实在困难。幸好黄副官明白轻重缓急,先把主院给收拾了出来,这才让病着的凌夫人先安顿了下来。凌云的院子也即将完工,她目前先同凌夫人住在一起。至于其他地方,因为有了下人们的帮忙,整理起来也快了许多。

这样两边忙活,在凌子峰出殡之后五日,终于渐渐消停了下来,凌府也才有了点样子。也因为凌子峰二十年不曾回来,是以凌子峰的葬礼并没有太多人来参加,虽然有些落寞,却也让刚刚安顿下来的凌云松了口气。

萧景在回到京城以后就回了自己的住处,一是因为凌府实在没有他可以住的地方,二来则是凌府如今只剩女眷,京城人多口杂是非多,他一个成年男子住在那里实在不妥。因此,他便每日一大早上门看凌云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毕竟他每年也在京城住一段日子,要比凌府这些二十年不曾回来的人熟悉得多。

眼看凌府渐渐平静了下来,萧景在请大夫为凌夫人看病之余,也让大夫为凌云瞧了一下。这一个月来凌云一直在操劳,眼下已经入冬,此时若是落下了病根,日后就麻烦了。还好凌云身体底子好,又一直习武,近日虽然瘦了许多,修养些日子也就过来了。

然而,凌云并没有省心,她在为另一件事烦恼。平日因为有凌子峰在她也不曾在意,从不关心凌子峰每月的奉银有多少,不曾过问他是如何养得起这么一大家子人的。而且凌夫人的身体需要大量珍贵药材,花销定然不低,凌子峰在自然不用她操心,但是眼下,这个家的命运交到了她的手上,她就不得不操心了。

府里的丫鬟小厮先不说,单是那二十名护卫的月例就够她头疼的,这得花多少钱啊!那些护卫是家将,也是因为凌子峰才退出军营的,她不能轻易辞退也不想辞退。他们才到达京城,还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万一被人欺负了,连个打手都没有,那才憋屈。再说如今这偌大的凌府剩她们娘俩,也需要家丁护院。

在离开方平郡之前,她就已经让管家将那些家在当地不愿意来京城的下人辞退了,并补了他们一些银两,剩下的大多是从小被卖无牵无挂的,还有一部分就是从京城跟着凌子峰夫妇过去侍候了他们二十年的老人,这些人凌云都想保留下来,凌府的下人原本就不多,如今更少了。而且还有一些重要位置上的下人人手不够,需要买几个回来。这些都需要银子,他们这一大家子的生计问题全都落在了她一人身上,她需要好好谋划。

说起银子,她想起之前让黄副官提前回来休整房子就需要大批银两,当时她尚未想到,如今想起来应该是管家从账上支取的,这么一来,恐怕凌子峰二十年来的积蓄也没剩多少了。思考了半天,凌云坐在这两日刚整理出来的书房内,让梅雁去把管家叫了来。

“小姐,您唤老奴来有何事?”老管家立在凌云对面,恭敬道。

凌云上前扶起他,指着旁边的椅子,道:“管家,您也年纪大了,我是小辈,您不必这么拘谨,还是坐下说吧。”

管家愣了一愣,看了看凌云稚嫩的小脸,眼中闪过一丝泪花。他在凌府几十年,早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对于凌云更是当做孙女一般看待,如今听到她带有关怀意味的话语,心里如何不激动。连忙点点头,他坐了下来,笑道:“小姐厚待老奴了,您放心,老奴这把身子骨硬朗得很,一定能看着小姐出嫁。”

凌云有些错愕,怎么就说到了这事儿上,她苦笑一声道:“管家,我请您过来是想问问咱们凌府的收支状况,爹不在了,咱们总要好好计划计划如何过活。”

管家意外道:“小姐这两日若是为此事担心,那大可不必。”

隽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