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女相夫

第44章 婆媳交锋(一)

凌云一边让丫鬟们为她梳妆,一边请秦嬷嬷讲讲昨天下午她睡觉期间探得的消息。秦嬷嬷一边为凌云整理床铺,一边道:“丞相府的规矩似乎挺严格,我们三个旁敲侧击许久,得到的消息与之前所知道的差不多,只是有一点,丞相大人同他的母亲之间似乎并不如我们想象的好,那些下人们一提到这个话题皆是一脸戒慎。”

凌云闻言一愣,略沉吟了片刻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便在梅香的服侍下洗漱完毕后,只让梅雁给她梳了个简单的发式,换了一身劲装,拿起萧景送给她的那把剑出了房门。

去给宁氏请安的时间是辰时初,如今才寅时正,中间还有一个时辰,凌云来到院子东侧的一片空地上,将自小练到大的剑术回顾了一遍。这几个月来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她很少有闲暇时间,如今这丞相府中似乎有不少秘密,她的介入肯定会令某些人不快。眼下她一定要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好自己,而她最大的倚仗就是她的武艺。

出了一身汗回房,凌云在烧着地龙的房间里好好沐浴了一番,才换上她如今的身份该穿的服饰。她内着江绸五彩舒袖衬衣,外罩灰鼠皮夹袄,下穿缂丝绵绸裙,脚踏金丝绣鞋,通身的大红色和金色。然后,头戴点翠凤钿金玉簪,耳垂金累丝灯笼耳坠,颈戴珊瑚玛瑙项链,腕上是翡翠玉镯,腰间系镂雕龙凤纹玉佩,外面再披一件银红江绸绣五彩貂皮大氅,这样的气派,简直比前一日的嫁衣还要华贵,看得另外三人皆是惊叹连连。

凌云虽然不习惯这般的隆重,却也知道排场的重要性,所以即便浑身不舒服,她依然没有多说什么。她此刻要去见的是当朝长公主,断不可因为衣着的问题而落人口实。一切收拾停当,房门被打开,由凌云的奶娘林氏领着东院的一干下人正候在门外,见凌云出来,她们立刻躬身道:“夫人早!”

凌云走出房门对众人点头一笑,声音中却带着隐隐的威严:“日后这院子就要多多仰仗诸位了,同时大家最好弄清楚到底谁是你们的主子,若是有人犯了我的忌讳,我可是谁的情面都不会顾及的。秦嬷嬷,你有空的时候也把咱们的规矩同他们说道说道。”

秦嬷嬷闻言微怔,她们哪里有什么规矩,凌夫人和凌云都是很和善的主子,很少同他们讲规矩。不过凌云今天说话的语气和气势都同平日大相径庭,定是有什么想法,所以不妨先应了,事后再好好问问是怎么回事。数念只在一瞬间,秦嬷嬷躬身道:“是,夫人。”

凌云赞赏地看了秦嬷嬷一眼,又扫向众人,见他们一脸惊惧的神情,猜想他们大概是听说了昨日她进府时发生的事情。外人不知道宁氏真正的用意,府内的下人不会不知道。昨日自己算是初战大捷,这些下人对于她已经不敢存轻视之心,为了避免那些欺善怕恶的奴才迎高踩低,她不如一开始就确立自己的威信,她也不屑于在这些人面前做老好人。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昨日她也算先对自己的婆母点了第一把火,让他们在想要为难她的时候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在下人们的恭送中,凌云指定了打头的那两个丫头带她们前往西院拜见宁氏。那两个丫头正是府内配给凌云的一等大丫头,加上她自己带过来的梅雁和梅香,她院子中总共是四个大丫鬟。

那两个丫头皆身着桃红色一等丫鬟服饰,正是十五六岁的花样年华。一个是粉圆的脸,一双又大又水灵的眸子,长相甜美,身姿丰腴,说话时会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看起来舒服极了,名唤玉露;另一个身材窈窕,气质温婉,隐约有一股书卷气,巴掌大的瓜子小脸,明眸皓齿,眉尖不自觉地轻蹙,颇有林黛玉之风,名唤瑾风。

呵,凌云暗笑,瑾风、玉露,这哪里是丫头的名字,金风玉露,真是环肥燕瘦各具特色,这两人被安放到她这里的用意不言自明。君牧野说内院的管事是管家的内人,她想这对夫妻还不至于如此明显地给她难堪,那么授意之人不言自明。看来,在自己还未到来之前,某人就已经开始想办法对付她了。

既然对方已经做得这么明显,她倒也不怕留下她们。还是那句话,只要她们不惹得她不痛快,她也不介意成全她们的心思,前提是君牧野同意。想到此,凌云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君牧野坐上丞相之位也有三五年了,难道还没见过美人不成?这二人虽然长相出挑,但是比起那些风月场所的女子无论哪方面恐怕都难以企及。而宁氏自持身份,定然不会与那种身份低下之人打交道,更不会弄进府里。再说,君牧野若是那么容易被美色所迷,恐怕现在坊间的传言就完全是另一番说辞了。这两个女人真想把君牧野导入“正途”,恐怕要下一番苦功夫了。

凌云原还怕来到君府会感到无聊,如今看来日后她定然会有不少好戏可看,不妨等到看腻的时候再想办法弄走她们。

凌云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面上笑得开怀,却看得身边六人纳罕不已。秦嬷嬷、奶娘、梅香和梅雁四人在想通了瑾风和玉露两人的用途之后生着闷气,而瑾风和玉露则担心凌云会发作她们。结果六人等了半天,却见凌云只是一径儿地笑,虽然不明所以,却也都没敢开口说什么。

穿过数道院门厅堂,凌云一行便来到了西院门前,金嬷嬷和韩嬷嬷正在院门口守着。两人见凌云过来,不为所动地瞥了她一眼,金嬷嬷冷淡道:“长公主有旨,现在任何人都不见,夫人若是来了,请在此等候召见。”

凌云闻言笑看了二人一眼,并不以为忤,还微微欠身道:“请问二位嬷嬷如何称呼,既是侍奉母亲的人,便是府里的长辈,妾身有礼。”

隽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