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女相夫

第40章 成亲(六)

宁氏多给了那五品小官一个那略带深意的眼神,转头看向仍蹲在地上的凌云,连忙大声道:“云儿不必多礼,快请起,本宫此时前来就是想要大家见识一下我君家媳妇的风范,虽然你和本宫是第一次谋面,但本宫非常相信圣上和牧野的眼光,你绝非无知之人口中所传那般,因此……”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瞥了一眼身边的宁玉。

宁玉会意,立即朗声到:“因此,我们想让你在众人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学证明你够格做君家的夫人,甚至当朝丞相的夫人。当然凌小姐若是不愿意,姑母和本宫也不会勉强你,这君家的大门依然会为你敞开。”

凌云听完,暗中冷笑,果然是要给她个下马威,听话意是要出些难题考她,若答得出固然是好,双方都得利;若答不出,虽然不会被退婚,却会令圣上和君牧野面上无光,以圣上的作风,让他丢了面子对她怀恨在心事小,若是大开杀戒甚至迁怒到黎民百姓身上,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可若她选择不答,一口拒绝,就等于主动承认了自己没有才学,结果同上。她如今可谓是骑虎难下,不想答应也得答应。

然而,谁都知道皇帝和君牧野是两个操纵着整个国家命运的男人,如果仅是因为她而祸及黎民,她就成了整个国家的罪人。更重要的是这完全是一种损害国家利益的行为,对于这种做法她表示愤慨,她们针对她对付她都没关系,但若因为私人恩怨而损害黎民百姓和国家的利益,尤其是她们二人身为当朝公主,简直是罪不可恕。但是,目前这种情况下,凌云明白,重点是如何化解这场危机,而不是追究她们的责任。

然而,她虽然到这个世界十五年来也看过不少书,但对于这个国家和时代的一些礼教性的书籍也只是做到了解而已。作为两个从小养在深闺里的女子,凌云可不认为宁氏和宁玉可以问出多么有建设性的问题,既然要刁难她,自也不会问这个时代的女子从小就要背诵的三从四德和《女诫》一类的内容,因此很可能会问她一些先哲的论著和理论,对于这些她仅是读过有个印象而已,要想说出自己独到的见解,还需要细细研读。因此,这答题一项明显走不通,看来想要克敌制胜,必须要出奇招。说起来如果让凌云真刀真枪地同别人开打,她或许会更容易接受,这种劳心劳力的事情向来是她不擅长的。

一旁的君牧野见宁氏与宁玉竟将选择权抛给了凌云,又看凌云一直沉默,思量了半晌才开口道:“母亲,您至少应该提前打声招呼,今日非同寻常,她恐怕比较紧张,达不到您的目的,再说马上吉时就要到了,这样不好,要不咱们改日吧?”

宁氏以仅他们两人能够看懂的眼神,笑着对君牧野语重心长道:“放心,本宫绝不会耽误了你们拜堂的时辰,再说云儿乃大家闺秀,作为你的夫人,这种场面日后会很常见,早早习惯也好。”

君牧野看了宁氏两眼,迟疑地张了张嘴,最后在宁氏看似温和实则凶狠的目光下退却,恢复了沉默。

宁氏见此灿然一笑,面对看得兴起的群众,问道:“大家说本宫所言是不是这个理儿?”

迟钝的众官员完全没有察觉几人间的硝烟味,只一味地附和,反正上位者的话总是对的,听得凌云一阵气闷。就连跟在凌云身后的梅雁、梅香、秦嬷嬷和奶娘几人都知道来者不善,暗中为凌云焦急不已,却无计可施。

宁氏一得到众官员的附和,便回头看向凌云,笑道:“云儿,你以为如何,为了不耽误你们拜堂的时辰,你可要快点做决定啊!”

众人闻言立即将目光投向凌云,气氛渐渐紧张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在众人几乎都能听到身边人的呼吸声的时候,凌云的声音沉稳地响起:“长公主殿下,您所言甚是,凌云同意便是了。”这一语说完,群众立刻欢呼叫好,当下宁氏和宁玉神情尤其得意,君牧野则眉头紧皱,梅雁等满心焦虑。

这个问题凌云如何敢接下?即便君牧野是当朝丞相,在面对如此刁难的时候也不敢接下,凌云这不是自讨苦吃吗?梅雁等虽然不太明白这件事的牵扯关联,却清楚自家小姐虽然颇有些计谋,却绝对算不上一位才女,这事不能同意啊!

围观的官员们不知道这件亲事的真相,所以不明白宁氏的话根本不成立,但是凌云、君牧野和秦嬷嬷几人却知道,因此很轻易便能想明白宁氏的心思。但是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们既不能阻止也无力阻止。

凌云一语说完,顿了一下,又在众人反应各异的情况下接着道:“长公主殿下这个问题提的实在巧妙,凌云以为这个问题足以彰显两位公主为国为民之心,实在令人钦佩。”

众人听懂了凌云话中之意后,顿时一片哗然,他们怎么不知道长公主何时提了问题,她老人家不是只问了凌云要不要同意向众人证明吗,哪里有问过别的话?不但围观的众人,即便是君牧野也是愕然地望着凌云,不知道她的话从何说起。宁氏和宁玉这两位所谓的出题人更是一脸莫名,面面相觑,然而凌云最后恭维她们的话让她们不好否认,只得听她说下去。

“诸位一定十分疑惑长公主殿下何时向凌云提出过问题?”凌云站在原地不动如风,清澈明朗的声音自盖头下传出来,“其实说起来,早在长公主殿下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在为后面的问题做铺垫了。”

众人更加疑惑,宁氏和宁玉也好奇凌云到底要说什么,也无从反驳,便没有出声。

“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术业有专攻,凌云即便是再有才学,也不敢在诸位面前献丑。诸位可都是我大宁王朝的栋梁,凌云所学也不过是我朝女子皆懂的常识而已,说凌云才学过人也不过是圣上错爱长公主夸赞罢了,凌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因此,长公主殿下,凌云自是不能同诸位大人相比的,说要凌云在众位面前展示才学不过是想考验凌云一番罢了,您说是吧?”

隽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