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美人劫

深宫美人劫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逮个正着

胤禛的那句话,害我苦思冥想了好几日,可是始终不明白,事情的表面?事情的表面到底代表了什么??

想不明白的事情存在脑子里,真的是难受。算了管他的索性不再想出门散心去。

在园子溜达了半天,始终没有个去处,这样没头没脑的日子过得真是无语,既然如此不如去找姐姐。

我心中主意已定来到姐姐屋时,姐姐正在选花样见她选的认真,想给她个惊喜反而直接扑到姐姐的后背上,吓她一跳,“姐姐”。

姐姐虽然惊着了可见是我,嗔怪道,“越发的疯魔了”。

我笑看着姐姐,姐姐嗔我一眼摇头轻叹又说道,“不知道弘昼跟着你这只猴子?能好哪去??”。

见姐姐这么说我,我装乖回道,“姐姐整日嘲笑我?也不怕日后人人都如此嘲笑兰轩??”。

姐姐见我这样,不跟我一般见识,笑了笑不再理我。

见姐姐埋头挑的认真,我说道,“挑他们做什么?”。

姐姐将那些花样在布料上比了又比,看了又看,回道,“想给王爷做一件新衣裳,只是不知道挑什么花样?”。

古代的花样不是裘文就是最简单不过的样式,实在看不去。我道,“既是姐姐做的衣裳,何苦拿这些??”。

姐姐见我要给意见,抬头不再理会那些花样,认真的听着。

我又说道,“这里头的花样不是旁人有的,就是搁置许久的样式?”,“既是姐姐做,必定是家居服,我倒觉得可以想些新鲜的花样,不但可以与众不同,还可以有些新意”。

姐姐分析也对,赞同道,“说的倒是好,只是皇家不比别的规矩多,还是谨慎些好??”。

见姐姐好似不太愿意尝试我所提议的,我道,“莫不是姐姐也愿意选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创意?”。

姐姐闻言笑道,“听你这样说?莫不是有主意?”。

想起在上海深秋的银杏成排的美景,心中微动。

我道“公孙树雌雄虽不是同株,但是伉俪情深怕是很多人和物都做不到的,更何况公孙有名,原因是因为生长周期较慢,怕是上百年才能长成。又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不争美誉,如此送给王爷想来别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我一股脑说这么多姐姐却只瞧着我看,那样的眼神,让我说不出是什么?我心中有些不自信,“我??说错什么了吗??”。姐姐见我如此笑说道,“伉俪情深不敢当,只不过高洁不争倒是很适合”。

闻言我道,“如此甚好,那就选择这个吧”。

姐姐吩咐了丫头前去斟茶,接受了我的提议,又道,“其实自王爷处罚你后,我就觉察到你整个人都变了,不过这样也好,总该长大懂规矩了”。

想来兰轩备受宠爱若是说姐姐未发觉也是不可能的,如此甚好也免得我在装什么?

只不过想起胤禛,忍不住问,“那王爷?没有说什么吗??”。

姐姐说道,“王爷说,你总要嫁人的那泼皮性子若是不改??”,“日后得一个事事依你的还好??若是他也是个有个性的?你可怎么办??”。

原来胤禛是这样想的?我心里想着又仔细听着姐姐的每一句话,生怕听落了什么?

姐姐又说道,“不过如今,姐姐看你这么懂事心里也安了,若是日后嫁了人自然也不用姑爷找我发牢骚”。

话至此处姐姐掩面轻笑,我却觉得心中微堵,看来我在胤禛与姐姐眼里已经到了要出阁的年纪,可是我根本不想被安排的嫁给谁。

若是嫁给一个三妻四妾的人,整日面对妻妾之争,我宁愿一辈子不嫁人?

我道,“我才不要嫁人,我只想一辈子守着姐姐”。

姐姐许是觉得说道嫁人我害羞了,嘲笑道,“我们姑娘长大了,不愿出阁??那岂不让人笑话?”。

“谁爱笑谁笑,反正我就是要守着姐姐”,说着说着,不自觉的倚在姐姐的肩膀,姐姐宠溺道,“好,守着姐姐,姐姐也好好守着你”

听说德妃在永和宫病的不轻,所以,姐姐奉旨要进宫为德妃侍疾,而我自己这几日不想趟这趟浑水,便没有要求一起,姐姐说要在宫里待几日才能回来,想着这会子姐姐应该在收拾东西了,我帮不上忙,只好自己一个人在院里闲逛。

菩提园据说这园子原本叫清涟园,后来因为南方来的和尚进宫讲佛与胤禛甚是投缘就将随身携带的一颗菩提树送给了胤禛,和尚说菩提树本不属北方若是遇到有缘人方能成活。临行前告诉胤禛,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这四句话已示警醒。

据说这四句话胤禛很是受用,并且将这颗菩提树栽置在清涟园内。

都说菩提树在北方不能成活可是圆明园里的这颗菩提树却意外长的枝繁叶茂。康熙爷知道后很是高兴,并且亲自赐名菩提园。自从姐姐处知道菩提园的来源后,忍不住总是想那和尚送给胤禛的四句话,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这四句,若说佛语只怕旁人不是那么好懂,但是若说警语,我倒觉得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这几个字意味深长。

自胤祥被禁后,这几个字当真是起到了很宝贵的作用,想来康熙爷也未曾可知。

我倚在菩提树下终于理清楚了这些事,原来这就是茅塞顿开的感觉,我心中高兴不免喜形于色,却不想胤禄自身后而来,他见我笑自己也笑着,我微楞忙的起身给他请安“十六爷吉祥”。

胤禄见状示意我起来,“你怎么是自己一个人,丫头没有陪你”?

闻言我向他身后偷偷看去,原来菩提园是胤禛书房的必经之路,怪不得他会出现在我身后,我忙回道,“我想自己一个人待会,所以丫头都留在屋里了”。他笑道,“也是,丫头跟着只会叨扰”。

我一听这话正和我意,“嗯是啊,不过十六爷今天怎么会来府中”。

十六爷说道,“四哥今日让我们兄弟过来用膳,眼下出来透透气”。

一听是胤禛请来的不好耽搁忙道,“那十六爷就快些过去吧,我先回去了”。

胤禄温文尔雅举手投足间尽显沉稳,他见我这样说笑示意我先走,我心领神会忙的躬身行礼,大步离去。

自从姐姐入宫也有几日了,但是也没有回来,我自己在这府中没有认识的,十七又不来,每日除了巧儿每天陪我,别的人,我也不爱搭理,“巧儿,姐姐什么时候回来?”。

“格格,主子大概后天就能回来了”巧儿笑着说着边给我倒茶,拿起杯子,实在不想再喝了,起身就忙往外走,“格格,你是去哪啊?”巧儿连忙跟上,我忙说“别跟着了,我就是出去走走。”

她虽然不乐意但是没有办法,我自己无聊的闲逛,却不知不觉走到了大门口,想着上次与十七爷一起在外面的场景,又想着曾经与张素素还有约在先?

再说了记得第一次出门的时候那种震撼,若是今日我能玩个淋淋尽致的回来,也不失为我这些日子憋着没法施展的补偿。

可十七不在,若是没有人给我指路,不知道我还回不回得来??想去找巧儿一起,这个丫头指定不同意?怎么办?

站在原地再三思考,若是错过今日不知下一次出府就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不行,还是要出去。刚上前没有出了五步,就听见胤禛的冷冷的,但是斩钉截铁的喝道“站住”。

我一愣,心想完了完了,屋漏偏逢连夜雨?

这下怎么办?只听声音已经够冷。

我为回身,胤禛却又呵斥道,“转过身来”,他的话,说不不轻不重,可是在我心里却似下了命令一样,让我不得不遵从,我没有办法只好回身,却发现,十七爷也在,只见他抿嘴偷笑,真是活该,竟然在这个冤家面前出了洋相???

心里想着,低着头站在他身前,他冷冷的看着我,我却不敢抬头,他说道“你似乎忘了我说的话”。

本就是自己的错,再加上十七也在,我不敢抬头,“没有忘”

这三个字声音小的估计只有我听得到,四爷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听见,他竟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冷冷的,淡淡的,他良久不说话,我好奇抬头向他看去,被他的冷漠惊着了。

十七爷站在四爷身边有些得意,又有些无奈,竟然没有替我说半句话,我又忙的低下头,只听见他又说“跟我去书房!”。

说着自己领先走了,我看向十七,十七却暗示我快跟上,没有办法我跟着他和十七爷身后,不敢说半个不字。他坐在那,面色说恼不恼,良久他终于开口了“就那么想出去”?。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惊着了,胤禛怎么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总是表现的那么让人捉摸不透,我想着他话里的一百种可能,又立马恢复平静“是”。

他看着我我却不敢看他,他冷冷的说“你姐姐不在府中你也敢乱来,不怕我惩罚你吗?”。

听着他的话,吓了一跳,他要怎么责罚我呢???忙说“四爷要责罚,兰轩甘愿受罚”

他依旧那副表情,就像几千年不化的雪山,他突然站起来走到我身边,“是该给你点规矩了”。

说着走出了我的视线,十七爷尾随其后,走到我身边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无力帮我,我只好认栽,但是他没有准许我回去,之前也没有让我坐下,我这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只能怪自己,非得心生邪念,还让他逮个正着?

一直站了俩个时辰,一直到晚饭时间,他都没有回书房,也没有人进到书房,显然他已经吩咐过了的?

站了那么久,又累又饿,身体开始有点招架不住了,身子有些晃动,终于听见脚步声,心下一惊,是谁???

我正想着,十七爷竟然进来了,并且坐到我身边的椅子上笑着说:“我说你这也太不小心了?”。

听见他打趣我,实在没有力气跟他说什么了,“要看我笑话,看完了赶紧走吧”。

十七爷笑着又说“瞧你,我可是你的救星,不感激反而这么说。”

他看我实在撑不住忙说“好了,四哥准你回去了”

我一听笑着说,“四爷许我回去真的吗?”。

十七爷确定的说“当然了”

我笑着,身子刚一动,却发现双腿软的不行,身子一歪,差点摔倒,十七爷忙扶助我,“没事吧?”

我看着他微笑了一下,弯腰揉揉膝盖,示意没事,他护着我,坐到椅子上又说“我送你回去还是把饭菜拿这来,等你吃好了再回去?”

我一听,其实我好想吃好了再回去,可是又怕遇见四爷,只是说“回去吧,免得又要罚我了”

十七爷一听笑了起来“还怪起别人了”,我嗔他一眼示意他不许笑。

他看着我笑的更凶了,“你呀千不该万不该这么冒险,先不说你自己出去合不合适?若是你在外面出了事情怎么办呢??”。

“好了,我知道,你们是不许我出去了,难不成在你们心目中我们女子,就是你们家笼子里的鸟???”。

“得了,你还有理了,四哥是关心你才处罚你的?”,我不屑道,“多谢他的关心??”。

他一愣问道,“兰轩,你觉得外面比这府里好什么了?”,我看着他说道,“其实我只是想出去透透气?”。

愣了一下又说道,“不过没准一下狠心真的不回来了?”。

他笑着说道,“你就不怕四哥被四嫂怨怪?”,我忙的说道“他是雍亲王谁敢说他的不是啊?”。

十七笑着说道,“看来,以后我得好好的跟四哥说说,他这么的严肃,把人都得罪完了自己还不知道呢??”。

我想了想笑着说道,“得罪我不要紧,怕是哪天得罪了哪家的漂亮姑娘,使得人家碎落了一地的芳心”。

十七爷听着我的话,笑着嗔我一眼说道,“你呀,这话可别让四哥听到??”。

他陪我笑着不在说话,半响他又说道“下次别再惹四哥不高兴了,吃了饭,早点休息吧”

说着就要走,我才反应过来“谢谢十七爷”他没有回头,走了出去,巧儿进来见我脸色难看问了几句,我怕姐姐责怪,没有说什么,她见我不说,只好作罢。

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小晕红潮,斜溜鬟心只风翘。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欲诉幽怀,转过回阑叩玉钗。

风信子的寓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